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5-07-07 09:48 原文链接 [收藏] « »

  6 月 24 日,一嗨租车(NYSE:EHIC)宣布将旗下 Elite Plus Developments Limited 之 100% 股权出售给独立第三方 Eagle Legend Global Limited 以获取 1.61 亿美元毛收入。2014 年 4 月,一嗨租车通过 Elite Plus 向“快的打车”的运营商投入 2500 万美元。一买一卖之间获利近 1.36 亿美元,十四个月的投资收益率达 443.6%。

  于是,有人为一嗨租车的“高回报生意”叫好;还有所谓的“业内人士”向媒体吹风:“一嗨租车刚刚才获得老虎基金的投资,此刻出售滴滴快的股份绝对不是缺运营资金。”

  出售 Elite PLuse、向老虎基金融资意味着什么呢?一嗨租车经营模式的前途究竟如何?

  从“高回报生意”出局

  一嗨租车在招股文件中披露,2014 年 4 月 21 日通过旗下全资公司 Elite Plus 向 Travice Inc.(快的打车的运营商)投入 2500 万美元认购B类普通股,获得 8.4% 的股权。此外,一嗨租车还获得认购 468.4 万C类普通股的授权。

  根据公开资料,“快的打车”于 2012 年完成首轮融资;2013 年 4 月,阿里联合经纬投入 1000 万美元;2014 年阿里领投约 1 亿美元,一嗨租车就是在此轮入股的。根据当时一嗨租车投入的金额和股比,可以推知“快的打车”估值为 3 亿美元。

  2015 年 1 月 15 日,快的打车宣布从软银、阿里、老虎环球基金获得总额 6 亿美元投资。一嗨租车没有参与快的打车后续融资,被稀释情况不详细。假如此轮融资快的打车的估值为 30 亿美元,则一嗨租车的股比大约被摊薄至 6.7%。

  2 月 14 日,快的宣布与滴滴战略合并。一嗨租车所持 Travice Inc. 股权被置换为“小桔快智”的股权,后者是“滴滴快的”合并后的开曼控股公司。

  快的、滴滴市场份额相差无几,再考虑到腾讯、阿里的面子,双方股东在新公司的股比会相当接近(坊间流传的比例为 52%、48%,滴滴略占优势)。果真如此,持有快的6% 的一嗨租车在合并后持有“滴滴快的”股比约为 3.2%。

  6 月 25 日,一嗨租车宣布获得 1.61 亿美元现金,从“滴滴快的”退出,对应的估值为 50 亿美元。

  但滴滴快的行情看涨,几乎一日千里。据传在阿里、腾讯、高瓴资本最新一轮 20 亿美元投资中的估值为 150 亿美元,为一嗨租车退出时估值的 3 倍!

  当年阿里不缺区区 2500 万美元、一嗨租车也不是以财务投资者的身份被引入;那时正在筹备上市的一嗨租车也没有闲钱“炒股”,新闻稿里说的也是“战略投资快的打车”。既然如此,就应以是否达到战略目标衡量得失。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财务收益再高也是一次失败的投资。滴滴快的“三分天下有其二”,Uber 来势汹汹,神州、易到虎视眈眈,此时一嗨租车从滴滴快的撤资,在战略上不符合逻辑。

  从财务上讲,按 50 亿美元估值套现退出,标的估值转眼升至 150 亿美元,也不算高明。看人家新浪微博,5 月 26 日向小桔快智投入 1.42 亿美元,算是挤上了船。

  总之,一嗨租车从“滴滴快的”这桩“高回报生意”出局多半出于无奈,不是人家不带玩,就是自家实在缺钱。

  股权融资代价高昂,遭战略投资人减持

  5 月 22 日,一嗨租车公告称将按单价 6 美元发售 2234 万新股(1116.9 万份 ADS),认购方为老虎环球管理公司(简称老虎基金)和 SRS Investment Management(简称 SRS)。

  新股发售分两步进行:

  1) 一嗨租车将向老虎基金和 SRS 发行 1144 万股普通股;

  2) 获得股东会批准后,发行其余 1090 万股;

  这样安排的原因是,增发 2234 万股超过股东会授权(一般为已发行股本的 10%),需要“特批”。一嗨租车披露,在 6 月 30 日召开的特别股东大会上,发行 1090 万股的方案获得批准。

