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2-28 17:48 [收藏] « »

  文/秦朔

  来源: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阿里巴巴全部收购饿了么,这是刚刚发生的新闻。

  饿了么当前估值 95 亿美元左右,最终收购价待定。被收购后,饿了么可能划归阿里巴巴集团 CEO 张勇领导,担当新零售基础设施的角色,饿了么的地面团队也会成为阿里在线下的重要资源。

  去年 11 月我采访过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视频节目在爱奇艺播出。他是上海人,生于 1985 年,本科在同济大学读书,研究生在上海交大读建筑节能专业。由于课余爱和同学打游戏,打着打着要点外卖,于是他们萌生了开发订餐系统的创业想法,2008 年 4 月正式成立公司,张旭豪为此放弃了到香港理工大学进一步深造的机会,和一个伙伴一起休学。为了了解行业,他们一开始承包了一家餐饮店的外卖业务,连续几个月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亲自送外卖,风雨无阻。

  9 年后,饿了么从最早只有几个人发展到有 300 多万外卖小哥;从一个城市发展到 1500 多个城市;从连接上海交大旁边的 17 个餐厅到连接 150 多万商户;从几十个用户到有 2 亿多用户(注:2017 年 11 月数据)。在饿了么 9 周年年会上,张旭豪说,饿了么有可能成为一家市值千亿美金的公司,还可以进入比外卖体量更大、年交易额 30 万亿的消费品市场,成为下一代即时配送的服务平台,把一切都在 30 分钟送到(Make Everything 30 Min)。他说饿了么的愿景是用创新科技打造全球领先的本地生活平台。

  当阿里巴巴全部收购饿了么之后,张旭豪将何去何从?答案将在未来揭晓。此刻翻看当时采访的录音整理,还是能深深感受到他的激情、韧性和追求。特将主要内容刊出,并祝这位让网络订餐行业从无到有的年轻企业家再创辉煌。

  我们不是改变世界,而是满足用户需求

  秦朔:看了你在饿了么 9 周年庆典的演讲,感到一个创业者可以改变很多东西。饿了么创造了一个怎样的市场?

  张旭豪:我并不觉得是饿了么改变了世界,我们是满足了用户的一个需求。我们内部一直讲一件事能做成,60% 是时势,时势造英雄,30% 是自己和团队努力,10% 是运气。今天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移动支付、智能手机、LBS 定位、数据能力完善,导致外卖成为消费者喜欢的、即时性消费的产品。我们一直坚持了 9 年才等到这一天。

  秦朔:你的意思是说,没有饿了么,这个市场也可能有另外一些同行?

  张旭豪:更核心的是说,我觉得个人改变世界很难,更多的是我们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是时势带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去做这样的产品。

  秦朔:但的确改变了很多,比如你们的数据说,圣诞节有 900 万订单点外卖,情人节有 15 万人点鲜花,这跟过去有很大不一样。

  张旭豪:因为移动互联网的支付方式,导致了消费者可以享受这样的“即时性”,PC 时代你还要打开电脑。

  秦朔:你们最早创业时还印纸质的宣传手册,那时还是电话订餐。电话订餐,PC 订餐,然后真正爆发是在移动互联网。

  张旭豪:移动互联网可以帮商户很方便地接入平台,过去商户要买电脑上网,初期成本还是很高的,现在一台手机就能接单配单。第二是配送环节,过去没有手机、GPS,我都不知道骑手在什么位置,他是怎么接单的。2007、2008 年支付刚刚兴起,当时在网上点完,还不支持手机支付,还要线下现金支付,体验不是特别好。而到了移动互联网,支付非常普及,商户和用户接受度都很高,体验越来越好,一下子普及了。现在到了人工智能阶段,千人千面,我们推送给每个消费者的页面都不一样。比如我有段时间减肥,点的是健康餐,那我的页面全都是这样的一些餐厅。人工智能时代,对骑手怎么配送才能收入更高、线路更合理、如何合单并单、让每一次出去能够送更多订单,其实都跟数据有关,这是一个全新的时代。

  秦朔:从电话、PC、移动互联网再到 AI,你觉得公司的价值大概是在什么量级上的改变?

