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5-11 18:44 原文链接 [收藏] « »

  一夜之间“联想在 5G 标准中没有投华为”的事件迅速发酵,联想也火速发公告澄清,5G 标准会议投票过程的真实情况怎样,联想是否说了实话,事件背后是否有人在故意推动,雷锋网致力于还原事件的真相。

  争的是什么

  5 月 11 日,在知乎上突然出现相似的数个问题,大意均是如何看待联想在 5G 标准上没有投给华为一事,顿时引起连锁反应。

  据雷锋网了解,该事件其实并不是近期发生的事件,而是在 2016 年 10 月和 11 月份 3GPP 组织的两次会议上。两次会议围绕的均是信道编码方案的投票。

  信道分为数据信道和控制信道,控制信道传输控制信息,数据信道传输数据,控制信道和数据信道可以分别采用不同方案。编码层面,根据码长可以分为长码和短码,短码较为常用,长码使用频次相对低,长码和短码也可以使用不同的编码方案。 

  但实际上角逐 5G 标准的信道方案的只有三种编码方案,分别是 LDPC、Polar 和 Turbo。值得注意的是,三种方案起初都是数学家提出而非产业链厂商,高通、华为等厂商是沿着数学家的思路做产业研究。

  LDPC 码最初是由 MIT 的教授 Robert Gallager 在 1962 年提出,是应用时间最长同时也最成熟的信道编码方案,LDPC 码在 WiFi 标准中获得应用。

  Turbo 码由法国科学家C.Berrou 和A.Glavieux 提出,也有超过 20 年的应用历史,Turbo 码在 3G 和 4G 标准获得采纳,不过 5G 标准成为 LDPC 和 Polar 的竞争战场。有分析认为,主要是因为在话语权的较量中法国不敌中国和美国;另从技术角度上看,5G 标准要求峰值速率达到 20Gbps,相关消息指出,Turbo 码能否满足这样的速率要求尚存疑。

  Polar 码是由土耳其比尔肯大学教授E. Arikan 在 2007 年提出,E. Arikan 是 LDPC 码提出者 Robert Gallager 的学生。Polar 码应用时间最短,不过技术指标相对优异。

  说到底,信道编码方案的争论变成了华为主推的 Polar 码和高通主推的 LDPC 码之间的竞争,其中还有一些大国博弈话语权的成分在里面。

  两次投票

  第一次会议发生在 2016 年 10 月 15 日,会议上出现了较大的分歧。雷锋网从业内知情人士获悉,“第一次会议只确定了长码的标准,并不是确定完全标准,华为的 Polar 码本身在长码上没什么优势,联想和 Moto 两票都投了高通的 LDPC 方案,其他众多中国厂商反对长码短码都用高通的方案,最后只达成了长码用高通的方案,其他标准留待下次会议讨论。”

  雷锋网进一步了解到,2018 年 6 月首个版本的 5G 国际标准将正式公布,但是只针对 5G 三大场景中的 eMBB 场景,uRRLC 和 mMTC 标准都没有正式成型。

  根据业界目前共识,eMBB、uRRLC 和 mMTC 主要应用于以下场景

  •   eMBB:增强移动宽带,面向 VR/AR、超高清视频等需要高速大流量移动宽带业务;

  •   mMTC:大规模机器类通信,面向大规模物联网等业务;

  •   uRLLC:超高可靠及低延迟/时延,面向无人驾驶、工业自动化等业务。

  在第一次会议中,更精确的解释是,高通主推的 LDPC 码被采纳为 eMMB 场景中数据信道的长码编码方案。既不是包含全部三个场景,也不是数据信道和控制信道均采用,同样地也仅是长码采用了 LDPC 编码方案。

  该名知情人士还表示,“我个人感觉其实这个问题上应该是 Moto 占的主导,他们和高通的关系比较密切,联想可能分析认为,如果是完全高通方案,Moto 的技术优势可能得以发挥,是完全从商业的角度来考虑的。”

  时间拨回到 2016 年 11 月 17 日召开的第二次会议中,会议过程虽不清楚,但是从达成的结果来看,LDPC 码方案更进一步,成为 eMBB 场景下数据信道的长码和短码编码方案,Polar 码成为 eMBB 场景下控制信道的短码编码方案(控制信道码长一般不超过几百,不涉及长码),也就有了当时一系列“华为掌握 5G 核心标准”的消息,实际上对华为的作用无异于捧杀。

  当问及长码和短码都用高通一套方案时,是否会降低产业成本时,该人士表示,“其实 3GPP 这种标准组织从来就不是从成本因素考虑的,而是从中欧美三方角力上来看,就像 4G 标准当时为什么有两个,3G 标准有三个,其实都是三方的政治博弈。成本层面,考虑底层协议对上层的成本影响,如果全部用高通方案的话,有可能专利费用比混用方案更高。”

  “毕竟 3G 时代高通垄断了 CDMA,高通收了不少钱,其他国家都很郁闷”,该人士补充道。

  如下两图所示,第一次会议中联想以及 Moto 没有投给 Polar,而在第二次则投了赞成票。

  “联想没说谎,但不是全部真相”

  今天一早,联想也针对此事发布声明,称“在 3GPP 举办的有关 5G 标准的表决会议上,联想针对 5G 标准的 Polar 方案投票(该方案由中国移动、华为等中国企业主导),包括联想旗下的摩托罗拉移动,所投的都是赞成票。”

  同时联想还称对恶意造谣者保留相关法律权利,以及表示了支持中国 5G 的态度。

  经过前两部分的叙述,事件的来龙去脉已经明晰。正如知情人士所言,“联想没说谎,但不是全部真相”。

  事件中让大部分读者愤慨的焦点其实不是联想投了赞成高通的票,而是联想是赞成厂商中唯一的中国企业。

  从客观技术角度来看,与高通主推的 LDPC 编码方案相比,华为主推的 Polar 编码方案在长码部分并没有技术优势,华为一开始也是想拿下短码编码方案。

  同时,LDPC 编码方案虽然是高通主推,实际上华为等厂商都有参与,高通的投入更早更多,技术积淀也更多;Polar 码由于是近年才兴起的编码方案,得到了华为等厂商的青睐,编码方案的采用意味着支持该技术的厂商前期具备先发优势,这是华为和高通等厂商所看重的,最终两种方案共存,3GPP 达成的是一种妥协方案。

  事实经过确是如此,但是经过一年多时间之后,联想没有把票投给华为这件事又再度刷屏,谁又能说这事只是自然发酵呢?

 
来自: 雷锋网
找优秀程序员,就在博客园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联想 华为 5G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