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2-13 23:00 « »

  中新经纬客户端 2 月 12 日电(罗琨)再过两年,第一批 90 后就迈入 30 岁大关了。而根据联合国对于“青年”的定义,“青年”是年龄介于 15 岁与 24 岁之间的群体,因此 1994 年以前出生的都已经可以算进入中年了。尽管这一定义仍值得商榷,不过,对于大部分 90 后来说,他们感受到的中年危机却是实实在在的。

  “还没感受过诗和远方,满脑子都是如何买房”

  @蜗牛,28 岁,码农

  我经常和朋友开玩笑说,我们这一代年轻人,毕业以后还没感受过诗和远方,就要被丈母娘逼着买房。毕业以后在深圳的这几年,眼看着深圳的楼房均价从 2 万 5 一路飙涨到均价近 5 万一平。我和女友计划在 2018 年结婚,买房的事情也必须提上议程了。两个人手头的现金加起来差不多 60 多万,两边父母都是农村的,手里也没什么钱,“啃老”在我们这儿肯定不行。这 60 多万是我们俩这几年攒下来的,为了买房,我们俩几乎不下馆子,也从来不去旅游,周末基本都用来加班,还可以省家里的电费。

  12 月份去龙岗那边看了一个新盘,最小的户型 88 平米,总价 300 多万,首付怎么着也要近 90 万。看房那天售楼处还是人山人海,好不容易交了 5 万元定金,算是订下了一套。首付还差 20 多万,当天我和女友两人疯狂打电话,大学室友、老师、同事、稍微有点钱的远房亲戚,都打了个遍,1 万、2 万、5 万这样的借,再加上信用卡套现的钱,总算把首付凑齐了。现在虽然有房了,但是每个月还贷款压力也不小。两个人到手工资 2 万多,还掉贷款 1 万2,再扣掉现在的房租和吃饭和每个月定期给家里老人的费用,几乎所剩无余。最让我担忧的是,35 岁以上的员工在我们公司确实不怎么受待见,我现在已经是组里的高龄员工了。前段时间,中兴一个 42 岁的员工跳楼,当时真的对我触动很大,所以现在哪怕加班到晚上 12 点,我还是要抽点时间学习新东西,哪怕未来真的被裁了也能找到其他工作。

资料图:深圳楼市。中新经纬罗琨摄

  “两个人肩上扛着五个人的生活”

  @津津酱,27 岁,公务员

  我和我先生都是独生子女,现在父母转眼也快 60 了,两边父母除了手头有点积蓄,此外没有任何保障,扛风险能力几乎为0。前年,我们的女儿出生了,家里的经济情况就更加捉襟见肘了。

  生女儿之前,说实话,我自己感觉内心还是个宝宝,生完女儿以后,两边父母都有过来帮忙,那时候就突然感觉父母都老了,尤其是我母亲头发已经全白了,然后小宝贝又躺在摇篮里嗷嗷待哺,当时真的有一股“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危机感扑面而来。

  我和先生都是公务员,收入水平和在企业工作的同学没法比,我本科同学好多工资都是我的两三倍,那些创业的自然更不必说。当然,说这个也不是要攀比,只是心里多多少少会有点焦虑。现在我们两个人的肩上相当于扛着五个人的生活,好在父母现在身体还算安康,要是有大病什么的真的不敢想。这几天也在和同事研究怎么给父母上保险,一方面当然是希望父母更有保障,另一方面也是很清楚单靠我们自己真的抵御不了任何危机。

  还有几天就过年了,发的年终奖基本都用来给家里的小孩包压岁钱了,而我从父母手里领压岁钱的日子仿佛却还在昨天。

  “恐怕 30 岁还做不到管理层,这辈子就这样了吧”

  @雅楠,28 岁,广告公司客户经理

  我第一次清晰地有职场危机感,是前同事来现在的单位应聘。前同事之前的履历都很不错,在 4A 广告公司呆过,工作以后还去念了清华的研究生,不过后来领导把他给否了。他的理由是前同事已经过了 30 岁却连主管都没当上,说明这个人潜力有限。

  我猛然发现自己再过两年也就 30 了,但升职基本上也没有希望。单位里的 95 后天天都有奇思妙想,自媒体玩得风生水起,动不动就能给客户出个 10 万+的文案,现在他们叫我“前辈”我都觉得心虚。他们年轻体力又好,加个通宵的班一杯拿铁就可以回血,我得缓个好几天才能找回状态,我想如果我是领导大概也不会给这样的自己升职加薪。

  也不是没想过通过跳槽来升职。不过最近好几次面试,面试官都会委婉地问我近期有没有生育计划,后来就没有什么回音了。

  还想过要么再去念个研究生深造下,但是看看我前同事的经历,又有点灰心。念个书出来一下子就 30 岁了,到时候说不定还要和 00 后一起面试,赢了他们也不光彩,输了更丢脸。

  “焦虑,每一天都担心自己会过劳死”

  @春下村树,27 岁,创业

  以前,总觉得死亡离我们是很远的事。这两年,陆陆续续地听到有几个大学同学和校友离世的消息,几乎都是过劳死或者自杀,有一个还是同宿舍上铺的兄弟,我们俩都是从上大三开始就创业,当别人还在管爸妈要生活费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拿到了上百万的融资。前两年,我因为创业失败就找了份工作,不过节奏和创业时差不多,只是不需要担心怎么融资怎么养活员工的事情了。而他一直都在创业,最近因为资金链压力太大等多方面原因,他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今年六月才满 28 岁。

  每次加班到 1 点的时候我都会担心自己有一天会过劳死。毕竟我的生活方式太不“养生”了,熬夜加班是常有的事情,吃外卖,办了健身房的年卡一年只去了三四次。身边的朋友总是劝我悠着点,不要把身体搞垮了。我也尝试过让节奏变慢点,但那样我心里会很焦虑,总觉得自己会一直平庸下去,混不出名堂来。要么就是身体累,要么就是心累,总得选一样,我现在就暂时仗着还年轻选择身体累吧。

  “快 30 了还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这样的人生最可怕”

  @寄意寒星,27 岁,AI 工程师

  但是我觉得自己始终缺乏“内核”,我不知道自己的热情和天赋在哪里,我每天都过得像行尸走肉,无精打采。我很羡慕那些年纪轻轻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人,而我现在快 30 岁了,还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我觉得这样的人生才是最可怕的。(中新经纬 APP)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