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1-29 18:31 [收藏] « »

  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张旭豪实现了他 3 月份抛出的“半年内,外卖市场三家剩两家”的预言。当外界期待看到饿了么与美团兵戎相见的拼杀模样,张旭豪却显得愈发沉稳。在他认为,外卖市场的空间非常大,可拓展业务众多,还未到走向融合的阶段。文章来源:创业邦,原文如下:

  2017 年 8 月 24 日上午,百度外卖召开内部会议,张旭豪带领几名高管一同参加,饿了么正式宣布与百度外卖合并,具体的合并细节包含:百度外卖 5 亿美元出售;此外百度打包一些流量入口资源给饿了么,作价 3 亿美元,总共价格为 8 亿美元。

  如今回过头再看这笔交易,实际上早在 2013 年就已经埋下了伏笔。

  2013 年,美团实现盈利。同年 11 月,美团旗下的网上订餐平台美团外卖正式上线。在此之前,美团副总裁王慧文还特意去上海见了张旭豪,谈到收购事宜,但却被张旭豪干脆得拒绝了。也就在美团外卖正式上线的同一个月,饿了么宣布获得 2500 万美元的C轮融资,红杉资本领投,前两轮的投资方金沙江和经纬跟投。

  在这个遍地是钱的战场上,饿了么与美团真正兵戎相见。

  拒绝被收购,仿佛张旭豪在四年前就已经有了和美团扳手腕的信心。很多人问过他为什么当时敢于做出这样的决定,自信?自大?如今的张旭豪或许才能够真正说清楚这件事,他说:“直到今天,外卖行业的空间仍然非常巨大,根本还没有发展到融合的阶段。之所以要靠合并实现垄断,一定是因为行业发展遇到了瓶颈,但外卖行业的渗透率还很低,还有很大的空间。”

  如果四年前拒绝被收购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那么当张旭豪得到百度外卖后,他拥有了和王兴直接对话的资格。

  2018 年伊始,与百度外卖合并已半年,张旭豪少有对外发声,此次他接受了创业邦的独家采访,重新聊了聊这桩交易。他还主动聊起这么多年经历的风浪,得以一窥是什么样的经历塑造出率领饿了么这艘巨型航母的张旭豪。

  并购百度外卖之后

  张旭豪告诉我们,得到百度外卖后,他的下一步是要把两家企业的文化拉到一个层面,从而达成目标的认同和一致。饿了么和百度外卖的合并其实并不是简单的人和人的合并,更像是理念的融合、技术的融合、服务的融合,取长补短的融合过程。

  从品牌角度,百度外卖过往始终秉承的“品质外卖”的品牌优势或许是饿了么首先看重的。张旭豪承诺会保持百度外卖既有的品牌和组织架构独立运营,同时饿了么向百度外卖投入资金、流量、人力等多方面的资源,支持百度外卖做大做强,与饿了么形成优势互补。

  同时,百度外卖的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也是饿了么“兵器谱”上重要的一柄长矛,将技术赋能给整个集团的即时配送体系。

  据一位接近张旭豪的人士透露,饿了么和百度外卖已经基本实现全面智能调度,下一步将是人机配送。

  对于老二老三的整合,最大的价值就是变量,如果整合得干净利落,是一个大利好,1+1=2,迅速追上老大;如果整合得拖泥带水,1+1=1,反而让老大得以空隙往前继续领跑一阵。

  而站在百度的角度思考问题就简单得多,O2O 不在陆奇的护城河里,放弃在情理之中。

  张旭豪相信这样的融合必将产生1+1>2 的协同效应。饿了么联合创始人兼 COO 康嘉也说:“竞争不可怕,因为在竞争的过程当中,你的成长一定是最快的。”

  整合完毕,阿里与美团的战事也将在 2018 年迎来全面升级,而首战的爆发最有可能是在饿了么与美团外卖之间。

  随着如今格局越来越明朗,许多人都在期待饿了么和美团外卖的“终极决战”,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两家外卖服务企业都搭建起了庞大的物流平台,能够延展出新的品类、新的商业,蛋糕非常大,在可见的未来,外卖市场还将处于“做蛋糕”的阶段,远没到“分蛋糕”的时候。

  现在谈论胜负,为时尚早。

  张旭豪之所以为张旭豪

  或许是知晓张旭豪的性格,许多好事者也都会在公开场合向他提及美团外卖,期待着从他的嘴里能蹦出什么尖锐的观点,好像每个人都希望张旭豪能不时地骂一骂美团外卖,给茶余饭后添加一些谈资。

