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5-25 08:34 [收藏] « »

  5 月 24 日的香港,“投票”风波过后的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现身业绩发布会。

  高大的杨元庆头发又白了一些,自称没时间关注发型和理发,但他说这一年来最大的变化就是“越来越扛得住被黑”。

  他招牌式的微笑挂在脸上,一边伸手跟记者们一一握手,“你好,我是元庆”。

  面对近期的联想风波以及今日发布的财报数据,有人说“2018 年一季度财报不错”,他说:“错或不错,我见到大家都高兴”。

  “今天股价涨了,收盘涨 2.09% 报 3.92 港元”。

  “涨这么一点点肯定不是我的目标”。杨元庆如此回答。

  当独角鲸询问“近期有声音反应同款笔记本电脑国内售价比美国贵的原因是什么”时,杨元庆回答道,“这绝对不是事实。我有时间将专门回应此事”。

  “中国区手机业务跌到底,没什么可输的了”

  “移动业务摔了不跤,交了不少学费”“中国区手机业务已经跌到底了,没什么可输的了”。5 月 24 日,杨元庆对独角鲸科技表示。

  手机业务是杨元庆面临拷问最多的,扭亏为盈是开给手机业务的“药方”,但不是大范围收缩业务。他直言,“相比 PC 市场在全球是领导者,我们手机业务做得不够好,还不是领导者”。

  不过,他亦称,但手机业务远远没有到要放弃的地步,还是战略重要的一部分。

  财报显示,联想全球智能手机销量与上一财年相比下滑7%,业务收入下滑6%,除税前经营亏损为 4.63 亿美元,与上一财年的 5.66 亿美元相比有所改善。

  5 月 24 日,联想财报显示,手机在中国、北美、亚太、欧洲等区域营收和盈亏状况。制图:高俊夫

  2014 年联想以约 29 亿美元从谷歌手中收购 MOTO 移动智能手机业务后,联想集团走上了移动业务扩张道路。当时的联想,期望借助这一收购可以挤入欧美市场,完成本地化到全球化的跳跃。

  然而,收购 MOTO 并没有带给联想好运气。MOTO 品牌的加入,除了使得联想在某个时期内旗下手机品牌多达五六个外,并没有引起市场更大的关注。更为糟糕的是,2014 年之后,中国电信运营商政策调整,不再提供大量补贴,联想被迫参与公开渠道竞争。

  潘多拉的盒子就此打开。联想疲于对旗下手机业务分拆、合并、重组,并为保证业绩达标,对业务负责人频繁更换,最终未能打出一手绝杀的好牌。Gartner 数据显示,其全球市场出量与去年同期相比 9.2%,已连续下滑两年。

  不过,为期 3 年的全球扩张已经结束。今日发布的 2017/18 财年业绩报告显示,除了美洲区以外的市场,联想普遍提到了“调整”和“缩减”。

  从财报来看,联想移动业务在美洲区核心市场依旧取得高速增长。其中拉丁美洲销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 40%,同时盈利能力得到改善。不过,中国区、欧洲、中东、亚太等地区均亏损。

  杨元庆称,手机业务的确在亏损,投资人希望我们先止损。但是,北美和拉美市场去年增长 40%。(中国)开始进入到一个上升的通道,中国市场是全球市场中唯一保持有投资的手机市场,还可以以亏损的方式挣扎。中国太重要,市场太大,中国区虽亏损但仍会追加投资。

  据他介绍,其它地方我们不允许这么做了,就是赚钱我们就干,不赚钱我们先收缩,但中国不是。“联想在手机上的战略,是先把基础打基础,再去等待机会。”

  “我们现在了解到的大多数投资人还是希望我们先把手机业务搞健康,然后再去考虑这个大局发展的事情,我觉得这样也是对的。要是这个业务两头都顾,这个又要扭亏又要增长,这是是很难。”

  5 月 24 日,联想发布财报显示,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于本财年内的表现开始下滑,同时竞争持续激烈。本集团显著缩减中国的智能手机业务规模以增加灵活性,未来将採取策略性举措以把握当地市场机会。因此,纵使其销量和收入均录得年比年下跌,但亏损已大幅收窄。

