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2-08-05 14:08 原文链接 [收藏] « »

  看完 Google Glass 的概念视频,你可能会大呼过瘾,也可能会不寒而栗。这个视频做得很炫,灵异的音乐加快速切换的镜头,俨然一副科幻大片的阵势。带上视频里面的隐形眼镜,你可以用自我意识下达指令,体验虚拟试衣,坐在原地点餐买单,还可以把生活中的一些无聊的,或稀松平常的活儿,比如说切黄瓜,煎鸡蛋,都转化成一个个积分游戏。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款眼镜确实让我们的生活更便捷,也似乎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有趣了。

  但是,当两个同样带着 Google Glass 的男女主角相遇时,上面的便捷和有趣也显露出了阴暗面——因为,除了切黄瓜可以变成游戏以外,约会妹子也可以变成真人游戏。而且,这款眼镜甚至把不同的妹子划分成了不同的难度等级,比如说,视频里面漂亮的女主角,就被归为 Difficult(难搞)那个级别。

  而假如我们回放男女主角见面的全过程,我们也会发现,他们两人之间的互动,也是两款眼镜之间的博弈:

  先是女主角用眼镜在男主角的眼皮底下发了条微博状态:另一个糟糕的约会,轻慢的态度溢于言表;后是男主角用眼镜实时地调出女主角的档案,在第一次见面就把对方的家底抄个遍,并不时地投其所好;然后最荒诞的是,这款眼镜还会时时告诉你下一步该怎么办:女主角称自己是素食主义者,眼镜就会告诉男主角要换个地方吃饭,告诉男主角先喝点酒缓和气氛;男主角跟女主角谈到她不喜欢的尴尬问题时,眼镜就会告诉男主角要微笑,并转移话题。

  上面的这场博弈让我想到几个问题:

  1. 在一次人与人的互动中,眼镜无数次地介入了这种互动,甚至割裂了互动本身的连贯性。我在想,这种介入会不会破坏双方体验的沉浸感,压抑了人的本心,让他们觉得不自在呢?这种感觉就像是你在看一部有趣的电影,但恼人的手机短信却无数次想起…

  2. 自然互动的那种偶然性和不可知性被剥夺了。眼镜会第一时间为你传达对方的消息,实时地计算出“最佳方案”并发号施令。而男主角满脑子想的也是尽快摸清猎物的特性和喜好,让其尽快上钩。可以说,男主角已经将这次约会视为了游戏,而眼镜则进一步助纣为虐——因为什么都可以运筹帷幄,男主角与女主角的互动就会走向两个极端:一方面,男主角获取信息,了解女主角的时间成本会大大降低,这使得两人的互动过早地失去了神秘感和随之而来的兴奋感。所以,男主角才要借助一次次的约会游戏,来挖掘新的兴奋点。另一方面,男主角通过眼镜对女主角的了解,总的来说是停留在一些事实,数据类的信息,而非对女主角性格,人品,价值观的深层次挖掘。这种浅薄的了解,有限的投入也带来不了更深层次的快感,于是,他又不得不借助游戏…似乎,一个恶性循环形成了。这种游戏人生的意识,似乎在他的一次次实践中,被一次次强化了。

  3. 人控制了机器,但机器也控制了人…尽管人可以向眼镜下达指令,但我们注意到了,不管是男主角还是女主角,眼里偶尔都会透射出一种让人发颤的,冷冷的光,就好像双方都被某种神秘力量控制了在前进。这股力量就是眼镜,眼镜会时时提供最佳方案,那人脑本身的功能会不会被弱化呢?我们会不会变得更蠢呢?

  而这种机器对人脑的控制,在最后一个场景被赤裸裸地展现出来了:当女主角被邀请到男主角家时,她透过眼镜识破了男主角的约会游戏,正欲愤然离场之时,男主角只抛出了一句等等,女主角便乖乖停在了原地——她被控制了。我们可以说,是男主角的眼镜控制了她,也可以说,是男主角的眼镜控制了女主角的眼镜,进而通过她的眼镜控制了她的大脑。不管是哪种说法,都是眼镜控制了人脑。而在视频最后,男主角抛出了一句:“让我们再来一次。”整个故事便戛然而止。游戏要重新开始了,但要怎么才能重新开始呢?是要将女主角的记忆抹去呢,还是通过眼镜暂时隔绝,或者 disable 她大脑某个区域的记忆呢?视频里面没有说,但不管是通过哪种方式,都说明了一点——机器对人脑控制的程度,已经超过了我们的想象。

  科技界的灵魂人物凯文凯利花了 7 年时间思考《科技想要什么》,而诸如此类的疑惑在几个世纪也一直有人抛出。在书中,凯文凯利驳斥了“技术是人脑的产物”这一简单逻辑,并指出:

技术元素和大自然一样,在人类世界发挥巨大影响,我们应该像对待自然那样对待技术元素。我们不能要求科技服从我们,就像不能要求生命服从我们。有时我们应该臣服于它的指引,乐于感受它的多姿多彩;有时我们应该努力改造它的本来面目,以迎合自己的需求。我们不必执行技术元素的所有要求,但是我们能够学会利用这股力量,而不是与之对抗。…对我而言,科技更高层次的目标是让我们通过它的眼睛认识世界。意识到它的需求,大大减少了我在决定如何与科技交往时的困扰。

  凯文凯利指出,通过了解科技发展的趋势,了解科技想要什么,我们可以趋利避害,使科技产生的福利最大、代价最小。而上面的这个视频,恰恰说明了这种理念实践起来的难点:我们希望让科技有选择性地为我们服务,在我们需要它的时候可以启动,在我们不需要它的时候关闭,但人类认识的局限,往往会导致我们对科技的驾驭失控:切黄瓜可以变成游戏,约会也可以成为一种游戏;女主角控制了眼镜,眼镜也控制了女主角;男主角通过眼镜玩游戏寻找快感,而这种游戏本身也可以让他的欲望一次次被吊起,让他成瘾,让他最终被奴役。再往近一点的地方说,微博上面也有很多好的资讯,好的观点,但就是有人钟情于低级趣味,恶俗内容,而且这类人群也不在少数。所以,真正的问题和难点在于人类对自己的认识,在于人类理性和自觉度的提升,在于人类对自我需求和自我欲望的把控。而这个实际非常困难,有多少人可以信心满满地说,我做到了?抛开人类对自己的驾驭谈人类对科技的驾驭,我认为意义不大。

  注:这个视频并非 Google 官方发布的视频,而是国外的一个神秘团队自己制作,自己发布的。可以说,这是团队对 Google Glass 的一个恶搞,开始的时候大秀科技进步的光鲜镜头,然后搬上了这个反差巨大的故事,除了戏谑,也表达了一种恐慌。

  图片来自电影《暗夜骑士》

 
来自: 36氪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Google Glass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