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5-18 17:31 « »

  文/陈经

  来源:风云之声

  导读

  联想 2 年前 5G 编码标准投票的历史被重提,“联想导致华为在投票中输给高通”成为群众关注焦点。本文希望能还原一些事件真相,3GPP 不存在所谓的投票定输赢的机制。联想第二次会议中的异常行为对会议进程没有任何影响,并非华为方案没有通过的原因。

  联想 2 年前 5G 编码标准投票的历史,被旧事重提,“联想导致华为在投票中输给高通”成为群众关注焦点。在中美正在进行贸易战与技术战争的背景下,联想受到了很大的舆论压力,创始人柳传志都出来公开发声。

  其实 5G 编码 2016 年底就有新闻,当时的说法是华为与西方列强斗争,主导的 Polar 码成功成为国际编码标准。有一些了解技术的人还出来辟谣,说不是这回事,Polar 码不是华为发明的,也没有象吹的那样打败了对手。没想到 2018 年又被翻出来,但是说法却反过来了,说华为 5G 编码之争失败了,是联想害的。到底真相是什么?

  本文解释 5G 编码投票事件的来龙去脉,还原真相。联想是个什么样的企业,具体态度各人可以自行选择。但在选择之前应该先了解真相。

  一.5G 编码的几种选择是怎么回事?

  5G 是下一代的无线通信标准,正在火热发展中。无线通信要接收和发送信息,信息在传输过程中会发生丢失或者错误。错了怎么办?用编码、解码来解决。编码加上一些冗余信息,解码时如果失败,就说明传输有误,就可以要求重新传输。编码、解码都是算法过程,需要硬件设备来执行。根据各种应用不同的特点,有很多种编解码方案。

  现在我们用的 4G 编码,叫 Turbo 码,是由欧洲主导的(主要是法国电信)。为什么只有一种编码方案?因为全球要互相通信,通信企业也要互相合作。世界上铁路的轨距如果是一样的,火车就可以到处开。但由于历史因素,世界各国有几种不同制式,有时要换车头才能开,就不方便。全球国家与公司在通信技术标准上非常注意协商,自己搞一套是不太好的事。

  为什么现在到 5G 了,不能继续用这个 Turbo 码?其实法国电信就是这么主张的,5G 还用 Turbo 码。但是 4G 和 5G 的技术特点不一样,5G 性能要好得多,传输速率比 4G 要高 10 倍以上,还要求低延时。Turbo 码的特点是,编码简单,但是解码复杂,需要的算力较高。那么到 5G 时代,通信基站要解码多得多的数据,又要低延时,如果还用 Turbo 码,需要的算力就比过去高多了,这是不经济的。显然要选择解码速度快延时低的方案,降低对硬件要求。

  人们发现,有两种编码方案是更好的选择。一种是 LDPC 码(低密度奇偶校验码),一种是 Polar 码(极化码)。LDPC 码是 1960 年 RobertGallager 在博士论文中提出来的,Polar 码是土耳其毕尔肯大学 Erdal Arikan 教授 2008 年提出的。而 Gallager 就是 Arikan 在美国 MIT 的导师。

Erdal Arikan 和 Robert Gallager
Erdal Arikan 和 Robert Gallager

  也就是说,华为支持的 Polar 码,并不是华为发明的。LDPC 和 Polar 码都是源于美国的技术,这事和自主创新没有关系。那为什么华为要支持 Polar 码,不支持 LDPC 码?

  一个编码方案,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还得各种软硬件实施,要并行计算加快处理效率,牵涉到非常多的细节,有很多专利。可以想见,1960 年提出的 LDPC,发展比较早,比华为等中国通信企业诞生都要早得多。华为也有一些 LDPC 相关的专利,但就不如一些业界老牌公司的多。而 Polar 码 2008 年出来时,华为已经是业界龙头公司,又注重研发,就积累了更多的专利。如果业界选择用 Polar 码做 5G 编码,华为在专利上就会比选择 LDPC 好。这里也有华为对 Polar 码作了特别投入的因素,准备了几个绝招。所以华为就和欧洲公司推 Turbo 一样,力推 Polar 码。