  张旭豪:电话到移动互联网,大概是百倍万倍的成长。整个线下商户做生意的方式在改变,过去外卖只是业务的补充,现在可能成为他们主要的收入来源。人工智能时代,我觉得还会有大概百倍的增长,它来源于效率的提升、个性化的实现、线上线下的整合。现在很多人说 O2O,O2O 我觉得只是线上和线下的连接,未来是 OMO(M是 merge,合并),供应链上游跟线下要做更深度的整合,不仅仅是连接。

  激烈竞争最后会回归理性

  秦朔:看过去的报道,说早期电话点餐时,你们尝试向餐厅收年费,有的餐厅不交,你让他下线,他还要找你、勒索你,甚至要把你带走,你要找同事在派出所等着赶快报案。一介书生,创业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张旭豪:这也是我们内部一直宣导的,你作为一个创业者,先从一个生意人开始。很多时候创业者做事情不惜任何代价,不计任何成本,过度理想化,但实际落地时,理想的美好跟现实的骨感是有冲突的。你必须考虑你的资源是有限的,增长的同时要控制成本,如何跟合作商户打交道,如何共赢。

  秦朔:上海男人有很多标签,比如代表了很文明的一种状态。你研究生创业,要跟餐厅各种各样、包括底层的人打交道,你怎样做到心理上没有任何负担,跟他们融为一体,“红的也行黑的也行”?

  张旭豪:我觉得还是实践出真知。当时整天跟餐厅老板打交道,其实也不能说什么文明跟不文明,每个人教育背景不一样,从事的行业不一样。很多商户虽然没有受过很好的教育,但是他们很多是真正想把生意做好的人,也是用心在为客户服务,大家有很多连接点。你跟中小商户沟通越多,就越知道他们对于服务的渴求,他们更需要互联网的工具、产品帮助他们经营,他可能没有雄伟的抱负说要成为中国的肯德基、麦当劳,他就是实实在在想为交大的学生提供一份餐一份服务,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服务。

  秦朔:提到文明,比如肯德基和麦当劳、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也是在竞争,但他们之间好像竞争得没有我们这样“血腥”。中国互联网公司间经常“打架”、抢地盘、互怼,你怎么理解?这是商战必须的手段,或者为了一个大的合理性可以不拘小节,或者说这就是一个过程,还是说你觉得不合理你就别来玩商业?

  张旭豪:今天我们看到的麦当劳、肯德基已经发展得非常成熟了,已经发展了几十年、近百年,他们初创时也经历过非常激烈的竞争。首先,我们今天做新渠道、新行业,非常初期的阶段,确实会存在很多这样的事情和行业的冲击;第二,可能我们自身的管理需要改善。很多时候我们的本意不想那么激烈竞争,而是想把服务做好,但你的管理可能没有考虑那么全面,你的 KPI 可能设计得过于僵化。毕竟今天我们在全国有接近 2.5 万名员工,合作伙伴比如物流的、代理商的,都很多,我们的城市代理商可能累计接近 10 万。所以很多时候可能在管理的周全方面没有考虑那么深,导致即使我们本意不是这样,但最后落地时,下面出现了这样的结果,所以也要进一步提升管理,进一步改善机制的设置。但是,我认为其实中国互联网,虽然是很激烈的竞争,最终还是会回归到理性,任何商业要能够做到持久、持续,必须是理性的发展。

  领先世界的一二三

  秦朔:外卖市场,因为百度和你们整合了,所以现在是双雄并立(VS.美团),你怎么样看这样一种竞争关系?你们将来会不会合在一起?

  张旭豪:从过去的三边竞争到双边竞争,我觉得一定是市场越来越趋于合理,趋于理性。谁愿意为这个行业持续长期去奋斗,去发展,我觉得就会存活下来。我们其实不是看到外卖是一个风口才来做,是 9 年前要为消费者提供即时服务的初衷,坚持做下来。今天只有两家的时候,我觉得未来谁更专注,谁的 DNA 更纯正,谁能真正可持续。竞争并不是坏事,首先竞争使商户、消费者有更多的选择,同时竞争对我们整体运营能力的提升、技术创新,也是一件好事。我很难想象如果没有竞争,我们今天会研发机器人,投入调度技术的研发,用更多人工智能技术给消费者提供个性化服务。因为竞争,我认为中国在 O2O 领域无论是商业模式创新,还是运营能力的精细度,都是在全世界领先的。竞争对我们企业自身能力的提升也非常有帮助。

  秦朔:你提到在互联网应用创新方面走在世界前端,具体来说我们领先世界创新的一二三是什么?

