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7-06-28 14:33 原文链接 « »

  除了之前的下半场理论红透了整个互联网行业,王兴最近接受财经采访点评和阿里之间的关系的言论也流传颇广。对于王兴公开批评阿里有什么看法,同样作为被投企业,饿了么的张旭豪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直接回怼,认为格局高的人不应该那样谈论自己的股东,阿里持有任何公司的股票,如何处置这些股票是它作为股东的权利,你没处理好与股东的关系是你自己的问题。公司发展不在于股份多少,投资人的话语权怎么样,还是看你自身有没有抓住时代的机遇,有没有创造了价值。

  张旭豪怒怼王兴的背后,是饿了么和美团完全相反的两种发展路径。饿了么坚持走专业化路线,做重度垂直,并且围绕核心的 Make Everything 30’,围绕 3 公里圈子来延展和提供多元化业务,保证最快速度让消费者拿到产品。物流、仓储、线下零售渠道是它们的核心。可以看到饿了么目前整个体系只有 4 大事业部:交易平台事业部、物流事业部、新零售事业部、新餐饮事业部。对于几十亿美金估值的公司来说,业务非常集中。

  张旭豪认为世界上伟大的公司最终都是走专业化的路线,这次的回应,是作为垂直纵深公司的代表,对于美团不设边界的多元化模式极度不认可。

  按照王兴的话来说,现在的人太过于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在王兴看来,美团的发展方向就需要“不设限”,把握好核心就好,而在这里,他显然把核心这个问题等同于“美团是在为什么人服务”。推导出只要把握挖掘好美团目标用户的需求,去满足用户的需求,这样的业务就可以进入。用户需求没有边界,所以美团的业务在这样的思考指导下,也变的没有了边界。但不设边界的美团,却迎来了发展天花板。

  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美团已经不再最开始的团购平台了,已经发展成拥有包括酒店、团购、外卖、旅行、到家、票务、家装、网约车等等业务的综合体。这样不设边界的业务拓展,却没有为美团带来长期健康可持续的增长,反而因为战线过长,多条线业务没有能跻身行业前列,需要长期输血,反而将整体业绩拖入了泥沼。

  团购作为美团的起家业务,最近两年陷入了发展缓慢的境地。团购模式这几年也一直被质疑可持续发展能力,比如团购鼻祖 Groupon,股价经历过一天下跌 10% 的情况,团购市场并没有原本预估的持久和强劲,Groupon 虽然一直试图转型,但是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寻找到新的可持续发展的路径。同样以团购起家,曾经被称为国内版的 Groupon 的美团,在整体团购市场后劲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团购业务能够給集团带来的增长已经有限。

  同时,美团的另外两个重要业务,外卖和酒店,在一众强劲的竞争对手中,表现也并不突出。外卖业务上,仍然在和饿了么陷在价格战中不能脱身。饿了么在阿里的支持下市场表现非常强势,整个团队不断对美团发动进攻。根据易观发布的 2017 年第 1 季度中国互联网餐饮外卖市场分析报告数据,从外卖市场用户使用情况看,饿了么月活人数第一,达 2665.8 万人,超过美团外卖和百度外卖月活人数的总和。 在 APP 月度启动次数上,饿了么也以接近 5 亿次的启动次数在第 1 季度领先。从去年年底的冬季战役,到今年将使命更加直观的“Make Everything 30min”,发展思路清晰的饿了么正在超越之前财大气粗的美团外卖,奠定优势地位。

  再看酒店业务,美团酒店最近一直被爆出负面,大规模刷单行为在美团酒店屡禁不止。除了《新京报》之前曝出的 500 万元刷单巨案外,在无秘等社交平台上,美团员工主动或被动要求刷单的曝光也不止一两起。2016 年美团号称消费间夜量单月均超过了 1000 万,这个酒店数据多少掺杂了水分,这一点基本上无法否定。

  尽管美团一直宣称在高端酒店市场不断突破,在中低星业务上具有优势,但是之前媒体曝出包括汉庭、7 天、如家、锦江之星等在内的经济型酒店已取消了与美团合作,在中低星业务上受挫。事实上,在高端酒店市场,美团也出师不利,不断被曝出价格欺诈的负面,之前还被媒体曝出或许出于自身融资困境和亏损压力,近期将对厦门地区部分高端酒店上调佣金至 25%,引发酒店方的反弹。从原本还有竞争力的中低端酒店到刚开拓的高星酒店业务都遭受不小的压力,刷单屡禁不止,玩法不断更新,信誉透支,已经成为美团模式的一个弱点。去年底传出美团酒旅业务融资受挫,刷单可能是主要原因。

  至于短租、上门服务、网约车等领域,都已经是红海市场,行业内的格局差不多已经定局,有了具备一定优势的对手。短租市场有 Airbnb、途家、小猪短租等本土短租平台;上门服务有京东到家、58 同城等等巨头;网约车就更不用说了,资本巨头的游戏,滴滴、神州、易到、首约……

  几乎在每个新开拓的业务领域,美团都为自己拉到了不少竞争对手,树立了N多个敌人。而且除了原本的团购和现在的外卖业务外,美团先有的业务格局里面,大部分都无法排进行业前三。想要更进一步,需要集团给予更多的输血和资源倾斜支持。而在如此长的业务线上,盈利能力目前还有限的美团,并不能长期支撑。

  张旭豪坚持做好垂直纵深,以自身的核心业务为中心进行优化,像是一些辅助的业务,包括支付、金融、保险等等,直接以开放合作的形式给到外部具有业务优势的公司来做。而对于王兴来说,不设边界的思路指导下,对于所有用户有需求的业务都想要自己做,结果就造成了美团的布局想是八爪鱼般,什么都想要做,但是很多时候做了却拖不动。

  而且,虽然这些业务之间,看起来是围绕目标用户串起来能够有联系的业务,相互之间却没有办法形成合力。业务上没有能够说服人的突破,难以找到盈利通道,缺少造血能力,反而因为不断拓展的多元化业务,将自己陷入了多战线分散作战的窘境,拖累了公司发展,导致业务的未来想象空间有限。正是王兴的不设边界,反而让美团走到了目前处处被牵制的境地。

 
找优秀程序员,就在博客园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张旭豪 王兴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