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5-17 16:12 原文链接 « »

  文/刘润

  今天这篇文章,有关罗永浩老师刚刚发布的“坚果 TNT 工作站”。

  1、他甚至坚持使用正版软件

  坦白说,我很怕写这篇文章。为什么?因为评价新事物是有风险的。

  2007 年,乔布斯发布了第一代的 iPhone。微软和黑莓说:iPhone 对我们的业务影响微乎其微,iPhone 没有获得重大市场份额的机会;著名商业媒体,彭博社、商业周刊、PC Magazine 等等说:不是我说你,这东西真不行;甚至,微软高级营销总监,理查德·斯普雷格说:苹果 iPhone 在 2008 年销量不会达到 10 万部,记住这是我说的。

  是的。今天大家记住了:理查德·斯普雷格,你这个自大、没有远见、可笑的落后者。

  所以,今天不少科技界的大咖,就算他心里已经把你的想法枪毙了 100 回,嘴上也可能会说:“中国就需要你这种有梦想的人。加油!”如果有人批评这个想法,他甚至会用长者的姿态说:“对新事物,多些包容,少挑剔吧。”

  是啊,干嘛要得罪你呢,又不是我的钱;而且,万一、万一、万一(也就是万亿分之一的可能性),你真的干成了呢?那我不是被打脸了吗?又没好处,我干嘛要像理查德·斯普雷格一样,冒这个傻乎乎的风险呢?

  所以,我特别怕写这篇文章。

  但是,我又特别尊敬罗永浩老师。2010 年,罗永浩老师还在开英语培训学校,我还在微软。网易新闻对他有一次采访,这个采访里有这么一句话:

  他无视行业潜规则,坚持给员工上“五险一金”、支付加班费,为此增加了 30% 的成本。他甚至坚持使用正版软件。

  他“甚至”坚持使用正版软件。网易新闻“甚至”这两个字用得我悲喜交加,悲的是,记者对使用正版软件的那种惊讶;喜的是,罗老师的价值观令人肃然起敬。

  有远大梦想的人,很值得羡慕,而有坚定价值观的人,更值得尊敬。我特别、特别希望罗永浩老师创业能够成功。所以,虽然没必要,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谈谈对“坚果 TNT 工作站”的看法。如果能有一星半点对罗老师有帮助,就算是我对这种正直的价值观的致敬了。

  2、把手机接上大屏幕,当电脑用

  罗永浩老师,发布了一款个人电脑(Personal Computer)。

  什么叫个人电脑?在罗老师“重新定义”个人电脑之前,一款“传统”个人电脑大体上可以分为三部分:1)硬件环境;2)操作系统;3)应用软件。

  什么意思?以微软的个人电脑生态为例:

  1、硬件环境,指的就是以 Intel 的 X86 芯片为内核的,联想、惠普等电脑主机厂商;

  2、操作系统,Windows 则牢牢占据了统治地位;

  3、应用软件,有微软自己的 Office,Adobe 的图像处理软件,Oracle 的数据库,SAP 的企业管理软件,腾讯的 QQ,银行的客户端等等等等。

  硬件环境,操作系统,应用软件。几千、几万个硬件公司,几十万、几百万个软件公司,在微软的生态里,彼此交织,相互协同,作为“生产力工具”(Productivity Tool),共同服务着几十亿的用户,服务着他们已经如繁星一样多的复杂而挑剔的需求。

  所谓的“生产力”,对有的人来说是处理文档、表格、幻灯片;对有的人来说,是修图、录音、剪视频;对有的人来说,是编程、测试、写代码;对有的人来说,是录入、检查、批文件。这些需求甚至已经多到你甚至没有办法穷举,没有办法分类。

  但是,这个生态太重,太复杂了。一切硬件的基础,Intel 的 X86 架构的 CPU,非常耗电。一台笔记本电脑带出门,能用 4 小时就谢天谢地了;在操作系统层面,微软要收不菲的费用,你几乎没有选择;而应用软件呢?PC 和手机并不通用,两个生态独立发展、浪费严重。

  那怎么办呢?罗老师决定“重新定义”个人电脑。怎么重新定义?把手机接上大屏幕,当电脑用。

  首先,从硬件环境的角度来看,今天手机的 CPU 速度,内存大小,存储大小,已经丝毫不逊于传统 PC 了,ARM 架构的 CPU 更省电,而新一代坚果手机有 8G 内存,1T 存储,你的 PC 都未必有吧?

  然后,从操作系统的角度看,安卓(Android)操作系统,已经越来越成熟,如果把手机和 PC 都叫做“计算设备”的话,使用 Android 的手机总数,未必比使用 Windows 的 PC 总数少了更重要的是,Android 免费啊!