  但是 LDPC 毕竟发展了这么多年,比较成熟了,各种软硬件支持都好办,相当于 5G 编码有了一个保底的选择。新的 Polar 码理论上有一些优势(不然也不会提出来),是业界近年来最重要的创新之一,但毕竟年头短,应用还有待发展。一种对 Polar 码的疑虑是,它的解码方式叫 successive cancellationlist decoding(逐次消去列表解码法),不适合硬件并行实现。Polar 码的理论优势,真硬件实现起来,优势到底有没有不好说。

  上面说的都是数据编码,无线通信中还有一种编码需求,叫控制信道编码。控制信道是用来传输指令和同步数据,用户是不用知道的,但也是必需的。从数据量来说,控制信道码块长度一般是 20-100 比特,极端场景可达 300 比特;数据信道的码块长度是 40 到 6000~8000 比特,而且码块非常多,数据量比控制信道要高几个数量级。但是控制信道对系统性能很关键,不是说数据量少就不重要。

  4G 的控制信道用的编码,叫 TBCC(咬尾卷集码)。2016 年底传出的“华为胜利了”的新闻,其实是华为成功地推动 Polar 码,在 5G 标准的控制信道中取代了 TBCC。当时不少新闻连这也不清楚,就开始大说自主创新。

  另外,因为 5G 数据信道编码的争议,还产生了两个专有名词:“长码”和“短码”。控制信道编码并不是短码,长码和短码指的都是数据信道的编码。而且这也不是学术名词,是因为会议争议产生的东西。大家隐约感觉,Polar 码在较小的码块传输中好象不错(正如控制信道的码块也不大),而 LDPC 在较大的码块传输是更好选择。就有人提出建议,为什么不折中一下,大码块(长码)用 LDPC 编码,小码块(短码)用 Polar 码?至于大块小块的分别是什么,会议没有明确定死,只是说这个分界线应该在 128 到 1024 比特之间,还没指定具体值。2016 年底不少新闻误以为华为推的 Polar 码在短码中胜出了,这是不对的。

  支持 Turbo 码的欧洲公司,其实意思是长码用 LDPC,短码用 Turbo 码。绝大多数支持 Polar 码的公司,意思是长码用 LDPC,短码用 Polar 码。只有华为自己认为长码短码都用 Polar 码。

  各家公司出于自己专利、产业链之类的考虑,各自支持 Turbo、LDPC、Polar 码,国际社会怎么解决这个问题?难道各干各的?这不可能,那就乱套了,产品不能通用,同一种类型的设备要支持几种编码,会很麻烦,很浪费。所有公司都同意,要商量出一个编码规范,商量好了大家就一起照着做,历史证明,这是行之有效的办法。

  那么,这个商量的过程具体是怎么回事?这就要谈到让联想备受争议的 3GPP 会议了。

  二.3GPP 技术会议是怎么回事?

  首先,这个 3GPP 是个公司之间的电信组织,理论上是没有国家存在的,各个公司说事的时候不把国家扯进来。因为有些事,国家利益与公司利益并不一致,或者说扯进来反而麻烦,对解决问题不利。还有更进一步的组织,例如 IETF(国际互联网工程任务组),成员都是个人,更为独立,公司都不让进来。

  从国家角度说事的组织也有,叫 ITU(国际电联),是联合国下面的一个机构。ITU 分配无线频谱、卫星空间轨道,制定全球电信标准,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电信援助,促进全球电信发展。2000 年 5 月,TD-SCDMA 正式成为 ITU 国际标准的组成部分,与 WCDMA、CDMA2000 并列成为三大 3G 国际标准。TD-SCDMA 要到 ITU 去说事,这个要国家认可。实际上中国是用自己的巨大市场,将 TD-SCDMA 挤入标准的。理论上来说,中国不需要别的国家支持,自己内部搞 TD-SCDMA 就行了。

  为什么 5G 编码不到 ITU 说事?因为编码是一种技术实施,并不涉及频谱分配、空间分配,技术实施这种事还得由一个个行业公司具体干出来。其实对公司来说,有时更愿意在 3GPP 这种公司组织里谈事。中移动并不是很情愿用 TD-SCDMA 干 3G 的,有国家任务没办法。中移动一度 3G 干得很闷气,到 4G 的 TD-LTE 才发力了。这不是说中国不应该做 TD-SCDMA,而是说,有时公司利益和国家利益并不一致。

