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4-28 18:07 原文链接 [收藏] « »

  英文原文:THE FUTURE OF SNAPCHAT LOOKS A LOT LIKE MAGIC LEAP

  日前,Snap 发布了新一代的 Spectacles 智能眼镜,引发了广泛的关注。与此同时,Snapchat 也增加了几款称为 Snappables 的 AR 滤镜,却鲜有人报道。《连线》杂志发表文章称,这几款滤镜对公司的产品来说,是一个微小变化,但对斯皮格尔来说,这种改变很有意义。在智能眼镜和 AR 滤镜的相互结合下,可以看出 Snapchat 的野心——构建以 AR 为基础的计算平台。

  文章由 36 氪编译,希望在 AR 风口正热时,Snap 的构想能为你带来启发。

Snapchat 的野心:构建以 AR 为基础的计算平台

  自从 2015 年 Snapchat 首次推出让人们可以吐彩虹的 AR 滤镜以来,它经常发布新的滤镜来吸引用户。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些 AR 滤镜的主要关注点都是“扭曲”自拍。它们可以让你把自己变成一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兔子或一个脸上戴个大花的孩子,或者是一些有趣的东西,比如一个跳舞的热狗。

  现在,该公司开始使用这些工具来构建一个看似简单的产品:Snapchat 引入了游戏。第一批这样的滤镜叫做 Snappables,用户可以做一些事情,比如给摇滚乐队增加朋友,挑战那些朋友的表情舞,或者打篮球。用户可以通过触摸、运动和面部表情与 AR 游戏进行交互。上周我参观该公司纽约办事处时玩了一个非常古怪的游戏,一个过滤器把我的眉毛变成了杠铃。我需要扬起眉毛举杠铃。我与管理 Snap 的相机平台的伊坦·皮尔普斯基(Eeitan Pilipski)竞争,看谁举得最厉害。(他赢了)

  长期以来,Snapchat 一直是那种容易被低估的公司。它的使用者大多是青少年,而孩子则是善变的。当然,根据 Snap 的数据,现在每天有 1.87 亿人使用这个应用程序,但即使他们现在喜欢它,也很容易认为他们的注意力转瞬即逝。而 Facebook,则倾向于复制 Snap 最重要的进步。

  并不是公司尝试的每一件事都能奏效。今年早些时候,Snap 对该应用程序进行了重大改版,目的是让新用户更容易使用。然后,120 多万人在 Change.org 上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要求该公司将其改回来。尽管如此,在创始人兼 CEO 埃文·斯皮格尔( Evan Spiegel )将公司上市一年多后,Snap 继续给用户提供了使用下去的理由。根据 Snap 的数据,这些每日用户平均每天访问 Snapchat 25 次,使用时长大约半个小时。

  这吸引了广告商: 2017 年最后一个季度的销售额跃升至 2.86 亿美元,同比增长 72 %。(然而,该公司远未实现盈利,因为它的投入仍然远远超过了盈利。斯皮格尔致力于通过不断提供新鲜的东西让用户参与进来。)

  这个新功能,对公司的产品来说,是一个微小变化,但对斯皮格尔来说,这种改变很有意义。本周,Snap 公布了最新的眼镜产品。像 Magic Leap 和微软这样的公司正试图在一个令人兴奋的软件包中构建下一个计算平台——头戴设备、软件和内容会让竞争对手望尘莫及,而 Snapchat 则试图通过分别创建硬件和软件,自下而上地独立构建下一个计算平台。“我们将它们分离开来,这样它们就可以独立发展,直到它们走到一起,”斯皮格尔说。“在未来 10 年左右的时间里,将这些产品组合在一起的方式可能是我们公司的特色。”

Snapchat 的野心:构建以 AR 为基础的计算平台

  Snappables 不仅仅只是游戏,还扩展了人们交流的方式。

  正如斯皮格尔所看到的那样,硬件一直在阻碍着 AR 的发展。有一些棘手的技术问题,没有一家公司能彻底解决。除此之外,现有的头戴设备视野狭窄,电池使设备变得很大,续航时间也不长。我们仍然不知道这些设备将如何发展,也不知道大多数人是否愿意佩戴它们。斯皮格尔说,通过单独开发眼镜,“我们仍然可以在 Snapchat 中以非常快的速度向前发展,从而增强非常先进的 AR 产品的功能。”

