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6-11-21 09:49 原文链接 [收藏] « »

一个 5G 编码引起业界轰动,中国离拿下 5G 时代霸主地位还有多远?

  文/郭晓峰

  近日,华为主推的 PolarCode(极化码)方案被国际无线标准化机构 3GPP,确定为 5G eMBB(增强移动宽带)场景的控制信道编码方案在业界引发热议。

  这是中国公司首次进入基础通信框架协议领域,对比以往 2G、3G、4G 时代来看,其最大意义在于加大了中国企业在全球通信领域的话语权。不过,类似“中国标准战胜了美国标准、中国拿下 5G 时代霸主之位”的说法,显然有些夸大其词。

  一个编码为何会引起业界轰动?

  编码和调制是无线通信技术中最核心最深奥的部分,被称为顶级的通信技术。信道编解码在基础通信框架中位于物理层位置,其性能的改进将直接提升网络覆盖及用户传输速率。

  在此次 3GPP 的 RAN1(无线物理层)87 次会议上,确定了中国华为公司主导的 Polar 码作为控制信道的编码方案,美国高通公司主导的 LDPC 码作为数据信道的编码方案。

  早在上月葡萄牙里斯本召开的会议上,LDPC 方案被确定为 5G 中长码编码方案。自此,5G 标准又一个关键环节取得突破性进展。曾经垄断 3G 和 4G 时代编码的 Turbo2.0 编码由于支持者少,未来很可能会退出。至于三者有何差别,这里不一一赘述,直白来讲,Polar 码在速率、延时、吞吐量、稳定性等通信技术指标和场景上表现最佳。

  有测试结果显示,通过 Polar 码的使用和译码算法的动态选择,同时实现了短包(大连接物联网场景)和长包(高速移动场景,如自动驾驶等低时延要求)场景中稳定的性能增益,使现有的蜂窝网络的频谱效率提升 10%,还与毫米波结合达到 27Gbps 的速率。

  实测结果证明 Polar 码可以同时满足超高速率、低时延、大连接的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三大类应用场景需求。

  一时间,有关“中国标准战胜了美国标准、中国拿下 5G 时代霸主之位”的说法铺天盖地而来,但显然有些夸大其词。

  业内资深技术人士对腾讯科技表示,3GPP 将 Polar 码确定为 5G eMBB 场景控制信道的编码方案,只是 5G 标准的一部分,虽说份量不小,但并不能称之为中国制定 5G 技术标准,接下来还有很多环节。例如帧结构、波形和多址等,只能说华为主导 Polar 码成为 5G 标准的重要角色。

  技术是第一生产力,通信技术相对复杂,但谁掌握了标准技术即拥有了话语权和制高点,自然受益匪浅。30 年前,高通公司把军用的 CDMA 技术用于民用通信,推出了 IS-95 标准,成为与欧洲的 GSM 竞争的第二代移动通信系统,也就是我们常说的 2G 时代。

  2G 时代,GSM 取得了胜利,但高通公司主导的 Viterbi 译码算法让产业界相信了 CDMA 代表了无线通信技术的发展方向,因此 3G 时代,WCDMA,CDMA2000 和 TD-SCDMA 都采用了 CDMA 技术。如今,高通的绝大部分利润就来自于基于该技术标准的专利授权。

  在 3G 时代,中国虽然自主研发了 TD-SCDMA,但是技术上依然无法与其相提并论。即便到了 4G 时代,中国 TD-LTE 有了一定的突破,但是其核心长码编码 Turbo 码和短码咬尾卷积码,都不是中国原创的技术。这就导致美国高通动不动就控告中国公司侵权,索取额外专利费。

  此次华为主导推动的 Polar Code 码被 3GPP 采纳为 5GeMBB 控制信道标准方案,是中国在 5G 移动通信技术研究和标准化上的重要进展。如此来看,也就明白一个 Polar 码为何会在业界引起轰动了。

  高通依然是最强竞争对手

  从国家战略来看,工信部今年 2 月份已透露,中国与国际同步启动 5G 研发工作,一是建立协同工作机制。目前,中国的多个企业、高校和科研院所共同成立了 IMT-2020(5G)推进组,开展 5G 需求、技术、频谱、标准等研究工作。

  但对比会发现,美国的运营商已早一步开始 5G 的有关测试、甚至进入 5G 试商用倒计时。Verizon 在今年年初称,在年底前进入 5G“预商用化因素测试”阶段,并争取在 2017 年实现商用化。而编码采用的则是高通主导的 LDPC 方案。

  “高通向来不屑 3GPP,所以对 3GPP 的参与也是消极的,高通当年自己组建 3GPP2 组织就是个很好的例证。所以提前部署 5G 和推动相关编码以扩大规模化引起全球效应,那时 3GPP 也干涉不了,其在 5G 的话语权可想而知。”上述人士说。

  所以,中国在积极开展 5G 研发,这里面有很多的企业、大学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全面开展 5G 各领域的研发,某种程度上不排除战略上的制衡。

  根据总体的部署,中国的 5G 基础研发试验在 2016 年-2018 年进行,分为 5G 关键技术试验、5G 技术方案验证和 5G 系统验证三个阶段进行。预计 2020 年中国启动 5G 商用。爱立信、诺基亚、华为、中兴、三星等企业已针对部分 5G 关键技术研制出概念样机。

  从行业来看,2016 年将成 5G 标准的元年,与 3G、4G 时代的多个标准并存不同的是,5G 有望实现全球统一标准,但标准中的话语权必然要争,那就要看在各个环节参与的程度,而更多技术被 5G 标准使用和确认必然会让企业未来拥有更多的专利储备,如同高通的专利授权,未来也可以向高通专利授权收费。

  尤其是在手机方面,获得主导权的一方必然会提升本土手机品牌的研发效率上,毕竟标准协同会更方便,甚至形成专利标准,从而提升终端不断创新。

  目前,手机行业的专利竞争日益恶化且频率加大,从年初的苹果向华为交专利费、华为起诉三星专利侵权、高通诉魅族专利侵权以及近期的 OPPO、vivo 侵权杜比有关音频技术被告上法庭。所以,强调专利的作用同时, 更要强调专利写入标准,如果专利写入了标准,就成为标准必要专利,一旦标准实施了,专利被侵权,便可以主张收费权利了。

 
来自: 腾讯科技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5G 华为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