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7-02-17 18:54 原文链接 [收藏] « »

张朝阳:搜狐要加大自制剧规模,向收费平台转型

搜狐董事局主席张朝阳

  2 月 17 日,搜狐董事局主席张朝阳在自制剧《屏里狐》庆功会上重点分享了搜狐在内容领域的投入和计划。张朝阳表示网络平台成为人们娱乐休闲主要的平台,搜狐视频准备坚定走向收费平台,预计在 2019 年盈利。

  他说:“我们是全娱乐公司,这样才能闭环,撇开一个好的互联网公司之外,我们早年就有一个梦想,成为时代华纳一样的媒体和娱乐公司。”

  以下是腾讯科技整理后的张朝阳采访实录:

  张朝阳:大家好。年也过了,各种节也过了,开春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关于 2017 年搜狐一些发展战略可以跟大家交流一下。我们是中国最悠久的互联网公司,马上 2 月 25 号迎来搜狐品牌推出的第 19 年,其实,公司实际上 96 年注册,97 年研究商业模式,98 年推出的搜狐品牌。应该说有 20、21 年了,但是搜狐品牌的亮相是 19 年前 2 月 25 号。

  经过漫长曲折的各种情况和发展之后,目前我们的业务比较宽泛,有四个方面,在搜狐媒体平台、搜狐视频平台、搜狗、游戏是畅游,搜狐媒体平台和搜狐视频都是搜狐集团百分之百拥有,搜狗是吸收了腾讯的投资,是搜狐和腾讯共同拥有,搜狐控股的,畅游也是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搜狐占股接近 70%,这是搜狐目前的业务状况。

  今天先从视频的话题开始,08 年之前大家都是在做盗版,09 年真正开始一手打盗版一手买版权,从最初的《我的青春谁作主》到后来的《大秦帝国》,《我的青春谁作主》一集很少的钱,《大秦帝国》花了 2.5 万一集,这个当时是天价,别人很惊讶,居然网络上卖出 2.5 万一集的价钱,现在无论是《欢乐颂》还是《如意传》,还是正在播的剧已经到了九百万、一千万一集,一千万除以 2.5 万,400 倍的价格飙升。

  经过两次版权战争,一次是 09 年主导的打击盗版运动,第二次也是我们主导的 2013 年打击盗版运动,导致中国的行业版权终于有一个版权市场,大家不可以随便去盗别人的版,现在有一小股部队在云端盗版就不说了,主战场没人敢盗版了,这样构成了行业的基础。没有盗版大家就好好做生意了,商业模式也出现了问题,大家希望花更多的钱把别人灭掉的感觉,其实内容领域是灭不掉的,允许多家共存,这个跟社交网络是不一样的。

  大家这些年都是疯狂花钱来买电视台播放的作品,来接剩余的水。作品的品质根本不值那个钱,但是因为大家都买播放的满城风雨的效果,所以价格特别特别贵。这么高的价格,靠广告支撑确实不是一个可持续的模式,因为在美国即使好的内容都是在有线电视在互联网之前,在 HBO 等等播放。

  在互联网时代以 NetFlix 为首,肥皂泡剧免费、综艺免费,当然美国有巨大的市场。我们在不太合理的市场里面走到现在,那么多视频网站亏损,我们现在开始强烈转型,走向收费平台以及内容制作,我们去年开始这样一个过程,去年下半年有一系列的作品出现,从《贴身校花》到《亲爱的公主病》到《屏里狐》、《法医秦明》等等收费,整个业界向着收费模式这是一个合理的模式,以前中国人不习惯写支票,美国人写了六七十年支票,我们信用卡以前也不是用的很好,终于有互联网提供的支付手段,终于等来了微支付的可能性。

  很多很多的因素凑齐了,终于等到了收费付费春天的到来,《屏里狐》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的投资成本比较低,但是确实赢得很大播放量的作品,3.3 亿播放量。搜狐所有说出去的数字必须是真实的,不能有一点搀假,一旦谁造假就别在这儿呆了,3.3 亿绝对没有任何(水分)。这时视频将拍摄更多的作品,商业模式改变导致,将有一个盈利的状态,不会是深度亏损的状态。

  媒体平台首先是移动端的革命,其次是自媒体由小n对大N模式,很多记者或者写手或者社会上的内容贡献者来提供内容,搜狐的原创团队只是其中几个帐号之一。同时搜狐新闻客户端,很多人还用手机搜狐网,搜狐内容每天的影响面非常大,很多创新在搜狐新闻客户端上。

