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5-06-08 11:47 原文链接 [收藏] « »

  文_本刊记者黄燕编辑_房煜摄影_邓攀

  58 岁的李东生最近在苦练英文,“6 月要去美国参加国际信息显示大会(SID),我有一个英文的主题演讲。”身为 TCL 集团董事长兼 CEO,李东生被列在 SID 主题演讲第一位,后面是 LG 显示集团 CTO、英特尔集团 CEO。这几年李东生的惠州口音淡了不少,不过全英语演讲还是“挑战蛮大的”。

  比英文更难对付的是互联网,尤其是对 50 后的企业家们。李东生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系,同学中有创维集团董事长黄宏生,康佳集团前任掌门人陈伟荣,这三人曾经被称为“华理三剑客”,如今还战斗在彩电业前线的只剩下李东生了。

  说起彩电,年轻用户首先想到的往往是乐视、小米,这让干了 30 年彩电的李东生心很塞。从“看不起”到“看不懂”,乐视完全打破了行业规则,“硬件免费(低价)、内容收费”把彩电圈搅得人仰马翻。2014 年乐视在一片怀疑声中拿到了 150 万台销量,这一年 TCL 卖出了 1700 万台彩电,乐视净利润只有 3.6 亿元,不到 TCL 十分之一,股价却是 TCL 的十几倍,市值一度超过 1500 亿元,是 TCL 的两倍。同为行业前三的海信、创维也面临同样的困境,市场占有率依旧坚挺,股价却一泻千里。

  资本市场看的不是现在,而是未来。对乐视,李东生坦白说:“我也没完全看明白。”另一方面,他又笃定地相信自己:“卖产品一定能赚钱。”面对是否要向乐视学的问题。

  其实 TCL 最早学的不是苹果,而是三星。TCL 是国内唯一拥有液晶面板生产线的彩电厂商,鲜为人知的是它还拥有白电业务,包括配套部品和供应链,这和三星的多元化布局何其类似。当然它和三星体量相去甚远,2014 年 TCL 彩电出货量 1700 万台,已经是中国第一,销售千亿元,而三星电视销量超过 5000 万台,营收近 2000 亿美元。2014 年 TCL 全年净利润 42 亿元,而三星电子单季度的净利润是 49 亿美元。三星既是苹果的竞争者,也是它的供应商,这一招李东生也学会了。当年拍板投资 200 亿做华星光电时,李东生其实很忐忑,现在看来这关键性的一步是走对了,华星已经成为 TCL 最大的盈利奶牛,很多同行都要来华星光电买面板。

  但是三星模式终于碰到了自己的天花板。三星凭借在家电、消费电子、零部件等领域的多元化布局,营收一直都压过苹果一头。到了 2014 年,三星不但盈利能力被苹果完爆,连营收都被甩了几条街。2014 年第四季度,三星营收 486 亿美元,而同期苹果营收为 746 亿美元。2015 年第一季度,三星在智能手机市场明明已经反超苹果,27.8% 的市场占有率比第二名的苹果高出八个点,但净利润只有 43.5 亿美元,同比下滑 39%,只有苹果的三分之一。

  互联网把工业时代的“大而强”变成了“大而弱”,这对众多以三星为参照物的中国企业来说,真是个残酷的现实。

  互联网已经抽干了硬件护城河,门槛低得一跨就过。成立 34 年的 TCL 在 2014 年终于实现了千亿营收,而小米则在 2015 年初宣布今年营收将过千亿,要知道小米成立不过五年。中国企业的偶像从索尼、三星再到苹果,不变的是对硬件能力的迷恋,现在是时候打破迷信了。

  TCL 安身立命的彩电日益边缘化,2014 年 TCL 多媒体营收 265.7 亿元,同比下滑 15.5%,是集团内部唯一业绩下跌的板块,虽然实现了扭亏为盈,可净利润只有 1.9 亿元,在集团 42 亿元净利润中只是个零头。同期华星光电盈利 24.3 亿元,TCL 通讯盈利 8.6 亿元,新成立的金融和创投业务盈利达 7.8 亿元。如果单从盈利来看,很难说 TCL 还是一家彩电公司。

  如果大屏幕上有可能诞生下一个苹果,TCL 会是候选人之一吗?

