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1-31 11:19 原文链接 « »

  腾讯《一线》作者纪振宇 1 月 30 日发自硅谷

  两年前的那桩科技行业史上规模最大的一笔收购案,留给戴尔近 500 亿美元的债务,如今,戴尔正在急迫地寻求融资方案以降低财务杠杆。

  上市几乎是戴尔目前唯一的出路,这意味着戴尔自 2013 年私有化以来,将再度重新成为一家上市公司,但上市的途径却有多种,就目前外界传出的消息来看,由 VMware 对戴尔进行反向收购,成为了可能性最大的方案之一。

  时间追溯到 2 年前的那场惊天大收购,戴尔联合银湖等投资机构总共耗资 670 亿美元,将数据服务巨头 EMC 收入囊中,而 VMware 当时作为 EMC 的子公司,80% 的股份由后者控制,戴尔对 EMC 的收购完成后,VMware 依然保持独立上市运营,这也给如今的“反向收购”方案埋下了伏笔。

  对于戴尔来说,因为收购所留下的近 500 亿美元债务的处置问题,已经随着税改方案执行日期的临近变得愈加紧迫。去年底美国刚刚通过的税改方案规定,公司税的利息抵减不能超过公司息税前利润的 30%。资产管理公司贝恩斯坦资深分析师 Mark Moerdler 表示,对于每年仅利息就要支付近 20 亿美元的戴尔来说,新税法如果去年就生效,将给戴尔每年带来 3.74 亿美元的额外税务支出。

  反向收购对于戴尔来说,是重回资本市场的一条捷径。目前,戴尔牢牢控制着 VMware98% 的投票权,因而方案本身不会受到任何来自董事会层面的阻碍,唯一的问题是,这一方案能够给现股东带来多少回报以及能否实现戴尔降低财务杠杆的目标。

  从股东回报来看,反向收购实际上为 2 年前与戴尔一起联合收购 EMC 的财务投资者提供了一条绝佳的退出通道,这些投资者包括银湖、新加坡淡马锡等,他们能够通过收购,将手中的戴尔股份置换为在公开市场中可交易的 VMware 股票,实现变现。

  但从降低债务来看,VMware 自身并不能给戴尔带来太多帮助,根据 VMware2016 年财报显示,该公司全年的利润为 11 亿美元,相比戴尔近 500 亿美元的债务来讲依然是杯水车薪。

  同时,资本市场也并不看好这样的“抱团自救”,在该消息公布后的几个交易日,VMware 股价已经累计下跌了近 30%。市场咨询机构 GBH Insights 首席技术研究官 Daniel Ives 对腾讯《一线》表示,VMware 目前自身发展良好,但收购戴尔无疑将会给其带来拖累。

  “收购戴尔就像给 VMware 带上了沉重的枷锁,” Ives 说。“这对于 VMware 的股东来说无疑是最坏的消息。”

  根据戴尔 2018 财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前三季度亏损 32.17 亿美元,这一亏损额较去年同期继续扩大 124%。与此同时,尽管在当今云计算大行其道的冲击下,VMware 依然实现了在过去三年中每年两位数以上的利润增长。

  戴尔董事会不久后将就方案作出最终决定,“反向收购”这一方案,看起来更像是戴尔在目前情况下的一种无奈之举,为了尽快重新获得资本市场这一融资渠道,不得不以牺牲 VMware 的长期利益为代价。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