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7-11-12 09:29 原文链接 [收藏] « »

拍拍贷纽交所敲钟现场

  文/腾讯深网王潘

  敲钟之前,纽交所工作人员让所有人来到室外合影留念,一身西装革履的拍拍贷 CEO 张俊一脚站上纽交所门口一个半米高的台阶,指着摄像机摆出夸张的 POSE,一副自信的状态展露无疑。

  在他身后不到 10 米,同样身穿西装的顾少丰却矜持很多,有人站上前去合影,他微笑着点头配合,显得格外腼腆,如果再穿上格子衫你会觉得很搭,因为他是个典型的技术男。

  11 月 10 日晚,中国老牌 P2P 平台拍拍贷成功登陆纽交所,市值达到 40 亿美元。在纽交所敲钟前的早餐会上,张俊用一口流利的英文完成演讲,而顾少丰只是默默坐在台下当一个听众。尽管只是拍拍贷名义上的“战略顾问”,但他却是背后最大的赢家,其持股 26.4% 是拍拍贷最大股东,身家达到 70 亿元人民币。

  顾少丰从不轻易在公开场合露面,对内亦是如此。一位拍拍贷内部人士说,顾少丰没有权力控制欲,闲云野鹤惯了,经常在外面游荡,尤其喜欢去国外考察学习,今年至少就跟着红杉资本去硅谷交流了 AI 以及跟着英途组织的考察团去南美考察了金融科技。

一脸自信的张俊

  张俊告诉腾讯深网,顾少丰如今主要在公司负责战略层面的工作。

  尤努斯的中国信徒

顾少丰被张俊等人抱起

  2005 年初,顾少丰的同事王建硕突然从微软离开,组建社区网站客齐集(后来更名为“百姓网”),到这时顾少丰才透过厚厚地眼镜片发现:窗外 Web2.0 大潮已经是汹涌澎湃了,他很快便决定出来,然后创办了播客社区菠萝网。

  在当时,顾少丰低调、谨慎、不张扬的风格就已经凸显。有一次,在接受媒体采访中,被问及菠萝网最大的风险,他说这来自政策风险,因为更早前的 BBS 已经证实,很多三俗、反动信息很容易就在网上流传。

  做播客的菠萝网与如今做金融科技的拍拍贷所面临的最大风险十分相似,都来自监管和政策层面。

  顾少丰对烧钱创业的看法也十年如一日。在做波罗网时他说,我懂技术自然就好好建设网站平台,而不是盲目地做一些市场推广。到了拍拍贷,公司也很少大规模投放广告,而是小规模看效果投放。

  作为技术男,顾少丰并不是一个喜欢追求名望的人。不过,一个外国人的成名,却让他有了更大的梦想。

  1974 年,孟加拉遭遇大饥荒。饥寒交迫中,一位人民教师占了出来,调研市场,了解贫困农民的需求。在一次调研中,43 位妇女要制作竹椅却没有足够的钱购买原材料,她们不得不向商人借钱,然后支付高额的利息,最后所剩无几。

  尤努斯决定想办法给这 43 位妇女借钱,等到她们脱贫之后,再按时偿还贷款。尤努斯因此开创和发展了“微额贷款”的服务,专门提供给因贫穷而无法获得传统银行贷款的创业者,他也因此成就了“穷人的银行家”的美誉。32 年后,尤努斯成为诺贝尔世界和平奖获得者。

  在距离孟加拉不远的中国,有无数个尤努斯的信徒,其中最知名的一位便是宜信创始人唐宁,早在 2015 年底就让宜人贷成功登陆纽交所。

  顾少丰也是尤努斯的信徒之一,当尤努斯在 2006 年获得诺贝尔世界和平奖以后,顾少丰受到启发决定放弃此前进展不顺的播客社区,开始尝试在中国推行小额借款模式,这才有了拍拍贷。

  创业维艰

  顾少丰就地取材,利用菠萝网的办公场所、员工,着手搭建了拍拍贷,还集结交大校友张俊、胡宏辉,组成了创业团队。

右二为顾少丰

  2007 年的某一天,在上海,距离顾少丰关掉菠萝网已经过去几个月,张俊,顾少丰,胡宏辉像往常一样找了个地方吃饭。他们三个是拍拍贷最为早期的创始人,而此时此刻,顾少丰却是唯一一个全职投入拍拍贷的人。

