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6-06-02 12:19 原文链接 [收藏] « »

  江苏连云港猴嘴镇,是一个只有 3 万人左右的小镇。此地出产“淮盐”,有一个小钢厂。镇上不少人,不是盐场工人,就是钢厂工人。 伏彩瑞的爷爷,就是盐场工人。而他的父亲,是一个不安分的人,自学过不少乐器,二胡、小提琴、京胡都拉的不错,后来进了当地文化馆工作。他的母亲,只有小学文化,是中国第一代“下岗女工”,开个小店,打点零工,顺带照顾家庭。

  这位 1979 年出生,被身边朋友唤作“阿诺”的年轻人,家境极为普通。他后来创立了一家名叫沪江的互联网教育公司,经过 15 年发展,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

  15 年,对一家创业型的互联网公司来说,久到要被人遗忘了。但沪江就这样扎实存在着,至今累计用户超过 1.1 亿人,其中移动端用户超过 8900 万人,已是一家覆盖学习资讯、学习社区、学习工具、学习平台的生态型互联网教育公司。一、站长创业了 1998 年,阿诺考入上海理工大学英语专业。但他的高考第一志愿,是一所与广播相关的学校。高中住校,晚上听广播,他觉得做一个播音主持人,状态挺好。他坦言,从上大学开始,就不怎么读书了,因为他感兴趣的知识“比较新、比较深、比较抽象、比较关联”,这些知识,书上没有。

  2001 年,大三,阿诺建立了一个校园论坛“沪江语林”,方便同学交流学习英语。“沪江”二字,正是源于上海理工大学前身“沪江大学”。到 2006 年,也就是他硕士研究生毕业之际,沪江网已经以公益形式运作 5 年,拥有超过 20 万用户。阿诺东拼西凑 8 万元,带着 8 个员工,开始公司化运作。

  一般来说,公司成立只是一个时间点,谈不上转折性意义。但对阿诺来说,却是一个重大转变。许多个人站长,建立论坛纯粹为了兴趣,从来没有想过公司化运作,因为“太操心劳神,没有想明白之前,绝少有人愿意走创业这条路”。

  阿诺的心情复杂。内心深处,他对这件事情充满热情,但理性告诉他,难度和风险太大,自己也不是那种随时输得起的人。事实上,他身边的人,包括父母、老师、朋友,全部持反对意见。支持他的只有用户,“但用户只使用你的产品,不跟你探讨创业问题,你还是找不到同盟军”。

  为了理想创业的人,2010 年之后逐渐多了起来,许多 85 后和 90 后,连工作都是为了满足爱好与成就感。但在阿诺创业的年代,改善生活还是最大的需求,顺带追求一下理想,已经很不错了。他感到孤独,但内心有一团火,知道这件事情不会让他觉得累。孤独又炙热的感觉,交织在一起,推着他往前走。

  沪江是一个不寻常的存在,不是规划出来的产物,或者用阿诺的话说,创办沪江,本不是为了成立一家公司。创业之前,他从来不觉得网站一定能够坚持下去。创业之后,他也没有想过一定能活下去,甚至还活的不错。但有一点,他和团队的态度从来没有变过,就是要用互联网让教育变得公平。 二、有所为有所不为 2009 年,沪江推出“沪江网校”。在此之前,公司的主要收入来自线下培训机构的广告投放。这是一次主动的战略转型,当年年底,课程服务收入占到总收入的5%,沪江开始变为一家用户运营型公司。 从卖广告到卖课程,阿诺自然是决策者。他知道复杂领域的创业决策,往往九死一生。“为了最后一生,前面九死也值得。但九死不能真死了,如果不能发挥集体决策,一次失败就结束了。失败本身不可怕,失败的结果才可怕。”也正是 30 岁这一年,他开始思考人生定位,觉得自己一定可以做一个让自己都钦佩的企业家。 这么多年来,沪江有一条原则:不做线下实体培训,无论多么赚钱。这到底是基于简单的商业逻辑(如线下业务扩充太慢,缺乏规模效应),还是出于愿景考虑,即只有采用纯互联网方式,才能让人公平享受教育资源?

