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4-24 10:10 原文链接 « »

滴滴无朋友

  原标题《滴滴无朋友》

  程维打了两场硬仗,可他期待已久的和平没能如期而至。

  哪怕程维已经不再看战争史,哪怕滴滴厌倦了和全世界作战,但面对美团的正面狙击,滴滴不得不再次收下战书。

  一头行将上岸的独角兽,再一次被对手拖回湍急的水中。

  2017 年 11 月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程维判断滴滴在主场的比赛已经结束。现在看来,这个断言再次失准。

  这样的剧情早在 2015 年滴滴与快的合并后就发生过一次。彼时,程维以为滴滴和快的之间的竞争就是总决赛,没想到只是亚洲小组赛。

  区别仅在于,当时突然出现的本土对手是优步中国,这次,出手的是美团。

  这让已经休养生息一年的滴滴措手不及。“美团真做打车,从公关声量来看,滴滴确实没准备好。”滴滴内部员工张帆坦陈。

  而此前,滴滴的目标是按原定计划上市。

  为了能够在未来 18~24 个月内启动上市,滴滴内部的考核标准已经从昔日的市占率、日单量、用户数,变成考核各项业务条线能否做到“收支打平”。

  改变 KPI 导向,停止烧钱之后,“止血”效果立竿见影。滴滴的净亏损随即从与优步中国合并前的 122 亿人民币,收窄至 18.9 亿~25.1 亿人民币之间。而 2018 年,滴滴有望在全集团范围内实现微盈利。

  同时,业务布局和架构调整也在稳步推进。

  为了进一步变现流量,滴滴又进入消费金融领域。这款针对司机的现金贷产品叫做“滴水贷”,已经在滴滴“钱包”一栏中出现,最高授信额度可达 30 万元。而滴水贷的年化利率大概在 7.3%~25.55% 之间。这就是说,只要现金贷可以吸纳 1000 亿余额,此项业务所带来的收益就可以直接将滴滴拉上盈利的河岸。

  今年 2 月 8 日的年会上,程维将过去的 2017 年定义成修炼内功的幸运时间。滴滴终于从血战中抬起头来,放眼智慧交通和国际化布局。智慧交通由虚入实,智慧交通 FT 变成智慧交通事业部;战略部、国际事业部、金融事业部整合为战略事业群。在拿下巴西之后,滴滴又通过投资入股的方式,进驻了东南亚、欧洲和中东的出行市场。

  滴滴这一年试图拿出更好的盈利表现、更高的业务天花板,向资本市场和投资人讲述更大的故事,为上市计划铺路。但这一切都被美团打乱了。如今摆在滴滴面前的形势依旧严峻——与被投公司的博弈、复杂的股东关系和凶悍的竞争对手,在这三重关系的撕扯之中,滴滴左摇右摆。

  吞下 ofo

  此刻,滴滴、ofo 终于坐在了谈判桌前。

  “滴滴高层已经在推进收购 ofo 的谈判。”接近此笔交易的人士向虎嗅透露,“如果一切如滴滴所愿,收购消息将在六月前后官宣。”

  在接受《财经》杂志访问的时候,程维表述得很直白——如果这项业务对滴滴很重要,那就买下来。

  不论从订单数、业务协同,还是短途出行的战略意义看,ofo 对滴滴的重要性都无须多言。即便与 ofo 创始团队的矛盾早已公开化,但滴滴高层很清楚,一旦松口,自己在短途出行市场将彻底失去话语权。

  滴滴本身快车、专车、豪华车、代驾等业务产生的日单量超过 2000 万,根据 ofo 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ofo 在正常天气的日单量一度达到 3200 万单,如果顺利收购 ofo,就意味着滴滴成为一家日单量超过 5000 万的一站式出行平台。

  同时,单车赛道的兴起对滴滴1~5 公里的快车订单量有较大影响,几乎是此消彼长。“能明显看出来,短途出行的场景下打车不是第一选择了,大家都去骑车。”

  而更本质的原因在于,滴滴用以卡位两轮市场、甚至寄望于独立融资的青桔单车推进十分艰难,这在滴滴的意料之外。

  而尝试检索青桔单车的相关新闻会发现,大部分投放城市都约谈了滴滴。实际上,许多品牌单车的投放都是简单粗暴地往街上码车,指望当地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知道滴滴的 GR(企业政府关系)一向很强,可完全没想到监管部门的态度这么坚决。你第一天投,第二天就被收车、约谈。”张帆说。

  投放被迫中止,就意味着订单量难以望及 ofo、摩拜项背。知情人士透露,小蓝与青桔单车在正常天气下,每天产生的单量仅在“小几百万单”。“和 ofo、摩拜根本不是一个量级。” 张帆说,“高层审批预算也非常谨慎。”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项业务没有过多烧钱。滴滴内部对单车业务的内部考核指标已经改为计算“收支是否平衡”。计算方式是将裸车、供应链物流、线下运维、单车损耗等全部成本相加,除以订单收入,等于或大于 1 即为合格。以目前 50%~55% 的单车利用率看,“将将打平”。

  毫无疑问,单车市场已经结结实实成为了存量市场。在摩拜被美团全资收购,哈罗单车控制权归属阿里的情况下,滴滴唯一的选项只剩下 ofo。“拿下 ofo 就相当于买投放量了。”张帆说,“如果拿不下来,滴滴根本上不了(谈判)桌。

