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4-02 17:10 原文链接 [收藏] « »

  腾讯《深网》作者相欣

  创办九年的饿了么在经历了互联网外卖市场的血雨腥风后,最终被阿收入麾下。

  今天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集团与饿了么联合宣布,阿里巴巴已经签订收购协议,将联合蚂蚁金服以 95 亿美元对饿了么完成全资收购。

  此次收购完成后,阿里巴巴将以餐饮作为本地生活服务的切入点,以饿了么作为本地生活服务最高频应用之一的外卖服务,结合口碑以数据技术赋能线下餐饮商家的到店服务,,形成对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全新拓展,新零售更是重中之重。

  无可否认的是,在交易完成后,阿里与饿了么会通过业务协同逐渐在新零售领域形成一系列化学反应;而互联网外卖市场也注定迎来美团与阿里的终极对决。

  协同作战加码新零售

  无疑,阿里收购饿了么意在加速在新零售市场的突围。

  对于本次收购,阿里巴巴集团强调饿了么将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饿了么的所有合作伙伴及商家的权利都将得到一如既往的尊重。同时,饿了么将进一步得到阿里巴巴在新零售基础设施、产品、技术、组织等方面的全力支持。

  阿里在新零售的布局早有显现。今年年初,阿里巴巴宣布将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口碑纳入新零售体系。口碑的业务汇报线从原来的蚂蚁金服调整至阿里巴巴集团,口碑 CEO 范驰向阿里巴巴集团 CEO 张勇汇报。业务汇报线调整后,口碑仍然保持独立公司的定位,在新零售领域与阿里巴巴集团形成更加深入的战略协同。

  去年阿里巴巴联手蚂蚁金服以 10 亿美元入股饿了么时,曾对外明确表示“口碑专注到店,饿了么专注到家”的业务分工。而此次阿里巴巴全资收购饿了么,口碑以及饿了么得以全线打通,这意味着口碑的地位将得到进一步提升。

  张勇在 2017 年谈新零售引发的四个商业趋势,就包括“从线上走向线下,从城市走向农村,从国内走向国外,从衣食住行走向吃喝玩乐。”

  在口碑业务调整后,范驰曾对腾讯《深网》表示将上线新的解决方案,而这套解决方案业务的核心逻辑就是通过数据解决餐饮行业人效、坪效的问题。

  在未来,口碑和饿了么将在餐饮领域形成强大的共同体,同时在B端和天猫甚至中国内贸事业部(原阿里巴巴旗下 1688,B2B)形成有效互动,商家上游采购数据将被纳入阿里体系,食材购买将更透明高效安全。

  去年年底,口碑还在杭州完成了无人餐厅的初步布局,同时试图通过菜肴的标准半成品打造出市场新的增量。目前,西贝莜麦村、新良记小龙虾、小南国等餐饮企业都开始做标品,这些食品通过简单烹饪、加热,在店食用的用户都几乎品尝不出其是半成品加工而成,未来也可以逐步进入家庭。

  在餐饮之外,饿了么或将为阿里巴巴的新零售体系提供更多的配送选项。

  2015 年 8 月,饿了么成立了全国性即时配送体系蜂鸟配送,专注于即时配送本地生活最后一公里。最新数据显示,蜂鸟日均配送订单已达 450 万单,服务覆盖 1200 多个大中小城市,已合作商户数 100 万家,骑手人数 300 万人。

  此前美团外卖已经和多个商业体系达成配送合作,而饿了么的线下资源也将成为阿里新零售战略的重要构成。正如阿里所强调的,饿了么依托外卖服务形成的庞大立体的本地即时配送网络,将协同阿里新零售“三公里理想生活圈”,盒马“半小时达”和 24 小时家庭救急服务,“天猫超市一小时达”,众多一线品牌“线上下单门店发货二小时达”等一起,成为支撑各种新零售场景的物流基础设施。

  外卖双极:美团对战阿里

  外卖市场,或者说生活本地服务正在进化出一个全新的格局,如果说此前是美团第点评与饿了么的一对一决战,那么在阿里全资收购饿了么之后,美团点评需要面对的则是饿了么、百度外卖、口碑与阿里的协同作战。

  美团点评与阿里的决裂,还要追溯到 2015 年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彼时大众点评背靠腾讯,阿里自然不会希望“干儿子”美团倒戈。但木已成舟,阿里随后开始加大对口碑的支持力度,兜售其所持有的美团点评新公司7% 股份,并转向扶持饿了么。

