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7-12-23 10:27 原文链接 [收藏] « »

  12 月 20 日,明星创业公司 Magic Leap 发布了自己的初代产品。而就在去年,The Information 的一篇抨击文章曾经让 Magic Leap 陷入到外界的质疑中。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 4 月参观了 Magic Leap 并深入体验了一些产品,虽然产品还不是很完善,但是在颠覆性新技术验证的路上,张鹏表示他看到了一种新的未来。

  那家充满了神秘感的明星创业公司 Magic Leap,终于发布了自己的初代产品。今年 4 月末,我曾去美国的劳德代尔堡亲身体验过 Magic Leap 初代产品的 Beta 版,也与 Magic Leap 的 CEO Rony Abovitz 深谈了 2 个多小时。 


Magic Leap 刚刚发布的初代产品

  随着 Magic Leap 终于完成对产品的打磨,放出了初代产品,这让我终于可以讲讲因为君子约定而雪藏了大半年的故事。讲讲我了解的这家神秘的公司,那位有趣的 CEO,还有让我印象深刻的产品体验了。 

  从天堂到地狱的舆论认知

  故事要从 2016 年底,美国科技媒体 The Information 的一篇题为《Magic Leap 背后的现实》的报道开始。那篇报道,一夜之间将 Magic Leap 上半年融资 15 亿美元的明星公司形象拉到谷底。 

  一年前的这篇报道讲了三点 Magic Leap 现状:

  第一,宣传视频完全是特效公司后期制作的;

  第二,经记者体验,Magic Leap 设备是一个笨重的需要连接电脑的头盔(其实是个技术原型机),所以体验还不如微软 HoloLens;

  第三,Magic Leap 的核心技术被降级成了一个长期的研究项目,实际应用遥遥无期。 

  这篇文章被翻译为中文后在国内流传的比美国还广,而且很多人以此为例子来标榜,“我就说吧,黑科技大多是骗人的!”几乎一瞬间这个曾经几个月前被当成神公司来刷屏的 Magic Leap 就逆转成了骗子。

给 Magic Leap 带来热度也带来麻烦的“科幻视频”

  我一直对外界如此的反转很不解。因为从看到那个所谓的“造假视频”的第一瞬间,我确实就理解为这是个“技术畅想”,就是换了个更震撼的方式喊“我们要改变 XX 产业”嘛。依靠基本的科技素养也能判断,哪有凭空出来的所谓黑科技瞬间颠覆世界啊。 

  但是,马上武断认为这公司是骗子也显然是二次犯错,这个创新的技术路径显然值得持续关注,因为它即便是一种想象,也超过了已知技术的想象边界。 

  今年 1 月份,极客公园 GIF2017 大会上,我在舞台上面对上千位极客说了下自己对 Magic Leap 风波的这个看法。有意思的是,卢卡斯影业旗下的工业光魔公司创意总监 John Gaeta 也在台下。他是应邀来参加极客公园创新大会的 10 多位海外演讲嘉宾之一,而我当时并不知道,当时他还有一个身份——Magic Leap 创意合作伙伴。 

John Gaeta 在极客公园 GIF2017 大会上

  他听到我的评论,也了解到国内对 Magic Leap 的质疑后,回国转述给了 Magic Leap CEO Rony Abovitz,并建议他跟我聊聊这个技术。

  于是,在极客公园神奇的“全球科技朋友圈”里,Rony Abovitz 很快与我进行了一次电话交流,并约我 4 月前往 Magic Leap 总部面谈和体验新产品。

  充满未来感的奇怪公司

  劳德代尔堡这座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城市,远离科技中心硅谷,同时也是 Magic Leap 创始人 Rony Abovitz 的家乡。在这个不太被人关注的城市,Rony 构建了一个不一样的科技公司。 

Magic Leap 在劳德代尔堡的总部

  “这更像一个创意公司啊。”这是我走进到 Magic Leap 的多层办公区的直观感受。墙上、桌面、处处可见的是各种色彩斑斓的、颇具设计感的怪异卡通动物形象。在这些卡通形象中,最显眼的那个代表 Magic Leap 的奇特图案。

