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5-17 13:00 原文链接 [收藏] « »

  引言:因两年前在 3GPP 举办的有关 5G 标准的表决会议上对 5G 标准的 Polar 短码方案是否投票给华为引发争议,一时联想被扣上“卖国”的帽子。

  今日,柳传志在公开信中表示,这是有策划的阴谋。他专门和华为的任正非通了电话,任正非对联想在 5G 标准的投票过程中对华为的支持表示感谢。柳传志宣布,“誓死打赢这场联想荣誉保卫战。”

柳传志

  作者:梁辰、马婧、江波,实习生:刘成硕

  编辑金彧杨砺

  1940 年 6 月 4 日,40 万英法联军被德军包围在敦刻尔克的海滩。

  66 岁的英国首相丘吉尔通过广播对英国国民发表了著名的演讲《We Never Surrender (我们决不投降)》,"这次战役尽管我们失利,但我们决不投降,决不屈服,我们将战斗到底"。

  2018 年 5 月 16 日上午 10:50 分左右,74 岁的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也发出了类似的呼声。

  他再度“出山”,与联想集团董事长兼 CEO 杨元庆、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发表联名信《行动起来,誓死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

  这一次,他与同龄的华为创始人任正非通了电话。任正非表示,联想在 5G 标准的投票过程中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并对联想对华为的支持表示感谢。“我们一致认为,中国企业应团结,不能被外人所挑拨”。

  公开信之后约 3 小时,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从联想内部人士获得一份柳传志录音,在 1 分 52 秒的音频中,柳传志情绪高昂,极富有感染力,一度哽咽,对联想被扣上“卖国贼”的帽子,极为愤慨。这份录音在联想员工内部广泛传播,堪称“保卫战”动员演讲。

  “联想的干部要积极行动起来,全体同仁要积极献计献策,万众一心,同仇敌忾,誓死打赢这场联想荣誉保卫战。”柳传志高声宣战。

  联想荣誉保卫战正式打响。

  联想被“黑”?

  辞去联想集团所有职务后的 7 年,柳传志很少直接过问联想集团事务。

  不过,这一次,他选择了重新“出山”,誓死保卫一手创立的联想荣誉。1984 年成立以来的联想,从民族品牌遭遇眼前最大的品牌危机,因 5G 投票门陷入是否“爱国”的争议之中。

  5 月 16 日,针对联想“5G 投票门”事件引发的舆论风波,联想控股董事长兼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联想集团董事长兼 CEO 杨元庆、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发出一封主题为《行动起来,誓死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的联名信,说明“5G 投票”实际情况和调查结果。

  在信中,柳传志提到,他和华为主要创始人、总裁任正非通话,任正非力证联想投票并无问题,两人共同表示,中国企业应该团结,不要受到挑拨离间。

  >

  >

  >

  日前,网上有传言称,在 3GPP 举办的有关 5G 标准的表决会议上,联想集团针对 5G 标准的 Polar 短码方案投票(该方案由中国企业主导)做出了弃权,即联想带着收购的摩托罗拉一起站队了高通,而没有支持中国企业华为,最终导致华为以微弱优势输了。

  联想针对此事发布声明称,在 3GPP 举办的有关 5G 标准的表决会议上,联想针对 5G 标准的 Polar 方案投票(该方案由中国移动、华为等中国企业主导),包括联想旗下的摩托罗拉移动,所投的都是赞成票。

联想发布的声明部分截图

  一个技术领域事件,事隔近两年以后,突然间被人翻了出来,还被污蔑为卖国等行为,并不断发酵,这是偶然事件?还是被人利用? 联名信中称之为“不正常的现象”。

  此后,联想集团内部流传一份柳传志音频,有别于公开信中的“各位战友”,他在内部音频中称之为“联想的全体同仁、兄弟姐妹们”。

  他直言“写信的时候,我心潮翻滚,难以平复。” 很显然这不是一个吃瓜群众不明就里、随风起哄的问题。这是真正有策划、有布置,动机极为恶劣的阴谋。联想集团的手机业务做的确实不好,应该认真检讨,但这和动机无关。

  “有人把卖国贼的帽子扣在联想集团头上,这不但是要砸了我们全体联想人的饭碗,而且要我们终身蒙羞受辱”。柳传志说,这种阴谋做法,如果得逞,会是中国企业界政企荡然无存、舆论界歪风喧嚣尘上,对国家、社会产生极坏影响。

  由于判断为“阴谋”,柳传志在演讲的最后提到了“庭审”“。他说:“兄弟姐妹们,到了我们庭审站出来的时候了。朗朗乾坤,如果几万名员工都不能让正气自保,我们还办什么企业,我们就是一群窝囊废”。

  “联想的干部要积极行动起来,全体同仁要积极献计献策,万众一心,同仇敌忾,誓死打赢这场联想荣誉保卫战”。柳传志最后动情地高声倡议。

  编码之争背后:联想只是标准的参与者

  在投票门事件当中,华为上周五第一时间站出来力挺联想,表示联想投了华为主导的 Polar 码。

  5 月 16 日,华为亦再次发声,称 3GPP 选择了 LDPC 码和 Polar 码分别成为了 5G 的数据和控制信道编码,使其成为了 5G 标准的一部分,感谢联想集团和各合作伙伴一贯的支持。

  华为在声明中提到,5G 作为新一代移动通信技术,需要各国研究机构和企业的共同参与,3GPP 是国际移动通信标准化组织,有全球 500 多家公司和研究机构参加,数万科学家、专家数年的奋斗,在为全球统一的 5G 标准制定做共同的努力。5G 标准会持续演进,还需要更多的人、更长的时间才能完成。

  然而,在编码之争背后是怎样的技术落差?