  2014 年,李东生把集团架构从5+5 重组为7+3+1,TCL 多媒体、TCL 通讯、华星光电等做产品的 5 家子公司加上商用、部品两大业务群,互联网应用服务、销售及物流、金融事业本部并列,创投和投资作为独立板块直属 TCL 集团。庞大架构之下,TCL 的业务已经无所不包,但是在外界看来,除了创投有点想象空间,其它业务都是新瓶装旧酒。

  身在电视,心系苹果,彩电业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虽然人人都说要做苹果,推应用,搭生态圈,但这一切在重资产模式和盈利压力面前显得很苍白。股价长期低迷,他们手里没有多少钱可烧,TCL 已经有了一个投资数百亿元的华星,光这一项收回投资就要好几年。在服务收益还远远成不了盈利点时,TCL 仍然要靠面板、手机和彩电这些实打实的产品来赚钱。讲故事拉股价?“那不是我们的风格。”李东生很清楚自己的短板。

  对于擅长做“硬”而不会“软”的制造业来说,“产品+服务”的模式简直是人格分裂,除了苹果,没有一家企业能同时在这两个方向上走通,但李东生必须要破解这个难题。

  制造业背负着沉重的肉身,就像神话中推着巨石上山的西西弗斯,不过一旦到达山顶,下落的势能将转化为巨大的动能。李东生正在推动 TCL 上山,他离山顶还有多远?

  最疯狂的时代

  对彩电业来说,这不是最坏的时代,这是个疯狂的时代。做电视的做手机了,做手机的做电视了,下一步他们还要做手表,做汽车。为什么别人做一样成一样,干了 30 年的彩电业却生存都越来越艰难?

  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就注定未来十年还将继续失落。

  是彩电本身落伍了吗?当手机成为宇宙中心时,大屏的世界一下子寂寥了许多。但并非没有声音,乐视之外小米是第一候补,就连失败的联想也没有放弃彩电。在家庭娱乐生态圈中,很难想象大屏幕会缺席,但它能切走多大的蛋糕,取决于电视能在多大程度上自我革命。

  客厅的中心究竟是电视还是手机?这是包括李东生在内很多人曾经纠结的问题,但他现在已经想开了:“做企业要顺势而为,一个企业无法去改变产品发展的趋势,也无法改变市场。10 多年前,没有人想到手机能形成这么大的生态系统,带来巨大价值。”

  彩电企业总想用大屏幕取代小屏幕,事实证明智能电视在操控性上根本没法和手机比。既然如此,不如干脆让视听归电视,操控归手机。“现在看来,用手机操控智能电视可能是最好的路径,无论遥控器、语音还是手势都没办法和手机相比,不如就让电视作为手机的第二块屏。”TCL 多媒体创新中心助理总经理陈青瑯说。更现实的原因是成本,一部智能手机卖 1000 元很正常,但遥控器卖 100 元都是天价。

  换一种思路,彩电业可能有更多出路。那么多人低头看视频,如果电视可以和手机联动,把用户没看完的视频自动下载记忆,回家后开机就能看,是不是一项杀手级应用?多点实时视频通讯在商用领域已经不新鲜,能不能以更低成本拓展到家庭?后一项业务 TCL 已经实现了,2015 年 4 月 TCL 发布了科天视频通讯,科天是 TCL 和思科成立的合资公司,思科做视频会议多年,这次面向家庭推出多地视频通讯还是头一次。

  对电视的未来,李东生从未动摇,“我坚信彩电是家庭互联网应用的主要入口”。但这个入口是否还属于 TCL?