  大家肯定会问我们跟其它几个 APP 有什么区别?以前我们很早做内容推荐,现在内容推荐双轮驱动,你们下载最新 5.8.4 版,一定下载最新的版本,可以看到我们既保持传统的搜狐新闻的编辑部编辑流的告知天下有品质的内容,同时又有推荐流的机器和个性化对你提供大量的可能你感兴趣的内容等等。搜狐新闻上的创新主要在搜狐新闻客户端上,其它两个不多说了,下面接受大家的问题。

  提问:刚才讲到视频的盈利问题,整个视频行业离全行业盈利还差多远?大家现在都在自制,有没有可能未来会对电视台形成压制反向输出?

  对综艺这块怎么看,也涉及到视频网站和传统的电视媒体的竞争,搜狐怎么看?

  张朝阳:行业我没法说,他们愿意花钱我们也没办法,我们准备坚定走向收费平台,预计在 2019 年盈利。自制说法不太准确,制片人通过在外面找好的 IP,以及相应的团队来合作拍摄,不是说像《屌丝男士》大鹏工作室纯内部的模式,我们是搜狐视频出品,如果十几部剧全是自己制作,这个楼都装不下,以搜狐出品收费,反向输出的可能性不大,电视台都是免费的,不想破坏这个模式。

  综艺是不太容易收费的东西,这是给电视台留的一块能够生存下去的,我们不去动,让电视台好好做综艺吧。

  提问:现在在搜狐视频出品视频的过程当中你承担什么样的地位,具体介入还只是敲定剧本和投资?另外,现在国内文娱界出现很多议论纷纷的事情,有些演员偶像演出,有些小鲜肉毫无演技还是让他来出演阵容,搜狐视频会要求哪些要保证,或者哪些环节最愿意去投资?

  张朝阳:出品是比自制更准确的说法。我当然不会每个剧本都看,我肯定管理上有一个出品人团队,在管理上由他们来决定,我们叫制片人,如果制片人以前做过好的作品信用就高,他再来推荐一个好的剧,给我描述一下剧情,由他来做决定,我主要是管理角色,我不会介入剧情剧本也不会读的。我们有好的制片人团队,主要是根据所谓根据制片人的履历来决定,而且激励机制方面,如果大火肯定受到奖励。

  演员现状我们不主张只用大牌,头部剧免费的在几大电视台播放的头部剧,数亿买一个头部剧的昂贵原因之一是演员价格太贵,国际惯例演员团队成本占整个成本的 30% 以下,但是在国内高达 60%、70%,这是不正常的,跟每个电视台为了追求某种效果,我们还是回归到国际相当的水平。我们相信,不是最大牌最有名的演员这个剧就能火就能成功,有帮助,但是剧情特别重要,编剧特别重要,主创制作细节特别重要,有点像好莱坞,而且经常有些新人很会演戏很好,其实我们造了好多星,这样的话保证他们的收入也不会特别高。

  提问:您从去年开始每天坚持去千帆 APP 上做直播读英语新闻,也可以看到国内关于直播行业的竞争过去一年非常激烈,但是感觉千帆一直是很低调的,对于直播业务这块您是怎么考虑的?

  第二个问题,刚才提到希望 2019 年实现盈利,从搜狐去年 Q3 的财报来看,搜狐视频的营收品牌广告的营收都是下滑的趋势,有宏观经济的影响,比如头部广告可能缩减预算等等情况,您预计下滑的局面还会持续吗,如果要是盈利的话,未来靠的主要是什么?

  张朝阳:当然千帆直播我做英文播报,为了帮助我再进一步提升我的英语水平,强迫我关注世界的事情,还有体会一下我们自己的产品。现在已经做了五个月,天天不断,大年初一也照样。关于直播这个事情,我认为直播的序列应该是文字、图片、视频、直播,属于内容形式,如果说直播作为一个独立的存在其实未来是很有限的,一方面会向垂直的比如教育方向发展,比如我现在教英语这个事情,包括很多人专业知识的教授。另外,像平台方面它形成不了平台,我比较注重千帆直播和搜狐集团包括新闻包括社交网络其它的结合,我认为在广漠的网格上流动着各种内容的形式,这个形式是从文字、图片、视频和 LIVE 的信号,是这个区别。很多人砸钱砸直播,直播的平台是砸不出来的。

