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7-01-12 17:40 原文链接 [收藏] « »

  在 iPhone 发布 10 周年的纪念周里,我们看到网上又出现了很多与第一代 iPhone 开发相关的消息。昨天 Sonny Dickson 就发布了一则视频,其中我们看到是原型机中拥有类似 iPod 的界面设计,还带有虚拟滚轮。

  而一直以来,坊间盛传的版本是当时苹果内部有两个团队在开发设备,一个是想让 iPod 变成手机,一个则是想将 OS X 精简了然后装到移动设备上。这两个小组互相竞争。  

  而作为当时亲自参与了开发,负责管理 iPod 和 iPhone 小组的托尼·法德尔来说,他不这么认为。最近他接受了媒体的采访,我们可以来看更详细的消息:

  最近网上曝光了第一代 iPhone 开发初期的原型机,还有很多当时相关的事情也被曝光了,包括初期有两个不同的解决方案,竞争得水火不相容。

  当时有大量的用户界面开发、软件和硬件之间的开发。其实那应该是不同的想法的碰撞,而有时候愚蠢的东西只是一开始的时候开起来比较愚蠢,一旦有了突破,你就会发现它已经变得很聪明了。比如,“噢!谁都喜欢在实体键盘上打字,没有人会想着在玻璃上输入文字”,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的。你需要不断给人压力,这样他们下意识的反应才不会是问题的答案。那时候我们应该有 16 或者 17 种不同的概念。

  那些曝光出来的东西,有触控屏滚轮、有 iPod 界面等等,以现在的眼光来看都觉得应该是疯了才会想出这样的东西吧。那么你来说说这些曝光出来的东西都是什么?

  当时是有两种不同类型的原型机。其中之一是给用户界面小组使用的,因为那时用户界面小组还使用 Director,他们总能够很快地在屏幕上模拟一些东西。一个小组把它当做 iPod 那样来开发,而另一个小组则是以触控屏为出发点来进行开发。这两个小组互有合作,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是两组不同的人在尝试不同的东西。另外还有开发组原型机,我们可以在这个原型机上重新用户界面,尝试触控屏和实体按键的设计。因此,在第一代 iPhone 的开发过程中,硬件和软件用户开发界面其实一直是并行的。你在视频中看到的只是用户界面开发人员他们在 Mac 上所做的事,没有原型机硬件。

  接下来我们谈谈最新发布的视频里,我们看到的硬件所运行的软件吧。我们发现原型机上并没有运行 Director。

  有人负责将一些东西移植到真正的 iPhone 上。所以在这个过程中,这些人可能是出于好玩才移植的。当时没有硬件演示,一开始都是在 Mac 上测试软件的。后来我们尝试开发滚轮,毕竟已经有现成的滚轮 iPod 可以参考,所以我们想在滚轮 iPod 的基础上进行开发。但是在 iPod 上编辑用户界面难度实在太高,所以我们先在电脑上编辑,然后再移植到 iPod 中。

  这就说明了为什么会有 Aqua 界面元素——这是一款用于 iPod 仿真的 Mac 应用。

  准确地说它是一款 Mac 应用。它可以是 Director,也可以其他东西。

  那么它最终是如何出现在 iPhone 原型机上?

  后来有人把它移植过去了吧。

  是苹果的人还是其他地方的人?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反正就是有人在某事某地将它移植过去了,所以现在才能看到它们并列放到一起对比。不过在苹果公司内部,当时做决定的时候我们不会做这样的对比,我们从没有做过这样的对比,这也不是苹果会做的事。

  在视频原型机中我们可以看到界面分成上下两个部分:上半部分是手机的菜单书,下班部分是一些奇怪的仿真的东西。所以当时你的想法是“把 iPod 做成电话”。可是怎么就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了?

