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3-03-06 14:18 原文链接 [收藏] « »

  一个月前,为了准备 Fast Company 一个专题,我采访了 Groupon 的 CEO Andrew Mason,请他谈谈 Groupon 的未来。他在过程中表现出了犹疑、防备、疲倦、好斗以及天真,这一切预示着他上周离职的下场。

  Andrew Mason 在上周四离职。事态发展到这一步并不令人惊讶,因为在前一天下午公布的 Groupon 季度收益报告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尽管营收有所增加,但谁也没料到公司的亏损会如此之多,对下一季度的展望也大大低于分析师的预期。正如 Mason 在写给员工的离职信中所坦言的:“如果你还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 那是因为你不怎么关注公司的境况。(意即事情很明显。)”

  “公司上市时的指标引起争议,两个季度没能达到预期,股价也在上市价格的四分之一处徘徊,过去一年半的种种已经充分说明了问题。作为 CEO,我负有责任。”Mason 说。

  四周前,我已经预见了如今的结果。我想 Mason 肯定也心中有数。

  2 月 1 号,我和 Mason 在 Palo Alto 碰面,一起吃早餐,聊报道的事情。我们所在的 Madera 餐厅归斯坦福大学所有。它位于 Sand Hill 路,风投公司 KPCB 也座落于此。早上七点半,这家餐厅还十分冷清,偌大的餐厅中只零星坐着几位身着正装的男士,在翻看报纸或摆弄手机。

  Mason 没有穿正装,他穿灰色 T 恤,套棕色羊毛衫,配上牛仔裤,那模样就像是刚从床上爬起来。(Mason 曾经为了让自己能在床上多赖一会儿而尝试过穿着外套睡觉,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这并不是个好主意。)

  Mason 看起来既警惕又疲惫,这种状态就好比是你被一头熊追赶,但一转身却发现它不见了,这时候你会感到精疲力竭,但同时你还会紧张兮兮,担心熊随时再向你扑来。

  这不难理解,过去一年,Mason 几乎就被来自市场和媒体的压力给活活吞掉了。尽管去年也有一些亮点出现——它们就像是满布的杂草丛中的零星雏菊——老虎基金收购 Groupon 9.9% 股份就是一个难得的好消息,去年的大多数时间里,那只熊仍在那里,潜伏着,只等 Groupon 和 Mason 一露出破绽就扑将上来。

  再过四周他就要发布第四季度收益报告了,情况并不乐观。去年 11 月,Groupon 的董事会就曾讨论过 CEO Mason 的去留问题。据称 Groupon 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 Eric Lefkovsky 在会上力挺 Mason,但会议火药味很浓,Lefkovsky 是否顶住了其他董事的压力继续支持 Mason,我们不得而知。

  我问 Mason 他多久和 Lefkovksy 交谈一次。“经常。”他说。具体多久一次呢?他轻哼一声,“无可奉告”。当我联系 Lefkovsky 时,他的发言人告诉我 Lefkovsky 已经决定在今年夏季紧密跟进 Groupon 的事务,并让我联系 Groupon 的通信主管 Paul Taaffe 来回答我的问题。可见双方都没有要谈论彼此的意向。

  Mason 很有防御性,即便是聊一些无伤大雅的话题,他也十分警惕,仿佛在他眼里我的每一个问题都是设了陷阱的。我的这次报道主要着眼于 Groupon 最新的 R&D 项目以及他们正在开发的的一些有趣的技术,但当我问及 Groupon 是否正成为一家科技公司时,他显得很抗拒,仿佛我的问题像是某种指责。“什么样的公司叫科技公司?”他说,“我们公司的确没有哪个部门是在研究太空升降舱的。”我解释道我所指的科技公司更多是商业概念上的:看一家公司的价值是不是主要由与科技相关的知识产权组合决定的,并没有含沙射影的意思。

  他语气缓和了些:“我认为,在公司的第一阶段,我们的邮件清单系统被过度夸赞了。我们的邮件系统并不智能,每天发送一次邮件,由销售人员来促使最后的交易得以实现... 当然,知识产权是我们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我想正是这点使我们成为一家科技公司。别人也许会问,我们是一家营销公司吗?对的。是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吗?也没错。是一家科技公司吗?同样也是。”

