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6-12 08:26 [收藏] « »

  距离上次因为融资不畅而网站濒临关闭过去 4 个月后,二次元弹幕网站 Acfun(以下简称为“A站”)传来了卖身的消息,接盘者不是大股东奥飞创始人蔡东青,也不是绯闻对象阿里云锋和今日头条,而是短视频平台快手。

  日前,A站 CEO 刘炎焱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收购消息属实,并将继续留在A站任职。快手方面也回应已完成对A站的整体收购。随后,时代周报记者也从快手和A站的官方人士处确认了这一消息,不过对方拒绝再透露关于此次交易的更多细节。

  快手的全盘收购意味着,A站原有的机构股东退场,僵持已久的股权纷争终于暂告一段落。

  6 月 5 日,A站原第二大股东中文在线发布公告透露,公司以合计 1.4 亿元的价格将所持有的全部A站权益出售给快手,双方以转让款的方式交易。按照中文在线 13.51% 的持股占比计算,A站整体估值为 10.36 亿元。

  相比于上一轮融资,2016 年 11 月,中文在线以 2.5 亿元认购A站 13.51% 的股权,彼时A站的整体估值约为 18.5 亿元,此次估值缩水 44%。最终,快手接手A站还是让业界颇感意外。

  “今日头条本来打算以现金+期权的形式来谈收购A站,结果没谈拢,应该是快手出了一个更好的价格,而且是以现金的形式,这是A站和奥飞最需要的。”A站相关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解决了股权内斗的问题,不过A站已经错过太多了。”

  多方博弈

  此前,围绕着A站未来的命运归宿,焦点都落在了奥飞系、阿里系和头条系上,故事的发展也是一波三折。

  本次交易之前,奥飞娱乐董事长蔡东青是A站最大股东,个人持股 54.77%;中文在线作为第二股东,持股 13.51%;其次,阿里持股 13.23%,阿里的股东软银中国持股 12.98%。

  去年 12 月,A站出现资金链危机。从近日中文在线发布的公告中可以找到原因:2016 年底,中文在线承诺现金出资 2.5 亿元,不过至截目前,中文在线只给A站支付投资预付款人民币 1.385 亿元,因为A站业绩没有达到“先决条件”。由于当时资金没有到位,A站陷入资金荒。

  此时,阿里被传出有意增资实现控盘,原计划增发 2.5 亿新股,估值 10.3 亿人民币,投后云锋+阿里持股 31%,公司控制人蔡东青预计出让 28% 的股权,老股东中文在线投后占比 16%。

  不过融资未能如期进行。据上述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在 2 月份A站关停风波之时,公司的股权纷争内幕被大量披露出来,阿里调整了原来的融资方案。

  根据文娱类媒体《三声》和科技创投媒体《36 氪》的报道,当时阿里提出只愿意以 5 亿元以下的估值来收购蔡东青持有的股份,最新要求的股权份额达到 70%。这一方案相比于中文在线入股时 18.5 亿元人民币的估值,缩水了超过 70%,未得到奥飞系的同意。

  早几个月前,奥飞系的内部人士也向时代周报记者侧面证实,“奥飞想退出A站,但因为价格没有达到预期,一直没有谈拢”。

  “奥飞不肯卖是因为估值较低会影响上市公司的股价。根据二级市场给我的反馈,虽然奥飞当时入股A站比较便宜,但是由于上一轮估值达到 18.5 亿元人民币,如果这次估值较低会影响到财报的表现。”上述知情人士说道。

  不过,此前时代周报记者向奥飞娱乐相关人士求证,对方表示,入股A站是董事长蔡东青的个人投资行为,跟上市公司奥飞娱乐没有直接的关系。

  得不到绝对的控股权,阿里选择了放弃,这也直接影响到其余跟投机构的投资意愿。此时,今日头条闻声赶来跟A站洽谈收购,同时还有快手、天图资本等其他 6 家企业和投资机构。

  阻击今日头条

  “听说今日头条要买A站,所以快手才会上,如果头条当时不动手,我估计其他人也不会动。”上述A站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各家(竞争对手)都知道头条介入了,不得不过来看一下,确保A站不会落到头条的手里。”

  今年以来,今日头条加码了对二次元的布局。2 月份,今日头条下属的闪星网络全资控股了二次元社交平台“半次元”。而此前在动漫领域,头条在 2015 年投资了“花熊”数百万天使轮,2017 年 1 月参投了快看漫画C轮 2.5 亿元人民币的融资。