  张旭豪:第一个是商业模式的创新性。其基础是中国移动手机的层级特别高,移动支付的层级特别高,导致今天有很多新商业模式,如共享单车、无人货架、无人购物等。

  第二个是运营能力的领先。你要在中国做成 NO.1,必须在全国 1500 个城市开展业务。美国人口在 100 万以上的城市大概不到十个,中国大概有 70 个。这么多地方要掌控,需要的人就不一样,覆盖完中国,我的能力就能覆盖全世界。

  第三个是人工智能的技术方面。我觉得我们在基础技术方面未必领先,但在人工智能的技术应用、场景应用方面,由于中国有海量数据,所以 AI 应用可能也会走在全世界的前端。

  这一代创业者怎么看 BAT

  秦朔:大家提到饿了么,都会提到阿里巴巴,你觉得“独立”这件事重要吗?

  张旭豪:我们一直是一家独立公司,控制权还是在我们管理层手里。

  秦朔:阿里的股份已经比较大了。

  张旭豪:单一最大。

  秦朔:那跟腾讯与京东的关系差不多,都是单一最大股东,但控制权还在管理层手里。

  张旭豪:但是我觉得,其实对我们来讲,不会那么在乎独立,因为控制权本身是在管理层这里,经营决策也是在我们这里,我们更 care 的是什么?我认为一家公司最重要的还是能够持续增长,持续给用户带来价值,这个是最重要的,如果你失去了增长,失去了这样的动力跟活力,你的公司迟早会灭亡。我觉得自强者,不用过多去强调到底是不是应该独立,你只要强大自然就会独立,外界对你的看法自然就会改变,这个是重要的。

  秦朔:同意你的看法,阿里跟腾讯的第一大股东也不是马云、马化腾,但大家没有觉得它们不是马云、马化腾的公司。最近跟一些互联网的创业者交流,1999 年前后诞生了 BAT,他们现在占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利润比例越来越大,每年还在疯狂增长;2010 年移动互联网这一波有一些不错的公司,像小米、美团、饿了么、滴滴,规模成长很快,但利润跟 BAT 相比特别遥远;到了共享单车,将来怎么挣钱大家觉得没谱。中国互联网的利润结构出现了一个“漏斗型”,以前的霸主收获最大,你们这一代创业者怎么看?

  张旭豪:时势造英雄。几大巨头占到市场比较大的份额,是因为他们抓住了整个数字时代最早的增长、最早的红利。最早的红利、先发的优势一定是最大的,不用去回避。但是对我们这代创业者来说,最重要的是如何活下去,因为这只是一开始的十年二十年,我们还有接下来的十年二十年。对所有公司来说,就是要先活下去,活下去以后寻找时代是不是有新的机会,新的机遇出来,然后抓住它,变得更强大。包括 AI 时代,谁都不知道 AI 时代能够发生什么,或者造成多大影响,大家都在看,看是不是能找到自己的先发优势;包括线上线下的整合,是不是能带来非常强大的网络协同效应?因为线下的网络比线上的网络普及性高,高度整合是不是能带来更大的经济效益?在这些方面,我们这些更加新锐的公司会比 BAT 更激进地去做,从而让我们能够在下一个时代找到先发优势。

  秦朔:对 BAT 在市场上的支配地位有很多诟病,但我相信他们也做了很多比较好的事情,对整个生态建设也带来了很多帮助。阿里跟百度都跟你们有很深关联,你觉得给你们带来的价值是什么?

  张旭豪:我们跟阿里巴巴肯定是更加紧密的战略伙伴。无论在支付、金融、保险、大数据方面都有非常紧密的合作。我们平台是目前唯一一家有食品安全险的,如果你发现食品里有一根头发丝,拍一张照片上传,直接付你赔偿,背后其实是蚂蚁金服的信用数据做支撑的。流量方面也会有合作。

  我们跟百度刚刚开始进行合作,百度在 AI 的技术储备和技术能力能够发挥到更多的场景当中,我们各有各的优势。

  我觉得在管理上、运营能力上,阿里有很多值得学习的东西。我觉得阿里是一家运营能力特别强的公司,他们可以不断去开拓新业务。这背后代表了很强的组织能力、人才运营能力,这也是企业文化。企业文化是非常重要的,也是我们认真学习的,因为我们要在很多场景上开拓新业务,背后很多组织能力的塑造是比较相似的。

  80、90 后创业者有什么特质

  秦朔:你觉得你们 80 后、90 后这样的创业者,怎么跟 BAT 这样的 60 后比?