  2016 年品牌广告下滑主要是团队调整,广告收入也受宏观经济影响,广告收入下滑,会回来的,是一个拐点。未来的盈利靠收费收入的崛起。

  提问:刚才说到广告收入下滑,经济环境不好,视频的竞争包括广告形式的竞争也走向新的深耕阶段。举个例子,前两天《鬼吹灯》在腾讯视频当中,把剧组的人员和广告结合起来,广告的播放是在一个剧的中间,随着剧情的发展中间突然跳出来广告,但是不是我们常见的纯正的广告,而是剧组里面的演员和这个产品搭在一起新的广告形式,这种是不是对于未来广告下滑的趋势以及年轻一代的观众是不是更接受这种方式?想听听您的判断。

  张朝阳:首先这种广告是不具备延展性,它的规模太小了,每个广告赚一笔钱都得让专门的人来设计,不具备延展性。但是广告的未来在于中小企业的中长尾广告,这才是具有延展性的。无论在搜狐新闻平台还是搜狐视频平台,将会看到这种精准的用机器提供的尤其面向广大的中小企业和各种卖茶叶茶鸡蛋各种餐馆,这么多人,每个人都要生活,都需要投广告。经济下滑最主要的打击是大型企业包括国有企业,但是中长尾企业对于经济的周期抗衰能力非常强,至于某个特殊类型的广告它不具备延展性。

  提问:今年大 IP 投入,你们会增加还是会怎样?在 IP 的投入越来越大,好像大 IP 大制作才能吸引更多的流量,这个趋势你们怎么看?投多少追这个潮流还是怎么样?

  张朝阳:头部剧是这样,大 IP,头部剧因为大 IP 以及名演员,电视台的观众很关注,包括电视台也会宣传,你放什么我看什么,有名的演员家里人在电视上就看了,但是自制和搜狐出品这块,我刚才回答的时候也说了,不一定。

  像《三生三世》这种头部剧当然投入成本非常大,又是杨幂又是各种有名的,我们《屏里狐》投入很少但是流量很高,《刺客列传》是窄众黏性很高一帮人特别喜欢看,《法医秦明》可以说是一个 IP,不是大 IP,也没在电视上播,不一定花最多的钱最大的 IP,《屏里狐》是编剧重新写的,没有这个 IP,这个跟世界上的潮流是一样的。好莱坞的很多伟大的电影产生不是说有一个大 IP,或者说很多伟大的电影不是因为投资巨资,恰恰是内容的创作行业它更是需要把握人们的需求,故事千千万万,总是有某些故事能引起人们的共鸣,这个就需要制片人的慧眼和创作的过程,这个跟机器制造或者软件开发、平台打造和流水线作业工程的东西是不一样的,这是两种不同的东西,艺术的东西内容的东西就是多元化的。为什么我们认为竞争对手比我们钱多,花很多钱,买最大的 IP,找最牛的演员,还是打水漂,还是把钱全打水漂,而且已经发生了好多好多次。视频行业的竞争不是靠钱竞争的,我们将重点加强自己出品自己创造 IP 或者已经有 IP 的等等。

  提问:搜狐视频在整个搜狐集团的营收占比是多少?未来全媒体时代我们如何把搜狐的视频与其它的频道打通?营收互相平分。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目前直播这个产品线特别乱、特别多,搜狐是一个自媒体整合平台,对自媒体引领方向。对于视频这块我们如何支持这些自媒体做的一些业务?

  张朝阳:从营收方面集团的四块业务,其它三块都是赚钱的,视频是亏损的,因为内容太贵了,我们靠广告支撑。关于视频的发展除了刚才说的头部剧以外,有一个重要的部分搜狐视频自媒体,搜狐视频自媒体其实它的模式有点像 Youtube 的模式,不是我们去买的或者制作的,而是由大量的出品人来做的搜狐视频自媒体来上传。目前有五千多个出品人,广告分成,广告分成必须等到中长尾的广告起来才能分到足够的量,现在应该有 150 万条短视频,五千多个出品人,从规模上是仅次于优酷,将会超越优酷,我们做的工作非常扎实。

  再一个,刚才说跟集团的其它平台融合,现在打开搜狐新闻客户端在底下的视频点击进去就是短视频,搜狐视频自媒体的短视频,进了“狐友”也会分享到狐友里面。我们始终认为视频在搜狐新闻客户端在很多其它的入口观看,这块真不是靠收费,靠中长尾广告,来自于各种各样的企业投广告。头部内容走向收费,搜狐视频自媒体内容靠中长尾广告支撑,这是我目前看到未来的商业模式。

  提问:三季度财报,媒体收入 1.1 亿左右,包括了 2500 万左右的视频收入。对于整个行业来说,过去传统展示广告这块业务萎缩到什么程度,对整个行业来说是不是临界点已经过去了,收入转移到移动端转移到自动端转移到视频,这块的任务是不是已经基本完成?PC 端展示广告是不是已经死需的业务?

