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7-11-10 14:58 « »

  第一财经 App 段倩倩

  被 Facebook 视为最大竞争对手的 Snap,目前正感受着资本市场的寒意。Snapchat 母公司 Snap 股票在上市仅 4 个月后“破发”,并再也没有回弹至 IPO 发行价——17 美元。

  腾讯却悄悄抄了底。Snap11 月 8 日的公告显示,腾讯通过公开市场购买了 1.46 亿股 Snap 的A类股票。要知道,SNAP 于今年 3 月完成 IPO,发行且仅发行了 1.60 亿股A类股票。也就是说,腾讯通过公开市场购买的股票,约为 Snap 在 IPO 中发行数量的 90%。

  腾讯是 SNAP 的长期投资者,2013 年即参与过 Snap 的B轮融资;腾讯一度想领投 Snap 的C轮融资,但创始人提出来的高估值和强硬态度使得腾讯退场。现在,缺席C轮融资的遗憾被腾讯在二级市场补了回来。

  Snap 到底是哪里吸引了腾讯?一财科技记者独家专访了云天励飞联合创始人王孝宇,他在 2015 年参与了 Snap 研究院的创立,在上个月从 Snap 离职。

  SNAP 创始人曾向腾讯“取经”

  “不仅是腾讯买了,我也买了 SNAP 的股票。”王孝宇笑称。他同时透露,SNAP 管理层和腾讯关系很好,创始人非常佩服腾讯能把产品做好,早年曾到深圳来拜访腾讯,腾讯也是 Snap 的早期投资者。

  Snap 在公告中称,腾讯是公司的长期投资者,公司和腾讯建立联系已经超过 4 年,4 年多来公司一直被腾讯的创造力和创业精神所影响,并且很感激能和腾讯保持长期有效的联系。腾讯副总裁刘炽平告诉 SNAP,腾讯希望能够加深和 Snap 的股东关系,也乐于和 Snap 分享创意和经验。

  事实上,腾讯早在 2013 年 6 月就参与了 Snap 的B轮融资,这轮融资的融资额在 8000 万美元,Snap 估值 8 亿美元;2013 年 11 月,腾讯一度希望领投 Snap 的C轮融资,但创始人 Spiegel 开出了 40 亿美元的估值,并要求自己和另外一个创始人 Murphy 在这项交易中套现 400 万美元,并且,Spiegel 提出的要求并没有知会董事会其他成员。腾讯对此不满,没有参与 Snap 的C轮融资。

  2017 年腾讯通过二级市场入股,这对于 Snap 股东来说堪称是雪中送炭。

  今年 3 月 2 日,Snap 以 17 美元的价格发行了 1.60 亿股A类股票,并在纽交所上市。但 7 月 11 日,Snap 股票跌破发行价,至今徘徊在低位,有分析师甚至给了 Snap10 美元的目标价格。

  11 月 8 日,腾讯购入 Snap 股票的消息发布以后,Snap 股价在尾盘段止跌回升,大涨 21%,但最终依然跌去 14.62%。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进行了多轮融资并实现 IPO, Snap 的两位创始人持有公司投票权高达 95.0%,留给投资人的投票权并不多,腾讯也不例外。

  这是因为 Snap 股票分为A类、B类和C类,其中A类不具备投票权,B类每股有一票投票权,C类每股有 10 票投票权。除表决权、转换权和转让权外,各级股票面值相同,SNAP 股票结构为 8.63 亿股A类,1.25 亿股B类,2.16 亿股C类,腾讯在 2017 年第三季度一举购入了超过 12% 的 SNAP 股票。

  王孝宇告诉记者,在 Snap 工作的员工也会被授予B类股票,但必须要在四年之内分批次领完,四年能领到的比例分别为 10%、20%、30% 和 40%;员工持有的B类股票一旦在二级市场开始流通,投票权会失效,变为A类股票。

  但腾讯对 SNAP 的投资显然具有战略意义。在王孝宇看来,对于亚洲和美国这样的成熟市场来说,海外应用是很难适应当地市场的,“你很难见到中国产品在美国完全成功,也很难见到美国产品在中国完全成功。这种文化壁垒还是很深的,这样的话,与其自己建立一个 App,不如去投资一个当地的 App,让它去做。”

  Snap 凭什么?