  人们往往将 Polar 与华为和爱国划等号,而 LDPC 与高通和美国划等号。

  但有通信行业人士表示,这并不能够划等号。高通在 LDPC 专利积累较多,产业更加成熟,目前已经广泛应用在我国广电系统、Wifi、航天通讯等领域。而在 Polar 上,华为拥有较多的专利,而且这些专利即将过期的比较少,而且 Polar 起步晚,可以布局的领域要多。

  Polar 之所以成为业界的关注焦点,是因为高通在 LDPC 的储备雄厚,而产业担心在 5G 时代,高通是否会延续专利优势,继续制造高昂的“高通税”,所以普遍支持L+P的方案,避免单一厂商的优势明显。

  目前,中国其他参与 5G 标准推进的还有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等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上海贝尔、中兴通讯等通信设备商,以及工信部信息通信研究院。但业内人士认为,除了华为,其他公司在技术实力上仍有欠缺,只是参与者。

  联想中年“危机”

  1984 年成立的联想,如今已经 34 岁,可谓认知中年。

  在这次“投票门”风波之前,联想近来面临其他的麻烦。

  本月初,香港恒生指数有限公司宣布,自 6 月 4 日起,联想集团将被从恒生指数 50 只成份股中剔除,由石药集团取而代之。这是联想集团第二次被恒生指数剔除,其 2000 年进入香港恒生指数,但在 6 年后首次被剔除,直到 2013 年 3 月重新加入。

  联想再被恒生指数剔除之前的一段时间,股价持续不振。进入 2018 年不久,联想股价进入下滑通道,从一月末的 4.7 港元左右一路下滑,截止 5 月 16 日收盘,联想股价收于 3.86 港元,下滑了约 22%。

  联想集团曾回应称,“我们尊重恒生指数的审核结果,但我们特别关注公司的持续转型,以及为股东带来可持续的长期回报。”

  在转型方面,联想集团本月初宣布,成立全新的智能设备业务集团(简称 IDG),联想原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业务集团(PCSD)、移动业务集团(MBG)将整合成智能设备业务集团。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联想应该变,不过变的频率有点快。尤其在手机业务上,频频换帅,却效果不彰。

  “投票门”风波之中,柳传志 16 日在内部讲话中也提到,“联想集团的手机业务做的确实不好,应该认真检讨,但这和动机无关。”

  面对一系列麻烦,联想未来的路怎么走?市场调研公司 Canalys 分析师贾沫 16 日接受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采访时谈到,联想集团副总裁常程主要打理国内手机市场。在国内手机业务方面,因为有着 ZUK 品牌的实战经验,以及全球领先的产品研发团队,常程在带来更有竞争力的产品同时,更需要梳理联想在市场的短期战略,以及对渠道伙伴的重建;就全球手机市场来讲,联想需要在 moto 品牌的号召力日渐式微的形势下,调整产品战略,提升其产品在不同价格区间的竞争力,从而争取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PC 方面,(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刘军需要对各个品类更精细的优化,以及持续加强对渠道的掌控来进一步维持优势。

  柳传志与杨元庆“困境,谁才能挽救联想?

  柳传志已多时没有就联想集团的事发声,16 日,当其联合联想集团董事长兼 CEO 杨元庆和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发布这封公开信后,引发广泛关注。事件之外,柳传志再次“出山”的举动成为另一个被热议的话题,外界关于“杨元庆是合格的联想 CEO 吗”的议论又起。

  回溯杨元庆成为联想集团 CEO 的起点,离不开联想发展史上分拆及并购 IBM 的 PC 业务的两件大事。联想集团分拆的原因是杨元庆团队与郭为团队的冲突,分拆从 2000 年开始筹划,那年柳传志卸任联想集团 CEO,保留董事局主席职务,次年,联想分拆成功,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分别成立,杨元庆成为集团总裁兼 CEO。

  2005 年,杨元庆主导联想集团完成对 IBM 的 PC 业务并购,被外界普遍视为联想发展的高峰,也是在这一年,杨元庆正式接替柳传志担任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

  然而,仅 4 年后,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柳传志回归担任公司董事局主席,杨元庆则退回到了 CEO 的位置。

  事实上,这一幕早在 2005 年杨元庆“上位”就已经埋下了伏笔:当年,原戴尔公司高级副总裁威廉·J·阿梅里奥接任联想 CEO,杨元庆试图建立“一套班子、一套人马”,由阿梅里奥负责渠道、营销,刘军负责供应链,贺志强负责研发。然而,这一体系随着刘军 2006 年离职,以及阿梅里奥与杨元庆的战略分歧而破裂,2008 财年是杨元庆治下联想集团史上首次亏损年,这直接导致了柳传志的“出山”。

  柳传志站出来明确战略,发展消费电脑,并帮杨元庆建立班子。2011 年,联想集团扭亏为盈开始恢复元气后,柳传志再次卸任,辞去了联想集团所有行政职务,包括联想集团非执行董事职务、战略委员会和企业管制委员会主席及成员职务。杨元庆再次“接班”,并从职业经理人变为联想集团的第一大自然人股东,实现了柳传志计划的领导者“主人化”。

  这次权力变动之后,联想集团每每遭遇业绩波动或其他危机时,外界不时就会有声音敲杨元庆一榔头,再坐观“柳传志是否又将出山”?围观归围观,但近年来麻烦不断的联想集团,未来的路怎么走是一个更值得的理性思考的问题。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