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4-13 21:42 原文链接 « »

  文/江岳

  亲爱的典狱长,你说的没错,得救之道,就在其中。

  ——《肖申克的救赎》

  1

  扎克伯格又道歉了,扎克伯格又赢了。

  这场连续两天累计长达 10 个小时的国会质询,似乎被国内观众当成了真人秀。当古板严肃的国会议员盘问,遇上小扎过分严谨的回答,部分对话就变得艰难而自带喜感,好似两个不同星球人之间的尴尬尝试。

  很快,这些视频片段在国内热传,当人们津津乐道着小扎的机智、老议员的过时,显然,他们对这位“中国女婿”听证会表现而产生的八卦热情,远远超过了“隐私话题”本身。

  扎克伯格释放出来的“诚恳”,似乎也打动了更多人。

  于是,Facebook 在资本市场打了个翻身仗。听证会期间,Facebook 股价连续两天上涨,其中首日涨幅 4.5%,创下最近三周来的新高。

  这是理工男的短暂胜利。

  这两天,抗议团体在国会山外摆出的 100 个纸板人形很是扎眼,它们穿着 Fix Fakebook (修复假脸书)的T恤,身后还有示威者的呐喊:“我们要什么?隐私!” “扎克伯格,你真荒谬!”

图:国会山外的纸板人
图:国会山外的纸板人

  这不是扎克伯格第一次道歉,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当科技公司不断拓展业务边界,总有一些东西会有意或无意地成为牺牲品。从 Facebook 一次次上线可能触犯用户隐私的新功能、一次次遭遇抗议、又一次次平息,你就能看到其中规律了。

  风波之中,理工男的说话艺术也在进阶。

  刚创立 Facebook 没多久时,扎克伯格还在跟朋友吹牛:“那些人就是把数据给我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信任我’,那些傻逼。”以此嘲讽那些注册了 Facebook 账号,并填写了电话邮箱等个人信息的哈佛学生们。

  这段对话在 6 年后被公之于众,扎克伯格被迫道歉。

  当然,他如今不会随便说这样的傻话了。这次国会听证会上,他一开始就念了厚厚的道歉信,随后重复频率最高的两个词就是:抱歉、责任。再加上正襟危坐的真诚态度,人畜无害的谦和表情,被嫌弃的扎克伯格,就又成了了不起的扎克伯格。

  2

  不是所有理工男都拥有小扎那样舌战群雄的功底。

  但毫无疑问,他们如今是相亲市场的热饽饽,至少在很多大妈看来是如此。得益于互联网发展浪潮,科技公司们给理工男开出的薪资越来越高,于是,也就有了杭州大妈跑到阿里云栖大会,为女儿征婚点名要求程序员的段子。

  盯上理工男的不只是大妈。

  宿华和张一鸣最近睡得不太好。这两家以标榜技术著称的公司,都遇到了内容方面的麻烦。于是,在 4 月的倒春寒中,两家公司进行了程度不一的整改,两位 CEO 的致歉信也为行业树立了新典范。

  这样的境况,大概是两位理工男在创业初期未曾预料的。

  正如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强调“Facebook 是一家技术公司”,这个标签也被快手、今日头条反复强化。具体到用户体验就是,你拍了什么,快手就体现什么,没有大V的影响力之分;你喜欢看什么,机器就给你推什么,不需要人工过多干预。

  在理想模型中,不同于媒体公司所接受的层层监管,技术公司应该活得很简单:搞好技术,铺好市场,好好赚钱。

  然而,当理工男们不断用技术改变固有规则,他们很容易触碰到某些危险的边界。对于扎克伯格来说,是隐私;对于宿华和张一鸣来说,是低俗。

  介于包括李彦宏在内的诸多人士都存在共识:中国人不太关心隐私。人民群众不关心的,有关部门自然也不用关心。那么我们来看看,“低俗”是何以成为危险边界的?

  低俗问题其实一直存在于互联网。

  如果你曾经仔细留意门户网站就不难发现,在一些特定月份里,比如 6 月和 12 月之于腾讯,低俗标题和内容总是比往常多。曾在腾讯从事内容工作的人士称:在考核月里,编辑们需要祭出这些武器,完成流量 KPI。

  头条掀起内容分发革命后,机器算法跳过人工选择,对用户实现“投其所好”。于是,技术公司们也不需要再遮遮掩掩:不要抱怨你的页面低俗内容太多,你所见的,即自己的口味。

  就这样,关于低俗的讨论一直有,但互联网公司从中获得的益处足够大,背点坏名声也就算不了什么了。

  变化不等人。

  “低俗”的性质慢慢变了,越来越多的“整顿”字眼出现在新闻里。在什么山头唱什么歌——很多沉浸在技术世界的理工男,显然要等到吃苦头之后,才能明白这句话的妙处。

  当有关部门认为人民需要更多正能量,需要远离低俗和不健康,技术公司的迟钝就成了罪过。

  3

  相比之下,衣食住行类的互联网公司,比与内容沾边的同行们安全多了。

  看,美团跟滴滴在无锡打成那样,最后不也就是被三方约谈吗?聊完之后,美团继续搞出行,滴滴继续搞外卖。究其根本,这是由业务模式决定的:它们离“低俗”的危险边界很远。

  这是两位理工男王兴和程维的幸运之处。

  当然,对于王兴,这可能也是花钱买来的教训。他至今坚持更新的饭否,曾经在辉煌之时触碰了另一条危险的边界,一夜之间由盛而衰,王兴自此错过社交网络红利,也阴差阳错地拐入另一条赛道。这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随着国会听证会告一段落,Facebook 似乎熬过了“数据门”最艰难的时刻。有人认为,扎克伯格张一鸣们在这个四月遭遇的“倒春寒”,意味着全世界都在重新划定互联网权力的边界。这场权力的游戏史诗剧刚刚开始。

  权力的游戏有太多种可能的结局。

  不过,对于理工男创业者——他们也正是如今互联网创业圈的主流——来说,现在无疑是创业成本极为低下的时代,好项目不愁找不到钱,也是创业成本极为高企的时代,BAT 在各个领域收拾战场,创业公司长成独角兽的可能性越来越低。

  而越来越多的危险边界,也是隐形而致命的风险。

  毫无疑问,王欣在法庭上喊出的那句“技术无罪”已成绝唱。尽管理工男们依然热衷于在各个场合高唱技术赞歌,但技术之外,还有更多更强大的力量在影响着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存亡。

  要知道,当厄运降临时,很多产品的命运可能就是直接消亡。

  边界之下,只有生死,没有申辩。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