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4-11 11:38 原文链接 « »

  北京时间 4 月 11 日上午消息,今天,扎克伯格去往国会作证,这一举动备受期待,也可算作是给美国政府以及数以百万计对 Facebook 感到失望的用户做了一个交代。此前,Facebook 被曝出允许第三方使用用户个人数据并将其用于政治目的。

  Facebook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尔伯格将被问及许多问题,其中包括 Facebook 与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之间的关系,以及 Facebook 是否具有能力打压潜在的国外势力干预大选。虽然扎克伯格是公司的门面,但他并不是唯一一个有权作出重大决策的人。他的身边还有几位关系密切的同事及董事会成员,他们是扎克伯格的智囊团,一起帮助 Facebook 发展壮大并共渡难关。

  这些人中的大多数早已为公众所熟知,毕竟扎克伯格身边小圈子中的人员基本是固定的。其中,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无疑是第二掌舵人,将来也必将成为公众视线的焦点,当然,圈子中的其他人也在 Facebook 发展过程中起着巨大的作用。

  今天我们就来一起盘点一下扎克伯格的智囊团,正是他们一直在帮助扎克伯格度过这段至暗时刻。

  头号人物

  麦克·施罗埃普弗(Mike Shroepfer)有时被称为施莱普(Shrep),自 2008 年以来一直在 Facebook 工作。他最初负责的是公司的工程部门,现已经晋升为首席技术官。目前,他的主要职责是确保 Facebook 后端运行流畅; 他确定并设计了该 Facebook 平台的技术解决方案,并带头推进新项目,包括 Facebook 与 Oculus 合作的虚拟现实(VR)的项目。虽然他常常和媒体接洽,最近还发布了一篇关于 Facebook 如何限制第三方应用进程接口(API)的文章,但他一般很少在公开场合发表评论。不过,当需要权威来回答有关于 Facebook 的技术问题时,他是最有可能站出来发言的。

  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是 Facebook 的首席产品官,在 Facebook 工作已有 13 年之久,也是该公司最资深的人员之一。他负责监督所有新产品和功能,管理着设计和营销团队。因此,他会试着悄无声息地帮助 Facebook 渡过这场危机,并将参与改进 Facebook 的用户体验以应对当前的混乱。去年,在曝出最近的丑闻之前,考克斯负责向外界解释 Facebook 的最新公司使命——让世界更加紧密相连。当扎克伯格宣布公司的新发展使命,并声明将在产品更新中添加具有社区功能的群组时,考克斯负责媒体公关,帮助详细介绍新项目。在此之前,他引领了 Facebook 动态消息(News Feed)功能的开发,并且一直是公司文化的关键。在新员工入职之前,一般都会与他进行会面。在未来几周,考克斯将在英国议会面前代替扎克伯格作证。

  副总裁

  艾略特·施拉格(Elliot Schrage)是 Facebook 的全球通信和公共政策副总裁。像扎克伯格的其他顾问一样,他已经在公司工作了近十年; 作为公司的公共关系主管,他负责把控着 Facebook 的对外形象以及放出的消息,并且一直身体力行地执行着公司目前的新使命,但显然,从如今看来,“让世界更加紧密相连”的使命则不乏讽刺意义。施拉格发布了多篇博客,解释 Facebook 对选举的影响。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他公开承认公司在去年没有很好地贯彻沟通战略。他的当务之急似乎是要弄清楚如何更好地与用户交谈,以防止目前的争议永久损害公司的声誉。

  卡洛琳·埃弗森(Carolyn Everson)是 Facebook 的营销副总裁,也是该公司利润丰厚且经常受到批评的广告计划的主要设计师之一。埃弗森帮助建立的这套广告营销体系正是剑桥分析一类的公司用以盈利的对象。目前,埃弗森是少数直接出面试图解决当前危机的公众人物之一。上个月,她在参加某活动时承认,最近曝出的丑闻确实让她“愤怒并感到非常头疼”,她目前一直在进行公关,希望稳住 Facebook 最大的广告主们。

