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7-05-20 09:00 原文链接 [收藏] « »

  Uber 司机此前投诉称,乘客支付的车费与他们收到的车费存在较大差异。在连续几个月没有给出令人满意的答复之后,Uber 终于做出了解释:Uber 对部分乘客收取更高的费用,因为该公司需要额外的收入。

  Uber 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首次介绍了新的定价体系。这一定价体系已在某些城市测试了几个月时间。本周五,Uber 确认司机收到车费和乘客支付费用之间存在差异。新的价格体系被称作“基于路线的定价”。Uber 将对用户愿意支付的车费进行预测,并据此收费。这与以往的做法不同,即根据里程、行车时间,以及基于供需状况的价格倍数去计算车费。

  Uber 产品负责人丹尼尔·格拉夫(Daniel Graf)表示,Uber 利用机器学习技术去估计,不同群体用户愿意为某一行程支付多少费用。在一天中的某些时刻,对于某些特定的路线,Uber 在计算乘客的付费倾向后会设定更高的价格。例如,即使需求、交通状况和距离都相同,但前往城市富人区的订单价格可能要比前往穷人区的更高。

  此次调整基于 Uber 去年推出的预先定价功能。乘客在行程开始之前即可看到本次行程的价格,而 Uber 表示,这带来了更高的透明度。不过 Uber 此前并没有公布,该公司如何估计出这些价格,以及是否仍基于以往的模式向司机付费。

  为了打消司机的顾虑,Uber 将开始报告乘客为每次行程支付的价格,但将停止公布 Uber 从中提取的分成比例。此外,Uber 将向司机发送新版服务协议,以反映新的定价体系。基于路线的定价模式目前仅在 Uber 提供拼车服务的美国 14 座城市启用。

  乘客支付车费和司机收到车费之间的差异可能将成为 Uber 业务的未来。Uber 表示,两者之间的差异将成为该公司的收入,而这也将帮助 Uber 进一步接近盈利。

  格拉夫表示,Uber 的定价技术正越来越复杂。在旧金山的 Uber 总部,他负责市场平台团队,该团队成员包括经济学家和数据统计学家。格拉夫此前是谷歌和 Twitter 高管。他认为,金融工程将成为 Uber 的竞争优势,帮助 Uber 领先于 Lyft 和其他打车平台。Uber 表示,该公司从去年底开始测试基于路线的定价模式。

  格拉夫表示:“通过谷歌去搜索很简单,但搜索的背后发生的一切非常复杂。这里的情况也是如此。一次出行很简单,但在整个市场中确保可持续运营非常难。”

  在这一过程中,对乘客而言,定价将成为“黑盒”。这也将成为 Uber 与司机之间紧张关系的又一个原因。司机指控称,Uber 从他们的收入中提取了很大一笔分成,并且给他们带来误导。

  去年,Uber 曾表示,司乘双方看到的价格差异是由于估计车费时的不确定性。但实际上,该公司正在对这种不对等的定价模式进行测试。Uber 司机中热门的博客 The Rideshare Guy 在纽约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司乘双方价格存在广泛的不对等。司机对此感到不满。加州 Riverside 的一名司机克里斯·埃斯特拉达(Chris Estrada)表示:“这是不道德的行为。”

  今年以来,Uber 面临着一系列丑闻,包括一起涉及商业机密的官司、关于性骚扰的指控、由于支持特朗普政府而遭到的短暂抵制,以及一段视频显示 Uber CEO 与司机就价格下调发生的争吵。Uber 面临的两大最严重问题看似矛盾:该公司出现了巨额亏损,同时支付给司机的费用又很低。Uber 今年 4 月表示,不包括中国业务在内,2016 年的亏损达到 28 亿美元。

  关于为何采用预先定价的模式,Uber 或许是为了安抚投资者,但这样做也可能会导致司机不满。格拉夫表示:“你知道我们的业绩数据。我们希望业务运营是可持续的。”

  Uber 同时表示,关于基于路线的定价模式产生的额外收入,该公司并不是简单地积聚起来。Uber 表示,会将其中的大部分用于重新投资,增加行程数量,补贴用户对 UberPool 的使用,以及向司机支付奖励。The Rideshare Guy 的克里斯蒂安·佩里亚(Christian Perea)表示,关于乘客支付了多少费用,Uber 的透明度将给司机带来帮助。“这很重要。”

  随着 Uber 试验不同的定价模型,这样的复杂性将带来新问题。麻省理工学院商学教授克里斯·尼特尔(Chris Knittel)表示:“社会更愿意接受,有钱人支付更高的车费。但如果在低收入社区降低车费的代价是更长的等待时间,那么他们或许会想要关注此事。”

  关于定价模式的大幅调整,司机可能并不是唯一感到失望的群体。研究 Uber 的微软高级研究员格伦·韦尔(Glen Weyl)表示:“他们可能会失去乘客的信赖。对他们来说,这是非常危险的时刻,但这样做的经济原因是正当的。”

  Uber 公司内部许多人都有着“过度优化”的倾向。他们将继续对定价进行试验,希望找到平衡。格拉夫表示:“如果存在不平衡,那么我们会创造杠杆,鼓励人们重新实现平衡。市场上总是有很多选择,永远不会出现‘我必须使用 Uber’的情况。”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