  和 5G 编码相关的 3GPP 技术会议有三次,分别叫 RAN1#86、RAN1#86b、RAN1#87。这种技术会议不是象世界杯奥运会那样定期开的,而是有事要解决就开会,业界相关公司就来了。如果一次开会不解决问题,就继续再开。

  这种会议是怎么开的呢?原则上是技术优先的,不代表国家的,各个公司理论上必须用“技术语言”来说事。3GPP 会议主办者会综合各个公司的技术意见,接受各种提案,让公司们对各种提案表态。有些支持者太少的提案,当然就先放弃。例如欧洲公司说 4G 的 Turbo 码继续用到 5G 的提案,支持者太少,不用怎么讨论就可以直接弃了。如果是各有支持者的提案,那就充分讨论。

  为什么 3GPP 会有投票?这种投票其实是技术性摸底性质的,就是看看某种技术各有多少公司支持,或者反对。比如有 23 家公司支持A方案,24 家公司支持B方案。大家就知道,这两种方案支持者都不少,需要继续讨论。这里有一种很大的误解,就是不存在所谓的“投票定胜负”。

  3GPP 不会公布一个投票框架说,“这就是最后决战了,投票输了的就得听赢家的”,没有这种规矩。公司之间不能这么说事,3GPP 还是主张协商解决问题,业界公司其实经常互相合作,合纵连横是常有的事,不是打仗一样 PK 选票。如果投票差距不大,3GPP 很可能会说:看来分歧比较大,这事先不忙做决定,先把能定的定下来。这和贸易谈判有点类似,原则是找共识,不是定胜负。

  那为什么投票还是很重要的呢?因为支持者多、市场份额大,说事的时候就显得有道理一些。如果一个公司支持者就那么小猫两三只,还坚持说自己的方案好,就会显得不专业,好象不是来开会而是来捣乱的了。支持者多力量大,提案这边的人也就更容易坚持,说我们看法是这样,大家应该这么办事,你们应该改变看法。最后,就全体同意某个方案了,技术会议算是开成了。支持少的人可以说,我们要继续讨论,我们来说服更多公司,这也是可以的。但是,除非一拍两散自己硬去浪费人力物力强行支持某种方案,最终还是得大家一起商量。时间拖下去,对参与的公司都不利,一般也就商量出一个办法了。因为 3GPP 并不是让参加的公司来互相斗争定胜负,总的来说还是为了共同的利益走到一起来,把技术方案定了,大家都有钱赚。过程中各公司因为各自专利布局,公司利益可以开诚布公摆在台面上,甚至国家利益都可以暗中体现。但是无论如何,最终还是得协商解决。

  介绍完了 3GPP 开会的原则,那么三次 5G 编码会议具体是怎么回事?

  三.3GPP 三次 5G 编码会议的过程

  1. 哥德堡会议

  2016 年 8 月 22-26 日,3GPP 第一次重要的 5G 编码会议在瑞典哥德堡举行,叫 RAN1#86 会议。之前 4 月在釜山,5 月在南京已经简单开过会了。

  虽然是业界公司正式聊 5G 编码,但还属于交换意见,叫预讨论,本来也没有说一定要出结果。因此哥德堡会议只聊数据编码,不聊控制信道编码。

  这次会议,不少联想投票事件的争论就忽略了。要按这次讨论的内容,一堆中国公司都象是站错队了。

  这次会议的公开文本可以到 3GPP 网站去下载,地址是:http://www.3gpp.org/ftp/tsg_ran/WG1_RL1/TSGR1_86/Report/Final_Minutes_report_RAN1%2386_v100.zip

  其中的一个章节是这么说的:

R1-167999  WF on ChannelCoding Selection     QualcommIncorporated, Samsung, Nokia, ASB, ZTE, MediaTek, Intel, Sharp, MTI,Interdigital, Verizon Wireless, KT Corporation, KDDI, IITH, CEWiT,Reliance-jio, Tejas Networks, Beijing Xinwei Telecom Technology, Vivo, Potevio,WILUS, Sony, Xiaomi

Also supported by Oppo.

