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5-22 09:13 [收藏] « »

  华强北有商户称,曾有同行在高位时囤了 8000 台阿瓦隆 741,至今每台要亏上 1 万元——阿瓦隆 741 已经停产,目前只有二手机,行情是 1600 元左右——不足顶峰时期的十分之一。

  矿机显然是一个暴利行业。

  嘉楠耘智主要产品为挖比特币的阿瓦隆矿机,后者交付量在全球比特币矿机中排第二。日前这家公司在港交所递交的招股书,外界得以窥探矿机的生意经。

  短短三年,嘉楠耘智营收从 2015 年的 4769.9 万元飙升至 2017 年的 13.08 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 423.7%;毛利率也由 29.1% 增长至 46.2%。

  市场占有率第二

  嘉楠耘智对自己的定位是芯片设计公司,创始人张楠赓发明了第一批内置 ASIC 芯片技术的加密货币挖矿机。

  算力更高的 ASIC 矿机逐步取代电脑和显卡矿机,成为矿工挖矿的主流选择。但嘉楠耘智的市场份额要远远小于比特大陆。其招股书显示,2017 年嘉楠耘智交付了 29.45 万矿机,按交付量计的市场份额为 20.9%,排全球第二名;第一名蚂蚁矿机交付量为 94.01 万台,市场份额为 66.6%。

  在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矿机集散地华强北的赛格数码广场,几乎所有的矿机销售柜台都会销售蚂蚁矿机,阿瓦隆矿机相对要少。

  一位零售商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蚂蚁矿机运行起来更为稳定,售后服务也很好,矿机售后半年以内出现问题可以要求厂家换台新的。这对于档口而言,销售蚂蚁矿机会少很多麻烦;另外,蚂蚁矿机声名在外,买家要远远超过其他品牌矿机,阿瓦隆 741 系列矿机曾经火过一阵,后来就没了市场。

  矿机刚在市场流行就开始销售阿瓦隆的一位商家称,蚂蚁矿机推陈出新的速度很快,价格相对阿瓦隆便宜,阿瓦隆矿机出新很慢。

  成本不足 3000 元

  矿机在市场流通时投资属性明显。币价走高意味着挖矿收益率的变高,矿机价格随之水涨船高,反之亦然。

  比特币币价处于高位也是阿瓦隆矿机最火的时候。顶峰时期阿瓦隆 741 曾被炒到两三万元一台。2017 年 12 月 17 日,比特币币价达到 19666 美元,直逼 20000 美元大关。对于矿工来说,高价购回的矿机一个月左右即能回本,是以一机难求。

  在华强北,矿机卖家经历着长达 3 个月的“矿难”,比特币币价 2 月起开始下跌,至 5 月 20 日仅为 8000 美元左右。第三方网站数据显示,5 月 19 日阿瓦隆 841 单日收益为 3.11 美元,这款矿机现在的行情为 6600 元左右——如果能保证每天 3.11 美元的收益,矿工将在 200 天以后回本。

  在华强北,矿机卖家会把矿机收益率网站展示给前来购置矿机的客户。但比特币币价波动剧烈,没有人能预测第二天的收益率,折现也变得困难,币价的走低也意味着矿机价格的跳水,倒卖矿机更像是一场赌博。

  华强北有商户称,曾有同行在高位时囤了 8000 台阿瓦隆 741,至今每台要亏上 1 万元——阿瓦隆 741 已经停产,目前只有二手机,行情是 1600 元左右——不足顶峰时期的十分之一。

  尽管顶峰时期被炒到两三万元,但嘉楠耘智招股书显示,阿瓦隆矿机出厂价在 3122 元到 4402 元之间,单位成本也仅在 2354 元到 2600 元之间。

  巨额的预付金

  在华强北商户口中,阿瓦隆矿机是唯一一家“上市”的矿机生产商,这似乎形成了一种背书效应。

  在华强北,热门矿机期货买家也要多于现货买家。嘉楠耘智招股书显示,客户垫款占比达到 30%~50%,“一般要求有意列入通常最高三个月等候名单的买家预付购买价的 30% 至 50%,而余额在付运产品前结清。订货时间决定等候名单内的优先次序。”

  但另一方面,矿机厂商在供应商面前是弱势的。嘉楠耘智招股书显示,台积电是嘉楠耘智唯一的代工合作伙伴,2015 年到 2017 年三年,台积电订单占公司采购额比例分别为 75.7%、66.2% 和 63.5%。

  这显然无法与传统手机芯片厂商的订单相比较。嘉楠耘智在招股书中称,并无台积电产能保证,公司与台积电未签订长期合同,而是以采购单形式获取供应品,并预付采购金额。

  集邦咨询分析师林建宏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台积电与很多客户采取预付订单的方式来加工芯片,即客户预缴费用预订产能,最终以实际生产来扣除这笔费用,目的仅希望客户不转单,并无法保证产能。

  2015 年到 2017 年,嘉楠耘智支付给台积电的预付款分别为 2840 万元人民币、3660 万元人民币和 6.06 亿元人民币。

  尽管利润丰厚,支付给供应商的大额预付款使得嘉楠耘智产生了巨额现金流流出,嘉楠耘智经营活动现金流在 2017 年以前一直为负。

  2015 年到 2017 年,嘉楠耘智经营活动所得现金分别为-1882.1 万元、-6899.4 万元和 822.20 万元,与 151.1 万元、5254.4 万元和 3.61 亿元的净利润相去甚远。

  进军 AI 芯片

  嘉楠耘智并未披露 IPO 具体数额。按照港交所公告,嘉楠耘智 IPO 净额拟投向四个项目,分别为研发人工智能算法及应用的 ASIC 芯片;区块链算法及应用的 ASIC 芯片;通过进行海外策略投资并在全球建立新办事处、扩大在全球的人工智能及区块链业务;优化供应链、偿还重组而产生的债务。

  可以看出,AI 芯片是嘉楠耘智布局的重点。

  无独有偶,矿机厂商龙头公司比特大陆同样把 AI 芯片作为未来发力的重点。2017 年年末,以低调和闷声发财著称的比特大陆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了其 AI 芯片产品。

  嘉楠耘智招股书显示,研发人员占比和研发投入显示这的确是一家技术驱动的科技公司。

  但矿机厂商在芯片上的优势能否延续到 AI 芯片上?深圳一家 AI 公司芯片业务负责人曾对第一财经表示,挖矿需要大量重复的逻辑运算,挖矿芯片重复大量简单的逻辑运算单元即可,设计比较单一。而 AI 芯片不仅需要海量运算,也需要高度的灵活性、高效的数据交互效率,去迎合快速多变的深度学习算法的演进,不断适应业内神经网络的奇思妙想,这和挖矿芯片的专一的设计目的有较大差距。

 
来自: 第一财经日报
找优秀程序员,就在博客园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嘉楠耘智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