  海信董事长周厚健、创维总裁杨东文都表达过相同的观点,不过各家走的路不同。保守的海信单打独斗,不和互联网圈发生关系,创维把酷开独立出去另起炉灶,同时也不排斥和互联网企业合作。搞财务出身的杨东文曾经不点名地评论:“有些企业被互联网冲晕了头脑,组织架构全打乱了,整天念叨活跃用户数,最后到年底一看,没赚到钱。”

  不只李东生,整个彩电圈的思路还停留在硬件时代,对互联网的看法是锦上添花,而非改头换面。

  在彩电圈,李东生算是和互联网走得最近的。腾讯、阿里、百度、搜狐……主流厂商几乎合作了个遍。如果去拜访马云、雷军,李东生几乎从不错过,大哥向后辈学习,能放下身段吗?“产业里是以规模和盈利能力来分大小的,我怎么敢在马云面前称大哥?他早就跑到十万八千里外了,雷军叫我大哥我都不敢应。年龄大,现在已经是个不利因素。”李东生笑言。

  对一家成立 34 年的公司来说,改变有时需要外力推动,马化腾就是李东生的外援之一。两人私交甚笃,2004 年腾讯上市后就聘请李东生担任独立非执行董事,这是李东生在其它公司的唯一兼职。2012 年腾讯与 TCL 联合推出了冰激凌电视,两人还一起为新品站台,可惜后来市场反应平平。

  其实彩电企业和互联网公司是天作之合,互联网盈利两大块是游戏和视频,和电视天然绝配。马化腾 2011 年就在 CNTV 旗下的未来电视持股 20%,还亲自出任董事,对大屏幕的热情绝对不比手机少。

  2015 年 5 月 7 日,腾讯宣布 5000 万元入股 TCL 旗下子公司欢网科技,持股 7.1% 成为第三大股东。欢网是 2009 年 TCL 和长虹、宽带资本合资成立的,开发智能电视应用和 OTT 业务。

  李东生把欢网的商业模式比喻为“收过路费”,“彩电是入口,从入口到应用服务需要有个通道,我们把这个通道搭建好,然后收点过路费。”2014 年欢网收入 5000 多万元,这点钱放到 1000 亿不值一提,可李东生看得很重。他希望未来 TCL 来自产品和服务的收入各占集团营收的 50%,“你看腾讯、阿里、百度,开发一两个应用就能赚很多,我们要卖多少台电视才能赚这么多?”

  在电视入口争夺战中,投靠内容是最聪明一招,连腾讯都要向广电系靠拢,要想对抗拥有大量版权内容的乐视,TCL 不能一味靠曲面电视和量子点电视,必须另想办法。

  电影是目前彩电圈一致的选择。5 月 13 日,TCL 旗下全资子公司全球播启动了“家庭影院同步院线”,里面放的全是电影院还在上映的片子,“7 到 10 天后就能从电影院进电视”。同步院线计划在 2015 年 6 月正式上线,同步院线单片价格在 10 元到 30 元不等,系统用一个密码限定用户只能当天看、看几遍。

  其实只要防得住盗版,电影公司对电视没什么心理障碍,毕竟电影院是个社交场合,电视院线对他们来说是增量而不是分流。2012 年创维就推出了“直通好莱坞”,一年年卡售价 360 元,2014 年入账 3000 万元。TCL 全球播于 2014 年 11 月上线,单片价格大概 5 元左右,不想花钱可以看广告赚金币,用金币看电影。电影进入电视院线的分成模式和影院区别不大,内容方收五成,平台收三到四成,落地的硬件厂商拿一到两成。据 TCL 多媒体副总裁梁铁航透露,全球播目前正在和创维、海信、康佳等厂商谈合作,首批落地的终端将不只 TCL 一家。

  盈利之惑

  据说马化腾创业初期遇到困难时,李东生曾经拉了他一把,现在小马哥已经成为江湖大佬。没有人担心微信找不到盈利模式,坐拥 6 亿用户,还愁没钱赚?