  我和其他 Magic Leap 员工的谈话中了解到一种可能的灵感来源:Magic Leap 希望塑造出令用户有亲切感的品牌形象,这一 LOGO 最初的灵感是一只卡通化的小鲸鱼。另一方面,Magic Leap 今年 4 月份刚刚申请的专利中显示了其头戴式设备可能的外形,小鲸鱼 LOGO 似乎也恰好呼应了这款产品的外形,突出了 Magic Leap 专注“视觉”的技术特征。

  没人会错过 Abvoitz 的办公室,因为门口站着一个真人比例的宇航员雕塑。Abvoitz 的办公室是全透明的屋子,有趣的是所有元素都与星战相关。甚至,星战主题布满了整个办公区里面。我随手拿起办公桌上花盆一看,竟然是星战里的死星。 

  在办公区里走来走去的不仅是程序员和工程师们,还有随处可见的 Beam 视频机器人。在 Abvoitz 和我谈话的过程中,就有两个 Beam 机器人分别由 Magic Leap 的市场部门与国际合作部门的负责人远程控制着,灵活的找到屋里一个合适位置,然后一本正经的参与交谈起来。 

  第一眼看上去,Magic Leap 就是一个未来感特别强的文化创意的公司,甚至就是个星战迷俱乐部,而且还有点刻意的科幻色彩。这其实给我的感觉很迷惑,这不像个靠谱的科技公司啊?自己也算是科技圈见多识广的,我对这种“过于未来感”,看起来很“装”的公司有天然的防卫心......

  直到 Rony Abvoitz 带我走到位于一层的生产车间——庞大而现代化的类似于芯片工厂的 7 条生产线。在这些 Magic Leap“神秘”的生产线上,Magic Leap 很快已经能以每年百万片级的数量生产自己最核心的光场显示元件。

  有一个细节我一直印象深刻:他带我一路参观越说越兴奋,后来换上工作服走到生产线房间里,拿出他的初代产品的主板原型,隔着玻璃对着我讲了一大通。他特别认真的拿着产品兴奋地给我指这个是什么,那个是什么。其实他忘了玻璃很厚,我看着他一直礼貌的点头,其实什么都听不见。但他就是特别忘我讲着自己的作品,完全不在意观众其实只有我和同事两个人。

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和 Magic Leap CEO Rony Abovitz

  这是我对这家公司越来越有兴趣的转折点,开始更急切的想了解他的技术和产品。

  如果人脑有套 API

  我率先体验了一把当年遭受 The Information 抨击的笨重产品原型,那大约是 Magic Leap 产品原型的第 6 或第 7 个版本。  

  

初代产品与当年的技术原型相比已经是巨大的进步  图 The Information

  那个家伙的体验其实挺有意思,在一个被安装了部分星球大战布景的库房里,你带上这个沉重的头盔,你发现眼前虚拟的形象与现实的布景叠加起来,然后一些情节会非常真实的影响你的感受。实际上可以理解为,动态的复杂的布景和情节用 AR,简单而固化的布景则用真的布景。

  我一下子理解了卢卡斯影业与 Magic Leap 的合作目的,这就是下一代主题公园嘛。当然,如果你抱着感受黑科技的心态来体验这个,觉得失望也很正常。 

  之后,我有幸体验了迭代开发到的第九个版本。也就是目前发布的初代产品的 Beta 版。这个版本已经与现在发布的产品外观变化不大,已经从头盔变成了眼镜,而且由于是分体设计,计算单元可以别在腰上,所以眼镜比其他一体化 VR/AR 设备轻很多。 

  从体验来看,这是当时所有 VR/AR 设备中我能得到的最好体验,主观的体验是至少要好 50% 到 100%。比如相对当时最顶级一体化混合现实一体机 HoloLens,Magic Leap 不仅仅是轻很多,而且视角明显宽非常多,图像的 Solid 程度明显更好、“真实感”更强,这就比其他设备提供了更强的沉浸感,真正地将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无缝连接起来。

