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1-12-29 12:00 原文链接 [收藏] « »

  麦克尼利是Sun的四位创始人之一,2000年以前他一直担任该公司的CEO2011年,麦克尼利带着自己新建的初创企业WayIn重登技术舞台,后者是一个用户可以就特定话题分享情感的社交网络。本文中麦克尼利将会谈一下自从他创建了Sun之后的29年间,初创企业的情况发生了哪些改变,以及作为一位在IT行当久经风雨的老手,其创办社交媒体的方式也已随之改变。

  明年的大趋势相当明显。大数——在收集到的数据总量方面我们的速度只会越来越快。因此重复数据删除技术将会日益重要。数据仓库、数据分析,像 Greenplum 和 EMC 正在做的此类事情会变得非常庞大。

  开源的队伍中必须有人站出来领导大家,因为这个群体实在是太大了,没有一位企业级的精神领袖是不行的。现在,Sun 没了,而对于拉里(Larry Ellison,甲骨文总裁)来说,呵,共享就不是他的中间名,所以得有人站出来。

  所以以下就是我因为即将会发生改变的最有趣的地方—我们有 5G,WiMAX 无所不在,还有 HTML5,现在你不再需要应用(app)了。回到云上面去吧,iPad 上面那满满 7 个屏幕的应用不需要了。现在我手上又多了一台个人电脑了。这就像是钟摆一样,一时摆左,一时摆右。

  我总是为我那台老迈的 Sun Ray 日渐憔悴。我痛恨我的 Mac。我厌恶我的手机。我们家在管理这些东西上面花的时间令人吃惊。我们升级这些客户端的花销简直是恐怖!可我办公室那台 Sun Ray 一放就是 7 年。这是世界上最好的计算——绝对的无状态、无数据,还有超薄。这个现在仍旧是正确的解决之道,总有一天我们会实现的。

  好消息是,这个行业有点类似时尚业,不过坏消息也是如此。苹果的技术并不伟大,但很时尚。乔布斯知道自己更像卡尔文·克莱恩(Calvin Klein,美国的时尚设计师),而非安迪·贝西多斯海(Andy Bechtolsheim,Sun 的创始人之一)。

  我来自企业那一头,在那里,只要你的产品有真正的价值你就能卖得动它。而消费端就不一样了,那就好比是 40 大单曲。你得引起轰动。一炮走红的难度比让一项增值企业产品生效的更大一些。现在来看,在消费者层面取得成功的好处是比企业端要大。企业端要花很长的时间来建设,但是它的成果更持久。

  在 WayIn,我们试图在这两者之间进行一个很好的平衡——某种既令个体消费者精神上瘾,同时对于企业消费者来说仍具备清晰价值的东西。我们还试图给市场一记革命性的重拳,不仅仅是渐进式的那种。

  我认为 WayIn 是少数几个具备了社交、移动、云、大数性质,存在清晰的企业价值的事物之一。我们能够为公司提供真正的洞察分析,因为我们这里谈的不是去推断消费者的情感。我们直接问用户问题。整个社交/移动的东西都没有真正解决对话的问题,而我们则正在建立这个反馈闭环。

  我们正在尝试着我过去在 Sun 未竟的一切事情。我们非常的精炼高效,25个人,许多非核心的职能都是外包的,所以很灵活。我认为我们在云计算、大数、HTML5、Hadoop、智能手机等方面都是跟得上潮流的。在组织架构上,我们是运作在 Amazon 上面的,所以我们不需要大量资金就能够快速进入市场。我是主席,不是 CEO,就是那种类似于爷爷而非老爹的角色,不用干洗尿布的活。所以说我这一点比较聪明。不过我不聪明的地方在于我是用自己的钱投入这家公司,而不是别人的钱。

  这还是很疯狂。我仍然非常的紧张。我半夜醒来还会想着生意上的事情,不过这样子是有乐趣的。我的意思是说,这正是你还能玩这场游戏的原因。如果你不紧张,不担心,为什么还来玩呢?你得到赛场上去做点什么。这么做并非没有风险,不过感觉一定会很好。

  你知道我最喜欢的是什么吗?8年前我离开 Sun 是因为我的儿子,一个 2 岁、一个 4 岁、一个 6 岁、一个 8 岁,我想跟他们在一起。现在他们分别都有 10 岁、12岁、14岁、16岁了。韦恩·格雷茨基(Wayne Gretzky,被认为是冰球史上最伟大的运动员)的孩子从来没真正见过他打冰球。我的孩子们则可以看到我在做什么。他们都在用我们的应用,还提出了了非常棒的建议。他们放学回家后就会问,“WayIn 怎么样了,老爸?”他们真的想知道。

  这件事不一定就能成功,但是他们也许能够从失败中学会更多。看着一件东西如何诞生,怎样快速地成长,总要比看着 Oracle 变形要来得有趣得多。

  Via:Gigaom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