  李东生也想开了:“只要你把用户抓住,赚钱的机会肯定会有。微信怎么盈利?现在看方法很多,我们和腾讯做的微信电视卖得就不错。”

  靠服务赚钱是诱人的未来,可眼下在财务报表上还体现不出来,市场对互联网公司和制造业的评分标准完全不同,TCL 还是得靠实打实的产品赚钱。

  卖彩电还能赚钱吗?这不是开玩笑,而是生死攸关的问题。特别是在互联网的“免费模式”冲击下,最近两年对彩电企业格外艰难。乐视横空出世后几乎腰斩了彩电价格,彩电企业被迫掀起价格战,到 2015 年 42 吋液晶电视价格已经跌破 2000 元,真是利薄如纸。

  2014 年彩电业已是哀鸿遍野。财报显示,2014 年海信净利润 14 亿元,同比减少 11.6%,长虹净利润 5885.78 万元,同比下降 88.52%,康佳亏损 4.7 亿元。TCL 多媒体虽然以 1.9 亿净利润实现扭亏为盈,营收额却下滑了 15.5%。

  但李东生依然认为卖彩电能赚钱,“从产品销售上获取超额利润是不可能了,但获取合理利润还是可以的。”在他看来,改进盈利最主要的手段是改善产品结构、提升单价,用高端产品吸引 10% 的客户,“过去中国企业主要做大众市场,10% 的高端市场都让给外资品牌了,现在需要重新看待市场,高端市场成长速度超出我们想象。”李东生说。

  在深圳 TCL 大厦楼下的 TCL 体验店,售价 12999 元的 9700 被摆在进门处,这款电视有一个好像水泥底座的音箱。2014 年 TCL 和专业音箱品牌哈曼·卡顿合作,在其他人拼命压薄电视时为音箱留出了更多空间。55 吋的 9700 不是 TCL 最贵的电视,同样采用量子点技术的 8800 曲面电视 65 吋售价达到了 21999 元,是目前 TCL 最高端的旗舰机型。李东生还计划推出售价 5 万元以上的家庭影院系统,和全球播组成软硬结合的家庭娱乐方案。

  TCL 集团总裁、TCL 多媒体策略执行委员会主席薄连明说,2015 年第一季度 TCL 彩电单价比 2014 年同期提高了 10%,比 2014 年底环比提高了 13%,“产品结构的改善是主要原因”。财报显示,2015 年第一季度 TCL 多媒体实现营业额 82.9 亿港元,同比上升5%,盈利 4558 万港元,同比增长 200%,业绩明显改善。李东生给多媒体设定的整改期限是“12 到 18 个月”,最多还有一年时间。

  自我修正

  TCL 多媒体 CEO 郝义与多媒体主席薄连明风格差异巨大,70 后郝义语速极快,思维跳跃,英文流利的他在今年 1 月的 CES 上为 TCL 新品发布站台,小包袱一个接一个,场面热烈。60 后薄连明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典型技术男,讲话逻辑严谨。身为华星光电 CEO,他是 TCL 集团最能赚钱的人,却极少接受媒体访问。

  2014 年 10 月,TCL 集团总裁、华星光电 CEO 薄连明出任新设立的 TCL 多媒体策略执行委员会主席,这被外界解读为 TCL 的自我矫正,从激进的互联网路线回归视听本质。“内容为王,模式为王,还是服务为王?本质还是产品为王,要靠产品和用户连接。TCL 的核心竞争力是工业能力,我们对产品细微感觉是多少年积累的基因,别人学不来。我去多媒体之后主要是抓产品,要回归本质。”薄连明说,“传统企业转型发飘,把自己的根基忘了,那是最危险的。”

  TCL 的根基在哪里?在薄连明看来,华星肯定是其中之一。硬件企业必须对产业链进行垂直整合,才能在竞争中不断的压低成本获取利润,这就是华星光电的价值。同时布局面板和整机产业,这意味着 TCL 多媒体不需要像其它企业一样库存面板,而面板价格的周期性摆动一直是彩电企业盈利最大的不确定点。

  面板占到液晶电视成本至少七成已经是公开的秘密,TCL 的行业地位不只来自 1700 万台销量,更是因为拥有中国彩电业唯一的液晶面板生产线华星光电。如果没有华星光电,TCL 的日子未必会比其它彩电厂家好过。

