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7-03-25 11:57 原文链接 « »

  虽然 Airbnb 为了进军中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甚至取了个接地气的中文名——爱彼迎,但它仍要在中国市场面临不小的挑战。

  外媒对此话题展开讨论,以下为腾讯科技(微信号 ID:qqtech)编译整理的原文内容:

  孙慧峰(Sun Huifeng,音译)在北京有一间闲置的卧室,他很喜欢通过 Airbnb 或与之相似的本土服务出租出去。

  可问题是,他不喜欢陌生人住在自己家里。

  “我主要担心租客的素质。”31 岁的孙慧峰目前在一家 IT 公司担任营销员,“或者直白一点说,我甚至担心会招来贼。”

  于是,号称“中国版 Airbnb”的小猪短租积极行动起来。他们给他展示了该公司的租客审核系统,还给他的那套公寓安装了密码锁,并赠送了一些放在沙发上的亮粉色靠垫。孙慧峰现在每周都会给家里的花花草草浇两次水——这同样是小猪短租送给他的。

  Airbnb 在中国市场看到了巨大潜力。得益于新生代本土旅行者的贡献,中国 2015 年的旅行开支接近 5000 亿美元。Airbnb 周三在上海发布了新的中文名——爱彼迎,意思是“用爱欢迎彼此”——同时加大了本土招聘和交易力度,还通过许多优惠活动吸引游客来上海旅游,其中就包括参观中国戏曲的后台。

在孙先生的公寓里,一个专用的智能门锁可以让主人、客人轻松进出

  “我们的使命是创造一个让任何人都能在任何地方找到归属感的世界。”Airbnb CEO 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周三在上海说,“如果要实现这个使命,那么‘任何地方’就必须包含中国,“任何人”也必须包含中国游客。”

  但与其他觊觎中国的海外科技公司一样,Airbnb 也要面临挑战。他们最主要的对手就是来自中国本土的模仿者,包括拥有更多房源的小猪短租和途家。Airbnb 拥有先天优势,因为很多经常出国的中国人可能之前就在纽约、巴黎或东京使用过该公司的服务。所以,为了与之对抗,中国的竞争对手都在采取各种措施教育仍然心存疑虑的房东,吸引他们出租空闲的卧室。

  文化障碍不容小觑。在中国人眼中,房子主要是为了居住和投资之用,而旅行属性对他们来说相对较新,所以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让他们习惯把房源挂到网上出租给陌生人。

  “每个房源都有专人负责。”小猪短租 CEO 陈驰说,“我们仍然需要时间来教育用户。”

  Airbnb 此举将再次验证,美国科技公司究竟能否在中国这样一个在政策和商业上都颇为棘手的市场立足。谷歌、Facebook 和 Twitter 都无法在中国访问,Uber 和沃尔玛网上商城则在中国面临激烈竞争,最终被迫将中国业务出售给本土竞争对手。

  或许是因为在美国和欧洲遭遇的监管冲突使之受伤颇深,Airbnb 在中国采取了非常谨慎的措施。他们与中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和腾讯达成了合作协议,还与上海等地的政府合作推广旅游业。

  最关键的在于,与另外一家在中国颇有前途的海外科技公司 LinkedIn 一样,Aribnb 遵守了中国的法律要求,将中国的所有数据都保存在中国境内的服务器上。这样一来,他们就能应中国政府的要求追踪用户信息。去年,Airbnb 还向中国发送了一条信息,告知他们这些数据将被存储在中国。

  Airbnb 在中国仅有约 8 万个房源,但由于在世界各地的房源总数超过 300 万,所以占据有利地位,可以吸引数百万每年出国旅行的中国人。该公司还采取了一些延伸措施,例如为房东举行情况说明会,偶尔还会通过免费拍照的方式帮助他们出租公寓。

旅行开支在 2015 年达到近五千亿美元

  本土竞争对手还在进一步教育心存疑虑的中国人,教给他们如何当好房东和租客。由于中国游客的声誉向来不佳,因此这种做法很有帮助。

  长期担任 Airbnb 房东和创业者的纳塔西亚·郭(Natasia Guo)表示,多数租客都比较年轻,偶尔有一些中年租客似乎不太了解如何使用这项服务。她提到其中一位 40 岁的租客时说:“她把我这里当成了酒店。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竟然在房间里抽烟。”

  “我估计他用我们的碗当烟灰缸。”她说。

  约有 14 万房源的小猪短租则在努力消除这种问题,打消房东的顾虑。他们还与互联网审查部门和公安局展开合作,帮助其剔除有犯罪前科的用户。出于租客的利益,他们还会提供提供自己的清洁服务,并通过一些培训活动教给房东如何与客人相处,以及如何装饰房子。

  房源数超过 42 万的途家则会直接管理许多房源,有的自主管理,有的通过管理公司来实现。有的时候,他们还会与房地产公司合作,租用没有出售的房子。对于那些不由途家管理的房源,他们也会进行检查,并制作一份黑名单,在上面列出问题租客。途家的很多用户的租住时间都比较长,还有的甚至专门租房来度假。

孙先生说他每月大约会有拿到人民币 2000 至 4000 元的租房收入。

  52 岁的大卫·王(David Wang)是一名北京居民,最初是他的侄子建议把他母亲的四合院里空闲的一个房间出租出去。但为了说服 89 岁的老母亲,王先生费了不少力气。为了打消她的顾虑,家人把用于出租的房间与其他房间隔离开来。他们还封死了通向院子的门,然后在朝路的一边新开了一扇门。他们随后又安装了闭路电视。他们把房源挂到小猪短租上,可以为租客提供床单、相框、台灯、窗帘和一张宜家的小桌子。

  “她现在很高兴,因为所有租金都归她所有。”王先生说。

  这些公司都希望年轻的中国人能够迎合潮流,在他们的平台上充当房东和租客。“中国的千禧一代希望获得正宗的体验。”延斯·斯拉哈特(Jens Thraenhart)说,他担任总裁的 Digital Innovation Asia 公司将亚洲旅游业与数字知识串联起来。

  28 岁的朱嘉民(Zhu Jiamin,音译)来自上海,他刚刚开始在 Airbnb 上当房东,部分原因是他在海外旅行时使用这家网站和 Couchsurfing 等其它服务时获得了不错的体验。他表示,跟租客们畅聊或者偶尔带他们转转都没问题。他的朋友也会出租自己的公寓,而且会不遗余力地吸引租客。

  “他们拍的照片太花哨了。”他说,“家里都会用花朵装饰,有的甚至还在拍照时聘请美女模特。”

  朱嘉民表示,他更愿意投入精力跟租客们展开有意义的交流。“我就是感觉他们的照片不像是给人住的地方。”他说,“那不是家,而是个专门拍照地方。”

  从小猪短租那里拿到粉红靠垫孙慧峰说,他也很愿意跟租客们相处,更何况还能每月赚到 300 至 600 美元。其中一位租客是一名熟悉娱乐八卦的川菜厨师,还有一个人很喜欢打麻将。

  “麻将是我的业余爱好。”他说,“如果租客想打麻将,我会很兴奋。”(编译/长歌)

 
来自: 腾讯科技
找优秀程序员,就在博客园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Airbnb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