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1-13 09:30 原文链接 [收藏] « »

  第 36 届J.P.摩根健康大会的首日(北京时间 1 月 9 日),比尔·盖茨做了 16000 余字的演讲,阐述了全球健康是盖茨基金会的重点,除了反复提到传染性疾病和儿童死亡率问题,同时重点提到微生物组、免疫治疗、mRNA 疫苗、早产的全基因组关联分析、脑科学等新兴技术。盖茨表示,过去五年,盖茨基金会投入全球健康近 120 亿美元。

  划重点

  • 全球健康是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重点,过去 5 年投入 120 亿美元 

  • 解决全球健康的核心是创新驱动,包括科研、企业、慈善和政府资助

  • 降低医疗器械产品研发和进入市场的系统性阻力

  • 利用遗传学等技术抵抗传染性疾病

  • 肠道微生物和新生儿发育不良以及免疫系统的相互关联

  • 投资 1 亿美元用于研发老年痴呆症治疗方法

  • 医疗健康公平不是可能性,是必须的

比尔·盖茨在 36 届J.P.摩根健康大会上演讲(来源:J.P. Morgan Twitter)

  1、2018 年五岁以下的儿童死亡数目将达到 500 万

  谢谢大家。今天很高兴来到这里和各位分享。

  这十多年来,无论我走到哪里,我总是和不同的人在讨论并试图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医疗健康。现在我想和大家分享的一个重要讯息是,全球医疗健康状况越来越好,比过去任何时候发展速度都快。

  自 1990 年以来,儿童死亡率降低了一半,艾滋病不一定是绝症。曾经许多每年被忽视、影响十亿人的疾病得到重视。

  当我们在谈论全球医疗健康过去取得的这些成就时,我对未来(可以取得更大的成就)感到很乐观。

  但是,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今年(2018 年)五岁以下的儿童死亡数目将达到 500 万,而且大部分是在贫穷国家。还有数以亿计的人将遭受疾病和营养不良的侵扰,这不仅侵扰个体的身体,也侵扰了他们的斗志和国家力量。

  2、解决全球健康的核心是创新

  其中有一些问题,可以通过为所需患者提供治病药物和疫苗来解决。但是(总体来说),我们现有的技术方法(tool)与消除贫穷导致的重病所需的方法之间仍然存在巨大的差距。

  缩短这个差距的方法是创新,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很高兴能来到这里的原因。

  在座各位的企业正在从事科学发现和技术发明,这(在商业之外)也可以带来突破性的解决方案,挽救世界上贫穷国家数百万人的生命。

  另一方面,政府资助的基础科学研究,从实质上为健康发展建立了非常有前瞻性的路径。

  此外,慈善通过发现并培育行之有效的思路想法,在平衡民营企业合作伙伴的商业回报同时来推动医疗健康发展。

  但是最终,是在座各位企业家,具有能力、经验和资源将科学发现转化为商业上可行的产品。

  全球医疗需要民营企业。而且,坦率来讲,民营企业在推动医疗健康突破发展的同时将会收获很多。

  3、盖茨基金会过去五年投入 120 亿美元

  未来几十年,发展中(国家的)经济体将继续扩张。到 2050 年,非洲人口将翻一番,达到近 25 亿人,这将是美国和欧洲预计人口总和的两倍多。

  当然,我们不必等待 20 年或 30 年。在短期内,民营企业之间不仅是共建,也将会共享由此带来的成果。

  大家可能知道,盖茨基金会在美国的农业发展、公共教育等方面在投入关注,但是全球健康是盖茨基金会的首要工作。过去五年来,我们已经投资全球卫生近 120 亿美元。这包括对前景技术和潜力、应用全球健康的公司的捐款和股权投资。我们还通过创新方法,用较低的成本,帮助不少的民营企业规避未被论证的新产品研发需求带来的风险。