  面板产业从来都是巨头的游戏,华星光电三期项目累计投资已达到 660 亿元,其中 TCL 持股 85%,第二大股东三星持股 9.2%。在掌控上游上,三星和 TCL 眼光完全一致。2014 年华星光电产能达到 160 万片,在中国六大彩电厂商面板采购份额中占到 21.4%,超过台湾群创和 LG 位列第一。

  华星光电已经成为 TCL 集团最大的利润奶牛,2014 年 42 亿元净利润中华星贡献了 24 亿元。“所有终端都离不开屏幕,面板是信息的重要载体,我们在面板产业的话语权就是行业话语权。”薄连明告诉《中国企业家》,“随着购买力提升和显示技术进步,未来屏幕可能无处不在。”

  尝到甜头的 TCL 还在不断加码面板。2015 年 4 月,华星光电第二条 8.5 代线在深圳正式投产,二期项目投资 244 亿元,产能达到 12 万片每月,主要切割 40 吋以上大尺寸液晶面板,目前是全球最大的 8.5 代面板生产线。同期,华星投资 160 亿元在武汉建立了第三条生产线,生产用于手机和 PAD 的小尺寸面板。

  薄连明把彩电的竞争力概括为“好看、好听、好用”,首先是视听,智能和互联网排在最后,这符合李东生对智能的定义,“我们是把智能和互联网技术嵌入到产品中,首先要把产品做好”。

  拥抱互联网和制造业本色并不矛盾,在李东生看来,TCL 首先是一家制造企业,仍然要遵循“从效率领先,产品领先到技术领先”的进阶路线。过去十年三星和 LG 就是这样打倒了竞争对手。

  他认为 TCL 在技术上已有了一定话语权,“华星已经把一家日本主要厂商逼到谈判桌上来跟我们做交叉授权,量子点电视 TCL 是第一家推的,第二家就是三星。下一步我们要做生态领先,包括上游的芯片和下游应用服务我们都在布局。”

  和赚钱的创投业务相比,李东生这些烧钱的投资少有人知。TCL 已经投资了从事触控芯片的昆泰科技,2013 年 TCL 又投资了晶晨半导体,目前 TCL 模块电视采用的芯片就来自晶晨。华星在广州投资了研发 OLED 的华瑞公司,第一笔投资就是一个亿,“技术储备是要花钱的,现在全球都在研究印刷式 OLED,未来的发光器件将采用印刷技术印到屏幕上,这对面板产业将是革命性进步。”薄连明说。

  克服惯性

  华星的工程师文化已经扎根于 TCL,要在这样一家公司推动互联网转型,李东生面临的难题是如何在一个身体中植入多重人格,这中间有怀疑,摇摆,甚至倒退都很正常。

  李东生承认自己“有一点霸道”,也知道这样不好,“搞得别人不敢讲话”。他正在努力改变,原来开会总是抢着第一个发言,现在一般最后说话,“总结一下就好了,让别人多讲”。

  强硬还是谦和是风格问题,对企业战略的把控才是核心能力。身为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李东生的作用是让转型顺水推舟,而非逆水行舟。

  我们拍照时,李东生亮出了一件织锦缎面料的改良西装,万年不变的西装 LOOK 终于有了变化,“这件衣服我只穿过一次,今天第二次穿”。公开场合李东生永远以西装示人,拍照中规中矩,讲话四平八稳,这一切在互联网时代几乎等同于 OUT。

  他们那一代企业家不习惯把个人品牌和公司形象紧密捆绑。2014 年长虹董事长赵勇曾经学乔布斯,穿T恤牛仔裤上台演讲,可今年又穿回了西装。李东生在微信上叫东哥,潜水为主,极少发言,微博倒是常常更新,安抚对股价不满的投资者。

  在 TCL,58 岁的李东生是目前年龄最大的高管,TCL 多媒体由 60 后薄连明和 70 后郝义搭档领导,TCL 通讯同样是 60 后 CEO 郭爱平和 70 后 COO 王激扬搭档,这种老少配的组合也是李东生的管理风格,尝试在革命和改良之间寻找某种中庸之道。