  最后,从应用软件的角度看,Android 上的 App 数量,也已经非常可观了。就算这些 App 不是为 27 吋大屏幕定制的,但我可以先做几个啊,比如最常用的 Office,应该能满足大部分使用场景了吧。

  所以,至于你看到的“Touch and Talk”,“Crystal Ball”,“Poker Dealer”,这些都只是为了“把手机接上大屏幕,当电脑用”这个梦想,在应用软件层面做得一些场景优化。

  有同学吐槽说“用语音并不比键盘更有效率?”,你说得对;有同学吐槽说“在办公室此起彼伏怎么办公?”,你说得对;有同学吐槽说“电脑何止是 Office 和聊天?”,你说得对;有同学吐槽说“9999 元买台显示器,受众太小了吧?”,你们说得都对 ……

  …… 但是,这些都不是核心问题,因为它们会迭代,会进化,会越来越好。因为这些而嘲笑罗老师的,是没能真的看懂这场发布会,没能理解罗老师真正的梦想:把手机接上大屏幕,当电脑用

  如果这个梦想真的实现了,罗老师确确实实重新定义了个人电脑。

  3、这是蓝海,还是血战后的死海?

  但是,但是,终于要到“但是”了。

  “把手机接上大屏幕,当电脑用”,是人类第一次“重新定义”个人电脑吗?并不是。摩托罗拉其实早就尝试过。

  2016 年 6 月,摩托罗拉发布了 Moto Z 手机(类似于坚果 R1 手机),以及与之搭配的 OneCompute 系统(类似于坚果 TNT 工作站),实现“把手机接上大屏幕,当电脑用”的功能。

(摩托罗拉:Moto Z + OneCompute)
(摩托罗拉:Moto Z + OneCompute)

  2017 年 3 月,三星公司发布了 S8 手机,以及与之搭配的 DeX 系统,实现“把手机接上大屏幕,当电脑用”的功能。

(三星:S8 + DeX)
(三星:S8 + DeX)

  所以,这个梦想,是从摩托罗拉,传到了三星,传到了锤子科技吗?也不是。

  2015 年 4 月,微软公司发布了 Windows 10 Mobile 手机,以及与之搭配的 Continuum 系统,实现“把手机接上大屏幕,当电脑用”的功能。

(微软:Windows Mobile + Continuum)
(微软:Windows Mobile + Continuum)

  也就是说,是个人电脑领域的霸主微软自己开启了“把手机接上大屏幕,当电脑用”的潘多拉魔盒。把手机和电脑变成一个设备,在科技巨头们的眼中,早已是那个确定的未来。

  但是,把手机变成电脑,不仅是“接上大屏幕”这一个解决方案。接上大屏幕,明显只适合家庭和办公室场景,因为你总不能带着一个 27 吋的大屏幕到处走吧。对于移动场景怎么办呢?

  谷歌和苹果的想法,不太一样。

  谷歌想,那就把手机和大屏幕,合而为一吧。有趣的是,Android 的爸爸谷歌自己,没有选择 Android 作为电脑的内核,而是开发了一款新的 PC 操作系统 Chrome OS,然后和各大笔记本电脑公司合作。谷歌用这个方案,来满足“手机变电脑”的移动性。

谷歌:Chrome OS + 三星,DELL,Acer,等等)
谷歌:Chrome OS + 三星,DELL,Acer,等等)

  那么苹果呢?苹果选择,直接把 4.7 吋的 iPhone 做大,做成 10 吋的 iPad,然后继续做大成 15 吋的 iPad Pro,再给它配上一个键盘和手写笔。苹果用这个方案,来满足“手机变电脑”的移动性。

(苹果:iOS + iPad Pro)
(苹果:iOS + iPad Pro)

  所以,你看到了,不管是适用于办公室、家庭的“把手机接上大屏幕,当电脑用”的固定方案,还是“直接把手机做大”的移动方案,巨头们早已做了无数尝试,无数尝试,无数尝试。这个市场,根本已经不是一片蓝海,更没有被“重新定义”;这个市场,是一片已经厮杀了2-3 年,血战后寂静的死海。

  4、是因为缺 Touch and Talk 吗?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巨头(包括微软自己)尝试了这么久,传统 PC 生态还是没有被撼动?是因为缺了一个“按着说话”的 Touch and Talk(TNT)吗?

  其实不是。是因为传统 PC 生态里,具有极难打破的,由网络效应构建的死循环。

  什么叫“网络效应”?什么叫“死循环”?

  传统 PC 生态里,有两种角色:应用软件开发者,和用户。

  今天,你开发了一个新的 PC 系统,非常好,甚至比 Windows 好 10 倍。你兴奋地找到用户,说你们都来用吧。用户一看:咦,我常用的视频编辑软件,开发环境,数据库管理工具,公司的 OA 系统,进销存软件,这些都在哪里呢?

