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09-12-25 13:49 [收藏] « »

  从1999年杀入最近的越南市场算起,今年恰好是TCL集团国际化10周年。

  5年前,TC L大举迈向海外市场:2004年1月并购法国汤姆逊,组建合资的TTE;6月收购法国阿尔卡特,组建TCL阿尔卡特移动电话有限公司。英国《金融时报》当时评价说:“尽管TC L在海外鲜为人知,但它并不隐藏自己在全球扩张的雄心”。

  此后的三年巨亏成为TCL最伤痛的印记。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说:“如果这个事情(并购)让我重做一遍,肯定代价不会那么大,但是已经过去的事情了,不要再去想了,因为你改变不了过去,你只能去创造未来。”

  国际化10年,TCL从中国市场的区域性品牌成长为海外销售收入占比40%、初步完成国际化布局的跨国品牌。

  十年磨一剑。李东生的雄心依旧在。前日晚间,他在北京接受本报专访时说,TCL过去承受的损失是值得的,“因为从今天看来,我们比其他家电企业更具备走向全球的基础。”

  “国际化承受的损失是值得的”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从1999年进入越南市场算起,TCL国际化行进十周年,如果用一个词概括这十年,您会选一个什么样的词形容?

  李东生:坚持。无论顺境、逆境,都要坚持。

  汪洋书记给我们题词说,“胜利往往在于再努力一下的坚持之中”。在艰难的时候,我们信心十分重要。

  我们没有后悔当初国际化的决定,因为经济全球化是一个大的趋势,在彩电产业里,成功的企业都是全球化的,所以中国企业要持续发展和成长,国际化这个台阶一定要迈上去。虽然遇到过很多困难,但是我们认定了方向,那么就应该坚持,在发展中克服困难。

  当初我们承受的损失是值得的,因为从今天看来,我们比他们更具备走向全球的基础。

  南都:为什么能有这样的判断,说TCL比其他家电企业,更有了走向全球的基础?

  李东生:什么是全球化?要看你的架构是不是全球化结构,你的供应链是不是全球化组织,你是不是从全球当中获得资源,并且用全球化资源在全球市场上竞争,你的竞争对手是不是就是国内几家老面孔,还是LG、三星等国际企业?

  你看我们彩电行业,对手都是全球性的跨国企业。在彩电行业,区域性的公司在国外已经很少了。未来我们仅依靠国内市场资源和跨国公司竞争,将会越来越艰难。

  国际化是大方向,TCL先走了一步。我认为我们的机会会更好一些,虽然现在,国际化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利润的贡献,但是T CL全球产业结构已经形成。除了中国之外,我们有欧洲、北美,还有一个广义的新兴国家市场,我们的业务分为这四个区域。

  海外的业务在金融危机影响下,依然占了我们整个销售比例的近40%。这个比例还是比较高的。关键是我们在全球3个主要区域都形成了比较完整的全球产业布局。

  此外,因为国际化,TCL在技术研发能力上获得了很大的增长。没有国际并购,走出去和这些高手过招,在这种竞争压力之下,技术能力提高也不可能这么快。最重要的是,通过这几年国际化的坚持,我们培养了一支具有战斗力的团队。

  海外业务明年可望盈利

  南都:我想问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是TCL的海外业务什么时候能够盈利?

  李东生:按照我们的计划,2008年就应该实现赢利,但是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2008年下半年欧美业务受到冲击,所以我们的调整期就延长。今年下半年,整个欧美业务开始出现复苏,恢复性地增长。我们把明年划作T C L国际化的“健康成长”阶段的起点,健康的指标就是盈利,所以在2010年,我们期待海外业务能够盈利。

  南都:新兴市场的走势会比较好?

  李东生:在越南和印尼,TCL做到了当地市场的前三名。上个月我们彩电销量反季节增长,额外的贡献主要来自新兴市场。

  欧美市场要盈利,还要花很大的力气,可能个别市场会有一些亏损,但要尽量控制亏损。其他海外的盈利能够把它的亏损打平。我们刚做完产业明年的预算,明年海外业务这块,我们要求增长,健康,赢利。

  “TCL为八代线磨砺四年”

  南都:T C L过去几年一直在走别人看不懂的道路。2004年的两次跨国并购,TCL曾亏了20多个亿;2008年金融危机,海外销售遇挫;刚缓过气来,现在又投入巨资主导深圳液晶8.5代线,会不会有很大压力?

  李东生:压力很大。但是,正是因为这是一个资本密集和技术密集产业,大家都会很认真地做评估。我们成立了项目小组,为了这个项目已经工作了整整4年。

  这个项目符合国家的产业政策,在国家的产业振兴规划里面,是重点项目之一。我相信从战略角度上来讲,这个方向是顺应国家经济发展的趋势。

  另外这两百多亿投资不是都由T C L投,我们是投注册资本的50亿。

  TCL手机硕果仅存全赖国际化

  南都:您刚刚主要讲的是彩电业务,我们看到,上个月TCL手机销量增长了88%。我记得2004年TCL收购阿尔卡特手机业务时,压力也非常大。

  李东生:所以如果国际化给我们彩电产业带来很大的困难和挑战,通讯产业的国际化,在某种意义上来讲使我们能够在这个产业中生存下来。国内业务这几年,我们整个产业转型做得不是太好。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没有国际化,单靠国内的业务,手机这块业务撑不住。

  TC L的手机业务,从国际并购来说是很成功的。我们也经历了困难的两年,但是从2007年开始,手机海外业务,保持比较稳定的增长,有比较好的盈利贡献。

  和我们一起,最早进入手机产业的12家国内企业,现在只有T CL一家,硕果仅存。之所以能够硕果仅存,就是因为我们在海外打出了一片天地,反过来靠海外业务的规模和竞争力,对国内业务提供支持。

  我相信T C L的彩电业务也能够进入到这一个境界,能够产生非常好的销售收入,盈利贡献,我们彩电整体的盈利才会进一步提高。彩电业务过去这两年确实靠国内的盈利来弥补海外业务的亏损,海外盈利支持国内的亏损。所以国际化成功是能够大大提升企业的竞争力。

  “敦刻尔克”是为反攻奠定基础

  南都:2006年,TCL宣布欧洲业务重组,终止O EM业务外的所有电视机的销售和营销活动,“择机变现”TCL汤姆逊欧洲的资产及库存。有人说,这是李东生的“敦刻尔克”,您同意这个说法吗?

  李东生:从内心来讲,我不太喜欢这个词,但是从结果上来讲,我也可以理解别人为什么这么说。T C L从成立到2004年,从来没有亏损过。但2005年亏了10多亿,2006年亏了10多亿,确实是重大的挫折。但是从企业发展来看,经历这样一个挫折,对企业来讲也是一种财富。回头来看,以前没有亏损过,那是我们运气好,但是绝大部分企业,都会有这种波折。你看三星、索尼这样的公司,都会亏损。

  从某种意义上说,波折、挫败,也是企业竞争力、生命力的组成部分。经历过这种挫折,它的竞争力、生命力会更加强,当然也有一些企业在这种打击下,可能就不存在了。但我们很幸运,我们经受住了这个考验。

  丘吉尔把撤退作为他必将走向成功的案例,对他而言,不认为是一个失败,他认为是成功,有生力量保存下来,为今后的反攻奠定基础。对于T C L,我们也保留了最基本的实力,一定会取得最终胜利。

 
来自: 南方都市报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李东生 TCL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