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4-16 12:37 原文链接 « »

1992 年至 2017 年全球风投变化情况

  硅谷长期以来一直是无可争议的风险资本之王,但现如今亚洲已能够与其平分秋色。

  10 年前,因为美国投资者投资的风投公司多数位于美国,也让全球近四分之三的创新型高科技初创公司和年轻公司的融资都在美国进行。

  根据《华尔街日报》对风险融资数据的独家分析,当前主要来自中国的风险投资带动融资总额飙升,并更改了风投行业的格局。私募市场数据追踪机构 Dow Jones Venture Source 提供的数据显示,去年亚洲投资者对初创公司的投资几乎与美国投资者相当,前者占全球 1540 亿美元创纪录的风险投资额的 40%,后者占 44%。就在 10 年之前,来自亚洲的风险投资额尚不足全球风险投资总额的5%。

  以朝阳初创企业为对象的投资潮预示着,从人工智能到自动驾驶汽车,掌控世界科技创新及其经济果实的主体将会发生变化。

  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说,从资金和专业技能来看,硅谷过去曾在科技创业者眼中是当之无愧的领先者,中国风投市场的崛起“意味着风投市场正从单一中心转向双寡头”。李开复曾先后在微软和谷歌中国子公司担任主管,2009 年在北京成立了风险投资公司创新工场。

1992 年至 2017 年按来源地划分的风险投资额所占总投资额的比例

  VentureSource 的数据显示,美国投资人依旧是全球风险资本的最大单一来源,美国的风投交易数量仍超过其他地区,占到全球风险投资交易总量的近一半。美国依旧是创新的重要推动力,中国许多大规模的投资案例仍是在山寨美国的技术。对初创公司而言,来自亚洲的风投资金的大幅增加,让他们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到新技术当中。

  这场浪潮也让亚洲投资者在西方公司觊觎的市场上赢得了市场份额,但也引发了对国家安全的顾虑。美国政府就对中国在人工智能等主要技术领域的进步越来越感到不安。

  来自东方的风险资本规模的不断扩大“对创新活动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哈佛商学院教授、风投专家约什-勒纳(Josh Lerner)说。“如果你认为成为发明创造的核心地能提高国内生产总值等等,那这就意味着美国竞争优势正在不断变弱。”

  虽然日本的软银是亚洲最大的投资者之一,该公司借助来自中东的资金创办了全球最大的科技投资基金,但影响最大的还是中国的投资活动。

  如果中美开打贸易战,有可能打击风险融资和整体投资。但由于截至目前关税主要涉及汽车、化学品和玉米等工业或农业出口,还不太可能对绝大多数的初创公司产生显著的直接影响。

  VentureSource 提供的数据显示,中国目前制造独角兽公司的速度与美国几乎相同。这些独角兽公司吸引了来自腾讯、阿里巴巴集团等互联网巨头,以及过去几年间每年都能够募集到数十亿美元的上千家国内风投公司的资金。

2017 年风险投资的流动情况

  《华尔街日报》的分析显示,中国目前牵头的风险融资规模约是 2013 年的约 15 倍,增速超过美国牵头的融资,后者在这段时间增加了一倍左右。迄今为止,大多数由中资牵头的投资都流向了中国自己的公司。这些公司中的许多都是中国家喻户晓的公司,在中国市场上拥有大量客户,但在其他地区几乎无人知晓,其中就包括类似于餐厅点评网站 Yelp 的美团点评。

  国内市场增长速度放缓及竞争激烈,推动着中国的科技公司开始着眼于海外市场。《华尔街日报》的分析发现,去年由中资公司牵头的境外风投金额较上年增长了一倍以上。

在为印度企业提供资金的竞争,中日两国投资者纷纷涌入该国,比美国金融投资者向世界第二人口大国投入更多的风险资金

  在 2017 年由中国投资者牵头的前五大风险投资中,有三笔投资由腾讯和阿里巴巴集团领投,目标是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电子商务和共享乘车初创公司。

  原摩根大通亚太区投行主席、阿里巴巴集团投资的电动汽车初创企业小鹏汽车副董事长兼总裁顾宏地表示,许多中国科技公司“已到关键阶段,单是中国市场不足以支持其业务和估值。”顾宏地认为,“资金将首先流入中国技术、中国业务模式和中国资本可以产生更大影响力的邻近市场。”

  印度最大的电子支付公司之一 Paytm 的首席财务官玛德赫-德奥拉(Madhur Deora)表示,该公司在 2015 年融资时选择与阿里巴巴集团关联公司蚂蚁金服,而不是美国投资人进行接触的原因,是因为“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创新遥遥领先于美国。”消息人士透露,蚂蚁金服当前正筹备进行新一轮 90 亿美元的融资,对公司的估值接近 1500 亿美元。

