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4-13 09:57 原文链接 [收藏] « »

10 小时艰难鏖战,扎克伯格听证会精华内容都在这里

  北京时间 4 月 12 日凌晨,在出席参议院听证会后,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参加第二场众议院听证会,继续应答 Facebook 数据泄露事件。

  不过在第一场的听证会之后,第二次的听证会的问题仍旧重复着现有的话题进行着,同时参加听证会的众议员很多不是科技圈中人,因此有些提的问题听起来比较业余。

  在长达接近 5 个小时的听证会中,面对质疑,扎克伯格认为 Facebook 在本质上依然是一家科技公司。同时,扎克伯格也声明自己也是信息泄露的受害者。以下是听证会的要点回顾:

  听证会精华回顾

  Facebook 是一家科技公司,不是媒体公司

  当被问及“Facebook 是一家媒体公司吗?”扎克伯格回答说,虽然 Facebook 制作内容,也托管内容,但它不是一家媒体公司。他说:“我认为,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因为我们从事的主要事情是:招募工程师,编写代码,为其他人打造产品和服务。”

  虽然扎克伯格不承认 Facebook 是一家媒体公司,但他表示,愿意为其平台上发布的内容负责。他说:“我们确实通过付费形式制作内容,我们也开发企业软件,还建造飞机帮助人们保持连通性,但我不认为我们是一家航空公司。”

  扎克伯格:考虑起诉 Kogan 或者剑桥分析

  在被问到是否会起诉 Kogan 或者剑桥分析时,扎克伯格表示,公司正在考虑这一可能。另外,他提到,在不同设备间对用户进行追踪一方面是出于安全考虑,一方面也是为了广告业务。Facebook 在 2015 年发现了这个违反 Facebook 用户条款的行为,但并没有告知公众。而是要求涉事各方删除收集来的数据。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当初这些数据并没有完全被删除。数据泄露事件发生后,扎克伯格表示,“这打破了科根、Cambridge Analytica、和 Facebook 之间的信任。同时也打破了 Facebook 和向我们提供数据的用户之间的信任。我们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

  Facebook 是否为两起重要活动充当了工具?

  萨巴奈斯猜测 Facebook 参与了两起重要活动,并授予特别的权利以便允许广告主投放大量的广告。扎克伯格表示,事实并非如此。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期间,相关的广告数量是多了一些,但这只是竞争策略的差异所形成的结果。

  而当议员问扎克伯格,“Facebook 与俄罗斯政府和情报机构共享了哪些数据”时,扎克伯格予以了否认,他表示”没有向俄罗斯政府提供数据“。他表示,Facebook 每年都会发布一份透明性报告,详细回答政府提出的有关全球信息的问题,而 Facebook 并没有在俄罗斯存储任何数据。

  是所有人都能使用搜集的数据么?扎克伯格表示要因人而异。

  有议员问扎克伯格,当科根出售 Facebook 数据时,他是否违反了 Facebook 的政策规定?扎克伯格回答“是的”。

  有议员问扎克伯格,当奥巴马应用搜集数据时,他们是否违反了 Facebook 的政策规定?扎克伯格的回答是”没有“。

  扎克伯格:我也是 Facebook 信息泄露事件受害者

  当被议员安娜·艾斯楚(Anna Eschoo)问及“你的数据是否也被卖给了怀有恶意的第三方”时,扎克伯格回答说:“是的。”据悉,Cambridge Analytica 公司获得的 Facebook 数据是由 GSR 公司提供的,而后者是通过一款名为“thisisyourdigitallife”的应用程序来收集 Facebook 用户数据。目前还不清楚是扎克伯格自己安装了“thisisyourdigitallife”程序,还是 GSR 通过扎克伯格好友收集的数据。

10 小时艰难鏖战,扎克伯格听证会精华内容都在这里

  (图片来源新浪科技)

  在昨天(北京时间 4 月 11 日)举行的第一场听证会上,扎克伯格也被询问了五个小时,其中有几个要点我们再来回顾一下:

  Facebook 未来可能有付费版 

  Facebook 的盈利模式这次也被质问。目前 Facebook 是免费给用户服务,但这次有多个参议员问扎克伯格,以后 Facebook 会不会推出免广告的付费版服务。参议员要求免广告付费版服务,无非是不想让 Facebook 收集用户数据做广告。正如一个参议员问的:“我是不是要给你钱,Facebook 才能不泄露我自己的信息?”扎克伯格对此表示,Facebook 永远都有免费版,这样才能实现公司连接世界所有人的目标,但他也没有排除推出付费版的可能:“我们需要推出一款所有人都付得起的服务。”

  扎克伯格:我们不监听用户  

  Facebook 一直以来被人怀疑监听用户通话(甚至日常对话),来推送广告。为此 Facebook 早在 2016 年就澄清了一轮,但仍然有人怀疑这个问题,这次是民主党参议员加利·彼得斯(Gary Peters)来问:“你就说‘是’还是‘不是’:Facebook 是不是通过移动设备获取用户的声音记录,用来丰富用户个人资料?”扎克伯格斩钉截铁的说:“不是。”

  Facebook 从未向广告商出售数据

  虽然很多科技界人士熟悉 Facebook 的业务模式,但有一个普遍错误的认识,就是该公司搜集用户信息,然后将它们出售给广告商。但扎克伯格对此坚决否认,他在回答参议员 John Cornyn 的问题时表示,Facebook 不出售数据。

  扎克伯格表示:“有一种非常普遍的误解,我们把数据卖给广告商,但情况并非如此。我们允许广告商告诉我们他们想接触(哪些用户),然后由我们来放广告。所以,如果一个广告商来找我们并且说,‘我是一家滑雪用品店,我想卖滑雪板给女人,”然后我们可能会有一些感觉,因为人们分享滑雪相关的内容,或者说他们对此感兴趣。他们分享他们是否是女人,然后我们可以向正确的人展示广告,而数据不会转手,不会给广告商。这是我们的工作模式的一个非常基本的部分,也是经常被误解的部分。”

  Facebook 是否存在“垄断”情况?

  在听证会上,参议员 Lindsey Graham 问道,“Facebook 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这次参议员质问 Facebook 是否垄断的力度前所未有,但目前仍然不清楚他们将采取什么手段加强社交网络市场的竞争程度。而扎克伯格表现的支支吾吾,只是说 Twitter 在部分的功能上和 Facebook 有重合,而对谷歌和微软等巨头一笔带过。

  扎克伯格最大遗憾:处理通俄门太慢  

  当被问及是否有 Facebook 员工在 2016 年大选期间卷入剑桥分析公司的工作时,扎克伯格表示不清楚,但他表示:“我知道我们在销售支持方面确实帮助了特朗普竞选团队,就像我们帮助其他所有的竞选团队一样。” 

  扎克伯克向参议员们确认,负责“通俄门”调查的特别检察官穆勒团队已经就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问题问询过 Facebook 员工,但他自己没有被问询过,“我想澄清一点,我不确定我们是否收到了传票,我知道我们在配合他们的工作。”扎克伯格还表示,防止外国机构干预美国选举是他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他再次对 2016 年发生的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事情表示遗憾,“我运营公司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我们在 2016 年对俄罗斯的信息操作发现得太慢”。

  Facebook 自我求赎远未结束

  在第一场出席听证会的参议员一共 44 人,已经接近整个美国参议院人数(100 人)的一半。这么多参议员质询一家公司的 CEO,在美国历史上实属罕见。

  据腾讯科技报道,这不是扎克伯格第一次出席听证会议。不过连续两天接受听证会的质疑,面对几十位议员的轮番提问,想必这两天扎克伯格也是身心疲惫。

  虽然疲于听证会,但资本市场却不断出现好消息,Facebook 这两天的的股价也是不断往上涨,华尔街分析师还建议不要抛售 Facebook 的股票。不知道这对于 Facebook 来说能否算上一个小胜利。

  作为全球最大的网络社交媒体,Facebook 的用户量和影响力可见一斑。对于 Facebook 来说,未来需要解决的问题也会越来越多。扎克伯格这次出席听证会,也只是一个新的开始。正如扎克伯格自己所说,Facebook 正在面临一个哲学上的转变。在重新塑造 Facebook 上,还需要做的还有很多很多。

  听证会告一段落,但 Facebook 数据泄露丑闻事件并没有就此结束。是否会面临巨额罚款或是进行严格整改,结果也尚不可知。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