  在处理与阿里的关系上,美团点评 CEO 王兴态度很坚决,他甚至曾公开挑明与阿里的纷争,“它去年之所以兜售我们的老股是为了干扰我们融资。如果你不看好这家公司,那干脆卖光好了,我们已经帮他们找好了买家。但他却不肯卖光,他一定要留一点,或许是为了将来能继续给我们制造点麻烦。”

  与张旭豪最初的想一样,王兴一直希望保持公司独立发展,掌握对公司的控制权,但这显然违背了阿里寻求绝对控股权的诉求。

  即便如此,美团点评也无需畏惧。当饿了么需要阿里为其持续供血时,美团点评已经在去年 5 月实现盈亏平衡,账上实际储备资金超过 30 亿元。2017 年全年 3600 亿元的交易额、330 亿元收入则向外界证明了自己。

  在外卖市场份额上相持不下的饿了么和美团点评,正在驶向垂直纵深和多元化两个不同方向,前者专注于外卖业务,后者围绕生活本地服务不断辐射业务覆盖面。

  单就外卖市场而言,美团点评与饿了么不相上下。据艾媒咨询发布 2017 上半年中国在线餐饮外卖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7 年外卖三巨头中,饿了么的份额约 41.7%,美团外卖的份额为 41%,百度外卖为 13.2%。

  一边是阿里傍身、外卖市场最早玩家的饿了么;一边是背靠腾讯、后发制人的美团点评,最终谁才会成为收割市场的玩家,短期内依旧是个疑问。然而可以预见的是,加码布局新零售的阿里与刚成立新零售事业群的美团势必将把战火重新燃起。

  张旭豪“出局”

  在阿里强势作风笼罩下,张旭豪对于“饿了么将独立发展、独立上市”的坚持化为泡影。UC、高德、优酷一步步被阿里消化的结局在饿了么身上重新上演。

  在完成对饿了么的全资收购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王磊(花名:昆阳)将出任饿了么 CEO。而张旭豪将出任饿了么董事长,并兼任张勇的新零售战略特别助理,负责战略决策支持。业内人士评论称,虽然身兼董事长及新零售战略特别助理,但实则对公司已经没有实权,从某种程度上来看可以看做“出局”。

  十年前,年仅 23 岁的张旭豪和他的研究生同学康嘉开发出网上订餐服务“饿了么”,并逐渐在上海大学城做出名气。十年后,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并成功跻身成为外卖市场的巨头玩家,唯一的竞争对手也仅剩下起家于北京的美团外卖。

  在不断巩固自己的市场地位同时,张旭豪对于饿了么的掌控却在逐渐丧失。

  十年里,饿了么先后完成了八轮融资,其中在 2016 年和 2017 年获得来自阿里与蚂蚁金服共计约 16.5 亿美元融资。至此,阿里系对饿了么的持股达到 32.94%,取代饿了么管理团队成为饿了么最大股东,随后阿里董事局副主席兼口碑网董事长蔡崇信也加入饿了么董事会。而张旭豪本人股份被稀释到约2%。

  在这过程中,张旭豪对于“独立发展”的坚持也在慢慢弱化。

  时间退回到 2013 年,在美团外卖正式上线之前,彼时的美团副总裁王慧文特意到上海见了张旭豪,这次见面谈到了收购事宜,张旭豪干脆地拒绝了。2015 年,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后,张旭豪特意通过内部信表示“饿了么并未参与此次合并,仍将坚持独立发展。”

  今时不同往日。随着阿里入股,关于饿了么与阿里的关系成为张旭豪多次面对媒体时的必答问题。2017 年 6 月,张旭豪在一次内部分享中给予了正面回答,“尽管阿里有强势的一面,但它实质是好的。你说它真是想控制这家公司?控制不控制,其实在于你做得好不好,你做得不好被收购这是宿命。”

  如今回过头来再看这笔收购交易,或许在 2016 年底就已埋下伏笔。

  当时有传言称张旭豪与阿里对赌失败,张旭豪或将离开饿了么,并将其所持饿了么的一部分股权给阿里,而对赌协议的核心是上市、市场占有率以及收支,饿了么回应称并不属实。

  从校园走出的饿了么,在经历过十年市场厮杀最终被阿里收入麾下,这样的结果,在张旭豪决定接受阿里投资时似乎就已经注定。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