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5-01 16:03 原文链接 [收藏] « »

  图 / 视觉中国

  来源:寻找中国创客

  记者:薛星星

  编辑:赵力

  “滴滴投资人被滴滴司机打了”,成了五一小长假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这是一出颇具戏剧化的事件,因为乘客张桓自曝其是滴滴的投资人,一时之间引爆了整个社交媒体。

  乘客与平台双方各执一词,有媒体形容这是一场“罗生门”。目前事件仍在发酵之中,最新的消息是,司机已经在 30 日凌晨 2 点找到,并已带回派出所接受问询,张桓在微博中说“两三天出结果”。

张桓微博截图
张桓微博截图

  张桓婉拒了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的采访请求,表示等待警方公布结果后再说。

  但无论结局如何,“打人”事件都影响了滴滴的公众形象。而这场“打人”事件,也揭示了网约车行业长久以来未能解决的一个问题——如何管理司机、协调乘客,在保证好双方利益的同时再让平台赚到钱,这是网约车最终极的命题,可能也将是行业最大的壁垒。

  “滴滴司机打人”

  这场“打人”事件始于一场失误。据张桓在其公众号“老张爱女人”上的文章中称,自己在 28 日晚间打了一辆滴滴快车,等待 20 多分钟司机仍未到达。司机长时间未能达到的原因是接错了人,双方在“取消订单”的问题上沟通未果,之后滴滴司机返回叫车点,动手打了张桓,导致张桓眼眶软组织挫伤,“左眼眶都是麻的”,“眼已经睁不开”。

张桓公众号文章截图,以及张桓照片
张桓公众号文章截图,以及张桓照片

  司机打人后逃离现场,张桓报警,并拨打了滴滴客服电话。

  张桓称,在派出所做笔录期间,滴滴客服打来电话,询问事件经过,并表示会很快找到司机。但 4 个小时后仍无音信。

张桓在公众号发出的被打伤照片
张桓在公众号发出的被打伤照片

  因为司机未能找到,警方无法立案。张桓在文中质疑“滴滴出行平台司机管控不力,处理问题拖泥带水,遮遮掩掩想小事化了。”

张桓公众号文章截图
张桓公众号文章截图

  第二天中午 10 点 27 分,滴滴在微博上发布公开信,暂时把事件定性为“司乘冲突”,声明称,接到张桓投诉后,工作人员已第一时间跟进处置,调查核实订单以及司乘冲突详情。并称,司机账户已被冻结并通知其前往派出所配合警方调查,平台将探望张桓并垫付医疗费用。

滴滴公告
滴滴公告

  随后,事件开始陷入双方各执一词的争论之中。双方争论的焦点在于“取消订单”及乘客带有侮辱性词汇。

  张桓的文章中称,“对方说对不起,他拉错了人,让我等一下他回来”。他希望可以取消订单,再叫第二部车,但司机“就是不取消订单”。

  滴滴方面的说法是,司机曾主动要求取消订单:“接错人后,司乘双方在 21:53 到 22:01 通过号码保护进行 5 次联系,在 22:01 最后一通号码保护录音中,司机说’我给你取消订单吧,不收你费用’,乘客表示要举报司机,并带有侮辱性词汇,冲突升级。”

  张桓于今日早上 8 点更新微博,质疑滴滴只公布一小段“司机说可以为我取消订单”的通话音频,却不公布司机明明拉错人却不取消订单,让乘客等待的音频。说乘客有侮辱性词汇,为何不公开司机的侮辱性词汇?

张桓公众号文章截图
张桓公众号文章截图

  他称前往医院及司法所进行医疗检查及伤情鉴定。微博中协和医院的证明显示,患者左拇指存在骨折,左眼球挫伤,左眼睑、睑周皮下淤血。

张桓微博上的医院证明及伤情鉴定
张桓微博上的医院证明及伤情鉴定

  他承认自己存在“言辞过激”,表示“滴滴公布全部录音如果证明是我先辱骂的话,我向这个司机发微博道歉。”

  此外,滴滴公布的事件经过中,司机曾在线投诉乘客醉酒。张桓称自己喝了酒,“但没醉酒”。

  张桓认为,这是一场滴滴司机“打人事件”,他对滴滴方面在公开信中的“冲突事件”的说法感到不满。

  “滴滴的投资人”

  这是这场事件中最具戏剧化的环节。张桓在文章中自曝自己是滴滴的投资人,“2014 年通过深圳某家财富管理公司我投了滴滴D轮估值 125 亿美金时的 100 万美金,2017 年还投了滴滴某个汽车后服务的业务公司。”

  打人事件发生后,他决定“贱卖滴滴的所有投资”。但事件发酵后,张桓的滴滴投资人的身份受到公众质疑。

  财经作家向小田在微博上称:

  花 100 万通过财富管理公司卖给散户的股权投资产品投了滴滴(中间不知道几层结构),竟然写文章称自己是滴滴投资人(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也没错),这就跟花几百块买了上证 50ETF 说自己是四大国有银行、多家央企、大型国有企业和股份制银行股东一个样的,典型属于装X。

向小田微博截图
向小田微博截图

  某股权投资方面律师向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分析,“他应该是先把钱交给财富管理公司,财富公司作为一个基金的 LP,再将钱给到股权投资基金,之后基金对滴滴进行投资,或者是通过其他的一些代持的方式。”但这些都只是猜测,“没有看到文件,不好下判断。”

  “这种投资行为确实存在,但不能说是普遍。”该律师表示,这种投资行为一般多适用于一些有实力的散户,他们通过间接代持的方式去对一些未上市的独角兽公司进行投资,“一般都是比较抢手的公司,虽然没上市,但有上市计划。”

  公开资料显示,张桓是疯蜜创始人兼 CEO,尚道董事长,曾投资多个女性项目。百度百科上对其的描述是“知名女性营销专家”,坊间号称“老张爱女人,好色营销家”。

张桓百度百科
张桓百度百科

  查询工商信息发现,疯蜜的主体公司“上海她商信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为张勇,张勇同时担任上海装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广州尚道广告有限公司等 8 家公司的法人代表。

  根据早年间多家媒体对张桓的报道,可以证实其多年来根植女性消费市场。2006 年,张桓成立尚道,专攻女性营销市场,“曾投资过丑女无敌衍生产品、哎呀呀饰品、仟佰惠彩妆连锁超市等品牌。”

  2012 年的一篇采访中,张桓表达了他对女性市场的看好:“在中国做女性生意基本没有风险,广告是最好打动女人的利器。”

  张桓在 2014 年创办了主打 O2O 模式的女性社群公司疯蜜 FM。根据 36 氪在 2015 年的一篇报道,疯蜜主要面向高端女性群体,通过在各地建立的“疯窝”,为会员提供商品推荐、组织各式线下活动等服务,盈利来自于会员费、项目众筹及商品收益等。

  该公司在 2014 年 6 月获得丰厚资本及黑马基金投资的数百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

  4 月 28 日下午,他出席创业家的一场活动并做了演讲。他在演讲中调侃自己的的项目:“疯蜜是带着一群富婆来选项目、做投资。”

  网约车的必修课

  这并不是有关滴滴司机的第一起负面新闻。自从网约车诞生开始,关于司机与乘客纠纷、司机侵害乘客的报道就屡见不鲜。这也是网约车行业负面新闻的主要来源。

  经过几年的发展,以滴滴为代表的网约车企业已经形成了一套自己管理司机的体系。在线上,通常是通过评价分来衡量一个司机工作的优劣程度,并通过种种奖惩措施来提高评分的重要性。

  评分越高的司机会被平台优先派单,而评分较低的司机则会被滞后。评价分的增减决定于每一订单顾客对司机的评价。

图 / 视觉中国
图 / 视觉中国

  但这套体系很难满足所有人,尤其是获得司机群体的认同。部分司机认为,平台有时过于偏袒乘客,因为乘客一旦给出差评或者投诉,都将会直接影响到司机的评分,而司机端的申诉则要大费周折,结果也往往不尽如人意。事实上,按照张桓文章的说法,司机动手打人的原因之一便在于其对司机进行了投诉。

  “有的乘客打车时定位的地点不允许停车,你跟他说劳驾向前走两步,怎么着都不愿意,必须要我去定位的地点。”这是大多数网约车司机都有的抱怨。

  纠纷时有发生。网约车司机高进远记得,在一个拼车的订单中,他接到了一位醉酒的男乘客,该乘客对车上的另一位女乘客有言语骚扰,女乘客请求司机帮助,司机制止男乘客后,又遭到男乘客的辱骂。事后,两名乘客都对高进远进行了投诉。

图 / 视觉中国
图 / 视觉中国

  而在乘客端,这套评价体系显得十分脆弱。当纠纷发生之时,评价体系并不能有效规劝司机的行为,它只是一个事后的补救措施。甚至有时乘客差评后,会遭到司机的恶意报复。

  终于,这个网约车行业中长久存在的矛盾在一次“打人”事件中被放大到极至。

  对打车服务提供商来说,管车、派车的服务本质上是管理司机、协调乘客,最终达成良好、高效的出行体验。而当面临突发情况后,如何恰当处置,同时保证司乘两段的利益,并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显然也是网约车服务商们的必修课和竞争力。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