Revision of R1-166376

Proposal:

· LDPC should be selected for eMBB data channel toprovide performance and implementation advantages at high rate and largeblocklength

  这说的是啥意思?就是说中国的中兴、VIVO、OPPO、小米等公司,和高通、三星、诺基亚等公司支持了一个提案:数据信道应该用 LDPC 编码。

  同时,也有一个打对台的提案:

R1-168040  WF on channelcoding selection       Huawei, HiSilicon,CMCC, CUCC, Deutsche Telekom, Orange, Telecom Italia, Vodafone, China Unicom,Spreadtrum

Not supported by Orange.

Proposal:

· Polar code is a candidate channel coding technique forNR for eMBB, URLLC, mMTC

  这个提案是华为和自家的海思、中移动、中国联通、德国电信、意大利电信、沃达丰、展讯提出的:让 Polar 作为数据信道一项候选的编码方案。“Not supportedby Orange”是说,法国电信(Orange)要推自己的 Turbo 码,不支持 Polar 码。

  从两个提案看,这个阵营很模糊,华为这边有西方公司,而几家中国公司也参与到高通、三星那边去了。其实这里不存在站队问题,这是各家公司表达自己对技术的意见,纯粹的技术意味。LDPC 作为老牌编码方案,得到了中国外国的不少公司支持。而 Polar 码作为新兴技术,也得到了一些公司支持,认为应该是候选方案。而且也只是预讨论,并不是要做什么决策。

R1-168164  WF on turbocode selection LG Electronics, Ericsson,CATT, NEC, Orange, IMT

Proposal:

· LTE turbo code should be supported for NR for at leastlow throughput including eMBB, mMTC, and URLLC

· It can support flexibilities of information blocksizes and code rates

· Turbo code enhancement can be considered

· FFS: high throughput

  其实还有第三个提案,LG、爱立信等公司说,Turbo 码也得考虑进 5G 编码。

  那这次会议,联想还有它收购的摩托罗拉在干啥?在打酱油。可能是因为还没有什么意见,就没有啥提案,没有表态。

  因为业界公司看来有分歧,会议就给出结论(或者说建议)了:

  Conclusion:

  ·TheeMBB data channel coding scheme will be chosen at RAN1#86bis

  o  includingagreeing on the observations that led to the decision.

  ·Companiesare encouraged to:

  o  continueanalysis and comparison in order to inform the final decision at RAN1#86bis

  o  provideany remaining details, especially focusing on LDPC (in view of the situation inthis meeting)

  o  provideany remaining details of the flexibility requirements and how they can besatisfied, and corresponding implementation complexity and any impact onperformance

  ·Notethat consideration of combinations of coding schemes is not precluded.

  ·Incase of changes to proposals already available, companies are encouraged toprovide them at least 1 week before the normal submission deadline for RAN1#86bis.

  这意思是说,这次有分歧定不了,数据编码方案在下次会议 RAN1#86b 解决。会方建议,业界公司去积极分析比较,多给细节,帮助做出最后决定。也就是说,没有决定什么事。

  2. 里斯本会议

  2016 年 10 月 10-14 日,这个建议的 86b 会议在葡萄牙里斯本召开了。这也是现在舆论讨论得最多的一次会议。这次会议仍然是讨论数据信道的编码。

  如前所述,经过讨论大家产生了一个想法,觉得好象可以把长码和短码分开来处理,长码和短码各自选择一种编码,可以让各家公司更充分表达意见。这次,联想终于卷进来了。

  会议的文本同样可以下载:

  http://www.3gpp.org/ftp/TSG_RAN/WG1_RL1/TSGR1_86b/Report/Final_Minutes_report_RAN1%2386b_v100.zip

  联想(以及旗下的摩托罗拉)参与的一个提案是:

R1-1610767   

Wayforward on eMBB data channel coding      

Samsung,Qualcomm Incorporated, Nokia, Alcatel-Lucent Shanghai Bell, Verizon Wireless,KT Corporation, KDDI, ETRI, IITH, IITM, CEWiT, Reliance Jio, Tejas Network,Xilinx, Sony, SK Telecom, Intel Corporation, Sharp, MTI, National Instrument,Motorola Mobility, Lenovo, Cohere Technologies, Acorn Technologies, CableLabs,WILUS Inc, NextNav, ASUSTEK, ITL

Revision of R1-1610689

Also acceptable to Ericsson

Proposal:

