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3-06 14:29 原文链接 [收藏] « »

  文/霍超 

  许久未发声的罗永浩前两天搞了一个大新闻:

  3 月 2 日,有媒体从一位知情人士处获得确切消息,360 手机和锤子科技正在洽谈合并,目前尚未达成最终交易。

  对此,锤子方面表示,目前没有得到相关消息。360 手机表示,对此事不予回应。

  上述人士说,360 公司董事长周鸿祎和锤子科技 CEO 罗永浩对合并一事均有意向,双方在 2018 年春节之前就已经开始接触。目前双方团队也已经见过面。

  事后,罗永浩第一时间在微博对这个传言进行了回应,让大家别瞎猜,锤子目前处于最好的时期,有几个好消息即将公布。

  事实上,自从去年获得四川政府的 10 亿元的融资后,锤子科技的命运似乎就迎来了转机。吴德周的加盟、坚果 Pro 两代产品的成功让老罗暂时摆脱了“产品焦虑症”;另一方面,锤子开始效仿小米生态链模式推出的一些周边产品,空气净化器。

  告别了媒体的负面评价,许久未见“被收购”的谣言,罗老师很少再靠着 diss 友商去为锤子刷存在感,曾经的“斗士”已经俨然变成了一个“体面”的企业家。也许正如他所说,锤子目前已经迎来了“最好的时期”。

  但一个不争的事实却是移动互联网的风口已经逐渐冷却,手机市场格局日益固化。创业近 6 年后,锤子今天依旧只能算是小厂商,游走在主流手机市场的边缘,既无法与第一梯队的华为、OV、小米抗衡,和第二梯队的金立、魅族、联想相比也稍显逊色。

  根据 2017 年各手机品牌公布的出货量显示,华为(含荣耀)2017 全年智能机出货量为 1.53 亿,OPPO1.12 亿台,vivo0.996 亿台,小米 2017 年强势反击,销量也近亿台(Gartner 数据,全球市场)。 第二阵营的联想 +Moto、中兴、魅族、金立、TCL 则在 1500 万台以上。

  锤子手机 2017 年的销量虽然未公布,不过要推测出来并不难。2017 年上半年,罗永浩在采访中称,2017 年的目标销量要达到 400 万到 600 万。而有媒体报道,锤子科技内部人士曾爆料,“2017 年我们完成了公司制定的目标,完成率超过 110%。”“锤子在这一年彻底翻身,实现盈利。”如果此爆料为真,锤子手机 2017 年销量在 500 万台左右,与 360 手机、一加手机一起构成了中国手机的第三阵营。

  不过 360 手机业务并非周教主的核心,一加手机背后也有 OV 两兄弟提供给养,而锤子与之相比没有雄厚背景,有的只是一个中年胖子落寞的背影。

  老罗最初有了做手机的想法是在 2011 年底。当年 11 月,老罗受邀到小米总部参观,顺便和雷布斯谈了谈自己对于智能手机的理念。他本意只是希望和小米合作,但发现自己的一些想法和雷军有冲突,遂萌发了自己做手机的想法。

  老罗的切入点和小米如出一辙,先从 ROM 入手,等锤子的 ROM 有了一定粉丝基础后再做硬件。

  但是非技术出身的老罗还是低估了 ROM 的开发难度,原本计划 2012 年底完成的 Smartisan OS 跳票到了 2013 年中,并且由于精力有限适配的机型也只有三星、小米等寥寥几款。

  和老罗预想的不同,Smartisan OS 的面世并没有像 MIUI 一般掀起波澜。除了不断跳票让粉丝热情冷却以及适配机型覆盖的范围过少之外,事实上在 2013 年时,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已经成熟,在小米 MIUI、魅族 Flyme 等成熟 ROM 的带领下,中国早已告别了那个原生系统水土不服的年代。

  用户有了足够好用的系统后,不会再对 Smartisan OS 那一点点设计上的微创新而买单。老罗这套硬件未出,ROM 先行的策略早已过时。

  等到锤子第一款硬件产品 T1 面世已经到了 2014 年,那是中国移动互联网换机红利的最后一年,手机行业迎来了第一轮洗牌。

  也是在那一年,昔日“中华酷联”四巨头中的酷派和中兴开始掉队,一向专注小而美的魅族开始寻求外部投资,联想收购了摩托罗拉试图在国际市场打开入口,OV 开始密集铺设线下店发力……

  身处在乱世之中,老罗还是坚持着自己内心的那一份“情怀”,在其他厂商不断推出性价比产品跑马圈地之时,老罗却把 T1 的售价定在了 3000+ 的价位之上。

  要知道在 2014 年时,国产手机品牌大都还在中低端市场厮杀,3000+ 档位的市场还属于三星、Sony 等一票舶来品牌。对于当时的国产厂商来讲,市场份额尤为重要,在中端竞争激烈,高端暂时被洋品牌封锁之际只能从低端千元机市场寻找突破口。