  Mason 认为在当时要定义 Groupon 并不容易。Groupon Goods 是该公司营收增长最快却同时也是利润最低的业务之一。Groupon 之后收购一批有趣的新兴的技术公司,当中许多都前景光明,但由于都过于早期,并未给公司带来实际的收益。前年,Groupon 的国际业务发展的风生水起,之后却遭遇了欧洲宏观经济疲软、整合上的问题,在北美出现的种种问题也在国际市场上重现了。

  Andrew Mason 让人印象深刻的一点是,他并不会受到其他创业者的威胁。这一点看似无关紧要,但要知道,企业家是一个十分脆弱的“物种”,一不小心就会伤到自尊。Mason 最坚定的拥护者都是那些被 Groupon 收购的公司的创业者。COO Kal Raman 称 Mason 是他所结识的最好的倾听者之一。(华尔街或许对此会有异议,但我打赌 Raman 并没说错,Mason 只会倾听他愿意倾听的人。)

  产品管理副总裁 Jeff Holden 和 Mason 曾邀请 Mason 到他家中呆过两天。Holden 说他们两人的交谈十分有默契,仿佛两人对于世界的认知如出一辙。Groupon 的餐厅销售点系统 Breadcrumb 的创始人 Seth Harris 是一个为餐厅而生的男人,但他却被说服加入了 Groupon——他喜欢 Mason 用更好的基础建设和工具来本地商家的愿景。正如 Mason 所说的:“不管你怎么看我,我有一支非常优秀的团队。

  在 Mason 看来,许多上市公司的 CEO 并不懂这一点。

  他除了要向高管团队介绍 Groupon 究竟是什么之外,这个世界也在等着他给 Groupon 下一个准确的定义。但是,沟通,至少在这方面的沟通,就不是 Mason 的强项了。

  无论 Mason 在公司内部能形成多大的凝聚力,对外时他就显得很勉强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 Mason 面对聚光灯时会感到不自在。他带些自嘲地说:“有关于我在公众场合局促不安的故事,但却不能反映我日常的真实状态。我有些怪,但却也是严肃十足的人。”

  但在这一点上,Mason 从没能说服华尔街。他本人似乎也因为处理公众问题的糟糕经历而感到幻想破灭。“真正让我感到沮丧的是,当一家公司上市以后,其着眼点就从原来的如何生产出好的产品以改变世界,变成了怎么挣更多的钱。”

  “所有关于 Facebook 的新搜索工具(指 Graph Search)的报道中,只有很少一部分是在讲述其功能,其他大把大把的报道说的都是市场对此的反应。但谁他妈在乎这些?”

  “如果你见证了我们自上市以来的种种问题,你一定也觉得我们就像是在温布尔登参加网球比赛,但却总是双发失误,甚至没法开始真正的比赛。”他认为华尔街是冷酷无情的。“Groupon 成立不过只有 4 年,员工就达到了近 1 万 1 千名,遍布 48 个国家,当中还有很多是在收购后加入进来的,整合起来总免不了会吃力。”

  Mason 之所以下台,部分是由于他的理想主义作祟。他觉得市场并不理解他想要实现的事情,对他的好意也不领情,他感觉市场背叛了他。这其中固然有傲慢的成分——认为市场应该按照个人的意愿去运作而非遵循一贯的市场规律。华尔街并不会像关注 Groupon 的净利润一样去关注其产品的质量和效率,这让 Mason 感到很受伤。

  这种天真的想法一直伴随着 Mason。2012 年,Groupon 不得不重新向 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新的 IPO 文件,删除里面有关使用 ACSOI 标准计算的数据,这些数据此前曾引起不小的争议。在 2011 年 6 月提交的 S-1 文件中,Groupon 采用的是 ACSOI 会计审计标准,即调整后的总部门运营利润 (Adjusted Consolidated Segment Operating Income)。业内人士指出,使用该计算标准时,审计数字中并不会包括很多重要的成本,如为吸引新客户而支出的市场营销费用。

  公平地说,ACSOI 对 Groupon 内部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对公司制定长线的市场投入计划很有帮助。在 Groupon 看来,营销预算是不确定的,他们需要知道,在不把营销考虑进来时,公司的利润点在哪里。

