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4-02 19:03 原文链接 « »

  文/杨林、万德乾

  4 月 2 日上午 11 点整,饿了么联合阿里正式宣布,阿里巴巴已经签订收购协议,将联合蚂蚁金服以 95 亿美元对饿了么完成全资收购。

  此后的时间里,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现在应该称呼他为饿了么董事长,一直把自己和团队关在一个会议室里,紧锣密鼓地开着会,来自阿里的相关人员不时地穿插其中。事实上,这种状态从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就开始了,不过他告诉 36 氪,“这两天我还出去打了场篮球”。

  饿了么总部所在地,上海近铁城市广场 16 层的办公区里,员工们依旧忙碌,各种新闻推送的手机铃音从各个角落不断响起,而刚刚完成的这场收购无疑是其中最大的新闻。

  中午 12 点,张旭豪终于从会议室里走出,开始接受媒体的采访。和 2016 年底接受 36 氪专访时相比,他至少瘦了 30 斤。

  他透露,阿里给饿了么派 CEO 是张旭豪及创始团队对阿里提出的最重要的要求,此次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王磊(花名:昆阳)将出任饿了么 CEO,也是他本人和创始团队主动邀请的,“对未来的联手我很期待”。

  张旭豪表示,他们曾考虑过再次接受阿里的财务投资,或者上市,“但是这不能完全解决问题,未来中国的外卖市场将会是一场资源战”。

  他还透露,饿了么不会和新口碑合并,最近和新口碑 CEO 范驰有过沟通,双方未来会协同工作。被阿里收购后,饿了么依旧将保持独立运营,因此,他个人不会为自己取花名。

  以下为张旭豪在接受包括 36 氪在内的媒体采访时的对话,经 36 氪整理发布

  问:随着收购完成,饿了么在阿里体系扮演什么角色?对于十年创业你有什么体会,此刻会不会有遗憾?

  张旭豪:饿了么会作为独立品牌、独立公司、独立运营,我们整个的交易跟物流仍然是作为一个整体来进行(独立)运营。我们会跟阿里,包括口碑、菜鸟进行协作,跟整个阿里巴巴新零售体系也会是协作的关系。阿里巴巴作为一个平台,可以连接各式各样的场景,特别是今天我看到餐饮跟零售边界越来越模糊,所以说阿里在整个新零售上的布局都能够赋能饿了么,我们的物流也会作为阿里巴巴整个集团的 30 分钟的基础性配送网络,帮助阿里巴巴无论是在淘宝、天猫、苏宁、盒马提供 30 分钟的上门服务,这是我们未来主要的布局和方向。

  我作为董事长,更多在战略规划和战略决策,60% 花在公司运营,其他在战略上。同时兼任逍遥子新零售特别助理,为饿了么协调内部外部的资源支持战略决策。 

  问:如果说十年一总结,您给过去的十年打几分,你有什么样的体会?   

  张旭豪:过去十年饿了么创造了外卖最原始的样子,但是我觉得这十年过得去比较艰辛,因为是从 0 到 1 的过程。但是整个本地生活市场才刚刚开始,所以说下一个十年是实现饿了么最初的目标,‘Everything30(30 分钟内配送一切)’最重要的十年,今天我们跟阿里巴巴在一起,我觉得不仅是资本,更重要的就是资源上的补充,能够帮助我们走最佳的路径。

  问:作为创业者这个时候,您内心有没有遗憾和沮丧?   

  张旭豪:其实我觉得更多的是激动,因为我们真正的有充足的资源,明确的路径实现我们最初的目标 Everything30’。

  我也进行了很长时间的思考,感性归感性,可能我们几个创始人在这里,从 0 做到1,然后从大学生宿舍做到今天,一家百亿美元的公司,我们对饿了么的情感是很多人都难以想象的。但是商业回归到商业,如何帮助公司实现最大的价值,实现公司最初所有小伙伴的梦想,如何去满足,或者是为股东创造价值,从这样的角度来说,今天我们做出的选择对于整个公司、股东,以及跟我们一起打拼的小伙伴们是最好的选择,也是对于整个饿了么未来发展最好的路径。

  问 :你们接受收购的最主要原因是什么呢?有资金方面的原因吗?