  50 后企业家仍然是中国家电业掌舵人的主流,年龄是他们转型的第一个障碍。“接受新事物会慢一些,所以必须主动学习,看到变化对未来的影响,意识到转型是必须的。第二要开放,和员工能够真正的交流。这个企业是我创立的,30 多年了,不代表我就是对的。”这一点李东生有过多次经验,“80 后的一个业务主管和你意见不同,结果他是对的,这种事发生过N次。”

  “换不了思维就换人”,这话不只一位企业家说过。TCL 这几年陆续有人离开,比如 2013 年淡出 TCL 的多媒体前任 CEO 赵忠尧。但也有人回归,TCL 多媒体前任中国区总经理韩青 2010 年离开,2014 年回归担任 TCL 多媒体战略中心董事长,负责 O2O 业务。更早离开的吴士宏后来也回到多媒体任独立非执行董事。这些回归的人从外面带来了新鲜的视野和视角,对 TCL 来说也是一种刺激。

  当机体太大时,可能对任何刺激都麻木了,看到了方向,却无法转向,这是最痛苦的。

  任何转型归根到底都是人的转变,可人都有惯性。李东生承认,TCL 现有大部分人很难转到新业务上,需要搭建一个新的平台来做。这个平台可以是内部组织,可以是合资公司,也可以由创投部门直接投资新的项目。

  对改变不了的人,李东生也念旧。2014 年 TCL 出台了一项规定,在 TCL 工作满一定年限,达到一定年龄的员工公司不能主动解雇。“有些员工在公司很多年,适应不了新思维,出去又找不到工作,你还是得给他找个适合的岗位,公司对员工要负责任。”

  创新的成本

  深圳 TCL 工业园里有新大楼和旧大楼之分,TCL 多媒体 CEO 郝义说,旧大楼里多媒体、通讯和其它职能部门是按部就班经营,和互联网相关的业务和研发则放到新大楼里,“没有完全独立,但是从运营机制、人员调配、奖惩机制、激励机制都和过去的事业部不同”。

  2014 年 TCL 成立了移动互联网新兴业务中心,布局移动增值业务、云平台、创新应用、电商平台、可穿戴设备等多个领域,到 2015 年 3 月,TCL 移动互联网应用平台已累计激活用户 820 万,与互联网公司比是小菜一碟,但对彩电企业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

  TCL 多媒体创新中心的气氛有点像创业公司,墙面上的涂鸦,地上随处摆放的样品,建在室外的阳光房会议室,完全不是家电企业惯有路数。设计部门开会讨论 UI 时,一群人站在白板前,为某级菜单要隐藏到只有两个还是三个功能键争论许久,看不出谁是领导。

  用户体验部的工作是追访用户,请代表用户测试机器。“过去是产品有问题了用户才找售后,现在我们要主动去找用户,发现未被满足的潜在需求。”TCL 多媒体创新中心助理总经理陈青瑯说。一个例子是,过去平板电视的底座可以旋转,后来这个功能被厂商去掉了,“但我们通过用户追访发现很多人其实还想要可以转的底座,从 6800 系列起就把这个功能加上了,反响还不错。”

  李东生说 TCL 搞研发的软件工程师已经超过了硬件,但这还远远不够。多媒体创新中心的用户体验部有 8 个人,人手还是吃紧,这块人才目前奇缺。陈青瑯告诉本刊记者,用户体验部的负责人来自海信,下面的员工流动性很大,“深圳有这么多互联网公司,家电企业的竞争力其实有限。”

  互联网的核心是开放与分享,但企业内部总有边界,打开到什么程度才合适?李东生很清楚互联网业务和彩电完全不同,“可能就围绕几个员工展开,他们有 Idea,有很好的技术和产品。在集团层面,产业链需要巨大的投资,在股权上不太可能有合伙人。但是在互联网服务和应用有很多项目,可以有更多机制。”全球播目前已经完成了A轮融资,员工持股达到 30%,欢网也有 10% 员工持股,TCL 投这些项目可以不要求控股。

