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5-02 14:03 原文链接 [收藏] « »

  文/杨威利

  4 月 24 日,华尔街日报称,滴滴出行正在考虑年内上市,期望估值为 700 亿到 800 亿美元。

  据称,滴滴最近几周一直在与银行家谈话,商讨在 2018 年下半年通过上市来融资的可行性,公司似乎正在积累大量资金以抵御来自中国市场和其他国家竞争对手的攻击。

  在新浪科技的文章《Uber 新兴市场走向溃败 ,孙正义成全球出行市场沙皇?》中,曾经提到这样一点:

  摆在滴滴和 Uber 面前的新较量是上市。对于滴滴和 Uber 而言,上市意味着更加低廉的融资成本,这对于双方在全球化背景下的角逐至关重要。

  目前来看,滴滴率先吹响了上市的号角,出行市场真正的大决战即将开始。但在国内市场战况胶着、国外市场前景不明的情况下,现在真的是上市的好时机吗?

  美团突袭失利,但滴滴商业模式遭到撼动

  去年 2 月,美团打车登陆南京,试运营十个月,就取得了日订单量超过 10 万单的成绩;今年 3 月,美团打车登陆上海,上线三天,就分别拿到 15 万、20 万和 30 万单,一周内总共服务乘客 220 万人次,一举打掉滴滴打车1/3 的市场份额。

  美团打车开局表现不错,但网约车新政与政府的监管使美团打车失去了扩大战果的时机。

  因为未能取得北京地区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美团进入北京的计划受阻。而监管部门的及时介入,则让美团打车掀起补贴战的计划落空。

  美团打车上海站开站首日即遭到了上海市交通委等部门的联合约谈。主管部门要求美团打车应当合理确定网约车运价,实行明码标价,不得有为排挤竞争对手或者独占市场、以低于成本的价格运营扰乱正常市场秩序等行为。

  4 月 13 日,美团打车宣布在南京、上海两地停止发放补贴,乘客把现有优惠券用完以后,将不会再发放新的优惠券。

  随后,《人民日报》也发表了题为《网约车,抢市场不能只靠“烧钱”》的文章,指出,“烧钱只能烧一时,但烧不了一世。尽管美团手握 70 亿美元现金,滴滴手握 170 亿美元现金,烧钱这张牌固然容易打,但玩火可能导致唇伤齿坏,更别提抢占市场份额了。”

  消费者期盼的补贴大战可能不会再来了。

  美团作为后发者,补贴战是最能发挥其后发优势的竞争策略。通过补贴战,美团可以快速拓展市场,并且消耗掉滴滴方面更多的“弹药”。如今补贴战被叫停,美团扩张的速度无疑将大打折扣。

  须要指出的是,尽管美团打车受到牌照与监管两方面的限制,但这并不意味着滴滴可以就此掉以轻心。《人民日报》的评论文章同样批评了滴滴一家独大之后,滥用流量分发权、派单玩猫腻的做法。在合规的前提下,美团打车作为平衡网约车市场格局、打击垄断的一支重要力量,仍能给滴滴造成很大的威胁。

  尽管突袭遭遇了挫折,但美团的攻击证明了滴滴的商业模式并不稳固。这一点足以在 IPO 阶段给滴滴带来很大的麻烦。如果美团选取合适的时机发难,将在很大程度上压低滴滴的估值,吓退投资者。

  国际市场上演“楚汉争霸”,进击的滴滴与收缩的 Uber

  国内态势尚未明朗,滴滴扭头就将战火烧到了国外。

  4 月 23 日,滴滴出行正式宣布进军墨西哥市场,这是滴滴首次直接在非母语市场落地滴滴服务。

4 月 23 日,滴滴在墨西哥托卢卡上线服务
4 月 23 日,滴滴在墨西哥托卢卡上线服务

  必须指出的是,墨西哥并非“无主之地”,Uber 在墨西哥的市场占有率达到 87%,已经覆盖了三十多个城市,服务 700 万用户。墨西哥目前是 Uber 的第三大市场,仅次于美国本土和巴西市场。

  滴滴此番直接进入墨西哥,几乎等同于向 Uber 宣战。

  今年以来,滴滴的国际扩张之路明显提速。年初,滴滴宣布收购巴西最大的本土出行企业 99 公司;今年 2 月,滴滴出行和软银公司成立合资企业,宣布进入日本出租车市场。

  在此之前,滴滴的海外战略更多体现在技术和资金输出,主要通过扶持当地的网约车企业与 Uber 对抗。

  滴滴的一系列“进击”举措与 Uber 近前宣布退出东南亚市场的举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Uber 新任 CEO 达拉·科斯罗萨西
Uber 新任 CEO 达拉·科斯罗萨西

  今年 3 月 26 日,Uber 与东南亚打车应用 Grab 达成协议,将自己在东南亚的全部业务出售给 Grab。根据双方协议,Uber 将获得合并后实体的 27.5% 股份,Uber CEO 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将加入 Grab 董事会。

  这几乎是 2016 年 Uber 与滴滴大战的东南亚翻版。

  外界普遍认为,Uber 舍弃东南亚市场,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摆脱亏损业务,为上市做准备。今年年初,在接受软银投资后,Uber 董事会曾向软银承诺,将在 2019 年启动 IPO。

  显然,滴滴并不想让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此顺利上市。滴滴此番举动,不只是为了扩大自己在国际市场上的影响力、为上市增加筹码,更是为了阻击 Uber 的 IPO,压低对方的估值。

  正如前文所述,“对于滴滴和 Uber 而言,上市意味着更加低廉的融资成本,这对于双方在全球化背景下的角逐至关重要。”上市已经成为双方角逐中最为重要的一环。谁先上市,谁就能取得主动。

  目前看来,滴滴优势明显,Uber 尽管也在推进上市,但最早也要等到 2019 年。此外,面对滴滴的挑衅,Uber 反击手段非常有限——受到此前一系列事件的影响,Uber 已经无力“重返亚太”。Uber 将不得不在墨西哥市场上与滴滴死磕到底。

  与此同时,滴滴与 Uber 的战火重燃也意味着软银集团此前的调停已经失败。软银是多家出行公司的关键投资人,业内普遍认为,软银已经成为世界出行市场的实际控制者。

  而在软银高管此前的一些公开发言中,我们不难看出软银对于今后出行市场格局的规划——根据地域划分市场归属,避免无意义的烧钱战争。Uber 退出东南亚市场,正是这一规划下的产物。

  目前来看,滴滴可能并不同意这一规划。

软银集团董事长孙正义
软银集团董事长孙正义

  此前,美团点评 CEO 王兴曾在饭否发文称,孙正义正在促成 Uber 和滴滴的全球合并。如果这一消息属实,那么软银的这一努力显然也已宣告失败。

  对于滴滴而言,目前或许并不是它上市的最佳时机,但如果错过这一时间窗口,导致 Uber 先于自己上市,这更是滴滴所不能忍受的。毕竟,对于滴滴而言,和美团的竞争最多只是“得失”之争,而与 Uber 之间的竞争则关系到“生死”。

  滴滴大概率会争取在今年之内上市,或者至少在 Uber 之前。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