  张旭豪:我们在过去半年一直有这种传闻(对赌失败),其实我们过去有收到很多财务投资人的 offer,包括境内的投资人希望我们A股上市,我们也收到阿里巴巴全面收购的邀约。综合来看,我们发现资本已经不是在未来致胜的关键要素了,仅仅是一个很基本的点,未来我们要创造更多的价值,实现我们的梦想,更多的还是资源的补充,跟生态的补充。我们纵观整个互联网,特别是零售行业的今天,我们看到阿里巴巴确实在新零售领域资源最为丰富、布局最为完整,我们相信这样的融合和合作、这样的赋能是我们想要的。这才促成了我们这次的合作。

  包括阿里巴巴自身现在的重要的目标也是打造完美的生活圈,三公里的生活圈,我相信这样的价值观,我们双方都是非常的相同和一致的。

  问:下一步的整合,哪一个业务会最先进行整合呢?最近饿了么我看也有一些动作。

  张旭豪:就像前面说的,饿了么还是独立公司、独立运营、独立品牌,所以不存在跟阿里内部各个资源的整合,更多是业务的协作和合作,整体饿了么 2018 年的业务规划和计划,包括内部新零售和新餐饮的融合组合结构的调整升级,基本上还是按照这个方向走下去,我们不会因为这次收购改变我们原先任何的组织架构。

  问:收购完成之后你怎么看这个外卖市场呢?

  张旭豪:外卖不是餐饮的外卖,是消费品、新零售整个体系的外送,Everything30’将是下一个十年最最重要的事情,消费者需要全方位、多品类的选择,需要一站式的消费体验。同时对于物流来说,如何通过各个时段的物流的场景能够让物流人员留在你这个生态内,也是未来即时配送最重要的,就是让物流人员在你的平台里面收入更高,效率更高。

  问:滴滴昨天上线了外卖业务,你认为滴滴的加入会对你们产生什么影响?

  张旭豪:我认为现在我们跟阿里融合以后,饿了么将会拥有更广阔的未来。因为我们的资源、资金都是无比丰富。

  问:想了解一下这次交易是哪一方先提出来的,中间经历过哪些困难?

  张旭豪:因为阿里巴巴本身就是我们的一个重要的战略投资者,过去两年我们一直会讨论未来整个战略的发展,我们这次有这样一个(收购)方案,更多的是基于未来整个业务如何为消费者提升更多价值,更多效率的考虑。

  我们当时考虑是财务的投资,或者上市,但是这不能完全解决问题,未来是资源战,我们相信和阿里巴巴的合作才能实现是双方基于业务双方探讨出来的解决。

  问:接着饿了么管理层会保持稳定吗?会哪些调整?

  张旭豪:阿里派 CEO 也是我们创始团队要求作为交易必须要完成的事项,我们当年的小伙伴们仍然是公司重要的决策者和高层,我们就是狼性的文化,但是我们有些方面缺乏经验和体系。我为下一个十年做好准备,就是希望阿里巴巴要有一个比较强的、经验丰富的 CEO 能够加入进来,帮助饿了么在整个运营体系的搭建,以及组织能力的提升方面起到关键的作用。所以说在未来,钱不是问题,一定要派好的 CEO 过来提升我们的短板,资源方面阿里巴巴又有最好的布局,人、钱、物聚集在一起,这是为饿了么下一步腾飞做基础,这也是董事长要做基础的。

  问:和逍遥子交流的过程里,有没有让你印象深刻、打动你的话,因为他也希望你长期留在阿里巴巴。

  张旭豪:有一句话印象特别深,就是过去饿了么我们每个人也很努力,但是为什么一直跟竞争对手拉不开明显的差距。我觉得关键一点是本地生活服务市场上,以前是大家都在抢二楼,融入新零售生态后,在阿里巴巴世界级的体系里面,有阿里全平台强大的基础设施支撑,我们直接跑到了六楼,这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逍遥子说的。

  问:在独角兽进入阿里巴巴之后,创业人一般都离开这个创业公司,你会不会离开饿了么?

  张旭豪: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基因,饿了么本质上就是一个交易和物流的网络。我相信其实是在很多价值观上、理念方面,我们跟阿里巴巴、淘宝、天猫也是差不多的,只是大家所在的品类不一样,所以文化融合没有任何问题,反而阿里巴巴一直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可以更深入的学习这一家伟大公司的机制,这对我们来说也是很好的机会,我们的经历比较单一,我们大学出来就直接创业了,我们有时候内心深处也想知道比较牛的公司怎么弄的,我们过去更多的是自己的本能、直觉、商业的东西去弄,我们也想了解了解其他的公司。

  问:在阿里接触过程中,饿了么独立运营是不是基于双方的战略?

  张旭豪:我们还是基于双方共同的认知,坦白来说,阿里巴巴自己也运营淘宝和天猫,他也知道一个平台要真正的发挥价值,一定是要上半身和下半身在一体的运营,物流交易分不开的。阿里巴巴比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我们双方共同认知的,这么大的交易,希望这件事能够越来越大,越来越好。

  问:因为阿里本身有口碑,你怎么看待完成收购之后,饿了么合并与口碑的关系?第二,作为一个大学生创业的公司,您认为饿了么有哪些基因,或者你给饿了么带来哪些品质?

