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4-07-16 13:42 原文链接 « »

  7 月 16 日下午消息,当当网 CEO 李国庆在数字出版年会上透露,2013 年数字书销售下载量超过 2000 万册,占到当当网全部书籍销售的十分之一,未来 5 年有望超过纸质书销量,确定当当网在数字阅读市场的领先优势。

  为大举进军数字出版,当当网内部已重组架构,包括扩大电子书与当当阅读部门实力;与更多作者和出版机构结盟,推进上游出版业和互联网融合;适时推出网络原创的开放平台。

  数字阅读蕴含着巨大的市场机会,并大大超过现有的图书出版市场。2013 年中国的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已经超过了 50%,超过了所有媒体的增长。手机出版的收入达到了 580 亿。其中电子图书的增长最快,从 2006 年到 2013 年,电子图书的收入增长年均为 78.16%。

  有机会也有挑战。李国庆认为,网络盗版是当当网也是整个出版行业进入数字领域的最大挑战。在这方面,国内知名的搜索引擎等网络巨头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网络盗版已经摧毁了中国音乐行业,现在也是数字出版的公敌,他呼吁政府要重视网络反盗版,“苍蝇老虎一起打”。(林明)

  以下为李国庆发言部分实录:

  市场机会:碎片化阅读提升社会阅读总量

  早些年我就说过,手机阅读人群多为三保人员,即保安、保姆、保洁(没有贬义)。那么这三年完全变了,各类人群都开始习惯用手机等终端阅读。现在大学生每天泡在手机上要花四个小时。

  但是不要认为手机阅读就是碎片化,包括三保人群,有一次我看见一个保洁,我说你读什么呢?结果吓一跳,她在手机上读韩国史。人家花钱买书觉得贵。

  因为碎片化阅读,因为手机阅读,社会阅读量实际总体在上升而不是下降,持续缩短的是纸质阅读时间,网络阅读时长持续增加;快速阅读旺盛,深度阅读萎缩。

  相比传统阅读,手机阅读提供了更丰富、更多元化的内容。目前手机上流传分享最多的是关于时事评论、历史回顾、低俗(非色情)等。这是现实的需求。美国调查显示,情色读物的人群不是年轻人,而是 40 到 50 岁的男人。

  这代表了一部分人群的阅读需求,但不应该是主流。如果主流出版机构不能积极占领数字阅读这一阵地,那就是主动让位于民间“作者”了,而他们不需要经过出版审核机制就可以自由创作和发表。

  行业机会:出版行业老龄化与网络年轻化。

  网络文学在这些年蔚然成风,有很多类型小说。那么什么是类型小说?比如玄幻小说、悬疑小说,这两个还不一样,但在西方是一大类,到欧美书店里看是一大类,品种很丰富。但在中国纸质出版早前没起来,而网络上年轻人喜欢看。

  纸书出版社为什么忽视这个呢?因为我们出版行业越来越老化,熬到 59 岁才能当主编,编辑主任都 40 多岁了,年轻人热爱的作品得不到重视和出版,大量精英在流失,从出版业流失了,投奔了互联网。原来出版业是吸引精英人才,卖书的都是文化精英。现在不行了。

  出版永远离不开优秀的编辑,优秀的编辑在数字出版的年代是最宝贵的财富。

  创新机会:检索式交互式是数字出版新未来。

  数字出版的未来,是检索式、研究式、互动式的数字出版。

  如果现在编一本书叫《安徽农家菜指南》,网络出版可能把目录编完,这本书就写完了,只需要提供目录。为什么?哪个农家菜都有一个网页,或者有别人在网上介绍他,那个目录完了就可以了。

  这种检索式、研究式对纸书出版有挑战。中国纸书出版的作者或者学者们,特别不习惯于研究式、检索式。天下一大抄,还不说抄谁的,冒充是原创。在西方,没有检索没有注释,如果引用而不说,性质比吸毒还严重,你是说谎了。

  还有攻略型的数字出版,比如“下厨房”这样的 APP。“下厨房”,好像是做菜,但是由于它可检索,如果莴笋买多了,可以提供很多种做法。甚至缺什么东西,他自动生成一个购物清单,这就是出版啊。再有一个 APP 叫“挖图”,讲服装搭配或者明星的服装搭配,点击明星戴的手表,立刻就出现了这是什么品牌,大概在网上什么价格,现在是什么价格。网上还有很多交互式阅读,类似维基百科这样的互动式的集大成者。

  最大挑战:网络盗版是数字出版最大的公敌。

  手机阅读这么好,数字出版这么蓬勃发展,大家赚到钱了吗?没有。

  最大的问题是盗版。现在和未来,盗版都是数字阅读和出版最危险的敌人,而敌人不仅仅是那些形形色色的苍蝇网站,背后更有大老虎。

  某著名搜索引擎,搜索小说,占搜索量 15%。5% 的人是有付费,95% 都是跑去盗版链接了,是不是真的符合避风港原则?

  前两年反盗版联盟,发现搜索引擎链接了一堆垃圾的盗版网站,阅读体验很不好,有编辑过的痕迹,甚至服务器都在搜索引擎的主服务器上,暗中支持,给他广告费。

  网络盗版已经摧毁了中国音乐界。

  8 年前当当网卖 CD 音像销量很高,一年 1 个亿,图书只有 3500 万;现在当当网音像是 8000 万,图书去年 70 亿元码洋。

  六年前曾经有一场大论战,声讨著名引擎和门户网站的盗版问题。当时最大的音像公司老板宋柯站在错误的立场,说没必要,帮我们宣传,因为当时宣传了我的 CD 和旗下歌手。

  但后来,在中国至今还挣着叫卖的钱。我们是朋友,一起吃饭看着我他就说,有时候我回家弹着钢琴,我哭的心都有啊。这是他原话。

  在美国,优秀歌曲创作者可以凭一首歌、一个专辑养老一辈子。但在中国更多优秀的作词者、作曲者,在盗版之下,没有了生存空间。没有人愿意创作了了,因为没有名也没有利了,音乐界就毁了。

  8 年前和搜索引擎打的时候,我代表音乐界去沟通,说 8000 万销售额我可以没有,但是你不能毁了这个行业,而且我听说贵公司 MP3 频道一年赚 2500 万,2500 万对你几十亿不重要。他说关键还是 MP3 频道占了搜索流量的 25%,而这是谷歌没有的,这是竞争利器。我一听别拆台了,也不是我们一家的生意,我又不是政府领导,回家吧。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