  Snap 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使得腾讯多次投资,并且在分析师一片唱衰的背景中抄底呢?

  Snap 成立于 2011 年,在招股书和最新的三季报中,它对自己的定位是相机公司(Camera Company),尽管它最重要的产品 Snapchat 是一款社交软件。

  Snapchat 传递信息的方式为图片和视频,在中国被称为“阅后即焚”——用户在给朋友发送视频或照片时可以设置留存时间,时间一到视频或照片即消失不见。

  Snapchat 早已经火遍了大洋彼岸的美国,在青少年中口碑尤高。Snapchat 被 Facebook 视为劲敌,是 Facebook 一直想要“弄死”的对象。

  在硅谷,Snapchat 还是一家频频被同行抄袭的公司,它的一些功能屡屡被 Facebook 和 Instgramm 抄袭,“你用关键字进行搜索,能搜出十几篇内容不同的报道。”王孝宇称。

  一些抄袭甚至是赤裸裸的,Snapchat 推出 stories 时,Instgramm 推出了连名字都相同的“Instgramm Stories”。

  Instgramm CEO 曾公开表示,“Snapchat 确实是家伟大的公司……你可以说我们互相抄袭,但这在硅谷可以说再正常不过了。”

  一位接近 Snap 的匿名人士告诉记者,Snap 管理层对待抄袭的态度是打官司当然可以打,但没有意义,没有哪家公司是靠打官司胜出的。Facebook 和 Instgramm 一直在抄,但只抄到了表面。

  在王孝宇看来,Snapchat 最大的特点是它是一个交流(communication)平台,而 Facebook 和 Twitter 则更像一个传播(broadcasting)平台,用户沟通频率、社交属性被降低。

  不过,SNAP 三季报显示,Snap 拥有 1.78 亿的日活用户,用户增速在放缓;和不少互联网公司一样,Snap 公司还没有探索出清晰的盈利模式,2017 年第三季度,Snap 亏损高达 4.43 亿美元,亏损额度较去年同期扩大近 4 倍;2016 年 11 月,Snap 推出一款智能眼镜 Spectacle,但这款眼镜的积压给三季度造成了近 4000 万美元的计提损失。

  分析师纷纷下调 Snap 的目标价,甚至有分析师开出了 10 美元的目标价。在三季报财会上,Spiegel 称公司将很快对其 iOS 应用发布“颠覆式”更新,并会参考 Facebook 来吸引一些“年长用户”。

  这还是那个酷酷的,以吸引青少年制胜的 Snapchat 吗?有人把之解读为“开倒车”,但在王孝宇看来,这是 Snapchat 的学习过程,“对于小众市场来说,一个 App 越难用越有意思。但对于大众市场来说这点不成立,有些人不想花时间去研究它怎么用,(Spiegel)是说把界面变得更友好更好用,交互的方式变了,但产品和核心内容是不变的。”

  在王孝宇看来,SNAP 创始人团队是做设计出身的,创新能力非常强,“创新能力是更重要的,以苹果为例,苹果 8 明年未必卖得动,但是它的创新能力保证了它市值的增长。SNAP 创始团队牛在创新上。”王孝宇称。

  另一方面,Snap 公司“站对了队”,它的另一个优势在于抓住了图像和视频传播的风口,这被认为是未来社交传播领域的重要趋势。当这个时代真正到来,社交平台的商业模式将会改变,以往通过文字搜索关键词来作商业推送的算法将失效。而个领域里,没有哪家公司比得上 Snap。“一句话总结。就是它走得比较前沿,不管能不能成功——那你投不投?”王孝宇说。

 
来自: 一财网
找优秀程序员,就在博客园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Snap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