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7-02-17 23:10 [收藏] « »

  据国外科技媒体 TechCrunch 报道,虽然在短期内,马克·扎克伯格或许没有任何从政的打算,但他却精通在轻描淡写间讲出一堆大道理的政治艺术。日前,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发表了一篇有将近 5700 词的公开信,信中洋洋洒洒地描绘了他对未来的美好愿景,并透露了一些他对 Facebook 产品功能的新想法。

  虽然在一个没有自省习惯的行业里,扎克伯格渴望企业能够反思的想法令人钦佩,但遗憾的是,他的长篇论述却很难让人抓到重点。当然,扎克伯格认为体量级巨大的 Facebook 拥有独一无二的巨大机会,可以去做一些新奇事情的这一想法本身没什么问题,但如果你的首要目标是确保一艘载着 20 亿人的巨轮能运行得平稳的话,你又能真得舍弃些什么呢?

  从扎克伯格这篇长文所讨论的内容中,我们对一些关键话题出现的频率进行了统计,并得到了以下结果:

  社会基础设施(Social infrastructure):15 次

  全球(Global):26 次

  政治/政治的(Politics/Political):10 次

  特朗普(Trump):0 次

  性骚扰(Harassment):1 次

  假新闻(Fake news):1 次

  欺骗(Hoax):3 次

  宣称(Propaganda):1 次

  Instagram:1 次

  WhatsApp:3 次

  数据加密(Encryption):2 次

  扎克伯格的善

  首先,“特朗普”一词并未出现在扎克伯格的这篇长文里。扎克伯格这篇不带任何政治色彩的论述,没有提到任何与美国新任总统有关的事情,但却以一种轻松的口吻,用气候变化来暗指那些偏激的观点和那正在逐渐逼近的威胁,并表达了对加快全球化的期许。

  在这份公开信中,扎克伯格沉湎在一种有些奇怪的例外主义中,他放弃了 Facebook 在扮演构建我们生活的角色所应承担的责任。Facebook 的做法常常备受好评,因为很多好事是通过它的社交网络来完成,而任何恶事则会被它屏蔽出去。这样的策略已经一次次地被证明是有益的。

  扎克伯格相信着一种被他称之为“我们的集体价值和共同人性”(our collective values and common humanity)的东西,这听起来像是一种很拙劣的没有任何用处的政治口号。他坚持认为“我们的社区正大规模地聚集起人性当中固有的善”,然而他却没有过多论述人性的碰撞,也会滋生出阴暗。

  在 Facebook 平台上进行着的那些好行为(向红十字会捐款、自愿者服务)是否能剔除那些恶事(性骚扰、新纳粹主义团体)?扎克伯格没有问过这个问题,也没有解答过它。

undefined

  隐私

  Facebook 想借助人工智能来强化它的预测安全功能,这可以影响到包括灾害救援、自杀预防和打击恐怖主义在内的等等大大小小的事情。

  除此之外,扎克伯格还提到了“保护个人安全和自由”的重要性,但除了吹捧 Facebook 在它的通讯应用中所采用的端对端加密技术之外,他并未提出任何能解决这一内在隐患的更好的方法。鉴于 AI 技术本身存在着严峻的容易导致隐私泄露的风险,数据加密技术所能起到的作用是微乎其微的。

undefined

  假新闻

  扎克伯格建议,提供“不同的观点”(range of perspectives)可以有效打击假新闻和那些敏感的内容,但他却天真地假设用户们都会自发地去寻求真相。目前,主流的社会科学认为人们只会去寻求与自己的偏见相关的信息。显然,Facebook 是没有能激励用户去改变自己习惯的方法的。

  扎克伯格认为,Facebook 上拥有比报纸和广播电视“更多样的内容”,这对一家将自己定位为是一家媒体公司,却没有任何新闻源支持的企业来说,真是一个“伟大”的声明。

  Facebook 解释称自己“将投入更少的精力到打击虚假信息的发布上,而将更多的精力转移至修缮额外视角和信息上。”然而,当遇到反对的浪潮时,Facebook 肯定会停止这么干。

  扎克伯格认为,真正的问题上在社交媒体、“团队、社区、公司、教室和陪审团”中出现的两极分化现象。从本质上来说,Facebook 会反映那些在社会各个角落中所出现的系统不平等现象,我们也没法指望它能干点儿别的。

  扎克伯格“想要强调在 Facebook 上的绝大多数对话都是社交性的谈话,而不是什么思潮。”Facebook 还是很怕自己会沾染上一些政治气,亦或是变成一个思想的汇聚地。

  多样化/包容性:

  在唯一一个爆出了些实质性猛料的地方,扎克伯格坦白了一些 Facebook 最近所出现的缺点:

  “在去年的时候,一些问题的复杂性超出了我们以往管理社区的经验。比如,我们错误地将有关‘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和警察暴力执法的一些很有新闻价值的视频撤下了,并错误地撤下了有关越南战争的 Terror of War 的历史珍贵照片。我们在很多政治辩论中都看到了对错误分类的批判演讲——我们撤下了那些应该被突显出来的内容,留下了那些可憎的应该被拿下的消息。最近,类似这类事件的发生频率和严重性都在飙升。”

  Facebook 的使命

  Facebook 想要“做好事”的想法当然无可厚非,但如果它不用那“虚伪的无私”来道德绑架我们将更好。当我们看到 Facebook 一心只想通过将服务扩张到那些还没有被它征服的国家,来赚取更多金钱的时候,我们很难从它那伟大的全球使命中获得什么激励。在它崇高的“让每个人随时随地都能互联”的全球使命下,暗涌着它显而易见的对金钱的欲望。

  这点本应是不言而喻的,但很多用户(甚至是很多新闻记者)似乎都过分地迷恋着 Facebook 那博爱的普世观。Facebook 确实做了很多战略性的慈善行为,但这并未让它的真正使命变得更慈善些。作为一家商业公司,Facebook 唯一的使命就是赚钱。

  虽然扎克伯格的这封公开信并没有什么特别深远地意义,但他的想要表达的意思却很清晰:Facebook 是全人类的。作为社交网络的公仆,它兢兢业业地工作可不是为了什么特殊的人群。通过大规模地汇聚起人性中的那些定义模糊的“善”,Facebook 可以成为对每个人都至关重要的存在——这就是 Facebook 从始至终的真正使命。

  或许,我们所有人都应该摈弃争执,来共同为 Facebook 下一季度的财报电话分析师会议而努力。

 
来自: 网易科技
找优秀程序员,就在博客园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扎克伯格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