  张旭豪:BAT 他们是非常早站在数字世界前列的。你刚进入数字时代,人家已经在玩了,到数字末端你再进去,当然已经落后了。当时认为 QQ 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但是做着做着,它有庞大的基数和连接性,潜力效应是巨大的。每个时代走在最前沿的,一定能获得价值回报的大多数,概率是最大的。

  秦朔:那你们 80 后、90 后的机遇和特点呢?

  张旭豪:我们现在还在寻找一个新的时代。人工智能也好,生物医药也好,线下机会也好,现在新零售又火了,货架都要放到公司旁边,扫一扫码就能拿东西,这个在全世界都没有。以前国外还是售货机。有一个“社区跑步”的应用,社区里面放一个跑步机,你扫一下就能跑步了。中国在零售形态的线下这个方面,在天翻地覆地变化。

  这样的一个时代能不能再创造出一个 BAT 这类的大公司?这是我们每天在等待跟寻找的机会,这就是创业的乐趣所在。

  要领导企业规模比较大的这样的公司,在企业治理跟管理上,我认为都是要向前辈学习的。因为这是需要科学、需要老老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做起来的。但同时,我们也有自己的一些特点。第一,这一代企业家可能更敢想,更敢干,在全球化方面可能会比老一辈走得更大胆一点。比如,滴滴已经在全球布局,对一家只有 4 年的公司来说,以前是很难想象的;第二,从融资能力看,我们这一批可能起来的几家公司,都有比较强的融资能力,包括跟全球资本打交道的能力;第三,我们这样的新企业,大概除了今日头条,已经没有纯线上的机会了。

  秦朔:你是说单纯的线上红利没有了?

  张旭豪:对,已经没有了,今后肯定就是要跟线下紧密融合。无论滴滴也好,饿了么也好,都要跟线下紧密结合。所以企业要有更全面的组织能力,我们的工程师不能只懂互联网技术,还要成为有商业技能的研发人员,要懂线下是怎么弄的,它的成本结构是怎么样的。

  给创业者的管理建议

  秦朔:饿了么是有千亿美元市值雄心的,这个依据跟信心来自哪里?

  张旭豪:我感觉整个市场有点像 5 年前的淘宝,未来 5 年是非常重要的 5 年。一个是品类的进一步扩张,第二是效率优化。如果 5 年后,每天这个平台有 5000 万单订单产生,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平台。

  秦朔:假如未来每天有 5000 万订单产生,那时的产品结构跟今天会有什么样的不同?

  张旭豪:这个其实蛮难估计,我只能说我们平台上可能餐饮类的会逐步变少。现在餐饮类的品类占到我们的 95%,到 5 年后可能是 60%、70%。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今天零售跟餐饮的边界越来越模糊。盒马鲜生里面就是吃的。生鲜买完,当场做给你吃,要送也给你送过去。所以吃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吃也可以产生无数商业模式。

  第二个判断,物流未来一定更加重要。全世界没有一个地方能提供 30 分钟将服务送达。Everything(每一件事)30 分钟,这又能够创造出很多新兴的模式跟机会。

  秦朔:五年之后你们总归上市了吧。

  张旭豪:应该是的。

  秦朔:从你自己的体会,能不能给创业者几个建议,怎么能够管理一个大的公司?

  张旭豪:我最近看柳传志的一些东西,我觉得就是九个字,定战略,搭班子,带队伍。带队伍要靠经验,要靠不断跟团队沟通,不断交流,并且要把自己的想法、文化价值观,有体系地输出出去,然后形成一致的结果。我非常感慨,我聊了很多阿里的人,包括离职很多年的,他们每个人都让我感觉就像一个模子塑造出来的,价值观高度一致,方法一致。互联网公司的人才是核心资产,你要把人才作为资产,你每年盘点的不是固定资产而是人才。人才的能力水平是不是在提升?如果他们是在不断提升,这家公司整体能力也在提升。

 
来自: 秦朔朋友圈
找优秀程序员,就在博客园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张旭豪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