  按照经典的“啄食顺序”(pick up order),债权融资的优先级高于股权融资。因为“股权融资是最贵的”。当然股价高涨时也没有必要教条。证监会要是批准,股价暴涨近 30 倍的暴风科技一定愿意增发融资。一嗨租车在上市七个月之后按 IPO 发行价增发新股,显然不是因为股价高,参与一嗨租车 IPO 的投资者不会感到欢欣鼓舞(股价没涨、权益却遭大幅摊薄)。

  通过上述安排,一嗨租车共募集 1.34 亿美元,可购置 8300 辆汽车(假如均价 10 万元)。但增发的新股相当于已发行股本的 19.5%,代价颇高。 2015 年 1 季度末,神州车队规模领先一嗨 4.9 万辆(两家分别为 7.3 万辆、2.4 万辆)。如果单靠股权融资,估值又如此之低,一嗨租车难以缩小与行业老大的差距。

  在“一嗨租车获老虎基金和 SRS 超 1.3 亿美元战略入股”被广为宣传的同时,同一份公告中携程与克劳福德(Crawford Group)减持的信息却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根据公告,携程与克劳福德将分别减持 166.7 万股和 100 万股,单价亦为 6 美元。这些股票是 2014 年 10 月,在一嗨租车上市前买进的A类普通股。减持后携程与克劳福德仍为一嗨租车第一、第二大股东,持有 1667 万股的老虎基金为第三大股东。

  尽管两大股东套现不过 1600 万美元,但别人的“家长”慷慨解囊一掷十亿美元,携程却在减持(还是按 IPO 时发行价减持)。这种情况下,减持者与被减持者的心情都很是不爽。

  财务投资人一只手注入资金维持公司运营,另一只手收集筹码,似乎对下一步的资本运营成竹在胸,不知是出售还是私有化回A股?

  别人烧钱我买车,谁比谁精明?

  2014 年 6 月末一嗨车队规模为 1.54 万辆,2014 年底达到 19746 辆,净增 4300 辆。上市后,一嗨租车购置车辆的力度大幅提高。据媒体报道,一嗨租车与上汽、东风、宝马、沃尔沃签定了一系列采购合同。其中,上汽名爵锐腾的采购量达数千辆。

  2015 年一季度末,车队规模扩大到 2.44 万辆,较 2014 年末净增 4600 多辆,增速提高一倍以上。同时,淘汰了 999 辆老旧车。这期间,一嗨租车账面“物业及设备净值”增长了 6.5 亿,说明 IPO 募集的 1 亿多美元花得差不多了。

  一嗨租车不是“绝对不缺钱”,而是“绝对缺钱”!所以,老虎们的 1.3 亿美元代价高也得要;从滴滴快的出局虽然无奈,拿 1.6 亿美元也算解了燃眉之急。

  据神州租车披露,2015 年 Q1 车辆购置开支为 23.058 亿。

  滴滴、快的合并前“补贴大战”打得轰轰烈烈,神州、一嗨却不声不响地比赛买车。

  不过,买来的车是否精明呢?以一嗨租车为例:2015 年 Q1,车队规模同比增长了 81.7%,营收同比增长 60.7%,单位日收入(RevPAC)从 173 元降至 156 元。十万块钱买辆车,一天收入 156 元。这还不是净收入,其中 80% 以上要用于租赁业务的运营。还有行政管理费用、广告营销成本和利息都要从剩下 30 多块钱里出。#费力不讨好#

  汽车租赁行业是资金密集的超重资产行业,需要海量资金的推动,规模达到盈亏平衡点之上才有可能迎来“好日子”。国际汽车租赁巨头赫兹在全球运营着 55 万辆汽车,2014 年营收 107 美元,却也没过上好日子,利润比纸还薄。

  Uber 最新一软融资的估值已达 500 亿美元。赫兹的市值仅 77 亿美元,不要说风头被 Uber 抢得干干净净,连滴滴快的估值都比它高一倍!

  按传统汽车租赁的路子走下去,最多可以抢到“中国赫兹”的桂冠,想像空间有限。难怪不怎么被资本待见。

  神州租车、一嗨租车也该好好想想,不忙讥笑滴滴快的烧钱。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