  你说:哦,这些还没有。但是你先用,等用得人多了,他们就会来开发了。

  用户一听,一口鲜血吐出来:你开玩笑吧,这些是我每天的工作啊,那还是等他们来了,我再用吧。

  你只好去找应用软件开发者:你们在我的个人电脑上开发软件吧。应用软件开发者就问:那么,你有多少用户呢?

  你说:哦,我们还没有用户。但是你先开发,等应用软件多了,用户就自然会来了。

  应用软件开发者一听,一口鲜血吐出来:你开玩笑吧,我为你的个人电脑开发软件,是要投入巨大的成本的啊,那还是等用户多了,我再开发吧。

  没有用户,就没有应用软件;没有应用软件,就没有用户。这是一个死循环。这个死循环,在全新的市场中,靠速度建立;一旦建立了,别人就几乎无法打破。

  苹果那么成功,也没能打破微软在 PC 生态建立的死循环。那怎么办?苹果新辟一块战场,在手机生态建立了自己的死循环。等微软赶来攻打时,同样再也没能打破苹果的这个死循环。

  所以,当罗老师打算用 TNT,Crystal Ball,和 Poker Dealer 这几个应用软件层面的体验优化,试图挑战整个 PC 生态时,我很为罗老师担心。从商业逻辑上讲,罗老师是在带着一只 1000 人的敢死队,攻打百万大军。战场上,确实有过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案例,但是真正的元帅,应该“求之于势,不责于人”,不应该把勇气当成战略。

  5、别劝我,我一定要打,你就说怎么打吧

  好吧。哎,如果一定要打,那么从战术上,我有几个不成熟的建议,用来向罗老师的价值观致敬。

  1)  刺穿网络效应

  中国移动以前和中国联通不能互发短信。那么当用户选择手机运营商时,就必须站队。站在移动,就和联通沟通不便;站在联通,就和移动沟通不便。移动初始用户多,为了沟通方便,新用户更多选择移动,因此移动用户就越来越多。移动开始享受“网络效应”。

  那怎么办?

  国家出台规定,强制要求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可以互发短信。这个规定,太智慧了。这一下子,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之间的网络效应,就被刺破了。用户不再因为“沟通不便”,而不得不选择谁。反正都一样方便,用户就只会选择服务好的。

  同样道理,如果要“重新定义”个人电脑生态,最重要的,是刺破传统的个人电脑的“网络效应”。

  怎么做呢?开发高性能的模拟器,让传统 PC 上的软件,可以直接运行在你的电脑上。这一下子,网络效应就被刺破了。

  微软自己正在这么做,据说下一代的 Continuum,将支持运行 PC 上的软件。

  2)  从细分市场开始

  使用场景复杂的办公环境,挑剔但是经费有限的家庭环境,这套系统相对很难进入。

  那怎么办?

  试着先从特定的细分市场开始。比如教育,大量的中小学采购,实验室环境,也许可以率先攻下;比如医疗,只需要运行特定的应用,定制化难度较小。

  简单来说,从场景简单,采购集中,用量巨大的 2B 市场开始,也许能为打破传统网络效应的死循环,争取时间。

  3)  重视“轻内容生产/重内容消费”

  如果真的要快速切入 2C 市场,建议避开“重内容生产”领域,比如文字工作者,设计师等等。因为对文字工作者来说,键盘依然是最高效、最稳定的生产方式;对设计师来说,鼠标和画笔依然是最精确的绘图工具。

  把目光放在“轻内容生产”者们身上。比如老板,他不写东西,只签字,最多稍作批改;比如会议室,他们不创造 PPT,他们只讨论、批注 PPT。这些人“重内容消费”,而不是生产。

  “轻内容生产/重内容消费”的场景,更适合早期切入,然后慢慢撕开市场。

  4)  采用废旧电脑策略

  早期的“坚果 OS”,比较难成为用户的“唯一电脑”,它更可能成为用户的“第二台电脑”。就像早期的特斯拉,更可能成为有钱人的“第二辆车”。

  所以,可以把眼光看向用户的废旧笔记本电脑。如果能通过 Android 模拟器,在废旧笔记本电脑上跑“坚果 OS”,会相对比较容易增加“多一个选择”,用较低的成本,获得用户,培养习惯。

  等到坚果 OS 越来越成熟时,会有越来越多用户,慢慢把坚果 OS,当成主电脑。当这个比率到达可观的数字时,罗老师就真正的“重新定义”了个人电脑。

  6、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可以改变世界的人,改变了世界

  乔布斯被嘲笑了 12 年,但并不意味着每一个被嘲笑 12 年的,都是乔布斯;很多伟大的点子,开始时都不被理解,但并不意味着不被理解,就都是伟大的点子。

  不是每一个梦想都一定能实现,但是每一个拥有正确价值观的人,都值得被尊重。衷心祝愿罗老师的梦想,能比你的价值观,闪耀出更璀璨的光芒。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