  通过基金会的投资,疟疾的新型药物和传播媒体控制工具面世,并推动贫穷国家引进新的疫苗;发展中国家数百万人拥有了长效避孕药工具,最好的、可行的抗逆转录病毒来治疗艾滋病毒。

  4、降低医疗器械产品研发

  几年前,我们研究的数据显示,在高收入国家,注册产品需要 6 到 12 个月,而低收入国家则需要 4 到 7 年。我们意识到,这与为需要他们的人提供新的健康解决方案,或者其他任何事情一样,是一个巨大的局限性(需要解决)。因此,我们与世界卫生组织以及中国和非洲的监管机构合作,降低新产品研发和进入新市场的系统性阻力。

  在我们与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的合作上,我感到特别地兴奋,因为我们使用国际标准为药物和疫苗的检测、审查和批准提供了一个更高效的、一致的机制,改变了中国进出口高质量(医疗健康)产品原有的规则。

  5、慈善和产业发展的交叉点

  我们做的事情,和在座各位做的事情,这中间有一个重要的交叉点,这就是我今天要谈的(重点)。

  今天(我们聚集一堂),在讨论生物技术和制药领域驱动在座各位研发进展的问题,我们在全球医疗健康领域试图解决的问题,这两者正在以令人兴奋的方式汇合。在座各位正在研究的许多解决方案,在推动全球医疗健康方面有着十分重要的应用意义,比如利用免疫治疗解决癌症问题,探寻大脑的秘密来治疗老年痴呆症,分析身体吸收营养的机制来解决肥胖和其他疾病。

  全球健康社区可能不会像我们认为的类似癌症治疗的那么多,但我们需要了解免疫系统来解决艾滋病、疟疾和结核病等致命疾病。

  我们并不聚焦在与衰老有关的神经退行性疾病上,但我们担心贫穷国家数亿儿童的认知发育。

  我们现在不是在应对非洲和南亚的肥胖危机,相反,我们正在努力解决发育迟缓、浪费和营养不足的现状。

  在座各位可能因为全球丰富的市场而研发产品,但您的实验室突破也很可能可以挽救世界上贫穷国家的数百万人的生命。

  在健康和医学领域,我们通过类比、借鉴来学习。当我们提出关于免疫系统、大脑或人类微生物组等人类关键系统的问题时,答案也可能适用于完全不同的领域。

  6、传染性疾病癌症免疫治疗 mRNA 疫苗

  几个月前,“华尔街日报”的一则头条新闻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众多科研发现之一,说的是利用 HIV 病毒的遗传机制可以用来修改免疫T细胞,从而攻击特定的癌症。

  (反过来)我相信十年后,我们会看到这样一个标题:“癌症工具如何帮助治疗艾滋病”。

  当然,这不是那么简单。今天的免疫治疗仅适用于特定类型的癌症和患者。(但是,我们知道)像癌症一样,艾滋病、结核和疟疾等传染病与被感染者的免疫系统之间有着复杂的相互作用。

  我们非常期待,正在进行的癌症免疫治疗研究中的发现将最终帮助我们控制所有传染性疾病。这对于人类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胜利,也可能是生命科学领域的重要市场。

  其他人似乎也这么想。像 Bob Nelsen(编者注:ARCH Venture Partners 联合创始人,投资了 Illumina,Juno, Editas 等企业)和 Bob More(编者注: Frazier Healthcare Ventures 前合伙人,2013 年加入盖茨基金会)这样的风险投资家已经帮助 VIR 生物技术公司筹集了 5 亿多美元,其中包括我们的资金,用于发现和研发严重传染病的治疗方法。

  我们也是 Immunocore 的投资者,使用T细胞技术来刺激人体的免疫系统。最初,Immunocore 的“T细胞受体”技术针对癌症,现在也可以应用于传染性疾病。

