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1-31 10:39 原文链接 « »

京东金融单季盈利了,但仍有这些问题需要解决

  刘强东最近很忙。

  先是探访东北,并放出了“计划未来三年在东北进行超过 200 亿投资”的豪言,接着在达沃斯论坛上大秀宿迁英语,又携夫人组了饭局,宴请总身家超过 2 万亿美元的 50 位各国贵宾。忙碌的刘强东甚至被拍到,在会议间隙抽空吃家乡的方便米粉。

  忙归忙,心情应该还是不错的。

  这段时间,整个京东大生态利好消息不断。除了刘强东在达沃斯论坛上宣布的京东物流正在进行融资、甚至不排除未来在境外上市的消息外,已经独立分拆的京东金融也首次扭亏为盈,实现了单季赢利。

  我们似乎已经能看到京东下一季财报的漂亮数据。不过,利好消息的背后,仍然有不少值得警醒的地方。

  1 月初,自媒体作者瞬雨在《解构京东金融: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是跳蚤》一文中,对京东金融提出了多方面的质疑,并直指京东金融是一家“发布会驱动”的公司。

  我们初步复盘了京东金融的业务情况后发现,实现盈利之后,京东金融至少仍有以下几个问题需要解决。

  累计亏损未平

  “京东金融首次实现了单季赢利。”1 月 11 日,刘强东在内部信中披露了这一消息。不过,他并没有透露具体的数据。

  从公开的财务数据中,我们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2017 年 10 月的《京东金融-中信证券 2 号京东白条应收账款债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优先级及中间级资产支持证券评级报告》中显示,扣除相关成本及费用后,2014—2016 年及 2017 年 1—6 月,京东金融分别取得净利润-3.24 万元、 -143.27 万元、-5.68 亿元和 3.24 亿元。 

  情况比预想的乐观。36 氪的报道曾提到,京东金融内部测算的盈利模型显示,预计 2017 年将亏损 7 亿元,2018 年实现扭亏为盈。

  不过,从收入数据来看,京东金融的累计亏损应该仍然未被填平。仅以 2016 年和 2017 年上半年的数据为例,2016 年京东金融实现营业收入 6.13 亿元,2017 年 1—6 月京东金融实现营业收入 8.39 亿元。结合 2016 年京东金融亏损 5.68 亿来看,即便京东金融 2017 年上半年全部的营业收入都拿去填补这个亏损,也无法在当季实现 3.24 亿元的盈利。

  因此,2017 年1-6 月只是实现了当期盈利,并没有考虑过往的亏损。总体上,京东金融应该仍然处于累计亏损的状况。

  在未来,京东金融还需要面对的一个重要问题是,随着京东的体量逐步成长巨大,腾讯对其的支持也必然有所收敛。毕竟,双方在 2014 年 3 月达成的战略协议中,微信和 QQ 入口的 5 年合作很快将于 2019 年到期。

  而金融对腾讯来说,同样是十分重要的战略级业务,势必会将资源牢牢握在自己手中。这或许会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京东金融的业务增速。

  毕竟,我们已经看到,从 2017 年下半年开始,腾讯系的公司开始出现明显的“内部”竞争。滴滴自己拿了支付牌照,美团开始大力气推出行业务。有观点认为,作为制衡,未来腾讯很可能扶持美团去对抗京东。

  “去金融化”道阻且长

  尽管京东金额目前拥有至少 10 个业务模块,其核心业务仍然是最初起家的消费金融、供应链金融,再加上近两年出镜率很高的金融科技部门。

  并且,在宣传口径上,京东金融似乎正开始呈现出 “去金融化”的趋势 ,把人设从原本的“金融科技”,向“科技公司”扭转。

  事实上,金融科技部门自从成立来一直是京东金融的香饽饽,与各大金融机构的合作也经常被作为 ToB 业务板块的重要成绩。

  在京东金融的相关报道中,合作金融机构的数量被多次强调。最新的一组数据是,截至 2017 年年底,京东金融累计与 400 余家银行、120 余家保险公司、110 余家基金公司,40 余家证券、信托、评级机构达成合作,涵盖了市场上所有主流的金融机构。