  所以号称不会做低端手机的小米推出了红米系列,老大哥华为将荣耀分拆了出来,魅族在当年将 MX 系列手机下调到千元以后也紧接着推出了魅蓝系列。

  而逆势而上的老罗很快尝到了苦果,2014 年底锤子公布 T1 销量,只有区区 12 万台。

  锤子持续低迷直到 2017 年坚果 Pro 以及 Pro2 发布后才有所缓和。和以往锤子专注高端的定位不同,坚果 pro 是老罗放下身段后产物,也是真正让锤子迈入百万销量的单品。但此时手机行业的风口已经转向,在友商发力高端的同时更强调收入和盈亏,而不是像往年那样整个行业强调销量做规模,跑马圈地。

  锤子虽然市场份额有所发展,但换来的代价却是牺牲了单品利润。老罗在发布会上也曾自嘲“现在手机不赚钱,都是交个朋友,真正赚钱的是配件。”

  为此锤子在不断换着花样的去卖配件的同时也开始布局智能家居,“畅呼吸”空气净化器的推出就是第一步。

  记得老罗曾在 2017 年初的极客大会上表示“将在北京雾霾天的时候推出这款净化器”,结果整整一年北京空气质量都在优良之间徘徊。无奈之下,老罗只能悻悻在成都发布了这款产品。

  然而布局智能家居生态在今天来看也并非易事,先不提小米已经在智能家居生态布局已经逐步完善,甚至和 360、荣耀、魅族相比,锤子的步伐也整整慢了半截。更何况在创业风口逐渐紧缩后,不少互联网公司也把智能家居行业列为了突破口,比如以工具和出海业务著称的猎豹,在 2017 年推出“豹米”品牌等一系列产品。

  另外,智能家居的布局也需要新零售线下渠道的带动。但截至 2017 年,锤子线下店数量仅为 60 余家,其中多数为授权门店。不仅店面稀少,产品数量也是锤子不可忽视的问题。

  除了不断的错失风口之外,老罗的个人能力和性格也或多或少的阻碍了锤子的发展。

  前期锤子 Rom 的一再跳票就是老罗自身对技术认识的不足。最开始做 Smartisan OS 时,他曾向小米询问 MIUI 开发团队有多少人,得到的回答是 6 个后,老罗兴致冲冲招了 7 个人来开发锤子 Rom。做了大半年后进展却十分缓慢,老罗又问了问小米,才发现 MIUI 团队人数已经扩充到 200 人。而老罗由于害怕 Rom 创意泄漏只能硬着头皮带着 7 个工程师开发,导致了 Smartisan OS 的一再推迟,也影响其后的硬件产品错失了风口。

  另外老罗当初在初任 CTO 的选择上也出现了问题。2012 年时,老罗“三顾茅庐”请来了摩托罗拉 ODM 负责人钱晨加入锤子科技。事实上在老罗之前,雷军也曾花了 3 个月时间去说服钱晨加入小米,不过最后在股份问题上雷军认为钱晨没有创业精神,最后没谈成。

  在钱晨加入锤子后,这“一动一静”的组合曾经被媒体视为天作之合,老罗也不止一次在发布会上与钱博士互秀恩爱。但事实上对于锤子而言,钱晨算不上称职的 CTO。

  钱晨此前最为人知的一段履历是在摩托罗拉中国工作了 13 年,于 1998 年加入,从一名普通工程师,做到工程产品经理,再之后负责管理 ODM。在开始的 4 年时间,钱晨以工作狂、加班狂闻名,得到的回报则是以一年升一级的速度晋升。

  但在外企工作了几十年后,钱晨也到了退休的年龄,骨子里已经没有创业者的拼搏精神。当老罗带着团队一日三班倒的冲在一线时,钱晨却依旧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打卡”生活。据报道,前期锤子的技术团队多是钱晨带来的“摩托罗拉”系工程师,硬件产品落地缓慢也就不难想象了。在供应链方面,作为 CTO 钱晨也未起到稳定作用,导致其主导下 T1、T2 接连遭遇供应链问题。直到前华为荣耀产品线负责人吴德周加盟后,锤子产品状况才有所缓解。

  在我招写过《人民想念周鸿祎》之后,曾有好事者撰文《人民想念罗永浩》,行列间言之凿凿,情之切切的怀念着那个手持一把铁锤就敢与西门子、方舟子等权威巨头抗争的中年胖子。

  然而在这个胖子进入手机市场后,往日的意气奋发早已不在,身上的棱角也逐渐磨平。当年那个愤青变得越来也越成熟,也更有了企业家的风范。

  只是老罗变了,市场也变了。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