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4-13 13:49 原文链接 [收藏] « »

  北京时间 4 月 13 日上午消息,十四年来,马克·扎克伯格总是可以随心所欲地使用任何他能想到的方式来把自己的社交网络打造成一个拥有数十亿用户和数十亿营收的互联网广告巨头。现在,国会终于意识到,扎克伯格的自由对 Facebook 的用户来说到底是什么。

  过去两天中,一共近 10 小时,Facebook 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回答了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各位议员的提问。扎克伯格的首次国会证词标志了政府对 Facebook 开始全面审查的新时代。Facebook 的发展速度之快,超越了公司成立之时的任何书面法律法规。虽然问题种类广泛,从数据隐私到处方药销售到员工多样化等等,大多数质问都集中在 Facebook 在消费者日常生活中的巨大影响力,并且大多数的 Facebook 用户对这种影响力全然不知。

  除了让扎克伯格坐在众议员前作证的用户数据泄露问题之外,国会对 Facebook 的各方面都进行了广泛的询问。虽然投资者十分满意扎克伯格对接连不断问题的冷静回答,很多议员却表达了他们对多年来公司运营方式的愤慨。听证会期间,仍有几十个问题没有得到回答,或者扎克伯格承诺他的团队将在之后跟进那些问题,甚至扎克伯格的一些谈话要点跟未来分析扯不上多少关系。

  33 岁的扎克伯格再三强调,比如说,是 Facebool 的 20 亿用户——而不是公司——拥有他们在该社交网络上分享的数据,并且可以随时决定是否想要阻止 Facebook 访问这些数据。这样的陈述几乎令众人信服,直到佛罗里达的民主党代表 Kathy Castor 和新墨西哥民主党议员 Ben Lujan 提出,公司也在收集那些没有使用该社交网络且从未签署过任何隐私协议之人的个人数据。

  扎克伯格的解释是,公司为了“安全目的”才跟踪非平台用户的数据,但没有进一步详细阐述。然而对于进一步的提问,诸如 Facebook 收集那些已经登出社交网络之用户的信息,以用户不知情的跟踪方式收集网站信息——这种方式公司曾公开向广告主兜售但大多数用户对此毫不知情,对于这些问题扎克伯格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告诉提问的代表他的团队会后续跟进。

  众国会议员还屡次指出,扎克伯格未能管理好平台上的内容。在某些情况下,他们担心 Facebook 没能够及时删除有害内容,比如偷取照片的假账号和恐怖主义意识形态的招募帖子。

  “您的责任在哪里?”西弗吉尼亚共和党代表 David McKinley 提问道,并指出在 Facebook 上仍有非法供应鸦片类药物的帖子。

  不少共和党议员则对内容管理的另一个极端表达了强烈的担忧——平台上的过度管理可能会带来反保守主义偏见和对过激言论的普遍沉默。

  对此,扎克伯格的解释是,一旦公司开发出人工智能解决方案后,公司就能更加中立地管理平台上的内容,也许数月,也许数年之后。这样的一个系统或许能够在不好的帖子散播之前就将其删除,并且无需人类在个案上进行主观判断。但是,扎克伯格并未提及所谓的人工智能,本质上,不过是拥有其自我偏见的人类开发设计出的一种计算机程序,跟 Facebook 已有的算法几乎是一回事。

  南卡罗来纳的共和党议员 Lindsey Graham 向扎克伯格提出了关于 Facebook 权力的更广泛问题:Facebook 是不是垄断企业?扎克伯格的回答是,大多数人每天使用八种不同的应用于朋友家人保持联系,其中包括电子邮件和短信等,这些都不是 Facebook 的直接竞争对手。但扎克伯格也并未说明着八种应用中究竟有几个是 Facebook 旗下的热门应用,因为 Instagram、Messenger 和 WhatsApp 都是 Facebook 旗下的应用。

  “和扎克伯格先生声称的相反,Facebook 是一个虚拟的垄断企业,只要是垄断就必须对其采取监管。”Graham 在听证会后说。

  好在,对到底应该采取何种监管或书面的法律法规到底有无必要,议员们自己也没有一致的看法。有些人表示他们希望 Facebook 首先能够进行自我监管,而其他人则要求扎克伯格拟定政策。扎克伯格说,他欢迎监管,但完全赞成之前需要弄清楚任何法案的细节。显然,目前国会不会这么快地制定出任何法案或细节。

  眼下,议员们会不断地提出各种后续问题——最重要的一个就是关于促使扎克伯格出现在听证会上的问题。一家应用开发公司以学术研究的目的获取了近 8700 万用户的信息,继而又将这些个人数据出售给英国的公司 Cambridge Analytica,一家涉及特朗普总统 2016 年大选的公司。扎克伯格表示,公司正在审查成千上万的应用以寻找是否还有其他类似的数据泄露,并且一旦发现将立即通知受影响的用户。

  “十多年了,Facebook 一直在道歉,在承诺会改进。今天的道歉跟以前的又有什么不同呢?”参议院商务委员会共和党主席 John Thune 向扎克伯格提问道,“还有,我们凭什么相信 Facebook 这一次会采取必要改变来确保用户隐私,并清楚明白地向用户解释你们的隐私政策?”

  马里兰的民主党代表 John Sarbanes 则认为,这不仅仅牵涉到隐私。他说:

  “很多美国人渐渐意识到,Facebook 正日益成为政治话语方面一个具有自我管理的上层建筑。”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