  负责扩增实境的 Gartner 分析师布莱恩·布劳(Brian Blau)认为,Snap 通过微笑的变化来推动 AR 滤镜发展的策略是明智的。布劳说:“这种渐进的方法是完全正确的。”他强调说,这种方法可以让一家公司边发展边学习。“这种经历是难以替代的,尤其是涉及到新技术时。”

  这就把我们带到了 Snappables。要了解 Snapchat 的新游戏,你需要像斯皮格尔看到的那样看待它们,这是人们相互交流的又一个机会。斯皮格尔对 Snap 的设想始于这样一个假设:并不打算保存大多数的图片。相反,随着捕捉和操纵图像的工具变得越来越普遍,图像正在演变成一种新的语言,我们能够更频繁、更充分地表达自己。Snap 最重要的不是显示好友发布的内容,而是用户创建这些内容的工具。这就是为什么应用程序打开后直接就是相机,这也是为什么斯皮格尔称 Snap 为“相机”公司的原因。就像电话一样,Snap 并不打算存储大量的内容,因为它们是用来接收、解码和发送信息的。

  书面和口头语言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们随着我们使用它们而进化,从而把“basic”和“lol”这样的新词加入我们的词典。同样,随着我们获得新的工具来帮助我们提升形象塑造时,视觉交流正在爆炸( Instagram 的原始滤镜在这一点上相当于象形文字)。没有什么比 Snapchat 更明显的了,该公司说,用户每天平均花在滤镜上的时间超过 3 分钟。

  皮尔普斯基,那个眉毛比我更灵活的人,他负责将计算机视觉与创意设计结合起来,开发公司的 AR 工具,并帮助开发人员充分利用这些工具。他在 AR 领域工作了近十年,并于 2016 年加入 Snap。

  皮尔普斯基所在领域的技术,最终发展到了 AR 能够兑现其早期承诺的程度。首先,相机变得更好了。看看 Snap 为苹果公司的 iPhone X 设计的独家面具滤镜就能知道;TrueDepth 相机和视觉面部映射数据使面具能够紧贴面部,无论你移动多少。皮尔普斯基说,Snap 正在开发软件,在现在所有的手机上模拟这些效果。

  在过去的一年里,Snap 推出了一系列新功能和滤镜,从 World Lenses 开始,用户可以在照片中插入和移动对象。这些流行的滤镜产生了有史以来第一个 AR 名人——跳舞热狗,带着绿色耳机和有节奏的舞蹈动作,在 Snapchat 上弹出了 15 亿次。12 月,Snap 让外部开发人员开始制作自己的滤镜。斯皮格尔说,开发人员在头两个月就提交了 3 万个滤镜。

Snapchat 的野心:构建以 AR 为基础的计算平台

  Snap 的滤镜允许用户通过微小的移动来操作其软件。

  借助 Snappables,该公司将努力将 AR 发展成为一种更具社交性的体验,鼓励人们使用相机,而不是像镜子一样使用它,而是像复杂的传感器那样使用,来完成更广泛的任务。在宣传视频中,用户眨眼、扬起眉毛、拍打嘴唇,不是为了创建图像,而是为了控制 Snap 的软件并与之交互。

  但是,尽管 Snap 已经在开发用户想要使用的滤镜了,但这项技术仍处于早期阶段。在过去的六个月里,苹果、谷歌和 Facebook 都开始推出自己的 AR 开发工具。利用这些工具的新功能和应用程序现在才刚刚起步。就目前而言,这些应用程序很笨重,而且没有像 Snapchat 上的朋友那样,带来内置的受众优势。在一个应用程序中创建一个有趣的体验,然后将其传输到 Instagram 这样的社交媒体服务中,难度会更大。但显而易见的是,开发人员和 Snap 的竞争对手将能够继续复制在 Snap 上的功能,而且他们很可能会继续改进。

  斯皮格尔有机会开启 AR 的未来,并利用它构建下一个重要的计算平台。但要做到这一点,Snap 必须保持领先于竞争对手,他们需要用更多的 AR 设计来吸引用户。Snappables 很快就不会让人感到新鲜了。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