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5-07 10:29 原文链接 « »

  编者按:本文为知名 IT 记者刘韧于 2000 年对柳传志的采访稿件。

  文/刘韧

  一步,两步,三步,踩实一脚,再踩实一脚,每踏出一步,都小心翼翼地抬头远望并回头四顾,感觉这一步迈大了,就再回头踩踩,终于看到了踏实的黄土路。1997 年,联想与盈动第一次接触的时候,盈动还不叫盈动,但其想做机顶盒由来已久。盈动当时看中的是联想全国服务网络,想让联想负责其未来遍布全国的机顶盒维护工作。此刻,柳传志一方面认为机顶盒还远着呢;一方面认为盈动还早着呢,没特别将这件事当回事。1999 年底,在 Internet 劲风中,柳传志与正春风得意的李泽楷在香港吃了两次饭,李泽楷到北京参观了联想一次。此时,李泽楷在柳传志心中的地位提高了,联想在李泽楷心中的地位也提高了,合作升级,盈动想将机顶盒与 NOW PC 的生产全交给联想,联想接受了盈动这家概念公司。2000 年 3 月 2 日,柳传志在香港紧紧握了李泽楷的手,双方谈成的合作内容是:共同发展宽带互联网服务、制造;销售联想的 NOW 电脑以及通过 NOW 分享多媒体内容。消息一经传出,联想股价登时翻了一番,一度摸高至 70 港元,市值冲到 800 亿港元,跻身香港十大市值公司之列。看着联想股票一个劲地往上蹿,柳传志不是兴奋,而是奇怪,“心中当然有高兴的成分,但更多的是觉得这个长不了,联想股票怎么可能保持 300 多倍的市盈率?”“我们在内部说了说,觉得不太可能长久,没有对外大讲特讲,只图继续炒高。”李泽楷和柳传志的感觉不同,那时,他对柳传志说,联想股票还不够高,还可以更高,柳传志笑笑,没说话。柳传志是真没想到与盈动合作的消息能使股票翻一番,就在宣布与盈动合作的前 3 天,联想刚刚进行了配股,配股价格是 33.75 港元,而 3 天后,联想股票是 70 港元,前后 3 天时间,联想从股市上少拿了 28 亿港元。柳传志说,他没有想到,但他不后悔。“这是我们的一个方针,我们不想在最高处配股,我们希望买我们股票的人能得到这些好处。”“这里有一个长赚短赚的问题,如果股民买的真是 70 港元一股,过不久就回到 30 多港元,股民会怎么想?联想还长办不长办?”杨元庆相信柳传志不后悔,但他猜想:“柳总会有一点心疼,那么多钱。”

  柳传志希望,联想市盈率比别人高,但又是一个比较稳定的倍数,联想利润增长,股票就会随之增长,此时,“股民会比较信我们,管理团队也能从股市上得到鼓励。”“如果联想股票高得不得了,接着,说高就高,说低就低,大家会觉得挺玄,这会使管理团队失去方向。我不愿意这样。”

   与李泽楷掰手腕

  新闻发布会开过,股票涨过,轮到实际合作,李泽楷的算盘是,联想做设备以及设备的维护,盈动做内容;已经看清楚宽带服务,并已经通过股市证明宽带服务前途的柳传志刚撒腿跑出一步,怎么可能就此改成散步,怎么可能甘心只做打下手的设备?柳传志要做内容;李泽楷不太想让柳传志介入到内容服务,柳传志也不逼他,直飞美国,找了一家更大的公司在谈;李泽楷又有点紧张,要和联想继续谈;柳传志此时想将与盈动合作的调子定得低一点,以便进退自如。柳传志非要和李泽楷抢着做,不是想挤压李泽楷,而是因为柳传志在 2000 年已经看得很清楚——联想发展速度要年年超过 50%,仅靠 PC 不行。联想 PC 现在已经占到了中国市场的 25%,“还能再大,但不可能永远大下去”。联想当然不能满足于业界的平均增长,要维持联想的高速增长,必须开新的领域。在中关村,柳传志看过太多公司在一个业务做到高端,由于没及时转移,后来走到没落的例子,所以,“联想一定要在往上走的时候就部署,不能等原有业务往下走的时候再部署,那样就来不及了”。进新领域,柳传志现在还不敢打到海外去,他怕失去了本土优势。“进到世界市场,不能以服务的方式,只能以产品的方式。联想要积累起足够的能量,在中国有一个坚实的利润基础,通过中国市场吸引投资人更大的投资,做出有竞争力的产品,才能闯荡世界市场,仓促开拓国际市场,会三下两下被人打回来。”“未来,联想要做到 100 亿美元以上,非要进到世界市场不行,但 2005 年之前,还不行。”