  尝试也可能意味着失败,在 TCL 转型过程中,交的学费并不少。投资的机顶盒项目七V盒子已经被李东生划入了失败名单,做了几年的智慧家庭也还停留在概念阶段。这些新业务李东生不管运营,就管给钱,“每次给钱他们总说这些都有风险,好像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我说没问题,方向讲明白了咱们就投下去。这些是方向,我不会放弃。”

  最近一笔烧钱的项目是 O2O,从 2013 年提出至今已经过了半年还没进入实施阶段,李东生说 O2O 方案提出四次,被毙了四次,过程这么折腾他居然还很兴奋,“最近一次开会用了 3 个小时才通过,这次大家感觉商业模式比较清晰,流程设计也清楚了。”李东生说。

  多年以前 TCL 曾经自建专卖店网络“幸福树”,后来没做下去,现在已经有那么多人做电商,可彩电企业没有一家做好,为什么还要花大力气搞 O2O?李东生说这是被电商们逼的,“阿里的店一杆子都开到村里去了”。这对李东生刺激很大,当年 TCL 起家就是靠发达的渠道深入乡镇市场,上世纪 90 年代 TCL 的“王牌”名声多半都是靠渠道打下的。

  今非昔比,现在的农村市场早不是当年,对此李东生也很清楚。“线上线下系统怎么结合?现在我们线下店还不够多,怎么让传统代理商有动力转型到 O2O 这条路上来?线上电商那么多,你的系统有什么特色,用户为什么要选择你?”现在再做 O2O,拼的不仅是地推和物流,而是背后的大数据系统支持,李东生估计这套系统至少要三年才能建起来,投资上亿元,“至少先烧两年钱”。

  家电企业自建大数据系统,目前还没有成功先例,即使是海尔日日顺离真正的大数据也还有距离。在中怡康总经理贾东升看来,O2O 的核心是数据运营,但没有哪家家电厂商有这个能力,“有数据,没分析,都是口头上的大数据”。

  现在回头看,吴士宏当年在 TCL 做的 HID 电视其实就是后来的互联网电视,TCL 的幸福树专卖店最高峰时在全国已经有了 2000 多家店,如果能一直走下去,也许就没日日顺什么事了。

  是意志不够坚决,还是时机不成熟?“很多事情我们意识得比较早,但是环境不匹配,尝试没有能够达到效果。”李东生说。很多事情,第一个做的往往成了先烈而不是先驱,比如当年的吴士宏。最近一次会议上吴士宏对李东生说,现在的 O2O 概念和十多年前做的事情很像,但是李东生认为整个结构完全不一样的,“今天的上下游产业链比那时进步了太多”。

  做加法,不只加互联网

  做减法还是做加法,这对家电企业来说曾经是个问题,但今天越来越多人开始走向多元化,就连格力也在进入小家电。对李东生来说,多元化的意义在于为企业立起多个支撑点,东方不亮西方亮,比如海外市场、手机业务,以及热到发烫的互联网金融。在外人看来,TCL 的多元化布局过于庞杂,而在李东生看来,母体上的枝条越多证明机体越健康。

  2014 年,中国彩电市场出现 30 年来首次负增长,销量下滑7%,国内市场不景气让掘金海外市场成为家电行业主旋律。2015 年 1 月 TCL 收购了老牌智能手机品牌 Palm,5 月创维收购了德国彩电厂商 Metz。虽然在国内被互联网冲击得落花流水,但在海外,中国企业强大的供应链和制造能力还是有一定生存空间,特别是在印度、南美等新兴市场。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2014 年 TCL 销售收入 1010 亿元,其中来自海外销售收入占了 48%,而且海外销售增长达到 28%,国内市场仅增长了7%,集团整体销售增长为 18%。李东生估计 2015 年海外市场收入将占到 50%,成为支撑 TCL 的半壁江山。TCL 还计划在印尼建设新的生产基地,转移产能以缓解国内不断上涨的成本压力。

  十年前的两次国际化并购虽然付出了惨重代价,但也让 TCL 在海外市场取得了先发优势。“如果没有阿尔卡特,很难想象 TCL 手机能活到今天。当年跟我们一起拿牌照的国产厂商,现在还有哪家活着?”TCL 通讯 CEO 郭爱平说,阿尔卡特的专利是 TCL 在海外拓展市场的基础,“手上没有专利,你想走都走不出去,一出去就被人家告。”