  戴维·马卡斯(David Marcus)是 PayPal 的元老,也负责 Facebook 的通讯产品,这是社交网络中最重要和最具数据敏感性的产品之一。 他监督 Messenger 应用程序,该应用程序在从 Facebook 主应用程序分离后迅速增长,但没有立刻开始盈利。去年年底,他在为公司的声誉辩护时提到,“如果你设计的平台每月能够接触 20 亿人,发生不好的事情是无可避免的。”几个月后,扎克伯格同意更积极地应对他提到的这些“不好的事情”。与此同时,马卡斯负责继续开发新产品——Facebook 的 Messenger Kids 计划。最近,他加入了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的董事会,同时也告诉媒体 Facebook 可能暂时不会进入该领域。 鉴于他的专业知识,他仍然是领导 Facebook 通讯信息和支付战略的负责人之一。

  洛瑞·戈勒(Lori Goler)最近做的工作在全公司来说可能是最具有难度的了。她负责管理公司的人力资源。在负面新闻的冲击下,全公司的士气一直处于历史低位。戈勒领导 Facebook 已经十年左右,并大力推行公司的反性骚扰政策以及其他内部法令。随着公司进入当前这个不那么理想化的时代,她将面对内部的派系纷争以及外部的招聘压力。以前 Facebook 的人才招聘是其发展的一个重要推动力,但若公司看起来前景黯淡,人才招聘也可能会受到影响。

  董事会

  彼得·泰尔(Peter Thiel)是扎克伯格智囊团中最知名也是最具有争议的一位,他是智囊团中最安静的成员之一。作为该公司的第一位外部投资者,他已经在 Facebook 董事会工作了很长时间。在他公开声明支持特朗普(Trump)以及资助了那场关停 Gawker 的官司后,许多人呼吁扎克伯格将他从公司董事会中除名。然而,他目前仍然是董事会成员,并且仍然是少数保守的内部人士之一。过去,他一直积极帮助 Facebook 与那些对社交网络持有偏见的右翼领导人进行商谈。最近,在一次难得的采访中,泰尔说,董事会的工作是“帮助思考即将发生的一些中长期问题。”尽管泰尔是个非常有争议的人,但考虑到他在公司的长期职位,他仍然是公司发展不可或缺的人物。

  马克·安德里森(Marc Andreessen)是风险投资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和 Web 浏览器的发明人之一,他也是扎克伯格的长期导师。安德里森曾被称为“爱用推特的技术评论员”。后来,他在推特上发表了一篇支持英国在印度殖民的评论。扎克伯格公开谴责安德里森的评论,并向投资者道歉。此后,安德里森便宣布离开推特。自那时起,我们就没有再看过他发推文了。但安德里森仍然是 Facebook 董事会中非常活跃的一员。他一直帮助管理董事会,而最近,因为扎克伯格对公司的压倒性领导第一次受到了质疑,安德里森也受到了相应质疑。随着公司日益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安德里森、扎克伯格及其他董事会成员都将努力注意股东们的担忧,同时也会确保自己的利益。

  简·库姆(Jan Koum)是另一位 Facebook 董事会成员,也是 WhatsApp 首席执行官,他直接与扎克伯格联系,也是扎克伯格的老友。2014 年,他率 Facebook 斥资 190 亿美元收购了 WhatsApp。作为董事会成员,库姆和泰尔及安德森一样,都是少数能够直接与扎克伯格一同工作并享有决策权的人员。在 Facebook 收购 WhatsAPP 之前,库姆被曝出对广告没什么好感,这种差异也许正是 Facebook 商业精神的体现。当然,扎克伯格也对库姆产生了影响,因为目前,Facebook 的通讯消息应用程序现在已经开始整合货币化功能,例如企业可以使用这款程序进行客户服务。在剑桥分析丑闻曝出之后,2017 年就离开 Facebook 的另一位 WhatsApp 联合创始人——布莱恩·阿克顿(Brian Acton)发表推文称,人们应该删除 Facebook。尽管库姆比较谨慎,但他在 Facebook 页面上骄傲地发布了具有保守主义倾向的帖子。目前,他仍然是扎克伯格非常信任的顾问。

  正是这九位技术领袖组成了扎克伯格的私人团队的内部顾问。他们已经帮助扎克伯格领导 Facebook 多年,并且可能会继续一同前行。在扎克伯格继续接受公众质疑的时刻,他身边的这群亲密战友将如何帮 Facebook 走出困局?我们拭目以待。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