  因此,柳传志必须选择在中国横向发展的办法进入新领域,因此,柳传志不会让李泽楷挡住联想进入宽带内容服务的步伐。柳传志会对挡住自己去路的人怎么样?岂止宽带,柳传志觉得自己打实管理基础以后,可以从产品做到服务,从一个产品做到更多的产品,“已经到了我在 Internet 上撒开腿跑的时候了”。

   我不是老夫聊发少年狂

  柳传志在军校读书的时候,教官教导他打仗要四快一慢,包抄、分隔、冲锋、突击都要快,但发动总攻要慢。1997 年,柳传志到美国访问,Intel 和柳传志关系最好的副总裁马洛力提醒柳传志要特别注意 Internet 的发展,柳传志只是在听,只是觉得他们都站在一个比较高的位置上看整个产业,但柳传志还没很能理解他们说的,“我予以注意吧,但我不是他们说了,我就要动的人”。1997 年,柳传志和现在的联想研究院院长贺志强在香港爬山,一边爬山,贺志强一边给柳传志讲 Java 语言和互联网技术,讲了一天。之后,“贺志强也经常给我普及 Internet 知识,讲讲课什么的”。但是 1998 年之前,柳传志一直不相信 Internet 发展得会像后来实际的那么快,1998 年之后,柳传志劝自己:“我也别太固执了,我还是要认真想想 Internet 到底是怎么回事。”想来想去,柳传志依然觉得,“张树新将接入做好了,没内容肯定不行”,“门户将内容做好了,不能赢利,也形成不了市场行为。”“后来,就开始吵吵电子商务,我仔细研究以后,发现 B2C 在中国根本行不通,付款方式、配送以及购物习惯等方面存在诸多问题。”

  联想内部,关于 Internet 问题意见也比较统一,因为“我的问题出来之后,谁也解答不了。”所以,谁也不嚷嚷大干快上 Internet。1998 年,杨元庆为抵御 DELL,开始按照电子商务方式对自己的销售网进行改进,这个改进相当成功,大大提高了效率。这给了柳传志很大触动,虽然,“中国的 B2C 还早着呢,但 B2B 立即可行”。

   都是个死

  这么多人都做。com,说白了还不是因为门槛儿低,嘴上说是高技术,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没什么技术。大批的融资来了,以为那就是前景,其实离成功还远着呢,还要经过无数条曲曲弯弯的羊肠小道,多数。com 都要消失在这里面,最多落得烧把钱,风光一把。——柳传志到 1999 年和柳传志说,“Internet 上一天等于六年”的人越来越多;到 1999 年和柳传志说,“Internet 上不能等想好了再做”的人越来越多。“怎么可能不想好就做呢?”柳传志想不明白,直到后来,柳传志才弄明白,。com 们说的和他自己想的不是一回事。“他们是在抢上市,在抢拿股市钱的时间。出水才见两脚泥,要得到市场的认可,能赚回利润,这才是真的,他们离成功还早着呢。”看清楚他们离成功还早着呢,柳传志就不急了。“靠概念炒股,即使取得了一笔,那么,还要不要对股市负责?为股市负责,时间就长着呢。”“新浪算是老大哥了,做得不错了,但是它将来还有向宽带走的问题、转型的问题,路还长得很,一时难见胜负。”新浪上市的时候,柳传志给王志东发了祝贺信。

  “大多数。com 公司都没想那么多,仓促上马,上去以后,也许能烧一阶段钱,如果管理不行,连这段都烧不了。跟着,投资人就会要回报,过不了一两年,一定会要回报。投资人会在上市时自己炒一把,但是到后来,他一定会要回报,没有回报,得罪了投资人,就会形成一个很大的连锁反应,一下全打下来。”“做 PC,除了联想、长城、方正、实达之外还允许几百家小企业同时做,但 Internet 上,强者更强,不允许几百个同类型的网站和平共处,共同生存。”“不是将这些事情想得特别清楚,早死,晚死,还是个死。”