  但 SEC 想要的不是这个。Groupon 公然藐视 SEC 提出的要求的行为也极为罕见。“当我们回顾过去,我们会发现明显的荒谬之处。但在那个时候,我们仿佛置身于一个别样的世界中。我们是科技世界的弄潮儿,一切事物都按照我们的所思所想运作着。所以,我们想把 ACSOI 指标放进去,因为我们相信它是有用的。但人们却认为我们这样做别有用心。”Mason 说。

  Mason 承认,他的团队太过天真。“我们并没有真正意识到上市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问 Mason 是否后悔上市,如果没有市场压力的话,他是否能做的更好。他被激怒了:“你问我这个问题,要么就是你觉得我很愚蠢,要么就是你想看看我会不会对你撒谎。”

  让我们像大多数记者那样直面这一情景。我对于人们会不会像我撒谎很感兴趣。但我问的的确是一个真诚的问题,我真心想知道如果 Groupon 没有上市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子。我觉得 Mason 也同样好奇。

  但 Mason 没能理解为何市场是这个样子的。市场是无情的,但它并不呆笨。华尔街从不奖励古怪行径。他们认为一家上市公司的 CEO 应当是一位数据驱使、经验丰富、光鲜亮丽、可信、可预测的领导者。而 Mason 经验的欠缺与行为怪癖和却与华尔街格格不入。

  上市公司 CEO 向机构投资者做的 PPT 展示被称作是“dog and pony shows”——华尔街明白当中有些是无关紧要的表面文章,他们也不喜欢看着 CEO 在舞台上装模作样地推销自己的公司。CEO 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好好经营公司难道不是他们的责任吗?

  答案既是肯定,也是否定的。Mason 没有意识到,拿了投资人的钱就应该替人办事,不然你就不该拿这笔钱。如果你是一家上市公司,那么股东最主要当然是关注公司的财务表现了。共同基金买你的股票,因为个人投资者想投资你;机构基金买你的股票,是因为你的公司似乎大有可为;一般的小股民买你的股票,是因为他们觉得你能践行承诺。但如果你的经营方针令股东“出血”,你觉得他们的正常反应会是什么?他们投资的不是你说的理想,他们首先要的是保障。

  因此,如果一家上市公司的 CEO 不做 PPT 展示的话,华尔街就会把这看成是对机构投资人的不尊重。他们会认为 CEO 在试图隐藏些什么。做一场简单的展示,告诉大家公司的发展方向,有那么难吗?

  Groupon 的公关总监对 Mason 的行为感到不安。她提到了今年早些时候 60 Minutes 节目中的一段插曲:Mason 不愿自己被打扮成滑稽的样子上镜头,这让节目的工作人员不爽。“Mason 这个人不够有趣!”她说。

  不过老实说,我很庆幸没有看见那样一个滑稽的 Mason。比起搞怪形象,我更愿看到一个真实的 Mason,看到他的恼怒,疲倦,被人误解的沮丧和挫败。我愿看到 Mason 作为一个完整的人的形象,而非一个娱乐化的角色。我问 Mason,你的妻子是如何评价你的。他说:“她会告诉你,‘我希望 Mason 能多在家呆一会,这样我才能描绘出他。’”听起来只是个玩笑,但却透出淡淡的忧伤。Mason 不喜欢谈论自己,这让他不舒服,即便是自嘲,他也觉得很不自在。

  Mossler 所处的角色以及她和公司之间长期的感情,使得她对 Mason 如今的处境十分同情。和其他我所交谈过的高管一样,她似乎也想要保护 Mason,并非因为这是她的本职工作,而是因为他相信 Mason。

  但市场不相信 Mason。

  Mason 被看做是一个富有热情、聪慧过人、一心想创造卓越产品的人。他聘用那些比自己更有公司运作经验的人,并赢得他们的信任。如果他能接受那些上市公司 CEO 不得不做的事,微笑着去完成一些看似滑稽的举动,那么他或许还有机会成为另一家上市公司的 CEO。

  但我认为这还是太难为他了。再者,这对 Andrew Mason 来说是屈才了。

  VIA: fastcompany.com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