  这些明显的进步,已经很显然体现了其光场技术的优势,这说明这个刚起步的技术是很有前途的。 

  Magic Leap 的光场技术(Light Field)被称为 AR 显示的终极形式。虽然 Abvoitz 花了一段时间给我解释这个技术,但我这个文科生出身的人,无法确保正确的给大家解释清楚技术细节。

  我可以简单的描述为 Magic Leap 更像是计算机科学与神经学的孩子,它的技术路径利用了人脑的计算能力,突破了传统成像技术逻辑,因为它不需要完整成像在电子显示屏上,让人眼去接受信息。而是通过光纤把“光场”投射到光学镜片上,利用人脑自己的本能能力去判读和解码。

  这等于是建立了人类视觉的 API,然后利用了我们大脑的视觉能力,极大的提升了显示运算和信息传输效率,进而突破传统显示瓶颈,提升了产品体验。 

  根据 Magic Leap 在美国申请的一份专利,我们能够看到,通过其独特的光场芯片,同一光线能够被分解为 12 个不同距离的焦平面,人眼通过天生的聚焦能力,就能够看清想看的焦平面。这 12 个焦平面已经基本能够利用人脑建立深度感知,从而避免了传统屏幕投射式头显设备靠左右图像刷新带来的头晕、恶心等问题。 

  

Rony 手里的光场元件是他核心的技术壁垒   图 Wired

  换言之,在 Magic Leap 中,人脑不是光学信息的被动接收者,而是直接参与者。甚至可以说,人脑是 Magic Leap 计算能力的一个核心组成部分。 

  Abovitz 这样解释人脑对光场的认知:“使得屏幕具有流动性同时更真实的关键,在于理解人的大脑在现实世界里怎样接受光学信息,然后通过给出的数字信息模仿现实中的光学信息,将其直接展现给人的眼睛。越是接近现实,人的大脑就越容易接受。”

  “所以 Magic Leap 在和全世界最前沿的神经科学家进行合作。”Abvoitz 坦言,神经科学还发展在非常早期的阶段,即使是最优秀的神经科学家也没办法破解大脑的运算法则。但是 Magic Leap 在找寻与大脑“和平相处”的模式。他相信“人脑+计算机”能创造出惊人的可能。 

  “打开新的维度”

  “你认为这个技术现在最适合用来做什么?”我不可避免的问了这个关键问题。

  Abvoitz 相信与其他大多数技术一样,娱乐将会成为开路先锋。Magic Leap 已经聘请了几位著名的视频设计师、漫画家、艺术家和作家为其创作内容产品。《雪崩》(Snow Crash)的作者 Neal Stephenson 现在是 Magic Leap 的首席未来学家,目前正在公司位于西雅图的办公室秘密开发一个游戏。

  在其他 AR 设备以提升协作作为切入点时,Magic Leap 瞄准的是创意产业。这意味着消费端产品的都有所区别。Abvoitz 谈到,Magic Leap 将与卢卡斯影业合作,也将与迪士尼合作修建未来的主题公园。《魔戒三部曲》导演 Peter Jackson 是 Magic Leap 的顾问之一,他的电影公司也会为虚拟现实技术提供大量优质内容。

  Abvoitz 说:“我们不单单是一家科技公司。我更愿意说我们自己是科技、生物和创意文化,三位一体的公司。”

  事实上,这或许是创始人兼 CEO Rony Abvoitz 自己的映射。在他的自我介绍中,Abovitz 写道:“人类的朋友,动物的朋友,以及机器人的朋友”。Magic Leap 并非 Abvoitz 第一次创业。2008 年,他创建的一家机械臂公司 Mako 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随后在 2013 年以 16.5 亿美元卖出。 