  张朝阳:品牌广告的下滑跟团队调整有关系,而业界整个头部确实在下滑,经济周期在下行。这是个案,公司的原因造成的,调整完现在回升的状态。关于中长尾中小企业的广告,包括搜狐视频自媒体起来,这是一方面,在展示广告方面已经走出低谷。另外新崛起的收费业务,下礼拜公布第四季度财报,到时候将会有具体的数字,展示我们收费业务的成长。

  提问:搜狐媒体业务最终的趋势是由视频扛大梁还是原来的媒体广告这块?

  张朝阳:一块儿扛,广告扛主要的大梁,视频主要靠搜狐视频自媒体来扛,都很有潜力,实际都是我所说的n对N模式,短视频的产生来自于众多的自媒体,同时上面展示的广告来自于众多的中小企业,而广告来跟众多的n自媒体的人来分成,n对N,N代表用户,n代表自媒体作者。

  提问:除了您研究搜狐自身的业务以外,您有没有对其它包括同行的业务更关注哪些方面?

  张朝阳:这个肯定是要关注的。既然做互联网就要关注各种各样模式的产生。

  我们的业务比较宽,我在一线,我每天讨论新闻 APP 各种产品、形态、用户,还要关心视频的制作,还要关心视频 APP,关心全国的技术带宽问题。确实跟着这四块业务,我工作的涵盖非常广。主动决定不做电子商务这是很多年前的决定,我们认为还是在处理资讯,处理娱乐和媒体这块更轻松,更是我们公司的基因和擅长,我们不帮别人卖东西搬东西,这不是我们的擅长,互联网领域除了电子商务没有介入,在信息资讯这半球我们都介入了。

  提问:之前想把业务回归到国内来上市,现在有没有具体的规划?

  张朝阳:在考虑吧,不能有更多的信息,比较敏感。

  提问:刚刚说头部内容的竞争,今年在内容投入上在版权购买和自制出品是怎么划分的?今年的十几部自制剧有没有标准的规格?

  第二,今年自制剧付费上有没有什么新玩法?之前是付费抢先看两集,今年会不会考虑完全付费,希望把 VIP 会员数提高到怎样的量级有没有目标?

  第三,网剧播放数据有泡沫化的趋势,在您看来怎么解决或者怎么避免?

  张朝阳:2017 年头部剧的版权投入在 2016 年已经买了,今年在头部剧方面跟以往的花费差不多。《三生三世》我们在播,《星空海》我们也在播,但是重点在自制剧,历史告知未来,我们在 2016 年下半年已经制作了很多良心作品,将会继续这样的趋势,而且会翻倍。现在已经有十部已经拍好的作品,很多作品进入第二季,往往第二季才是收获季节,敬请期待很早作品的第二季《无心法师》、《法医秦明》、《亲爱的公主病》都会出现,规格上还是能保证的,有了 2016 年的基础。

  至于价格,我们跟着业界一块儿走,调整价格还是包月制的方式,有点像电视台 HBO 等等,但是它们是 LIVE 播放,价格微调还是会的,有的放两集有的放四集有的全部看,但是基本还是走包月的道路。网剧播放是泡沫,以搜狐视频为标准,我们这边绝对不做假。会员数现在还在讨论要不要公布,财报的时候有可能会公布。

  提问:搜狐对自媒体和原创是怎么样的态度,对自媒体这块有一些平台出来补贴,你们在这一块包括现在比较火的内容付费怎么看?现在很多的企业发展信息流这一块,包括百度纷纷发力,今日头条也拿了很多钱大力发展,您怎么去看待信息流这块的发展?为什么头条这种比较早期的话你们没有去投资,我看到微博投资挺多的?

