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4-11 21:13 原文链接 [收藏] « »

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和商务委员会的联合听证会上,扎克伯格在开场白中说,他会对 Facebook 所犯的错误负责

  4 月 11 日消息,据外媒报道,获得 Facebook 会员资格要付多少钱?每月 7 美元、5 美元亦或是 1 美元?这是个脑筋急转弯问题,因为 Facebook 始终都是免费的。但是,如果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你花钱去除那些可怕的、有针对性的广告,阻止它追踪你所做的每一件小事,并让你的数据更安全,你愿意为此买单吗?

  没有任何迹象表明 Facebook 将会收费,其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本周表示,他关注的是“人人都能使用的免费服务”。但今年春天有关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滥用 Facebook 用户个人数据的丑闻、对民主的威胁,以及在全球范围内的数据挖掘,都给 Facebook 的核心价值观敲响了警钟:我们不为产品买单,因为我们本身就是产品。

  扎克伯格正在美国国会作证,我们可以全新的眼光审视多年来在技术人员之间流传的温和建议:也许我们可以付费订阅 Facebook 的服务,而不必以分享我们的个人资料为代价。老实说,Facebook 看起来似乎是免费的,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付费订阅能帮助恢复我们对它的信任吗?

  你可以用美元来计算我们对 Facebook 的价值。去年,Facebook 的每位北美用户为其带来了 82 美元的广告收入。在全球范围内,每位用户大约带来 20 美元收入。Facebook 的估值约为 4500 亿美元,因为投资者们相信,通过收集其 20 亿用户的数据,Facebook 将会找到更多方法来赚大钱。

  几天前,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炮轰 Facebook,在被问到如果他是扎克伯格会如何做时,库克说:“我不会陷入这样的困境中。”他说,消费者可以为保护隐私付费,并声称苹果生产更好的产品,因为它将这些产品直接卖给消费者,而不是把用户卖给广告商。

  扎克伯格通过网站 Vox 做出回应,称库克的观点是“极其肤浅的”。他说:“如果你想建立一项服务,帮助全世界的人联系起来,那么肯定会有很多人付不起钱。因此,与许多媒体一样,拥有广告支持的模式是唯一能够支持建立这种服务的理性模式。”

  但广告真的是让 Facebook 维持生存的唯一途径吗?暂且不谈 Facebook 采用不同的模式是否现实,想象一个订阅版 Facebook 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当前的愤怒,并衡量我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样的 Facebook。什么才能使它看起来足够好,能够吸引人们付费使用呢?

  订阅版 Facebook 不仅可以删除广告,还可以让它从许多不正常的财务激励中解放出来。麻省理工学院公民媒体中心主任伊凡·佐克曼(Ethan Zuckerman)曾在 2014 年提出了另一种商业模式。他曾在最早的广告资助网站工作,其内容由用户生成,甚至还催生了可怕的弹出广告。

  如今,佐克曼称广告是“互联网的原罪”。Facebook 不出售我们的数据,但它用这些数据来吸引以我们为目标的营销人员。这些广告为数以亿计的人们提供了获取信息和在线语音的服务,但它们也创造了一个网络世界,那里监视成为常态,而我们无法完全控制自己的数据。

  为了竞争,Facebook 必须不断收集数据,就像非常饥饿的河马。它开始于我们在 Facebook 上发布内容,但在你浏览网页和使用其他应用程序的时候,数据会不断增加。它甚至让营销人员将他们自己的数据与 Facebook 档案中所拥有的数据结合起来。最近下载我的所有 Facebook 数据时,我发现它包含了一个令人恐惧的“与你联系的广告商”列表,我的列表里有很多大公司的名字。

  你不必谴责所有广告,认为这种技术太过分了。皮尤研究中心 2016 年发现,只有 33% 到 51% 的美国人认为,社会媒体网站提供免费服务以换取用于广告的目标数据是不可接受的。

  但广告的问题超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程度。社会学家泽内普·图费克西(Zeynep Tufekci)等批评人士认为,它们不仅鼓励 Facebook 吞噬我们的数据,还会影响我们的注意力。图费克西 2015 年曾呼吁 Facebook 推出付费版。

  这种“注意力经济”借鉴了赌博的策略,意味着照片分享应用程序就像老虎机一样,当我们按下重新开始按键时,就会对我们的大脑进行“点赞”或评论的奖励诱惑。

  我们还了解到,定向广告可以成为民主操纵机器。特别法律顾问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提出的起诉书中称,与俄罗斯互联网研究机构(IRA)有关联的人在 Facebook 上购买广告,以散布错误信息,影响选民。

  Facebook 的早期投资者罗杰·麦克纳伊(Roger McNamee)在今年 2 月份表示,如果有了订阅业务,Facebook 就不会陷入与坏广告客户无休止的“猫与老鼠”游戏中。

  付费版 Facebook 引发了这样一个问题:谁来付费?“免费”模式很容易推销,我们很容易就会忽略隐藏的成本。但多年来的调查发现,只有 10% 美国人愿意为使用 Facebook 付费。

  在某些服务中,订阅模式发挥了作用。Netflix 每月会费为 11 美元,亚马逊 Prime 的月费为 13 美元,都高于 Facebook 维持当前北美收入的每月 7 美元。但是 Facebook 是个比其他任何服务都要大得多的服务。正如扎克伯格所说,可能有很多人根本负担不起这笔费用。或许分层订阅可以帮助那些最贫穷的人,但我们希望隐私成为一种奢侈品吗?

  麻省理工学院的佐克曼表示:“扎克伯格可能是对的:如果你真的想要打造为 10 亿人服务的商业模式,你可能不会让他们为你的产品买单。但有一件事要问,Facebook 需要 10 亿用户吗?”

  答案非常明显,这也是为何广告商希望 Facebook 尽可能变得庞大的原因。很显然,扎克伯格也得到了回报,他成了世界上最大社区的统治者。但是,如果有更多的社交网络,它们有着不同的地理和产品的关注点,并且可以相互作用,也许我们会得到更好的服务。

  一个 Facebook 来统治它们并不是连接人类的唯一途径。一个较小的付费 Facebook 可能也会更倾向于与我们——它的用户保持一致。它将不得不像苹果、亚马逊和 Netflix 那样,让我们认为它是有价值的。

  扎克伯格不同意这样的说法,即不向产品收费意味着 Facebook 不与我们保持一致。他解释称:“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主要的关注点不是为人民服务,我的所有决定都是基于对我们社区的影响作出的。”

  Facebook 用起来很简单,每个人都能从中受益。但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们目睹了 Facebook 多次推出产品失败。还记得被称为“Gmail 杀手”的 Facebook 电子邮件服务、Graph 搜索以及新闻应用 Paper 吗?与此同时,为营销人员收集的数据越来越多,Facebook 的广告收入不断上升。

  毫无疑问,如果 Facebook 成为一项订阅业务,投资者会感到不高兴:它的主要好处是增加新用户,而 Facebook 也将开始耗尽人力。但库克向扎克伯格提出的挑战揭示了我们所使用的 Facebook 与付费版之间的鸿沟,因为现在它是免费的,而不是值得付费的。

  抛开隐私,想象下你可以控制的 Facebook,就像 Netflix 那样。想象下你指定的 Facebook,每天只花 5 分钟浏览。或者上面只有猫的照片,亦或是根本没有新闻的净版 Facebook。

  付费版 Facebook 可能是一个更好的 Facebook 产品,而且它更有可能在会员或政府的清算中幸存下来。

 
来自: 腾讯科技
找优秀程序员,就在博客园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Facebook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