  《纽约客》在对 Rony Abvoitz 的特稿中写道:“如果你制造机器手,帮助医生用手术刀切割人体,你必须要遵从物理定律,生物定律,以及人的意识和头脑。Abovitz 在这三个领域都是天才。”

  而且他显然从小就是一个科幻小说迷。Abvoitz 出生于 1971 年,是一名以色列移民。他的童年脑子里都是“如何成为卢克天行者,打败死亡之星,打造C-3PO”。而成立机械臂公司的初衷,也是因为“我决定建造一个《星球大战》里的医疗机器人”。Abvoitz 在《纽约客》的采访里说道。

  2012 年,Oculus 在 Kickstarter 的爆发性融资,让 Abvoitz 意识到人类本身就是 VR 世界的其中一种“硬件”。虚拟现实或者混合现实想要成熟发展,不仅要使用计算机的硅和芯片,还要利用人类体内的“生物分子电路”。Abovitz 认为虚拟现实本质是人与机器的共生性科技(Symbiont Technology)。Abovitz 为此创立了 Magic Leap。

  自己设计自己生产、从娱乐出发切入大众市场,Abvoitz 直言虽然他要从娱乐市场切入持续迭代技术,但最终,他直言自己看到的是下一代的计算平台,因为如果他的眼镜持续迭代做到可以接受的全天佩戴,混合现实的技术可以帮助大家随时调用任何技术,投射任何内容,完成任何交互,而手机就完全会变得没有必要。

  NBA 球星 Andre Iguodala 此前参与了 Magic Leap 新品广告的拍摄。在 2017 年 4 月接受采访时,他谈到了 Magic Leap 的数字助手。一抬手这个助手就会出现在手上,它可以控制智能家居设备,还可以实现操作系统的其他功能。Iguodala 还透露,演示过程中的很多东西都是直接由眼球运动来控制的。可以使用目光来控制环境中的各种物体,包括开关电灯或调节温度。

  Abvoitz 说:“我们更愿意将我们的设备定义为一个‘环境计算工具’,这个概念是你有了这样一个设备,你可以整天戴着它,然后它会帮助你计算周围的一切事物。”Magic Leap 将未来的人视为“人 +AI+ 设备”的超级人类。Abvoitz 说:“我认为未来会有一天,那些没有利用 AI 加强自己的人,会被工作淘汰。因为他们将大幅落后于别人。”

  Magic Leap 显然希望在现实世界开启新的维度(Dimension)。但我相信让其图像更清晰流畅,硬件佩戴更好的体验,自然的交互方式更自然等,还需要相当大的进步才有机会,Abvoitz 也一再强调,Magic Leap 没有试图在现阶段就取代任何设备,因为他花了几年时间用这个产品只是证明了这个技术路径的价值,他还需要更多时间来真正突破技术临界点。 

  接下来随着他的初代产品发布,必然很多原本尖酸刻薄的怀疑者将会瞬间化身拥趸,各种蹭风口,贴热度的项目也会开始出现。当然,也会有很多新的质疑。 

  比如“这么难看啊,怎么带出门?”

  比如“这么大啊,我都能造出更小巧的 AR 眼镜啊?”

  比如“感觉就是体验相对好点而已啊,差别不大啊?” 

  比如“有什么用啊?又卖不出 1000 万台!”

  其实,这第一代产品的是使命并不是、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立即趋之若鹜,这个产品绝不会震撼的让这家公司立即“封神”,但会给它继续向前迭代的强大动力。因为在对一个颠覆性的新技术路径验证上,Magic Leap 已经取得了第一步的成功。 

  在今年 4 月我与 Rony Abvoitz 交流的最后,他对我说:“我知道这件事对很多人来说,太难以理解,产品也还不是很完善。但我还是特别希望如果邀请你来这里体验过,你能看到一种新的可能性,看到一种新的未来。”

  我记得当时很认真的对他说:“的确,要优化的东西真是不少啊……”

  “但感谢你!”我想了下,“我看到了你说的未来。”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