  张朝阳:关于自媒体的付费打赏机制我们目前,我说的自媒体有两个,一个是图文的,搜狐新闻客户端上的图文资讯的自媒体叫搜狐公众号,而在搜狐视频自媒体对于视频内容的制作,后者在商业模式上已经很清楚了,因为需要有一定的制作成本,广告分帐的模式,前贴片一般是 15 秒广告。回到公众号的模式,这个模式目前除非在某些特殊领域,比如产业领域汽车或者是某个房产或者某些领域,普遍来说我们认为还是要以作者作为专业领域的知识来有一种写的愿望产生出很多作品。如果是为了赚钱来写作是出不了好东西,如果社交网络发展起来,为粉丝写作的话可能会产生一些打赏机制的形式,微信公众号已经走出一条路,但是在目前社交网络粉丝状态没有建立庞大的情况下,目前直接产生分帐或者付费模式不是一个好的方向。

  APP 的竞争,搜狐新闻客户端目前早就做推荐了,只不过搜狐新闻用的人更多,大家才知道,历史经常是这样。现在其实无论是搜索引擎浏览器都想做信息流,其实跟着我们走的,我们早就做这个了。我们始终认为人们需要知道天下大事,所以要闻发挥传统的编辑力量,还有机器推荐的力量就是信息流,编辑流、推荐流、信息流都是流,也没什么神秘的,人们对搜索引擎的使用时间少了,更多在 APP 里面看信息流,同样百度、搜狗也面临同样的挑战。

  提问:您刚才说到市场头部剧,现在市场上各家也都在发力自制方面,是否以及什么时候出现版权费的负增长?搜狐视频什么时候能够在市场占有率上提升?刚才发布会上提到搜狐视频除了定位互联网公司基础上应该是全娱乐公司,您在这方面未来有哪些步骤和规划?

  张朝阳:头部剧 2016 年已经把 2017 年的头部剧买了,2017 年继续在头部剧战斗。我们从用户覆盖数据上看,也一直是视频行业第一阵营。

  如果走向收费走向自制,本身就是巨大的负增长,现在一部头部剧尤其在几个主要台播放的话,现在已经到了几亿人民币一部剧,联合非独家也得花一个亿或者七八千万,这个价格已经是天价,全世界没有这样的价格。自制的话一千万做一部剧,两千万做一部剧,这样的话价格有巨大的负增长。这是好事情。

  我们除了是互联网公司以外,英文里面讲 Media&Entertainment 像时代华纳、迪斯尼,他们的发展过程有的先从内容出发,有的先从渠道出发,最后形成内容+渠道,我们是内容的播放平台、渠道的播放平台,当年的时代杂志和 CNN 电视台,但是收购了内容制作公司,又变成了内容制作。我们通过视频的发展,既是一个播放的平台,同时开始参与内容的制作,还有搜狐娱乐报道等等,从中国娱乐行业和人们娱乐消费的娱乐报道观察者和报道者,变成了播放平台和直接参与内容制作,跟十年前相比的话如果说十年前像海润、华谊是娱乐公司,现在真正的娱乐公司反倒是互联网视频播放平台,因为我们开始制作内容了。

  提问:目前搜狐这边除了在关注版权购买做自制剧对短视频的关注度怎么样,是不是考虑做一个短视频平台?腾讯阿里前两年尝试做短视频,但是没有什么起色,反倒今日头条、快手现在做起来反倒非常令人意外,成绩很好,您觉得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情况?短视频行业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张朝阳:搜狐在端视频领域,优酷是最早做的,紧跟着就是搜狐,我们现在快超过优酷了。你刚才说的那几家是后来的,剪裁了一点内容往上放的,搜狐新闻客户端底下短视频我们管它叫 PGC,这是真正的 Youtube 模式,真正的短视频模式,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年。

  提问:跟外界环境和网络基础设施有没有关系?

  张朝阳:跟这个没关系,主要是宣传得多,用户读它的新闻比较多,插播视频,觉得比较热闹,包括上市资本这些东西,这个关注是圈里的关注,不是真正用户真的关注。

  提问:短视频行业存在哪些问题?

  张朝阳:也没什么问题,就是发展。搜狐视频自媒体,就是我们对短视频的答案,而且我们做了很多年,真正做短视频的是优酷和搜狐视频。

  提问:BAT 为首的几家大的互联网企业进军电影行业。咱们的自制剧是不是可控性更好,才是未来视频行业止血盈利的出路何在?

  张朝阳:我们做事情比较集中,我始终认为电影的播放渠道是在院线,这不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所以我们从来不去做电影。《煎饼侠》是《屌丝男士》在网上的成功才导致在院线集大成。我们的自制剧集中在最熟悉最有竞争力的网络平台,没有电影策略。

  提问:《煎饼侠》会继续投吗?

  张朝阳:不是长期的,不是我们的公司战略。

  提问:张总怎么确定 2019 年这个盈利时间点?视频网站的竞争还是处于野蛮竞争的状态,大家还是主要在圈用户,张总怎么确定搜狐视频会在 2019 年通过自制出品进行盈利?