  2013 年起,TCL 海外业务终于进入收获期,TCL 通讯是其中最大亮点。2014 年 TCL 手机卖出了 7340 万台,近 90% 来自于海外市场,销售收入 245.2 亿元,同比增长 60%,净利润达 8.64 亿元,同比增加 2.41 倍。2014 年第四季度,TCL 手机出货量全球排名第四,智能手机销量在全球位列第七位。2015 年 1 月,TCL 通讯收购的老牌智能手机 Palm 品牌,是 TCL、阿尔卡特之后第三个手机品牌。李东生透露,2015 年 TCL 将把印度、巴西为代表的新兴市场作为突破重点,彩电、手机和家电联动,同时会将目前的多品牌战略逐步向 TCL 统一品牌收缩。

  从智能家居布局来看,手机的重要性不亚于彩电,2015 年 TCL 通讯重点反攻国内市场,和国外运营商捆绑不同,中国的千元智能机市场竞争异常残酷,TCL 靠什么抓住消费者?2015 年 5 月,TCL 通讯旗下的“么么哒”品牌正式宣布独立,由 TCL 集团和 TCL 通讯共同出资成立么么哒互联通讯公司,集团为大股东,准备用全新品牌再战中国手机市场。

  子品牌独立在家电企业里不是第一次,海尔有统帅,创维有酷开,包括么么哒在内都是瞄准了 90 后年轻消费者。TCL 通讯 CEO 郭爱平没有微博,微信也很少用,但不妨碍么么哒启用“逗比”偶像华晨宇为形象代言人。

  李东生常说,大不一定强,但不大一定不强,这个强指的不仅是销售规模,还包括调动整合资源的能力。2014 年 10 月,TCL 成立了金融事业部,2015 年 5 月李东生豪掷 33 亿入股上海银行,被业界解读为重兵布局金融。家电圈做金融已经蔚然成风,海尔、美的都有金融业务,李东生将其解释为企业体量变大后的自然选择。“现在我们年销售过千亿,我希望未来能达到两千亿以上。2015 年第一季度我估计现金流就有近 200 亿,这么大的资金在这里流转,它需要的金融服务很多,带来金融服务创造价值的机会也很多,所以我们把它作为一个独立的事业群来做。”

  TCL 金融业务最早从内部财务公司发展而来,逐渐延伸到供应链金融服务,还包括面向消费者的第三方支付、小贷业务和消费金融公司。“TCL 在现金流上是有经验的,2005 年国际并购遇到困难时,银行贷款到期,不给我们授信额度,公司现金流都没有出问题,财务公司的备付金发挥了重要作用。入股上海银行我们都没有融资,备付金就够了。”李东生说,入股上海银行带来的不只是每年 4 个多亿收益,更大的是合作空间,“他们也希望通过我们把一些新的金融产品,特别是基于各种智能终端的金融服务尝试推动起来,这一块目前还很小,但未来它是一个机会。”

  据李东生透露,TCL 和银联合作的第三方支付业务已经运行三年多,目前正在申请单独的第三方支付牌照。“如果和传统银行去竞争,我们一点优势都没有。但是互联网金融起来了,这是我们的机会,我希望 TCL 能在互联网应用方面走出一点特色来。”

  再次出发的李东生现在最看重的不是速度,而是坚持。2014 年 57 亿元定向增发完成后,李东生成为 TCL 集团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从 6.75% 上升到9% 左右,他有更充分的施展空间,退休这件事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彩电业已经被认为是夕阳产业了,大环境压力下,怎样保持年轻的心态?“要有抱负,对未来充满期待,不畏挫折;相信难题一定有解,只是暂时还没找到;三是保持好奇心,不轻易否定新事物、新想法,敢于尝试;最后是要找到适合自己的运动,强健体魄。”第四条对于忙碌的李东生来说,恐怕反而难度最大。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TCL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