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7-06-19 16:41 原文链接 [收藏] « »

  蓝鲸 TMT 网蒋小天

  酷派最近的日子不太好过。销量下滑、大股东乐视欠债、多位高管出走……曾经辉煌的酷派甚至已跌出中国手机销量前十。“中华酷联”的称号似乎一去不复返。但是,就是这样一家曾经高高在上的巨头,如今却被曝出高管涉贪腐案。

  酷派高层行贿副区长

  近日,蓝鲸 TMT 独家接到一份资料显示:酷派集团执行董事蒋超在 2013 年,为获取深圳市南山区政府企业落户资金扶持和奖励,行贿深圳市南山区原副区长纪震,以此获得落户奖励人民币 300 万元,建立实验室及研发自助人民币 400 万元,以及人才安居房 15 套和 150 套住房补助。

  而在这份材料的证据部分,能够看到,蒋超作为证人已证实该情况属实,同时纪震也供述了有关事情原委。

  据悉,2017 年 5 月,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贪污罪,依法对深圳市南山区原副区长纪震提起公诉。

  另外,此前曾有报道称,博雅互动 CEO 兼董事会主席张伟也涉及此案,遭到司法机关长达半个多月的调查。在蓝鲸 TMT 获取的这份资料中也证实了此事。

  酷派风光不在,跌出销量前十

  近日,迪信通发布 5 月手机销售数据,其中显示,华为、vivo、OPPO 仍位居销量前三甲,小米也重回手机前四强。而曝出 2016 年亏损 42.1 亿港元的酷派手机,继 4 月销量跌出前十后,5 月在迪信通的销售排行仍未进入前十,令人担忧。

  上月,在经历几度延迟之后,酷派交出了 2016 年度的成绩单:实现收入 79.94 亿港元,而亏损则达到 42.1 亿港元。

  而 2015 年营收约 146.68 亿港元;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约 42.10 亿港元,2015 年则为盈利 23.25 亿港元。

  报告期内,酷派失去一间附属公司控制权的盈利约 1.83 亿港元,出售一间合营公司的投资亏损约 18.37 亿港元。

  年内,其他全面亏损为 1.1 亿港元,非流动资产总额为 28 亿港元,流动资产总额为 72 亿港元。而 2015 年两者分别为 57 亿港元和 85 亿港元。流动资产负债总额为 63 亿港元。资产净值为 37 亿港元。

  对于亏损 42 亿港元的消息,酷派 CEO 刘江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的运转都在正常走,而且为了进一步减少成本,组织做了调整,人员也进行了优化,目前在重新开发产品。

  当乐视曝出资金链紧张后,酷派的股价一直处于下滑通道,最低时甚至下探至 0.66 港元。事实上,为了收购酷派,乐视付出了不少“代价”。乐视投了近 31.9 亿元拿到了酷派 28.9% 左右的股权,成为了第一大股东。

  今年 5 月,酷派被曝出其解约 300 名应届生,并有酷派 HR 称公司业绩“一落千丈”,“也许到了生死存亡的境地了”。

  实际上,早在 2016 年 11 月 18 日,酷派就发布盈利预警,预计 2016 年年度业绩将录得约 30 亿港元的亏损。而此次公布的 42.1 亿港元的亏损要远远超过此前预期。

  酷派自 2012 年以来的历年营收和净利走势图显示,2012-2014 年其营收和净利均处于稳定增长阶段,而从 2014 年起,业绩便逐步走上下坡路。

  蒋超曾在金融危机时助酷派渡难关

  而酷派曾经的辉煌,离不开蒋超的帮助。

  蒋超如今已加入酷派 15 年,2015 年 6 月 18 日,其获委派担任酷派集团有限公司副主席,同时,他还是酷派集团的执行董事、财务总监兼副总裁、公司秘书。

  90 年代初,蒋超留学归来,拥有会计行业最具含金量的 ACCA 和 CPA 证书,至今 acca 税法 93 分保持了单科全球最高分,十几年来无人可破。在那时,他被誉为“高端财务专家”。

  而当时的酷派还是一家小公司,蒋超却放弃中兴通讯的工作,毅然决然加入酷派,扶持郭德英,将一家小公司做到了如今的上市公司。

  在此之前,蒋超曾任职国家审计署、侨兴电子有限公司、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另外,蒋超还是明丰珠宝集团有限公司的独立非执行董事,深圳市福田区政协委员。其于 1991 年取得中山大学的经济学学士学位。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