  在沪江位于上海张江浦软大厦的公司总部,“产品汪”“设计狮”“程序猿”“测试啄木鸟”辛勤工作着。另外一层,画风完全不同,她们是班主任、外语老师、市场活动人员。沪江甚至推出了一个班主任女团“HJC48”,为学员们加油鼓劲。公司上下 1400 多名员工,没有一个抽烟的人。抽烟的人在沪江根本呆不下去,只有一条路可走:戒烟。这是公司的强制规定,慢慢成为习惯。

  当初制定这条规则,管理层没有多想,直觉告诉他们,这件事情是对的,符合人类的长远利益。一旦决定,就坚持了下来。中国有华为这样的公司,面对股市与房产,从来不为所动。将近 30 年,一直朝一个目标冲锋。“既然任正非可以这样,我们为什么不可以这样?我们欣赏的企业家就是这样啊,知道自己的使命所在。我们要做的事情是改变教育,过去花了 15 年,还可以再花 15 年。”阿诺说。 线下教育机构多如牛毛,多沪江一家不多,少沪江一家不少。直到今天,论赚钱,线下还是比线上多。但线下教育改变不了教育不公平的现状,如果能改变,早就发生了。对阿诺来说,线下教育无关长远目标,互联网可以应用在教育上,他没时间可以浪费。沪江专注线上,是理性选择的结果。 去年 10 月,沪江推出了“互+计划”,通过互联网,让偏远地区的学校,也能分享名校的优质教育资源。只要有一台电脑,接入互联网,有意支教的老师就可以远程授课,孩子们也不用担心支教老师上一阵子课就离开了。 说到这些孩子,阿诺的神情严肃起来。那些偏远地区的留守儿童,聪明健康,开朗活泼,但他们的生活环境闭塞,有时候一年只能见父母一次。当地的年轻老师扛不住,纷纷出门打工。少数留下来的老师,一人讲几门课,也讲不出新鲜有趣的东西来。孩子们不知道为何要上学,不知道未来在哪里。可想而知,他们长大以后会怎样。

  我们这个民族,一直在负重前行,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自古有之。资源贫乏的地区,人连通过学习改变命运的机会都没有,而一个健康的社会,人才自下而上流动至关重要。“寒门再难出贵子”,令人扼腕。这是社会企业家要解决的问题。阿诺不关心概念,他只知道,做企业就要解决社会问题,否则存在就无意义。

  三、成为生态型互联网教育公司沪江的另外一个转折点,发生在 2012 年末、2013 年初。公司决定朝移动化和平台化方向发展。 换言之,沪江选择做教育的基础服务商,旗下不少移动应用,如沪江开心词场、沪江小D词典、沪江听力酷,很受学习者喜爱。特别是直播教学工具 CCTalk,属于开放性平台,有一技之长之人,都可以接入,成为老师。全球范围内,生态型互联网教育公司尚无先例。沪江的探索,没有参照物。但有一点,作为平台企业,必须学会克制欲望,制定规则,让各个利益方都能获取价值。 互联网形态一直变化,沪江的产品也应时而变。BBS、门户、SNS、移动直播,每个热潮来临,沪江都有相应的产品。老用户不离开,新用户又来了,才有如此庞大的用户基数。阿诺是一个产品感觉不错的人,他认为 VR 和 AR 技术的大规模应用,对教育的改变将是摧枯拉朽式的。去年 10 月,沪江完成D轮融资,金额高达 10 亿元。但要做沪江的投资人,不能太穷,不能着急套现,他们要对教育这件事情充满兴趣,而不只是对产业回报充满兴趣。 真正的企业家都是乐观主义者。阿诺说:“只有乐观的人,才能长久地为社会创造价值,比尔. 盖茨不乐观吗?扎克伯格不乐观吗?马云不乐观吗?任正非不乐观吗?悲观是留给自己的,乐观是留给大家的。悲观留给自己,是让自己永远不要太舒服。乐观留给大家,是让大家相信未来会很舒服。”

  德鲁克在《管理的实践》一书里写道:“我们的事业是什么”,是决定企业成败最重要的问题;管理者必须兼顾现在与未来;组织的目的是“让平凡的人做不平凡的事”。沪江的实践,暗合了以上论述,尽管阿诺不认为自己是什么管理高手,也没有成系统的管理理论。

  沪江是一家老员工特别多,新员工也特别多的公司。三年以前,沪江还只有两百多人。他们是核心团队,高度认同公司愿景。去年,全体员工照全家福,用了无人机航拍,因为人太多了。阿诺围着红围巾,站在最前面。这真是一个大时代的美好故事。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