  这就得说到更久以前的事情了。起初我们是想让 iPod Video 产品更好用。所以在 iPod 上放了一个大屏幕,取消实体滚轮,使用虚拟滚轮设计来替代,这样用户就可以查看宽屏视频和照片。滚轮是这个计划最大的阻碍,我们不想把设备做的太大了,只是想让屏幕变大,我们就尝试各种办法。所以就有了视频中的虚拟滚轮,这也是我们的一种尝试。

  然后就是 iPod Phone,但是它的屏幕太小了——很像诺基亚的小屏幕手机设计。然后我们试过只用滚轮来作为界面,毕竟它很有代表性。当时所有市场营销人员脑海里想的都是——打死我们也不能让滚轮消失,所以我们就试试这个设计吧。但是 iPod Phone 有一个致命缺点——它不能拨号,这也是它最终被淘汰的原因。它的设计和其他功能都没有问题,但就是拨号不方便,太啰嗦了。所以我们只能非常遗憾地说:“这样也行不通。”

  后来我们又尝试多点触控,直到最后界面完全改变,变成了现在我们看到的样子,我们把它叫做磁贴。

  那么当时和乔布斯还有其他人一起的时候,你的提议是什么,其他人的提议呢?

  那时我们很多人已经意识到,用滚轮拨号实在太麻烦了,所以我们和乔布斯坦白:“史蒂夫,我们不想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了。”可是乔布斯说:“不,我希望你做下去。你继续做下去。你必须尝试。试一试吧。”

  我们做了一切尝试。试过在滚轮上添加小按键,可以直接点击拨号。诺基亚也推出过这么一款手机,手机上的数字键盘就排列成圆形,不过是实体按键,当时乔布斯就是希望我们往这个方向尝试看看能不能成功,所以我们也就继续尝试了。

  但后来我们还是和他说:“史蒂夫,放弃吧,真的太难了,行不通。”所以我们花了4、5 个星期的时间,做了一半后就和他说“这个真的不行。”接着我们又试了4、5 个星期,还是不行,所以我们说:“这就是浪费时间。”但我们还是得准备好继续研究下去,因为那才是他想要的。开发键盘硬件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情况。史蒂夫说:“不,我们必须想办法让这个键盘能够在玻璃上工作。”

  所以 iPhone 的 iPod OS 版最后命运是……

  在我接管这个部门之前,Jon Rubinstein 是主要负责人。Jon 和另外几个人已经开始开发基于 Linux 的操作系统,还有就是 Avie Tevanian 和斯科特·福斯特在开发的精简版 OS X。他们在竞争,看谁开发出来的系统更好。他和 Jon 在战斗。

  我接管了之后,我们已经有足够的条件确保它可以在硬件上运行,因为当时 macOS 非常大。后来我决定放弃嵌入 Linux 项目,因为我们知道我们还有更好的选择。乔布斯对这一切都非常满意。从我接管部门到最终决定 Purple OS 这条路可以继续走下去,这期间只隔了 2、3 个星期的时间。

  Purple 就是现在的 iOS 的代码?其他东西和这个代号没有任何关系?

  没错。

  那么,在硬件的选择上,你又是如何确定选择 ARM 处理器的?

  还是因为 iPod。我们把 iPod 上的东西都搬过来。最终,iPhone 成功了,然后乔布斯寻思着转而使用英特尔的处理器,所以在艾萨克森所著的《乔布斯传》中你们才能看到英特尔和 ARM 之争。不过从一开始就是 ARM 处理器了,这甚至都不是一件需要做任何决定的事情,因为我们就是在 iPod 的基础上开发了设备。

  那是什么时候你意识到自己做了一款必胜的产品?

  其实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开发了一款必胜的产品,但我想我们拥有必胜的设计。这两者是有区别的。但我们的触控操作在真正硬件产品上都获得相应,软件在真正的硬件上运行流畅,而且和其他厂商的相比,它的速度那么快,响应那么迅速,当我们跨过各种障碍之后,我们明白我们的设计必胜。虽然一路我们必须狠心放弃很多东西才最终得到这么一款产品,但是我们知道它的设计很棒。它的设计以及我们所尝试的所有想法和设想都不存在问题。其实就是,为了让这款产品能够面世,我们必须破釜沉舟。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