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4-25 15:55 [收藏] « »

  文/允中、李根

  来源:量子位(ID:QbitAI)

  昨日,《华尔街日报》在全球弹出一条 Breaking news:

  滴滴最快将在今年下半年 IPO 上市,估值 700-800 亿美元。

  这比之前传闻的 2019 年,更近在眼前。

  为何此时 IPO?

  《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近几周来,滴滴正在与多家投行密会洽谈 IPO 事宜,并期望最早于 2018 年下半年上市。

  报道中说,滴滴之所以希望现在前往公开市场募集资金,是因为想借此巩固其护城河,抵御国内外竞争对手的挑战。

  而且由于 Uber 流年不利,当前正是滴滴作为共享出行全球老大上市的最好时机。

  作为“带头大哥”,Uber 内外交困,还面临一系列监管相关的障碍,估值滑落至 400 亿-500 亿美元。

  如果滴滴以 700 亿-800 亿美元估值完成 IPO,就会把 Uber 远远甩在身后。

  当然,滴滴出行的竞争者早已不止 Uber 一个。

  2018 年以来,美团点评、携程和高德都相继推出了自己的“出行平台”,高调杀入网约车市场,希望与滴滴分一杯羹,市场补贴战也早已在上海等城市打响,全面对抗,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在滴滴的高估值面前,私募市场已经很难再输送大额粮草弹药了。

  就在去年 12 月,滴滴完成了一轮 40 亿美元的新融资,累计总融资额接近 200 亿美元——再往后,谁还有实力再帮助推进一轮?还有谁?

  何况挑战不止来自网约车出行业务,还有日益升温的自动驾驶竞争。

  自动驾驶即将走入战国时代

  在今天的一场滴滴召集的汽车产业发布会上,程维描绘了滴滴的三大愿景。

  一是成为全球最大一站式出行平台,二是共建汽车运营平台,三是成为全球智能交通技术引领者,投入智慧交通和无人驾驶。

  第一、第二个愿景,都是一种结果,一种运营目标。

  如何实现?其实答案就在第三个愿景中:技术。更收窄一点,就是自动驾驶技术。与烧钱推广相比,技术才是决胜的核心。

  道理很简单,滴滴想要维持竞争力,只能是不断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而且,滴滴恰巧就站在时代变革的路口。

  对于一家出行公司来说,最大的成本,就是人类司机。而且这是可以通过自动驾驶技术降低的成本。

  然而押注自动驾驶的玩家大有人在。

  现在,BAT 三巨头已经悉数入局自动驾驶。传统车企也绝不会坐以待毙。更有一大帮极具活力的创业公司在不断进取。

  可以想见,在商业机会、人才竞争等原因的影响下,势必将自动驾驶领域的竞争,推向更激烈的战国时代。

  最终谁能一统天下?

  此前,程维谈到无人驾驶时曾经指出:“最重要的是研发投入,中国能做手机操作系统的也有很多家,但能活下来的没有几家,无人驾驶最终可能也只有两个生存名额,希望滴滴是其中之一。”

  上市 IPO,将为滴滴带来更多的资金和资源支持。滴滴也必然会在自动驾驶领域给予更多的投入,争夺只能更加激烈。

  竞争态势上经常面临变局的滴滴,在自动驾驶上能如愿么?

  有观点看好滴滴。比如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在对话杨致远时就谈到,BAT 不会把自动驾驶视为“救命稻草”,而而 Uber、滴滴等则不同。李开复说,这些公司的自动驾驶,关系未来生死,不成功便成仁。

  但决心和结果之间,仍然远隔千山。比如 Uber,一家很早就意识到自动驾驶重要性的公司,并且很早就展开无人车研发和测试的公司,这几年不断发生离奇的事故,实际上技术水平远不如 Google。

  实际上,Google 已经在美国的凤凰城展开了无人出租车的,而且加州也为此开了绿灯。无人出租车,并不遥远。

  滴滴的无人车布局

  当然,必须要指出的是,滴滴的无人驾驶布局,早已展开。量子位有过详细报道,以下做个简单回顾。

  故事可以从去年讲起。

  抢人

  2017 年 3 月,紧随苹果战略投资滴滴,滴滴的硅谷研究院也在苹果公司附近安营扎寨。

  然后便正式开始了一系列人才挖角,尤其是华人工程师。

  其中最知名的当属 Waymo 工程师贾兆寅,而且据说贾兆寅一度接近百度美研,但最终却成为了滴滴前沿技术负责人。

  量子位还听说,在人才挖角过程中,滴滴甚至还从百度美研挖走了组建无人车团队的 HR,她曾经帮百度签下楼天城,并最终为滴滴挖动了贾兆寅。

  不过与其他中国公司硅谷分舵不同,滴滴硅谷隐秘而低调,除了零星大牛加盟,路测、自动驾驶重要进展等方面的消息并不多。

  官方公开的有三件事。

  一是去年 8 月,滴滴和 Udacity 举办了一次自驾车挑战赛;