  张旭豪:口碑的理念是在线下赋能餐厅,更多的还是关注于到店以及餐饮后台的供应链的服务和数字化的建设,而饿了么更多的是外卖的场景、交易、外送、上门,其实消费层级完全不同的。但是对于同一家餐厅来说,我们是两项服务,未来是协作的关系给餐厅提供服务,然后同时能够对其他平台来说,能够提供更多样的餐厅的服务。

  第二,我觉得大学生创业一定会走一些弯路和坎坷,所以我觉得激情、极致、创新是我们非常重要的特质,永不言败也是重要的品质,不然我们坚持不了十年。

  问:之前有媒体报道说饿了么和口碑有合并,不知道有这种可能吗?口碑进入阿里体系聚焦餐饮板块,饿了么在新零售体系里面是否有整体构架的挑战?

  张旭豪:交易平台要高效的运作,交易跟履约要高度一致协同的,不能按职能和功能划分。现在我们一体的交易和物流都有改善的空间,按功能分就完全散掉了,这是最重要的。其实跟口碑不是整合,更多的是协作,是外送 30 分钟的现场打通和深挖,也是饿了么的外卖服务和口碑是餐厅到店服务和背后供应链基础建设的协同。

  问:你进入阿里体系之后,如果给自己起一个花名的话,有想过吗?

  张旭豪:没有想过。我们是独立公司,独立体系。

  问:不久前你们进行了一次非常重要的组织架构调整,开始了班委制度,这是阿里内部经常用的制度。

  张旭豪:班委制度在很多大型企业都有,只是叫法不一样,阿里的班委名字更贴切,更符合我们饿了么的文化,我们也是以同学相称的,但是班委不是阿里独有的,大型企业都有。

  问:之前被我们收购的百度外卖的人员安置什么计划?

  张旭豪:还是之前的策略,这跟我们之前没有什么变化,不要把这次收购看成未来运营很多方式发生变化,其实过去怎么制定的策略方针,我们就执行做下去,只是有更多的资源,更多的赋能。

  问:感觉 BAT 把更多的资源从线上到线下,更多的红利其实是来自于线下的。

  张旭豪:我认为线上还有很多的空间,我觉得外卖餐饮也是一个线上流量高速发展的平台,我们 2017 年比 2016 年整个交易规模增加了 170%,也是高速增长的行业,红利还是看每一个行业。对于线下的布局,更多的是给消费者创造全新的价值,今天来说中国人的生活是最便捷的,下一单什么都能送下来,在海外提供不了这样的服务。我们本地生活领域中国的市场已经是全球领先了。我们怎么把这个领先做得更好,所以要融合更多的线下进来,提供全球独一无二的全新的服务。

  问:您开始就坚持饿了么要独立发展,要上市的现在回过头来看上市是什么态度?

  张旭豪:饿了么现在是近 100 亿美金的超级独角兽,很多上市公司可能 100 亿美金都没有到。上市不是评价我们公司的重要一点,也不是我们目前最关注的一个目标。我们现在更多的关注就是,我相信 100 亿美金的公司拥有那么多优秀的投资人,已经是所有人对我们的认可了,我们关心的是如何给用户,给社会创造价值,这是重要的。这次合并我们看重的不是未来有充足的资金而是看重背后强大的资源网络和协同,盒马也好,大润发也好,天猫同城配送也好,这些是我们看重的。

  问:你进入阿里体系之后,如果给自己起一个花名的话,有想过吗?

  张旭豪:没有想过。我们是独立公司,独立体系。

  问:不会把阿里的花名(模式)引进进来吗?

  张旭豪:我们到时候再看吧。

  问:这十年有没有什么遗憾?

  张旭豪:没有什么遗憾。就像前面说的,我们做企业,做商业,我们不能在很重要的时候去谈一些儿女情长。情感一定会有,但是我相信我们也花了时间去消化,更多的还是通过商业的本质做东西,今天那么多小伙伴,最早跟我创业,我们不是为了能赚多少钱(而创业),更多的是要实现梦想,要做 Everything30’的事,这是最最重要的。

  如果我们未来的所有事,只要这个决策有利于我们实现梦想的话,我们反而应该更加主动的去做,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没有任何遗憾而言,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相信未来我们的机缘,我们手上有的牌比别人更多,所以我说在本地生活领域,这次的合并就奠定了未来十年后的格局。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