  然而对内凶狠的张旭豪在看待对手时,却出人意料的“温柔”。他不愿饿了么在巨头围剿美团的战役中去刻意扮演什么角色。从始至终他都认为饿了么是一名服务员,核心优势是专注。

  不过对于公司,张旭豪的性格却令人手下忌惮。

  蛮狠、好斗、急躁、尖锐是外界对张旭豪的普遍评价,接近他的人都知道张旭豪做事习惯直达问题根源,不绕弯子。创始人的性格会决定一家企业的基因,这也让饿了么成为 O2O 行业最“野”的一匹独角兽。

  他善于把压力传达给员工,话语中总有一股混不吝的霸蛮之气,一开口就是一副激动模样,每次与城市经理视频会议时,张旭豪总会拍着桌子大声强调:“市场份额才是第一!不要管成本!只要市场份额!”

  听别人形容自己愤怒的样子,张旭豪显得有些尴尬。他认为“不计成本”这个表述现在回头看已经不够恰当了,更为准确的说法是,饿了么在当时更愿意投入在当时阶段匹配市场需求的成本,来获取更多用户,培养用户使用习惯。

  不管在什么行业,获客成本在任何时候都不便宜,今日互联网的获客成本更贵,重点不是成本的高低,而是经过合理计算和综合分析后来判断:这钱花的值不值、对不对、必要不必要。所以在这方面,不能说饿了么不计成本,而是经过精心计算后,在当时阶段必须采取这样的做法。

  蛮狠的性格是把双刃剑,一不留神可能会刺伤身边的人。张旭豪觉得能在一起共事的都是聪明人,都以结果为导向,不会在意这种直接的沟通方式。

  “创业是顺势而为,一旦感到勉强,说明你做错了。”

  外界都看好张旭豪成为下一个王兴,可他自己却对我们说:“我已经成为张旭豪了,不可能成为也没必要成为下一个王兴。”

  除此以外,我们还和张旭豪聊了很多,以下为其它内容的对话实录——

  创业邦:学业和创业,当初你选择了后者,就没有人劝阻你吗?

  张旭豪:导师和身边的同学一开始不理解,但是在跟导师说清楚计划后,导师还是支持我休学创业,在后来,导师和学院还推荐我们参加了很多创业比赛,获得了一笔启动资金。

  创业邦:2011 年在拿到朱啸虎的 100 万美元后,除了继续融资,自建物流体系的想法是怎么出来的?

  张旭豪:最开始 2008 年创业的时候,我们几个创始人骑着电动车给用户送了一年外卖,当时就觉得配送一定要标准化。在 2011 年拿到第一笔融资前,我们就坚定地认为物流对于外卖市场来说至关重要,但当时如果自建物流体系还没有一个很清晰的蓝图。

  创业邦:从数据来看,饿了么在线外卖平台目前已覆盖全国 2000 个城市,员工数量增到 15000 人,如此迅猛的发展下,你的担忧是什么?

  张旭豪:最大的担忧是企业失去创业初心,忘记我们是为什么而创业的。所以从 2016 年开始,我们开始反思、总结自己的企业文化和价值观,在全国各地进行高管文化巡讲,将我们的企业文化和价值观传达到每一个一线伙伴。

  创业邦:在这个过程中,你付出了多少?

  张旭豪:创业是享受的过程,谈不上付出。相反,在创业过程中,作为 CEO 受到了比一般人更全面的训练,总体来说还是收获居多。

  创业邦:与竞争对手相比,饿了么的核心优势是什么?

  张旭豪:我们不会也不需要和任何企业比,做好自己是最重要的。

  创业邦:你曾说饿了么和美团外卖就是交大和清华的差距?

  张旭豪:当时是在业务会议上抠一个数据的问题,本质上还是希望大家能用数据说话,用事实说话。不管你在哪所大学、哪家公司,都需要这种良好的工作和思考习惯。

  创业邦:饿了么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吃饱”?

  张旭豪:饿了么母公司“拉扎斯”,是梵文“激情”的意思,我认为创业就是永远保持激情。正如你以为这顿吃饱了,但这只是又一次饥饿感积累的开始。

  从和张旭豪的对谈中我们不难发现,原本性格外放的他仿佛随着此次并购开始转向冷静,或许是在拥有了和对手一较高下的资本后,站在企业执牛耳者的角度,他才真正意识到未来战局的不确定。

  而从用户的角度看,并购百度外卖半年后,饿了么真的变得更好了吗,你的看法是?

 
来自: 创业邦
找优秀程序员,就在博客园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张旭豪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