   联想烧得起 FM365

  2000 年 7 月 14 日,联想成为恒生指数成分股,截至 2000 年 6 月 30 日,联想 2000/2001 财年第一季度,营业额比去年同期增长 72%,利润增长 136%。利润增长 136% 是在 FM365 烧掉 2000 多万元的前提下取得的。2000 年,FM365 计划烧掉 1 个亿,刘晓林一个季度花掉 2000 多万元,节省了一点,柳传志挺满意,“这次 CNNIC 评选,FM365 评了第 15 名,挺好,我们就值 15 名,只要有个名次就好,后面,我们会越做越好。”投资人也很满意,“联想一边花着这些钱,为投资人的未来着想,当前还能好好地给大家分红,这多好。”“钱能不能撑得住很重要,联想有足够的利润支撑 FM365,仅用投资人的钱不可靠。亚马逊是最明显的例子。”FM365 在联想本来是一个可进可退的项目,它起源于联想天禧电脑的一个功能,所以,在联想眼里,是 FM365 的服务支持了天禧电脑这个产品卖得更好,而天禧电脑挣的钱反过来又支持了获利遥远的信息服务,这是一个循环。柳传志和很多人一样,认为 ICP 会有好的前景,认为证券网站、旅游网站、远程教育今后都会有大量的收入,但是“要等,要等人的观念跟上,配套设施跟上”。

  坚决地在 2000 年 4 月重新发布 FM365,并加大投入,是因为柳传志仔细研究过新浪等 ICP 后,认定网站技术和其他应用技术一样,没什么可神秘的,联想掌握起来没什么难度,而进入媒体、艺术等领域,对大家来说都是新的,大家都一样。“仗打到最后是组织能力的较量,不在乎一两个奇巧的点子。AOL 的成功很明显就是管理得好。”

  坚决地在 2000 年 4 月重新发布 FM365,并加大投入,是因为柳传志仔细研究过新浪等 ICP 后,认定网站技术和其他应用技术一样,没什么可神秘的,联想掌握起来没什么难度,而进入媒体、艺术等领域,对大家来说都是新的,大家都一样。“仗打到最后是组织能力的较量,不在乎一两个奇巧的点子。AOL 的成功很明显就是管理得好。”

   杨元庆和郭为不矛盾

  郭为的电子商务是 B2B,杨元庆吆喝电子商务主要是为了卖他的产品,没有更多的矛盾。问题出在杨元庆应该让郭为发第一枪,杨元庆的名字也不要叫系统集成,叫应用集成不就完了。我们也有责任,没有及时调整,杨元庆那边也有责任,没有及时汇报,内部协调上出现了问题,但决不像外面说的协调不了。柳传志将郭为、杨元庆分别解释为“一个是电子商务,另一个也是电子商务”——未来的宽带、现实的 FM365 都部署好了。2000 年 5 月,柳传志将原来的联想一分为二,郭为率领的联想科技变成神州数码,“用电子商务推动代理产品,顺理成章”。杨元庆“除了 PC 之外还要做更多的接入设备”。2000 年 5 月 12 日下午,杨元庆从柳传志手中接过联想大旗时,向柳传志保证:2000 年“会将联想 PC 总体市场占有率提升到 30% 以上,台式电脑做到 188 万台,笔记本电脑做到 12 万台,服务器 4 万台,掌上电脑 30 万台,MP3 机 3 万台,打印机 8 万台,主板 300 万块”。联想 2000 年誓师大会,柳传志向杨元庆、郭为“交权”的时候叮嘱:“在互联网经济中,信息服务技术将在这个领域中占有很大比重,而联想以前却主要是一个提供硬件产品为主的厂家,互联网经济的信息服务技术是要靠产品技术作为支持平台的;产品将会包括接入端产品、局端产品两大类型,接入端产品又分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掌上电脑、机顶盒设备、无线接收设备林林总总;局端产品也有服务器、网络产品等等品种繁多。在未来的社会里,它们的市场份额是平行的,还是某种产品居于主要位置?这在千变万化的技术发展面前只能说是未知数。但有一点却是我们面对的现实,就是在去年以前联想的自制产品中,挑大梁的就只是台式电脑一种。这种业务构架要迎接一场即将来临的暴风雨,要支撑起联想肩上民族振兴、自身发展的重任,肯定是非常危险的。”