· Adopt LDPC code for eMBB data channel as single codingscheme

  这个提案是说,LDPC 码应该成为数据信道的唯一编码,也就是长码和短码都用它。从列名的公司来看,联想确实很刺眼,其它全是美欧日韩公司。可以看出,参与的公司比 86 会议多了。

  华为搞的提案是这个:

R1-1610850      

WF onchannel codes    

Huawei, HiSilicon, Acer,Bell, CATR, China Unicom, China Telecom, CHTTL, Coolpad, Deutsche Telekom,Etisalat, InterDigital, III, ITRI, MediaTek, Nubia Technology, Nuel, OPPO,Potevio, Spreadtrum, TD Tech, Telus, Vivo, Xiaomi, Xinwei, ZTE, ZTEMicroelectronics

Revision of R1-1610668

Also acceptable to CATT

Proposal:

· Polar code is supported as a channel coding scheme forNR eMBB data channel

  这个提案说,Polar 码也应该成为数据信道的方案之一,其实意思就是“长码用 LDPC,短码用 Polar”。可以看到,中国方面包括台湾的公司基本都支持了华为,也有德意志电信等外国公司。在 86 会议中支持 LDPC 的中兴、OPPO、VIVO、小米都转过来了。比起联想,确实有些站队意思了。

  会方看分歧大,就想办法搞清楚事情,组织了一个提问调查让各家公司回答:

  Question: How many channel coding schemes should bespecified for the NR eMBB data channel:

  -  1:

  o  LDPC: Ericsson, Sony, Sharp, Nokia, ASB, Samsung,Intel, QC, VzW, KT, IITH, IITM, Fujitsu, MotM, Lenovo, KDDI

  o  Polar: HW

  -  >1:

  o   T+L Accelercomm, IMT, LG, NEC, Fujitsu, Orange

  o   L+P ZTE, Etisalat, Mediatek, Nubia, Xiaomi, Coolpad, Neul, HW devices,OPPO, CATR, TDTech, Spreadtrum, Potevio, ITRI, IDC, DT, NTU 

  这个问题是,数据信道应该用几种编码方案?这里,联想又和一堆公司说,应该用 LDPC 作唯一选择,等于是重复了第一个提案。注意华为一家独自说,应该用 Polar 码来完全换掉 LDPC。另外一些公司说,应该长码用 LDPC,但是短码用 Turbo,或者用 Polar。

  会方看事儿还是麻烦,就继续组织了一次“否定性投票”。意思是说,给出一种方案,如果你一定不同意,就说出来。这次“投票”,也就是联想被舆论指责的最大罪证。

  Possible Agreements:

  Alt 1:

  -  The channel coding scheme for eMBB data is LDPC

  No: HW, IDC, HiSi, DT, NEC, CMCC, LG, Spreadtrum, Neul,CATR, Xinwei, TDTech, OPPO, Coolpad, Xiaomi, HW Devices, ITRI, Mediatek,Accelercom, Nubia, IMT, Orange, ZTE, ZTE Microelectronics

  Alt 2:

  - The channel coding scheme for eMBB data is LDPC, atleast for blocks larger than X

  -  Polar coding is supported for eMBB data for blockssmaller than X

  No: Sams, NEC, Intel, QC, LG, Nokia, ASB, MotM, Lenovo,KT, Ericsson, CableLabs, ITL, Sequans, Acorn, Asustek, Mitsubishi, KDDI, Wilus,Accelercom, IMT, Orange, Sony, Sharp, Fujitsu, VzW, Docomo

  Alt 3:

  -  The channel coding scheme for eMBB data is LDPC, atleast for blocks larger than X

  -  Turbo coding is supported for eMBB data for blockssmaller than X

  No: HW, IDC, HiSi, Sams, Nok, ASB, KT, QC, Asustek,Spreadtrum, Mitusbishi, CATR, Xinwei, TDTech, OPPO, Intel, Coolpad, Neul,Wilus, Xiaomi, ITRI, Mediatek, Nubia, ZTE, ZTE Microelectronics, HW Devices,CableLabs, ITL, DT, VzW, KDDI, Acorn, Docomo

  这里有三个选项,让人表述反对意见。“长码 LDPC,短码 Turbo”方案的反对者最多,33 家。“长码 LDPC,短码 Polar”反对的公司也不少,有 27 家,这就是让联想惹上麻烦的投票行为,联想反对了华为阵营支持的 Polar 码。“长码短码都用 LDPC”,反对者有 24 家,华为阵营都投了反对。这就是一些舆论说,华为投票 24:27 输给了高通的由来。