  这是一组听起来很厉害的数据。但回过头看一下几个友商的数据后,就会发现端倪。

  根据公开报道,2016 年蚂蚁金服合作的金融机构就已经超过了 400 家。百度金融 2017 年公布过一个数据,“自决定聚焦金融科技战略以来,已经发展了 400 家合作伙伴,其中包括农行、中信等大行”。腾讯暂时没有对外公布总量数据,但与工行、招行、中信、浦发、北京银行等都已经建立了合作。

  所以,互联网公司与传统金融机构的合作,通常并不存在排他性。一位业内人士称,传统金融机构与互联网公司合作,主要是基于引入技术和流量的考量,实际落地的业务中,真正能带来革命性变化的并不多。

  核心业务的问题

  之前的文章中我们曾经提到,C端账户体系的乏力,是京东金融的一个天生短板。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抢占了超过 90% 市场的情况下,京东金融很难在京东体系之外,通过账户去拓展体量,更多的还是产品突破。

  消费金融和供应链金融,是当仁不让的两大王牌产品。不过,它们依然有各自的问题。

  新媒体《第一消费金融》曾报道,从 2017 年 1 月至 2017 年 6 月,京东白条逾期超过 90 天的金额从 4.3 亿元增加至 6 亿元,逾期大于等于 90 天的回收率最终只有 2.4%。如果以逾期超过 90 天的白条资产为违约资产,平均违约率高达 2.44%。

  一位相关人士称,对于有流量和场景的公司来说,消费金融只要控制好坏账,基本上半年就可以实现盈利。仅以上文提到的时间段来说,白条的数据并不算好看。

  实际上,作为京东金融的明星业务,京东白条存在原始困境:赊销不算信贷,不能与征信体系打通。

  从 2013 年 9 月开始试运营的时候,白条就曾引发过法律争议,核心是信用赊销到底算不算信贷产品。京东方面的处理是,京东白条不是信贷产品,只是简单的先拿货后给钱、通过付款延迟形成的赊销。

  和信贷产品不同,这种赊销的债权不存在借贷关系,只是卖方京东帐上的应收账款,而不是金融债权。所以京东白条的 ABS 底层资产也一直都是应收账款。

  如此处理的原因很简单,规避监管,为当时白条的诞生创造可能性。但由此带来的麻烦是,赊销既然不是信贷资产,自然无法接入央行的征信系统,即便用户逾期不还,也不能采取相应的制衡措施。

  好在随着业务扩张,白条在去京东化的过程中,有了更多的分期场景,比如租房白条、教育白条等。这些白条是京东旗下小贷公司进行放款形成的信贷资产,克服了普通白条不能上征信的弊病。

  未来,京东白条要进一步合规,可能仍然需要全面实现信贷化,但届时又不得不面对杠杆率的问题。

  在京东金融的几项核心业务中,最被外界看好的,仍然是供应链金融。在京东自营平台的模式下,供应链金融可以很好的形成体系内的闭环。

  2017 年末的坚果 Pro 2 发布会上,罗永浩还特意感谢了京东金融在供应链金融方面的帮助。

  不少人对此深感认同。一位 3C 产业从业者说,供应链金融的确很重要。他们合作的京东供货商在生产和销售时可以选择先贷款,等到把 7 成货款要回来后,再去支付本息。“对于资金的流转来说,这简直是救命的。”

  目前来看,供应链金融的最大瓶颈,则在于京东模式本身。尽管京东的开放平台业务已经不断扩充,但自营仍然是其核心竞争力。与阿里体系内的小微企业主数量相比,京东供应链金融可能要面临更低的天花板。

  【钛媒体作者介绍:杨舒芳,前搜狐科技资深互联网记者,公众号“科技考拉”】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