  饭间,从来不喝酒的他一个人默默要了一瓶啤酒,一饮而尽,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嚎啕大哭起来,哭诉着事情的艰难,他从菠萝网带来的员工相继离开,整个公司全职的人就剩下他和他亲戚两个人。

  2009 年,张俊终于决定从微软离职,全职加入拍拍贷。在离职前,张俊和老婆商量了一下,最坏的打算无非是创业失败,然后让老婆养他。

  根据《中国企业家》几年前的一篇报道,张俊为了安抚家人的情绪,还给太太画了大饼,“我们已经找到投资人了,很快就会有资金注入了”。

  但实际情况是,当时看过拍拍贷项目的人都不看好。光速创投合伙人韩彦和顾少丰是在微软的前同事,但他在 2009 年左右看完这个项目后,唯一的结论是“几个不靠谱”。

  “第一,当时没有人在网上借贷款,而且借非常小额的钱,借给了谁我也无法感知,都是三四五线城市的;第二,顾少丰这个形象就是纯 IT 男,去搞纯金融的事,根本就是没法想象的事;第三,当时没有人做这个行业,很孤独的,没有任何的标准和参照。”韩彦对腾讯深网说。

  “我想象中搞金融的人不应该是工科背景,而且网上收集数据、放贷款,这个想法听起来太疯狂了。”当年的那场谈话完全打破了韩彦的认知范围。因为暂时没有获得内心的信服,光速中国并没有参与拍拍贷的A轮。

  不仅仅是投资人,就连前来面试的人也满脸的“不信任”。此前在微软,最常讨论的是战略;但转入拍拍贷后,每天想的关键词都是生存。之前在大公司里面养成的思维习惯,是有多少资源办多少事,但是到了拍拍贷后,我开始学会没有资源也要把事办成。

  直到两年后,红杉资本才对拍拍贷进行投资。当时外界盛传的红杉投资 2500 万美元,但实际上只有小几百万美元。

  艰难的十年

  在多年的发展过程中,拍拍贷由于创始人太过技术范,又缺乏金融领域的专家,一直不被投资人看好。

  直到有一天,投资人突然发现这个市场热起来了,才开始在市场上寻找标的。其中市场开始变暖最明显的两个标志来自宜信和人人贷。

  光速创投合伙人韩彦说,当时投资圈流传着关于前投资人唐宁创业的几个段子:第一是宜信竟然有上千销售了,第二是开会举着大旗,挥着旗帜号召下面的销售,第三是宜信融了好多钱。

  而人人贷在 2013 年底完成了 1.3 亿美元的巨额融资,一下子刺激了创投圈的敏感神经。一夜之间,包括韩彦在内的投资人开始到处寻找类似的借贷类项目。

  就在人人贷完成融资之后三个月,拍拍贷也完成了一笔千万美元B轮融资,此轮便由韩彦所在的光速创投领投。

  韩彦说,当时光速创投内部在点融网、拍拍贷和积木盒子这三个项目之间纠结,但他力主投资拍拍贷,即便投资拍拍贷以后一年多,他仍然感受到来自内部的巨大压力,因为点融网当时很快冲到 10 亿美金,而积木前几年也向前冲得很快。

  直到一件事情的发生,韩彦的压力才有了一些缓解。2016 年 6 月,拍拍贷举办 9 周年庆祝活动,张俊向外界宣布,拍拍贷已实现盈利。“公司说上市有希望了,我在内部才正了名。”韩彦说。

  半年之后,拍拍贷业务能力再上一个大台阶,拍拍贷管理层一致认为,是时候考虑将 IPO 提上日程了。

  北京时间 11 月 10 日晚上,众多拍拍贷员工守在上海总部公司的屏幕前观看了公司上市的全程直播,有员工甚至在现场感动落泪。敲钟现场,一位拍拍贷 10 难老员工成为大家竞相关注的焦点。

  关于公司新目标,张俊说,拍拍贷要做一家百年老店,上市只是一个新的开始。“就像你养孩子一样,经过一个成人礼,但同时也有更大的责任,有更多的人对你有更多期待。”

  众所周知的是,张俊很喜欢在微信朋友圈分享自己唱的歌。在上市仪式结束后的当天下午,张俊按照往常的惯例,分享了一首他刚刚唱的《Hardest Part》,歌名翻译成中文是“最艰难的部分”。也许,对于拍拍贷而言,苦熬了 10 年,终于实现上市,的确是一个无比艰难的过程。

 
来自: 腾讯科技
码云企业版,专注于助力企业开发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拍拍贷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