  通过这个调查,会方“求同存异”,得出了结论:

  Agreement:

  ·  Thechannel coding scheme for eMBB data is LDPC, at least for information blocksize > X

  ·  FFSuntil RAN1#87 one of Polar, LDPC, Turbo is supported for information block sizeof eMBB data <= X

  o  Theselection will focus on all categories of observation, including overallimplementation complexity, regardless of the number of coding schemes in theresulting solution (except if other factors are generally roughly equal)

  · Thevalue of X is FFS until RAN1#87, 128 <= X <= 1024 bits, taking complexityinto account

  这里最重要的结论是说,长码确定用 LDPC 了,短码的几种选择再议(区分什么叫短码长码的X值也再议)。这个结论的基础是,除了华为,所有公司都同意,LDPC 应该作为长码的编码方案。这个共识华为确实没法阻止,只能同意。而且这和联想的站队无关。就算联想和中兴小米一样,短码选 Polar,长码也确定会是 LDPC 的。

  下面我们要进入最关键的逻辑讨论了。联想在两个对立提案中,与许多中国公司截然不同的奇怪站位(也就是舆论说的投票),对会方的结论有什么影响?如果联想改而支持华为,会议结论会有什么改变么?

  答案是毫无影响!这是很多舆论不懂的道理。

  有些人说,如果联想改站到华为这边,3GPP 就会决定让 Polar 码来做短码编码了。这种推理绝对是错误的。因为 3GPP 的决议是,短码编码是“不确定状态”,下次会议再说。为什么不确定?因为两边都有一些支持的公司。并没有什么投票定输赢。只要两边的公司不是碾压的优势(就象所有公司都同意长码用 LDPC,只有华为不同意),里斯本会议就会给出“不确定”的结论。

  一些舆论说,华为与高通阵营各得了 24 和 27 票,华为输了,所以联想是罪人(因为联想可以拉着摩托罗拉改投华为,于是就 26:25,华为就能赢了)。这个分析是绝对错误的!

  首先,并没有什么华为 24:27 输给高通的事。因为高通阵营说的“长码短码都用 LDPC”,会议方并没有同意。其次,也不存在“联想改投,华为就能 26:25 赢了”这回事。联想改投,无非是两边反对的公司数量发生一点变化,在参会各方看来,没有太大影响,仍然是分歧很大。绝对不可能因为联想改投了,“长码 LDPC,短码 Polar”就变成会议结论了。按这个逻辑,“长码短码都用 LDPC”应该当场以 27:24 胜出,然而会议结论并没有这样说。会议只是让大家充分表达意见,给出一个“下次再说”的结论。

  对于联想这次会议为什么站到华为对立面去了,很难说清楚。联想自己说是对 LDPC 更有感觉,技术积累更多。哪怕就诛心地认为,联想就是想坏华为的事,就是想投靠西方阵营表示自己“心向西方市场”,这都可以猜测,是个人自由。但是必须明确指出,联想的投票或者站队,并没有在里斯本会议上让华为失去机会,没有对华为产生任何不利影响。

  如果对 3GPP 的会议机制稍微了解一下,不需要多高的认识水平就能看出来,这次联想的行为没有任何影响。说联想的投票产生了关键影响,那是抬举了它。除非说,除了联想,还有一堆中国公司都背叛了华为,都在长码上支持了 LDPC,没有象华为那样长码也支持 Polar。那么联想的投票才有那么一点影响(也是和其它一堆中国公司一起),让华为失去了让 Polar 占领长码的机会(实际不可能)。

  以上的逻辑,对于不爱动脑子的人来说,可能有点绕。但是这并不是什么数学难题,只要肯去理解事理,没有很难绕的弯子。

  3. 雅典会议

  2016 年 11 月 14-18 日,#87 会议在希腊雅典举行。这次会议最终决定了 5G 编码的主要问题。

  由于联想在雅典会议上投票和华为完全一样,所以关于联想没什么好说的。但是 3GPP 会主在技术方面的决定逻辑,还是很有看点的。

  前面已经说了,“长码用 LDPC”这事已经定了,华为也放弃了。要争的就是“短码用什么”。由于 Turbo 码反对的人最多,所以也不用讨论了。所以争论的焦点就是,“短码用 LDPC,还是用 Polar”。在这个问题上,全球通信公司有一个大规模的站队。