  蚂蚁金服和阿里巴巴集团最终对 Paytm 的母公司 One97 Communications 总计投入约 8 亿美元资金,软银在随后一轮的融资中对 Paytm 母公司又投入 14 亿美元。消息人士称,上述三家公司成为 One97 Communications 的最大投资者,都获得了董事会席位。德奥拉表示,该公司没有“重量级”的美国投资人。最近,软银又牵头对 Paytm 的在线商城业务投入 4.45 亿美元。

中美风险投资加大对人工智能的投资力度

  中国推动新技术发展的举措令许多美国人感到担忧的原因之一,是与大多数西方风险投资追求良好的回报这一目的不同,许多中国投资都是受到战略利益驱动,其中一些似乎是受政府影响。

  中国正大力推进半导体和人工智能产业。中国政府为半导体产业提供了数十亿美元的公共资金。去年 7 月,中国政府制定了 2030 年前在人工智能领域达到全球领先水平的目标。专家们称,中国政府和地方政府也在投资私人风投基金,政府的兴趣引发了一波初创企业风投热潮。

  中国的风险投资项目包括对人脸识别公司北京旷视科技有限公司(Megvii Technology Inc.)等公司的投资等。旷视科技与金融公司合作,在贷款审批时系统可将人脸扫描数据与数据库进行匹配。该公司还在监控系统方面为中国警方提供帮助。

  VentureSource 的数据显示,美国投资人去年对人工智能初创公司的投资仍然比中国多,去年在该领域牵头了 40 亿美元的融资,为上一年的两倍。中国投资人去年牵头了约 25 亿美元的人工智能风险投资,而在几年前中国投资人在该领域的投资规模还不到 1 亿美元。

  腾讯表示,该公司专注于对拥有领先技术或技术研究的公司,以及高增长市场中的领先企业进行投资,“从而实现共享腾讯经验,并为建设互联网生态体系做出贡献。”

  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去年 6 月对投资人表示,阿里巴巴集团通过投资海外公司扩大服务范围,并希望与阿里巴巴集团中的其他公司产生“化学反应”,从而“创造长期价值”。

  李开复预测,未来 5 年至 10 年,中资科技公司将成为全球科技发展的领头羊,与 Alphabet 旗下的谷歌和 Facebook 等大公司在非英语国家和西欧市场争夺主导地位。“全球剩下的所有地方基本都将是美国和中国角逐的区域。美国的做法是打造更好的产品来赢得所有国家,而中国的做法是为当地合作伙伴提供资金打败美国公司。”

美国风险投资公司在投资数量上依旧领先中日风险公司

  《华尔街日报》对 VentureSource 的数据分析后发现,去年红杉资本或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等美国风险资本和科技投资公司牵头的风险融资交易规模为约 670 亿美元,略高于腾讯和软银等亚洲投资者牵头的 610 亿美元。但是在 10 年之前,美国投资人牵头了全球风投融资交易总额 410 亿美元中的 73%;在 VentureSource 开始对此项数据进行统计的 1992 年,美国投资人牵头了全球风投融资交易总额 20 亿美元中的 97%。

规模达到或超过 1 亿美元的风投案例大幅增长

  在规模达到或超过 1 亿美元的大型风投交易中,亚洲作为初创公司金融家显得更加突出。随着估值大幅上升,这些大型交易日渐成为风险投资的一个重要部分,2007 年这类交易在交易总额中占比约8%,而去年上升至约 50%。

  2017 年,在大型融资交易中,中国投资者牵头的交易所占比例要高于美国投资者牵头的交易。日本投资人牵头的融资交易排在第三位,主要是软银进行的投资。在东南亚市场,中国资金正蜂拥对本地初创公司进行投资--如阿里巴巴集团去年牵头对印度尼西亚在线市场 PT Tokopedia 投资 11 亿美元。

流入中国初创公司的风险投资资金已接近流入美国初创公司的数值

  中国资金在印度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拥有 12 亿人口的印度被视为下一个重要的互联网市场。中国和日本投资人去年分别对印度初创公司进行了约 30 亿美元的投资,领先于美国投资人的约 20 亿美元。去年,腾讯牵头对印度网约车公司 Ola 投资 11 亿美元,后者正筹集资金对抗美国网约车巨头 Uber。腾讯和另一家主要投资者软银均获得了 Ola 母公司的董事席位。这些资金帮助 Ola 继续与 Uber 争夺印度市场份额,并在澳大利亚市场向 Uber 发起挑战。

风险投资人加大海外投资

  腾讯和软银还分别牵头对印度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 Flipkart 投入 10 多亿美元,这些交易同样让他们获得了后者的董事席位。Flipkart 最近在与沃尔玛进行商谈,考虑把控股股权出售给沃尔玛。不过有消息称,准备对印度市场注入 50 亿美元资金的亚马逊正考虑收购 Flipkart。截至目前,Flipkart、沃尔玛及亚马逊均对此未予置评。

各区域获得的风险投资情况

  “应当把战略收购和投资视为是围棋比赛,”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执行副主席蔡崇信在去年的投资人大会中称。“围棋的战略目标是用自己的棋子包围对手的棋子。”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