  “我们必须在一定的规模上面的扭亏,而不是收缩改善,我们希望保持在每年 5000 万台左右的这个销量”。他作出回应。

  “你说要比排在前五位吗?我们不追求。我保留这样的规模,在这情况下的话,我们的费用和成本结构,最容易扭亏”。杨元庆说。

  “5G 到来的话,会不会有新的机会?”杨元庆说,有些技术变革会导致重新洗牌,比如之前智能手机出来后把原来的领先厂商洗出去了。

  不关心何时重返香港恒生指数考虑回A股和拆分业务

  “何时重回香港恒生指数这不是我关心的,也关心不了”。杨元庆说,我们还是踏踏实实地把业务做好。

  他进一步解释,对于一个公司来说,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清晰的方向和战略,踏踏实实把业务做好。然后要有非常坚定到位地执行,有了这两个就能出业绩“,出了业绩就不是我想不想进,到时候指数会邀请我进”。

  此前的 5 月 4 日,香港恒生指数有限公司宣布,自 6 月 4 日起,联想集团将被从恒生指数 50 只成份股中剔除,由石药集团取而代之。这是联想集团第二次被恒生指数剔除,其 2000 年进入香港恒生指数,但在 6 年后首次被剔除,直到 2013 年 3 月重新加入。

  联想再被恒生指数剔除之前的一段时间,股价持续不振。进入 2018 年不久,联想股价进入下滑通道,从一月末的 4.7 港元左右一路下滑,截止 5 月 24 日收盘,联想股价收于 3.91 港元,下滑了约 20%。

  同时,面对独角鲸科技问及是否考虑回A股,联想集团 CFO 黄伟明表示,有机会的话,我们也想回A股。对此,杨元庆也表示赞同。

  “有机会的话肯定会考虑回中国,联想在中国是一个有名的企业,肯定需要一个平台,让中国的投资人参与我们业务的发展,我们一直都在考虑。”黄伟明说。

  “有没有可能未来某一个创新业务考虑拆分,独立进行资本运作”?

  对此,杨元庆表示,当然考虑,而且不止创新业务,任何业务只要能把它最大价值体现出来我们都考虑。

  “没有任何理由在中国这样一个开放的自由市场里面拒绝中国投资人。”杨元庆释放一个强烈的信号。

  联想巨亏?美国税改“虚惊一场”

  5 月 24 日,联想集团公布了截至 2018 年 3 月 31 日的 2017/2018 财年业绩财报。联想集团全财年总营收 453.5 亿美元,同比增长 5%。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溢利录得亏损 1.89 亿美元(约合 12 亿元人民币)。

  不过,联想集团董事长兼 CEO 杨元庆表示,亏损主要是美国减税与就业法案导致的。美国政府去年三季度颁布的减税与就业法案,美国企业税率由 2017 年 12 月 31 日起课税年度减低,引致 4 亿美元的递延所得税项资产撇账。

  据媒体报道,去年美国颁布的减税和就业法案导致了不少大公司账面受损,其中就包括微软、高盛、花旗银行等。微软财报显示,在税改影响下,微软一次净利润亏损 63.02 亿美元。

  在联想总营收同比增长5% 的情况下,实际利润情况如何?财报显示,在“扣除一次性非经营支出”后,其税前经营利润为 1.93 亿美元。

  联想集团的业务主要由个人计算机和智能设备业务、数据中心业务和移动业务三部分构成。

  其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业务持续增长,全年营收为 323.8 亿美元,同比增长 8%, 营收占比约为 71.4%。联想的移动业务则继续萎靡,全年总营收为 72.4 亿美元,同比下降 6%。

  从出货量看,上财年,联想集团的全球智能手机销量同比下跌 7%。联想给出的解释是,由于中国市场开始下滑以及制造商为数众多, 联想已大幅缩减经营规模, 但仍继续改善其产品及渠道策略。

  财报显示,联想全球智能手机除税前经营亏损为 4.63 亿美元,与上一财年的 5.66 亿美元相比有所改善。

 
来自: 新京报
找优秀程序员,就在博客园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标签: 杨元庆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