  张朝阳:我说的盈利根据我们的商业模型,用户增长趋势、内容成本的增长、收入增长算出来 2019 年是盈利的。业界过去几年有一个误区,其实社交网络或者爆炸性的产品具有排他性,可以说赢家通吃,对于视频可以多平台共存,像美国的有线电视有很多的频道,我如果《法医秦明》只是在搜狐上播其它的平台没有,我这儿是独家,肯定来我这儿看。

  过去几年每家企业都觉得自己钱多,要花钱把别人花死,把别人砸死把用户都带过来,这个概念是不成立的。如果真正有创造性不断做出优秀作品,别人是砸不死你的,钱是砸不死的,跟社交网络行业是不一样的。我们即使在头部剧有所撤离,并不影响用户,我们有自制剧你还是会来看,过去几年价格定得这么高,都是在误区当中,我如果能够迅速砸多少亿,在两三年把竞争对手砸死我就老大。这个想法是是不对的,这是互联网思维,内容思维不是这样的,像微信现在赢家通吃,视频内容不是这样的,不要指望花钱把别人砸死,你还是要集中好好做好内容一定有人看。

  提问:视频播放量造假这个问题行业内一些企业处于某种商业目的去做这个播放量包括流量数据造假,您怎么看?有什么方法可以去解决这些问题?

  张朝阳:赚钱是一方面,另外作为一个公司如果做出来的东西都是真实的东西,这是一种存在的意义,从哲学角度来讲,搜狐是坚决不造假的,造假导致我一段时间广告暴涨,广告商互相骗,流量高,制作方说我做了一个特牛的东西,在你这儿播放量特高,回去领很多奖金,没有意义,赚很多钱又怎么着?从哲学角度,搜狐的原则坚决不造假。从人生观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我们坚定地不造假,很多造假除了运营平台造假之外,还有主创团队把内容卖给你这个平台之后雇人刷流量,流量高了拿回去宣传业绩多少多少,对品牌宣传有好处。平台也愿意把自己的流量调整高,导致排播特别多,广告商一看我在你这儿投特别值,所有这些是商业驱动导致的。我们的平台坚决不造假,不许调数字,坚决不调。那个数字在 PC 上公布的排行榜如果调了以后,第三方的很多软件去抓那个页面,最后算出来的排行榜,还跟人说是第三方数据,这个第三方数据也是抓过来的页面,第三方数据也不靠谱。

  还有一种情形,雇人刷流量,我们平台没有造假,但是我们怎么觉得流量往上涨,很奇怪,原来他们雇了人要么用人工来刷,要么机器来刷。我们还得防,专门开发软件,访问量突然来自于某些 IP 异常的刷量,我们就会把它屏蔽,流量造假变成一个行业了,哪个视频平台是最难刷量的,肯定搜狐平台,没法刷的。要做到这一点还是需要一些投入。因为这些努力,基本我们的流量是比较靠谱的,如果说这个剧播的情况怎么样,如果搜狐那个数据看这个基本上是真实的数据。

  提问:你们在 AR、VR 上内容的投入或者怎么样去判断 2017 年这块的增长?

  第二,时代华纳、迪斯尼明显有自己的风格,作为内容创作公司搜狐的风格是什么?

  张朝阳:AR、VR 都在投入,无论全景视频的 VR 还是技术研发等等,还构成不了现在的主流应用。搜狐视频的风格,现在以古装玄幻为主,《法医秦明》是第一部突破判案,题材越来越多,我们瞄准我们的用户,为一些腐女在家里没事干看剧。《刺客列传》是什么人喜欢看?我做这个剧,但是我没怎么看,出品人制片人直接选择,为喜欢在家看剧人群做的剧。

  提问:怎么看今年网络剧付费市场的发展?我了解到一个信息,现在几大视频网站很多看剧用户还是之前的老会员,怎么看今年的会员增量会在哪里,是什么样的人群?

  张朝阳:现在是拐点,收费肯定要崛起,几个友军做得也不错。

  提问: 互联网变化得特别快,留给搜狐的时间还有多少,或者说现在还有没有必要提这个概念?

  张朝阳:以前也说了,现在进入中国互联网的下半场,这场信息革命远远没有结束,搜狐历史悠久。企业的发展都是曲线的,我们其实最早可以说奠定了,或者说开启了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大门,现在希望进入它的第二乐章,继续保持核心竞争力。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