  我们支持像 CureVac 和 Moderna 这样的公司研发用于疫苗和药物研发的 mRNA 方法,这些方法有可能帮助我们解决癌症问题。这种方法对于 HIV、疟疾、流感和寨卡病毒也是一种潜在的免疫干预方法。

  与传统疫苗相比,mRNA 疫苗可能更便宜、简单、快捷。这对于遏制流行病是特别有帮助的,无论这些流行病是由自然界发生的,还是由人为生物袭击造成的。今天,新疫苗的研发到上市通常需要 10 年的时间,为了显著降低漂浮在快速流动的空气中病原体的致死率,我们必须大幅度缩短这个时间周期,90 天,甚至更短。

  7、新生儿健康、早产、肠道微生物

  当然,抗击传染病只是我们关注的全球健康挑战之一。另一个是新生儿的健康。

  尽管我们在降低儿童死亡率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今年五岁以下的儿童死亡数量将近五百万人,近半数的儿童在出生 28 天后就死亡。

  为了降低新生儿死亡率,我们首先必须了解新生儿的潜在脆弱性并去解决,尤其是在贫穷国家。目前,我们还不清楚为什么贫困国家的许多新生儿会死亡,这使得挽救工作变得非常困难。

  我们的团队积极地利用遗传学和其他研究工具,和民营企业一起,帮助孩子抵抗致命的感染,活下来,并帮助他们进一步提升身体健康和认知教育水平。

  我们在东南亚和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进行了为期 20 年的研究,对此感到非常兴奋,它将为我们提供导致死胎和儿童死亡的原因提供(珍贵的)流行病学数据。从数据中我们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但是我们已经知道一个关键的因素,那就是普遍的早产问题。这是造成新生儿死亡的最大原因,没有之一。(即时没有死亡)幸存儿童也往往面临严重的终身健康问题。虽然大部分早产发生在非洲和亚洲,但这个问题在发达国家也存在。在美国,每十个婴儿中就有一个是早产儿,这将严重影响儿童的健康和生活,并大大增加医疗费用。

  一家名为 Sera Prognostics 的公司最近在美国上市,他们研发了一种基于血液的诊断系统,来帮助确定有早产风险的女性提前分娩。我们正在协助他们在贫穷国家推广使用相对低成本的系统。这本身(可能)并不能(从本质上)解决问题。但是,这将为医疗工作者提供一种识别早产风险的方法,并且提供将其怀孕周期延长至足月的护理方法。我们还需要从怀孕期间母亲的健康状况开始,更好地了解早产的生物学机制。我们最近资助了一项全基因组关联研究,阐述关于孕妇缺硒与早产之间的相关性,还需要更多的研究,希望膳食补充剂可以帮助减少早产和新生儿死亡的发生率。

  另外,越来越清楚的是,肠道微生物和营养的关联以及两者之间的相互作用,对儿童生存和健康发育非常重要,无论在任何国家和地区。

  我们知道,贫穷国家的儿童营养不良,容易感染肠道疾病,发育不均衡的微生物组减弱了他们的免疫系统,使他们更容易患病,脑部发育受到损伤,这种影响持续一生。

  对于富裕国家的儿童而言,有证据表明他们在超洁净的环境中长大,食用加工食品和丰富的抗生素,肠道健康状况也很差,使他们更易患肥胖症、自身性免疫疾病、糖尿病和后发的高血压。

  针对这两种情况下,解决方案都是保持孩子们的肠道中微生物组均衡,通过合适的饮食来维持健康的微生物群。

  我们最近开始与研发相关解决方案的合作伙伴合作,通过使用益生菌,含有当地可用成分的营养食品,甚至粪便移植来替代或增加健康的微生物。

  我们也不得不去证实有些孩子的健康状况没有实质性的改善,为什么呢,正如我所提到的,营养不良的儿童在余生中都有认知受损的危险。最近的数据显示,符合这一标准的五岁以下儿童有 2.5 亿人。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每十个孩子中就有四个更有可能辍学,而且在工作场所成功的可能性更小。