  杨元庆表示,他将会在“软件、信息服务、系统集成、ASP、宽带和移动通信”方面向 Internet 全线挺进,这其中,软件(幸福 Linux)和信息服务(FM365)是今年的重点。“FM365 年底的目标是 100 万以上的接入客户,1000 万以上的 Pageview,进入中国门户网站的第一集团军,教育和财经两个垂直网站上要做好构架,为赢利做好充分准备。软件业务的目标是:营业额 1.2 亿元,但更重要的是以 Linux 功能软件和针对中小型企业的 ASP 为契机,抢占中国软件和 ASP 服务的制高点。”郭为领导的神州数码有三个最主要的业务方向:电子商务和 Dlink 合作的网络设备制造、系统集成。

  从这个阵势看,联想将目前在 Internet 上能做的全做了。柳传志说:“钱够了,人够了,面开宽一点,没关系。”“联想一直在培养领军人物,我有几个能独当一面的人,就能撑开几个面。”“刘晓林,算半个大将,但是,你看,他基本能撑起 FM365。”会不会因此失去了专一的优势?“有些公司说自己专一,FM365 能烧一个亿,他很专一,也烧不了一个亿,而且,在组织管理能力上,他们还不如我们这些人。”

   在年轻人背上指挥

  柳传志和 AOL 总裁斯蒂夫·凯兹坐在小圈子里谈话,陪同的人在后圈,后圈有人坐到了桌子上,在联想肯定没人敢这样,但柳传志并不就此认为 AOL 乱。“很多记者只看表面,说网络公司很乱,AOL 一点都不乱,他尽管坐在桌子上,但是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他对斯蒂夫·凯兹绝对非常尊重,坐在桌子上可能是他的一种习惯,并不能说明什么。”既然是撒开腿跑,柳传志就不想单单用自己的力气。解决了杨元庆、郭为问题,2001 年,柳传志将正式启动风险投资业务,以此分享年轻人在 Internet 上的创新成果。风险投资的钱从大股东那里来,“大股东占 57% 的股票,稍微卖一点就足够了,有的是钱”。柳传志借年轻人之力,也为年轻人输入管理之力。“奇巧的想法很重要,但再有创意的公司,发展到 100 个人,也需要激励的方式,如果激励方式一片混乱,今天想给这个钱,明天想给那个钱,能行吗?”“有管理潜资,又肯学,联想会输送人扶助他管理;没有管理潜资,又不肯学,愿意当股东,可以让他出来,让别人进去;有好的创意,但是,霸着位置一定要自己管,又管理不了,就太糟糕了。”

  另外,柳传志还要负责为这些公司联系“上家”,考虑谁来买他们以及他们自己有没有可能直接上市。“年底之前,肯定会有信息出来,联想肯定要收购、投资、兼并一批网站。”

   柳传志说:

  网络不会低迷,真正想做的公司,还会继续做,想捞到钱就走的公司,以后捞不到钱了。这一层是我们都预料到的,没有什么。新浪的形势就不错,已经在前十名的公司都不错,但是,是不是能坚持得住,会是一个问题。网络股会不会再热成那样,投资人会不会再疯狂地投,.com 自己会不会还狂得不得了?我想不太会了。挺奇怪,我亲眼见过两次这种情况,一次是日本和香港的那几年,一次是 1997 年前后拼命投红筹股,明明不可能……在 Internet 上,联想总体没有失误,学习了一个新的东西,并将这个新的东西实事求是地引到了联想。联想在 Internet 上打的不是遭遇战,整个战役里面,联想难免会遇到一些挫折,不必担惊受怕,既然是一场战役,总有个过程。

  作者简介:

  1998 年,刘韧出版中国 IT 史上最著名的作品《知识英雄》,同年共同发起中国第一个互联网启蒙组织数字论坛,1999 年成立被誉为中国互联网风向标的 DoNews 社区,为互联网在中国的普及和商业化做出过令人难以忘怀的贡献。2005 年,DoNews 出售给千橡后,刘韧先后投资或合伙了人人、凡客、传课、青萍、WeGene 等 20 多家高科技公司,并在 2012 年发起成立了 K2 创业互助网络。2018 年发起成立新加坡区块链技术基金会和日本区块链技术协会。

 
来自: 新浪科技
找优秀程序员,就在博客园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