  会议文本的下载地址是:http://www.3gpp.org/ftp/tsg_ran/WG1_RL1/TSGR1_87/Report/Draft_Minutes_report_RAN1%2387_v010.zip

  华为组织起了 55 家公司的阵营,要求“短码用 Polar”。注意联想和摩托罗拉都在华为这边了。

R1-1613307      

WF on channel coding    

Huawei, HiSilicon, Acer, ADI, Aeroflex,Alibaba, Bell Mobility, Broadcom, CATR, CATT, Coolpad, Coherent Logix, CHTTL,CMCC, China Telecom, China Unicom, Dish Network, ETISALAT, Fiberhome, Hytera,IAESI, III, Infineon, InterDigital, ITRI, Irdeto, Lenovo, Marvell, MediaTek, Motorola Mobility, National TaiwanUniversity, Netas, Neul, Nubia Technology, OOREDOO, OPPO, Potevio, SGSWireless, Skyworks, Sporton, Spreadtrum, SRTC, Starpoint, STMicroelectronics,TD-Tech, Telekom Research & Development Sdn. Bhd, Telus, Toshiba, TurkTelekom, Union Telephone, Vivo, Xiaomi, Xilinx, Xinwei, ZTE, ZTEMicroelectronics

  Bureau Veritas withdrew their support.

  Proposal:

  ·Polar is supported as the channel coding scheme for DLand UL eMBB data with information block up to 1024 bits

  Objections: Ericsson, Qualcomm, Nokia, ASB, Samsung,LG, ETRI, KT, VzW, Intel, Docomo, IMT, KDDI, NEC

  Proposal:

  · Polar is supported as the channel coding scheme for DLand UL eMBB data with information block up to 255 bits

  高通组织起了 31 家阵营,要求“短码也用 LDPC”。

  R1-1613342      

  WF on channel coding for eMBB data Samsung, Acorn Technologies, Alcatel-LucentShanghai Bell, Ceragon Networks, Cohere Technologies, Ericsson, ETRI, EuropeanSpace Agency, HCL Technologies limited, IAESI, Intel Corporation, ITL, KDDI, KTCorporation, Mitsubishi Electric, Motorola Solutions, NextNav, NEC, Nokia,Nomor Research, NTT Docomo, Prisma telecom testing, Qualcomm Incorporated,Reliance Jio, Sharp, SK Telecom, Sony, Straight Path Communications, T-MobileUSA, Verizon Wireless, WILUS Inc

  Proposal:

  · Adopt LDPC code as the single code for eMBB datachannels

  Proposal:

  · Adopt LDPC code as the single code for eMBB datachannels at least for blocks >=256 bits

  Proposal:

  · Adopt LDPC code as the single code for eMBB datachannels

  · It is not precluded to adopt Polar code as anadditional code for small eMBB data blocks if the concerns on IR HARQ areresolved

  Proposal:

  · Adopt LDPC code as the single code for eMBB datachannels

  · Adopt Polar code for a physical layer control channels

  注意,高通阵营的提议中,也包含了一些对 Polar 方案的让步。对于特殊情况下的小码块数据,以及控制信道编码,可以用 Polar 码。

  除了“数据信道短码”方案的争议,在控制信道上也发生了一个较小的分歧,但是很容易就解决了。华为等 55 家公司提议控制信道编码用 Polar 码,高通等五家公司提议用 TBCC 码。这个很容易决定,华为等 55 家公司的意见成为共识,3GPP 会议决定,控制信道编码用 Polar 码。这确实是华为阵营获得的一个成就,也是 2016 年底不少新闻报导的焦点(虽然很多说错了)。两个提案如下,明显华为阵营的公司多得多。