  二是去年 11 月,滴滴硅谷搬家至山景城新办公室,这是一座占地 36000 万平方英尺(约为 3340 平方米)的独立建筑,未来将能容纳至少 200 名员工——量子位也听说,进展飞快,距离坐满也不远了。

  三则是今年 2 月,滴滴对外放出了测试车路测图,使用激光雷达等多传感器融合方案,而且滴滴 CTO 张博确认,滴滴负责设计了无人驾驶路测车所用的汽车软件,并与汽车制造商和供应商合作制造了硬件。

  此外,张博还表示会在中美的 3 座城市展开持续测试——虽然未透露具体城市,但 base 苏州的路测安全驾驶员已经在招募。

  此外,在滴滴的无人车布局推进中,也损失了几位重要人才。

  最首要的是滴滴研究院院长何晓飞,他已离职创业,并将一手开创的滴滴无人驾驶业务托付给了继任者。

  另一位是现任景驰无人车工程副总裁的杨庆雄,他之前是滴滴无人车高级总监。而景驰想做的事情,也包括自动驾驶的无人出租车。

  还有从 Uber 加盟滴滴的安全专家查理·米勒(Charlie Miller),三月加盟、七月离职,跑去了通用旗下无人车公司 Cruise。

  竞购

  此外,滴滴的无人车布局也通过竞购展开。

  当上一轮 40 亿美元融资宣布后,腾讯科技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滴滴已经收购了一家硅谷自动驾驶初创公司。不过报道中并没有透露公司名称。

  量子位得到的消息是,滴滴试图收购两家硅谷的无人车公司,但都(还)没有得偿所愿。

  这两家公司背后都站着大牛。

△ 朱佳俊(右)
△ 朱佳俊(右)

  第一个大牛是朱佳俊,前 Google 自动驾驶工程师,其后自立门户创办了 Nuro.ai,主打 L4 级的无人车物流配送。

  滴滴一度想把朱佳俊和 Nuro 收入囊中,甚至为此开出了天价收购单,但并未梦想成真。接近朱佳俊的人士向量子位透露,他(朱佳俊)很坚持,他希望独立自主做出一番不一样的事业。

△ Chris Urmson
△ Chris Urmson

  另一个大牛叫 Chris Urmson,是朱佳俊在 Google 无人车的同事,曾任 Google 无人车 CTO,他离职后创办了一家名为 Aurora.tech 的自动驾驶公司。

  但与朱佳俊不同,Chris Urmson 与滴滴之间的故事更绵长。

  量子位听到的故事是这样的:先是滴滴追逐 Chris Urmson,而后者曾经短暂而低调加入过滴滴;但不久,Chris Urmson 马上又离职创业,据说是想重演 Uber 收购 Otto 的戏码——自己创建一家自动驾驶公司,然后再卖给滴滴。

  然而滴滴最后并未接受 Chris Urmson 的提议,而关于滴滴收购 Aurora.tech 的消息,也始终处于传闻中。

  最新的消息是滴滴及投资方软银,可能会组成投资布局联盟,在全球市场展开投资和布局,最终实现滴滴出行的自动驾驶野望。

  这个野望包含三个层次:

  最基础的一层叫交通基础设施,具体担纲的是去年成立的智慧交通团队,核心是用滴滴掌握的交通的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能力去优化道路,比如实时根据路面流量动态去调整红绿灯,舒缓拥堵。

  中间层是车辆本身变革,一方面汽车能源会从汽油变成电,另一方面是智能化,把人类从驾驶中解放出来。

  包含辅助驾驶,比如目前已经在其司机应用程序中增加了安全驾驶系统,通过在智能手机中使用 GPS,陀螺仪和其他内置传感器来检测危险驾驶行为。

  最上一层变革则是人和车关系的变化,让汽车从不动产变成共享资源——从原来每一个人拥有一辆车到很多人共享一辆车。

  总结起来,还是离不开那三个公认的趋势:电动化、共享化和无人化。

  程维对此也破有信心,“中国第一,全球第二”,他如此对内激励过士气,即便当前听起来还有距离,但 Where there’s a will, there’s a way。

  程维的英文名,正是 Will。

 
来自: 量子位
找优秀程序员,就在博客园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滴滴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