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4-12-06 13:32 [收藏] « »

  华夏时报,记者郭冬颖/黄兴利,北京报道

  适逢 TCL 跨国并购十年,57 岁的 TCL 董事长李东生坐下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言语温和地称“TCL 国际化其实已有 15 年了,回顾跨国并购的历程,觉得还是很有意义的,我们会一直坚持国际化。”当谈起十年前那两桩知名海外并购案,他略微顿了下说道:“十年之后回头看这两个并购,再让我做决定的时候,我还是会说做。真的有机会让我再做一次,我会比这次做得更好。”

  在李东生的记忆中,2004 年巴黎铁塔的“法国红”依旧炫目,当年 TCL 收购彩电巨头汤姆逊以及阿尔卡特手机业务,一时间引发业内震动。虽然这两桩高调的并购案将 TCL 短暂带入谷底,但这段艰苦岁月最终却成了李东生职业生涯中的重要养分,目前 TCL 的海外销售收入已占集团收入的 48% 之多。

  如今,站在海外并购十年的节点上,面对一波波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冲动和浪潮,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李东生很直白地表示:“早期遭遇了比较大的困难和挑战,代价也比预期的多。分享这些经历,希望对其他企业国际化有所帮助,减少大家交的学费,减少犯错的机会”。

  “十年前过于乐观”

  提及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作为家电第一波出海者,李东生这个名字是绕不过去的。在中国企业加大对海外并购投资的当下,他从容坐在记者面前,袒露自己这跨国并购十年的成败得失。

  而此时他的底气已与十年前有天壤之别,2003 年,TCL 进行跨国并购之前,销售额是 280 亿,如今十年过去,销售额达到 1000 亿,增长了将近 3 倍。“我们彩电全球第四,手机全球第六,这是我们给股东交的答卷。”靓丽数据摆在面前,他显得很从容。

  “中国过去两三年大的跨国并购项目不断在发生。回想来看,十年前 TCL 做这个决定的时候,确实是需要很多的决心和勇气,TCL 是中国企业国际化、跨国并购的一个先行者。基本上是摸着石头过河,磕磕绊绊,摔跟头也是不可避免的。”李东生对本报记者表示。

  在他的职业生涯中,2004 年无疑是最为浓墨重彩的一年。当年 1 月,中国高层访法,TCL 收购法国汤姆逊的签约仪式就设在法国总理府。一个年轻的发展迅猛的中国公司收购世界 500 强企业,引发业内轰动,被认为是中国制造业全球化扩张的标志。

  在收购汤姆逊的签约仪式上,当时的法国电讯董事长牵线,将想要卖掉手机业务的阿尔卡特介绍给李东生,并问他“看看你有没有兴趣把他们也买了。”

  “谈了 3 个月就签了。”李东生回忆道。当时,47 岁的他雄心勃勃。他坦言,当时是 TCL 通讯最红火的时候,2003 年在国内赚了 12 亿,国内手机市场品牌第一。一切都风生水起。

  对于为何发起这两桩并购案,李东生对记者表示:“因为我们在欧美市场还是空白的,通过收购品牌、渠道和客户能够帮助 TCL 迅速进入欧美两个主流市场。”

  然而,TCL 为这两桩并购案交上了巨额学费,第二年集团陷于亏损漩涡,直到 2006 年,TCL 巨亏已达 19 亿,公司股票由此被戴上 ST 的帽子。为了渡过难关,电工业务、楼宇业务等非核心业务被相继出售。

  如今回头看轰动一时的两大并购案,李东生不能说没有教训。他表示:“从这个时点来看,当时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有点过于乐观,对困难估计不足,对并购当中需要的资源投入也是估计不足。我们两个并购项目都体现出一个特点,前期遭遇了比较大的困难和挑战,后期慢慢再走出来。”

  坦言没看准海鲜变咸鱼

  事实上,在那两桩被他称为“震撼”的收购案完成后,李东生曾经预料的 18 个月扭亏期却被意外拉长。在陷入亏损泥潭后,2007 年才扭亏恢复元气。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李东生承认在十年前没看准,所以前期付出较大代价。他说,对汤姆逊并购项目来说,如果不是有那么快的产业转型,其实大部分并购目标是能达到的。