  R1-1613211      

  WF on Channel Coding  Huawei, HiSilicon, Acer, ADI, Aeroflex,Alibaba, Bell Mobility, Broadcom, CATR, CATT, Coolpad, Coherent Logix, CHTTL,CMCC, China Telecom, China Unicom, Dish Network, ETISALAT, Fiberhome, Hytera,IAESI, III, Infineon, InterDigital, ITRI, Irdeto, Lenovo, Marvell, MediaTek, Motorola Mobility, National TaiwanUniversity, Netas, Neul, Nubia Technology, OOREDOO, OPPO, Potevio, SGSWireless, Skyworks, Sporton, Spreadtrum, SRTC, Starpoint, STMicroelectronics,TD-Tech, Telekom Research & Development Sdn Bhd, Telus, Toshiba, TurkTelekom, Union Telephone, Vivo, Xiaomi, Xinwei, ZTE, ZTE Microelectronics

  Bureau Veritas and CGC withdrew their support.

  Proposal:

  · Polar is supported as the channel coding scheme for DLand UL control channels for eMBB (except FFS for very small payloads)

  R1-1613577       WF on coding technique for controlchannel for eMBB LG, AT&T, Ericsson,NEC, Qualcomm

  Proposal:

  · For DCI, tail-biting convolutional code (TBCC) isadopted as a channel coding technique for NR

  · For UCI with encoder input size [16]<=K<=100bits, TBCC is adopted as a channel coding technique for NR

  · FFS: enhancements to LTE TBCC including generatorpolynomials with larger constraint length, lower native code rate

  那么,“短码用 LDPC,还是用 Polar”这个问题最后如何了?是不是按某些人以为的投票逻辑,华为这边 55 票对高通 31 票胜出了?很遗憾,3GPP 会议的逻辑不是这样的。

  3GPP 会议不是数公司数量,大公司的份量要比小公司重得多。高通阵营那 31 家,但是很有几家大块头,如三星、英特尔、爱立信、Verizon,全球市场份额不小。

  最后,雅典会议得出的“共识”,基本按高通阵营建议的来了:短码也用 LDPC 码。可能高通阵营提议里控制信道用 Polar 的建议,就是用来让华为阵营放弃对抗的。可以想象,会议各方争论,华为方案通不过,而高通阵营实力要强一些,最后就劝华为阵营妥协。华为阵营看着公司多,但是也并不是很坚定,大多数公司技术上其实没有多少偏向。最后事情总需要得到解决,不能拖着不动,于是华为这边就同意了短码用 LDPC,以控制信道用 Polar 码作为小的收获。

  华为阵营也不能说是输。因为本来通过了标准,业界公司就可以按标准来一起开发,各显神通占领市场。华为在 LDPC 上也是有积累的,以后会在 LDPC 方向上继续努力。5G 肯定还是中国公司占优,正如美国政客警告的那样。

  四.结论

  在 3GPP 对于 5G 编码的三次会议上,华为公司史无前例地组织起来庞大的阵营,对美欧日韩公司阵营发起了挑战。这是一次很好的实践,说明中国公司学会了用“技术语言”来表达公司利益、国家利益,公司之间的合纵连横能搞起来。

  华为公司主推 Polar 码,虽然不是自己发明的,但这是中国公司首次按照 3GPP 公认的规则在公开赛场上参与比赛,有里程碑意义。因为华为提出的建议,需要争取中国以外的全球其它公司同意,并不是本国就能独立实施的 TD-SCDMA 这样的标准。华为主推的 Polar 码,虽然没有实现在数据信道占据份额的目标,但也算部分成功了,成为控制信道的编码方案。

  联想在几次 5G 编码 3GPP 会议中,本来是无关紧要的角色,2016 年也没有引起任何关注。第三次会议,联想完全加入了中国公司的阵营,没有异常。联想在第二次会议中,奇怪的站队行为,应该由联想自己去解释。本文指出的是,3GPP 不存在所谓的投票定输赢的机制,联想第二次会议中的异常行为对会议没有任何影响,并非华为方案没有通过的原因。从目前的国际电信公司格局来看,华为方案得到通过的可能性不大,更不可能在第二次会议中直接通过。无论联想站哪边都不会有影响,从 3GPP 会议的处理原则不难看出来。

  舆论由于对电信标准涉及的技术问题、流程问题不理解,对事件可能有一些误解。希望本文能解释清楚还原一些事件真相。

  (感谢通信专家杨学志博士对事件提供的专业意见,对本文帮助很大)

 
来自: 风云之声
找优秀程序员,就在博客园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联想 华为 5G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