  今日头条一旦收购A站成功,意味着向长视频领域迈进一步,视频生态和产品矩阵更加丰富。这对于它的竞争对手快手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主要还是竞争意识。如果头条买了A站,快手肯定还会损失更多的。因为头条培育的抖音慢慢起来了,再让这些资产一个个被头条买走,快手在竞争中会处于弱势。”上述知情人士说道。

  回顾抖音跟快手的明争暗斗,Talkingdata 发布的《2017 年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7 年快手以 4 倍优势大幅领先于排名第二位的抖音,全面领跑短视频领域。

  然而今年以来,抖音发力越来越猛。根据 QuestMobile 的数据,抖音在 2 月春节期间增长了近 3000 万日活,快手则为 1000 多万。从 4 月开始,抖音逐渐追平快手,在日活量和日均使用时长上,双方展开拉锯战。

  头条的介入,让快手不得不拼尽全力抢到A站。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在今年 2 月份A站因为拖欠员工 3 个月工资,以及资金链断裂无力缴纳网络服务费的“至暗时刻”,是快手伸出了援手,提供了一笔千万元级别的“过桥贷款”,那是A站的救命钱。A站也为此赢得了喘息的时间。

  “当时,头条去谈判的时候,是采用现金加上期权的模式。快手这边开的价比较好,而且是现金。对于蔡东青来说,主要是价高者得,其他的高层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决策权。”上述知情人士说道,那笔过桥贷款还是起到了比较关键的作用,最后快手拿下了A站。

  关于头条是否参与了A站的融资谈判,此前 4 月份,时代周报记者向今日头条官方人士求证,对方表示“并不知情”。

  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资料显示,今年A站以及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北京赛瑞思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有两笔股权出质记录。2 月 27 日,赛瑞思动出质了旗下全资子公司游艺星际(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2560 股股权给快手;3 月 6 日,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A站的运营主体公司)出质了赛瑞思动 2019 股股权给快手。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网发现,游艺星际(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拥有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许可证。这意味着,快手可能通过此次收购也间接拥有了《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装进快手曲线上市?

  对于此次收购,快手方面表示,未来A站将保持独立品牌、维持独立运营、保持原有团队、独立发展,而快手也会在资金、资源、技术等给予A站大力支持。

  此前 3 月份,界面报道从知情人士处获悉,随着香港“同股不同权架构”的落实,快手赴港上市也有望在今年完成。目前,快手的估值已达 180 亿美金。

  不过对于上市的传闻,时代周报记者再次跟快手方面求证,对方表示,“一切参照以往的官方回应”。也就是,“目前没有上市相关信息发布”。

  有业内人士分析,此番快手全盘收购A站,可以扩大体量提高估值,不排除是为了上市做准备。

  如果上市的消息属实,这也意味着A站将会被装进快手的口袋里曲线上市,跟孪生兄弟哔哩哔哩(简称“B站”)虽然命运不同,但也算殊途同归。快手能不能把A站救活,以及双方的整合效果如何,是业内比较关心的问题。

  不过,这 11 年来错失太多机会的A站,与B站已经形成了“鸿沟”般的差距。今年 3 月份,B站正式登陆资本市场,逐渐摸索出二次元的商业模式,目前股价一路狂飙,市值突破 50 亿美元。而A站目前估值只有人民币 10 亿元左右。

  根据极光大数据,上市之前半年内,B站应用端的月均 DAU 数值始终维持在 1500 万以上。今年 2 月份,B站应用端的月均 DAU 数值出现明显增长,达到 2198 万。

  用户数量严重流失,是A站的现状。相关资料显示,2017 年 11 月A站日活用户只有 160 万,相比巅峰时期断崖式下跌 87%。据中文在线的公告披露数据显示,A站 2016 年前 9 个月营收约为 71 万元,净亏损达 1.46 亿元,净亏损进一步扩大。截至目前,A站的亏损情况并未得知。

  不过,要唤醒A站,不光要解决历史遗留问题,还要解决A站的内容版权问题。根据B站的招股书,2017 年B站向版权所有者或内容分发者支付的费用成本为 2.61 亿元。这对于A站来说,无疑是一笔沉重的负担。

  “A站可以补足快手在长视频平台的短板,相对于头条已经有西瓜视频和抖音,快手还是希望扩大它的生态。不过,对于A站的投入力度到底有多大,就要看快手的决心了。”上述A站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大家会说便宜了快手,但事实上A站也算走到了穷途末路。”奥飞系内部人士表示,A站并不是没有商业价值,而是此前资本缺乏与创业团队合作和磨合,导致内部管理失衡,内耗严重,才逐渐没落。快手和A站的管理模式差别比较大,需要磨合期。

 
来自: 时代周报
找优秀程序员,就在博客园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ACFUN 快手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