  从人道角度,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心碎的悲剧;从经济学角度,这是发展中国家摆脱贫困过程中的巨大消耗。

  8、新生儿发育、脑科学、神经影像学、阿尔茨海默症

  这里存在的挑战是我们没有很好的方法评估孩子的大脑发育。我们今天使用的替代措施计量孩子的身高,看它是否远低于同龄的标准,以及是否生活在贫困之中。这些指标是有价值的。但是,这无法充分衡量大脑——一个拥有 100 亿个细胞器官的发育,科学家们通过肉眼可见的方法观察,已经将其称为“宇宙中已知的最复杂的物体”。

  我们也正在与企业合作,利用神经影像学和其他技术来评估婴儿早期和幼儿的认知发育。这些企业目前使用这些工具来评估老年痴呆和认知能力下降。通过工具得到初步的数据显示,在世界各地的发育迟缓的发病率很高。通过图像显示,与 2 到 3 个月大的正常发育的儿童的大脑相比,发育迟缓的儿童大脑中的神经连接更少。

  我们还支持了了解影响儿童大脑发育的因素的研究,以便能够更快地进行干预,尽早减少神经认知缺陷对生命的影响。

  从个人角度来说,我特别有兴趣更深层次理解脑功能发育和衰退。我亲眼目睹了发育迟缓对发展中国家儿童发展的破坏性后果。我自己家族的男性成员中也患有老年痴呆症。

  虽然阿尔茨海默氏症的研究不在我们所做的基础范围之内,但我个人承诺,在我们通过基金会支持的大脑发育研究的基础上,投资 1 亿美元用于治疗老年痴呆症的新方法,包括阿尔茨海默氏症。

  9、实现医疗健康公平不是可能性,是必须的

  很多人经常问梅林达和我,为什么决定把我们的慈善事业的重点放到全球健康上。其实这是从我们问自己的一个简单问题开始:我们怎么样能为最多人做最好的事?

  当我们以这种方式回头看时,答案很快就清楚了。贫富国家的健康差距是一个大问题。我们看到了一个没有被其他人填补的空白。我们相信,我们在全球健康方面的投资可能是催化剂。通过帮助贫穷国家减轻疾病带来的灾难性负担,我们也帮助减轻他们的贫困负担。

  在我们有生之年,实现医疗健康公平不仅是一种可能性,也是非常必要的。因为我们每个人,不管生在哪里,都应该有机会过上健康而富有成就的生活。

  谢谢!

  编后记

  编译这篇演讲时,开始是好奇,后来越来越被吸引,再后来是敬畏,特别是当比尔盖茨提到早产儿的全基因组关联分析、肠道微生物组、菌群移植甚至 mRNA 疫苗,这些前沿技术对于很多生命科学行业内的人来说,不见得都信口拈来;而除了对科学技术的学习之外,比尔盖茨提到了慈善和产业的大同,就是技术创新驱动,不同的问题可能是同一个答案,因为技术是工具,解决问题是初心;在经历早期的创业、后期的财富带来烟花掌声之后,比尔盖茨沉下心到东南亚、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潜心做慈善,授人以渔,投资早期研发企业,研发疫苗,通过遗传学技术抵抗发展中国家地区的传染病。人生来是否平等,留给评论家去说,盖茨的最后一句说得好,医疗公平不是可能性,是必须的。我们怎样为最多的人做最好的事,这是生命科学的魅力,是健康事业的初心,也是情怀和逻辑的大同之处。2017 年比尔盖茨在推特上发文,就职业选择寄语应届生时。提出人工智能、能源、生物科技是非常有希望有潜力的领域。我们可以看到,这三方面,也是中国乃至全球推动的领域,分别解决未来的数据、生存和生命问题,此外也是通过技术缩短国家地区的差距,对于商业是潜在市场的大道,对于情怀是胸怀天下的大爱。(基因慧布三少)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