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4-19 11:31 原文链接 « »

  腾讯《一线》 颜东惑 4 月 19 日报道

  这些天,处在美国制裁危机漩涡中的中兴通讯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外界对于中兴通讯违规内幕更是众说纷纭,有人说中兴通讯不该犯低级错误,也有人说这是贸易摩擦之下美方的挑衅。

  对此,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今日发微博称,“这是美国向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动的一次突袭,欲加之罪,理由还不能找到吗?”。

  欲加之罪? 胡锡进近一步指出,美国这次封杀中兴的理由不是因为它之前向伊朗出售了美国所称的违禁设备,那件事已经处理了。这次绝杀仅仅是因为美方说的中兴承诺开除四名高管并扣罚相关 35 名人员的奖金,但中兴只开除了那 4 名高管,没有扣罚那 35 名员工的奖金。也就是没有扣奖金但说扣了,是唯一原因,而非别的。

  事实上,美国对中兴通讯的制裁事件可以追溯到 2016 年 3 月,当时美国商务部以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出口管制政策为由,对中兴通讯实施出口限制,禁止美国元器件供应商向中兴通讯出口元器件、软件、设备等技术产品。

  2017 年 3 月,中兴通讯在美国得克萨斯州联邦法院认罪,承认违反制裁规定向伊朗出售美国商品和技术。当时中兴通讯与美国财政部、商务部和司法部达成和解协议。

  但为什么已经达成和解,又重新宣布禁售?美国商务部官员此番给出的理由是,根据当时的协议,中兴通讯承诺解雇 4 名高级雇员,并通过减少奖金或处罚等方式问责 35 名员工。但中兴通讯在今年 3 月承认,该公司只解雇了 4 名高级雇员,未处罚 35 名员工或减少其奖金。

  胡锡进认为此事有蹊跷。他称查阅美国司法部和商务部的材料发现,司法部 2017 年 3 月 6 日作出的判决中,只有要求中兴开除 4 名高管的条款,而只字没有提扣 35 员工奖金的事情。“我们进一步查阅发现,虽然美国媒体近来的报道都提了 35 名员工奖金的事,但就是找不到在今年 4 月 15 日美商务部对中兴做绝杀处罚之前的任何法律文件中有提到那 35 名员工的事。”

  与此同时,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在 18 日也对媒体表达了类似的质疑。目前根据美国商务部和中兴公开的信息,35 人的处罚问题并没有被提及。美国商务部因为该问题对中兴执行禁运的做法值得深入讨论。

  就上述提及的质疑,腾讯《一线》向中兴通讯官方求证,对方并无回应。

  上述律师对媒体表示,2017 年 7 月份,中兴通讯发函给美国商务部表示整顿结束,并给了一个 39 个人的处罚名单。而此次事件的导火索正是在此,美国商务部认为中兴通讯谎报了对事件相关人员的处罚情况。原本认定的受罚员工中,“除一人以外的所有人”都被发现从公司那里领到了其不应得的 2016 年全年奖金。

  “但根据当时公布的情况,这个名单是中兴通讯自愿提出的,其间也和美国政府有过沟通,到底怎么处理,美国方面在 2017 年并没有给中兴一个明确的答复。”该律师对媒体称,在美国没有答复之前,中兴通讯实际上也对 39 人做出了处理,除了开除 4 个人外,也对剩下的 35 个人做了不同程度的处理。

  胡锡进也不表达了同样的看法。“是美司法部、商务部与中兴没有谈妥?是双方的理解发生了偏差?如果美国高度重视扣那 35 名员工奖金的事,为何不写进美司法部 2017 年 3 月 6 日的判决?为何不用法律文件来强调美方这一要求的严肃性?为何又在最后突然拿出这个问题当作绝杀中兴的借口?因为 35 人的奖金而毁掉一个 8 万人的大公司,是中兴有这样的愿望,还是美国太需要这样的借口了呢?”。

  在腾讯《一线》独家获取的另一份内容显示,中兴通讯正在向美国商务部申请就禁止出口令的部分内容提供解释性指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