  “我们想不到彩电从 CRT 转换到 LCD 那么快速。”李东生表示,汤姆逊当时在 CRT 技术方面是全球领先的,拥有全球最多领先的 CRT 专利,虽然 LCD 正在兴起,但 TCL 认为 LCD 应该至少还有5、6 年才能取代 CRT。

  然而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他表示,2005 年,欧洲市场快速转向平板,当年下半年问题暴露出来,2006 年 LCD 已经占去欧洲市场约七八成份额。

  “对产业技术和市场转型的判断失误,是造成彩电业务并购前期困难的一个最重要的因素。”他举例称,卖 CRT 电视像卖萝卜白菜,卖 LCD 像卖海鲜。当时由于技术准备不足,所以产品就会延误,设计就晚了三个月,交货再晚三个月,供应链的速度又三个月,9 个月后,海鲜就变成咸鱼了,最后这个损失是巨大的。

  但对于阿尔卡特并购案,他又有别样的遗憾——“三个月就签约太仓促”。

  2004 年 1 月法国总理府上牵上线,3 个月后,与阿尔卡特联手的合资公司T&A成立,其中 TCL 出资 5500 万欧元,阿尔卡特出资 4500 万欧元,阿尔卡特将专利技术、渠道技术免费算进来。对此,李东生介绍称,专利至少值 2 亿欧元。

  “我心中暗自窃喜,绝对值。”李东生说这句话时,语气仍像是十年前一样志得意满,然而似乎又多了一丝调侃。他坦承,由于当时看起来得益很大,所以很快做了决定要干。

  但合资公司烧钱太快。“2004 年 8 月份并购的,第二年 5 月份赔的钱比我们预算大得多,1 亿欧元年初就烧完了,所以就马上和对方谈二次重组,不注入资金,这个企业就没法活下去了。”随后在 2005 年 5 月,TCL 通讯通过资本重组实现全资控股T&A,并将其和国内业务合并进行整合,境况才日渐好转。

  就这样,这两桩 2004 年的收购案让李东生在 2005 年过得并不安生。他向记者感叹道:“原来现金流是我最有底气的大后方,却变成一个危机四伏的战场。”

  李东生的忠告

  国际化的步子曾经几乎扼住 TCL 扩张的咽喉,但十年过去,目前海外市场已经良性运转。

  “2009 年到 2014 年,我们销售收入和海外销售收入都在稳步增长,特别是海外销售收入增长的幅度比国内销售收入增长大一些。整体 1000 亿,海外销售收入占 48%,而 2009 年只有三分之一。特别是手机业务,海外这一块成长非常快。”李东生向记者介绍称:“预估海外销售收入明年将超过 50%。

  如果以收购彩电巨头汤姆逊作为原点,TCL 的国际化之路已经走了十年,已然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进行海外收购的一个缩影。

  可以看到的是,这十年以来,中国企业走出国门的步伐也越来越大。据拉斯汉姆全球咨询公司测算,2004 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额达到 70 亿美元。对比日前社科院发布的一个数据:2013 年中国企业跨国并购实际交易总额为 502 亿美元,那么与十年前相比,增幅已高达 617%。

  对于正在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李东生交过的巨额学费显然极具参考价值。他对本报记者表示:“首先,对于跨国并购,每一个企业要根据自身的发展战略和能力来做出分析和判断,战略上要想明白,这个事情是不是你应该做的,你是不是能够做。其次要坚韧,国际化不可能一蹴而就,一开始我自己把这个事情想得很容易,如果我知道那么艰难,当时的准备会更加充分一些,会采用更加安全的方式。”

  而对于 TCL 的未来,他表示,“未来 TCL 的发展是双轮驱动,TCL 正考虑将双+转型战略建立起来的能力快速扩展到海外市场”。

  虽然这位 57 岁的企业家已安然度过海外扩张的艰难时期,现在,要让 TCL 这个稍显中规中矩的企业挽起袖子走“互联网范儿”,下一步如何布局仍值得关注。

 
来自: 华夏时报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TCL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