  滴滴必须拿到 ofo 的控制权,可目前的局面是,滴滴与 ofo 创始团队已经切断了一切互动。

  腾讯、阿里,敌友难辨

  在 AT 的战争愈发胶着的情况下,选择站队阿里还是腾讯,是每个创业者必须做出的选择。

  滴滴选择独立,而这种“自由”意味着,它难以得到腾讯或阿里任何一方的全力支持。

  或许是考虑到与 ofo 的复杂关系,滴滴也曾经试图进入摩拜董事会,为自己在单车战局赢得更多筹码。但滴滴与阿里同时拥有软银的股东背景,引入软银的 4 亿资金,被腾讯看作是将阿里直接带进摩拜后院。经历过滴滴快的合并案,腾讯和阿里达成的共识是——彼此不能共存于同一董事会。于是,哪怕在那场著名的乌镇饭局上,程维与马化腾只相隔两个座位,但最后,腾讯还是坚定支持了与阿里划清界限的美团。

  失去腾讯的力挺,滴滴倒向阿里似乎顺理成章。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滴滴和阿里的关系,没有你们想得那么好。”滴滴内部人士透露。

  “不那么好”的症结在于,对于 ofo 这个标的,双方诉求和利益存在分歧。

  首先,阿里和滴滴对流量入口的争夺。

  接近 ofo 的人士向虎嗅透露:去年 9 月 22 日,ofo 上线微信小程序当天,蚂蚁金服震怒。在联系戴威未果的情况下,委派专人从杭州飞到北京,在戴威常去的球场等候。并当面提出交涉,要求 ofo 立刻下线微信小程序端口,只保留支付宝作为流量入口。

  而这背后是阿里对流量入口的焦虑。“好歹单车是一个每天产生千万级别订单的线下流量入口和支付场景,对阿里来说,用户黏性已经输给腾讯(微信)了,只能布局多场景。”同时接近阿里与腾讯的分析人士对虎嗅说。

  而滴滴在拥有 4.5 亿注册用户之后,也开始重视新流量来源,建立流量漏斗。“我们现在非常强调滴滴 App 作为流量入口本身的地位。”张帆说,“从前没有这么严格,微信小程序、支付宝小程序,或者其他端口都可以。”

  双方的另一个心结是,在滴滴与 ofo 交恶之时,蚂蚁金服选择驰援戴威。“如果没有蚂蚁金服从中作梗,滴滴可能早就已经顺利收购 ofo 了。”张帆说,“而戴威能够这么硬气地删除滴滴派驻的三个高管的内部权限,很可能是得到了蚂蚁金服的某些承诺。”

  根据《财经》的报道显示,由于滴滴、阿里双方都没能顺利拿到 ofo 的一票否决权,而陷入僵局。接近 ofo 的杨宏也向虎嗅证实了这一点。

  但可预见的,在仅剩存量的单车市场,程维不得不拿出自己处理复杂关系的能力,不得不再次和阿里坐下来,“搁置争议,凝聚共识”。

  美团虎视眈眈

  “王兴扬言要做打车已经一年了,可滴滴没真当回事。”接近滴滴的人士判断,“王兴做打车要比滴滴做外卖更坚决、想得更清楚。”

  尽管程维说,美团未必是滴滴遇到最强的对手。可滴滴内部早就严阵以待,可谓“气氛紧张”。用以对抗美团打车的快捷出行事业部,开始通宵达旦紧盯订单量和首单量。而滴滴外卖的产品线,也交由一号产品经理负责。双方押上资本、人才,攻进了彼此的后院。

  滴滴外卖和美团打车的优劣势分析,都还停留在理论分析阶段。产品经理李伟说:“滴滴要从零开始构建地推团队、签约商户、连接物流;而美团要建立乘客司机一对一的最优配对算法,搭建地图、判责系统和反作弊系统。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

  而资深 O2O 从业者刘全有则判断,外卖的门槛高于打车。“外卖要同时匹配用户、商户、骑手,1 对N的算法匹配难度也高于打车市场的一对一匹配。所以整体来说,美团做打车相对靠谱。”

  美团打车和滴滴外卖开城仍在继续,而战局的走向并不明朗。

  唯一确定的是,面对这场战役,滴滴内部已经形成共识——靠大规模、粗放补贴争夺用户的时代已经过去。接下来,滴滴拼的是在有限获客成本下的精细运营。不论是迫于上市在即的盈利压力,或是监管部门的约谈,这意味着,滴滴不会大规模跟进消耗战。最新的证据是,滴滴已经停止了无锡地区的“霸王餐”补贴。

  那么,与美团相比,滴滴的壁垒究竟是什么?

  张帆给出的回答是“比竞争对手更多的钱”,李伟则认为是“更好的用户体验”。可这显然不是稳妥的答案,滴滴司机和乘客的抱怨也从未停止。而有消息人士透露,腾讯即将领投美团的下一轮融资,这将帮助美团有更充足的资金“轰炸”滴滴。

  当年滴滴靠每天燃烧数千万人民币打赢了优步中国,这一回,它还能笑到最后吗?在这场无止境的出行战争里,下一回,滴滴的对手又是谁呢?

  根据采访对象要求张帆、杨宏、李伟、刘全有均为化名。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