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人 itwriter 发布于 2018-06-01 12:48 [收藏] « »

  中日韩将在新一代通信标准“5G”的实用化方面展开合作。5 月 28 日在东京都内召开的中日韩信息通信部长会议就此达成一致。为 2019 年-2020 年左右实现“5G”商用化,三国将在国际机构的 5G 频率谈判中开展合作,还将共享实证实验成果等信息。

  作为 5G 技术领先的三国,彼此合作可以在相关技术方面得到互相支持,有利于 5G 技术的成熟和标准的进一步统一。日本 NHK 电视台 5 月 27 日的报道分析称,如果中日两国共享部分 5G 波段,不仅有利于企业研制 5G 通信设备,还有可能推动亚洲各国的 5G 走向标准化。

  提升 5G 标准话语权

  在经历了 2G 时代的一无所有、3G 时代登上舞台、4G 时代基本并跑,中国在 5G 时代已经有了与日韩等国谈判合作的实力。

  作为“物联网”的核心技术,5G 的应用有不同的场景。5G 国际标准制定组织 3GPP 给 5G 定义了三大场景:增强型移动宽带 eMBB、大连接物联网 mMTC、超可靠低时延通信 uRLLC。这三大场景意味着网络的三个“形态”。简单地说,eMBB 是给人联网用的,uRLLC 和 mMTC 是给物联网用的。不同的场景代表着不同的技术要求、不同的技术标准。这些技术标准,并不是同时确定的,而是分阶段逐步确定。

  按照 3GPP 的时间表,5G 标准第一阶段重点是确定 eMBB。也就是说,先满足人联网的要求。

  2016 年 10 月,3GPP 在葡萄牙里斯本率先确定了高通等多家美国运营商及企业推荐的 LDPC 码为 5GeMBB 场景数据信道的编码方案。当年 11 月,3GPP 又在美国的 Reno 召开的会议上选中了华为等中国通信企业力荐的 Polar 码为 5GeMBB 场景中控制信道的编码方案,可说与美国平分秋色。

  一直以来全球性通信标准就不只是一项技术标准,而是关系到产业发展的争夺制高点。从移动通信发展的历史看,尽管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移动市场,但从 2G 时代的 GSM 和 CDMA;3G 时代的 WCDMA、CDMA2000、TD-SCDMA 和 Wimax;4G 时代 LTE 标准下的 FDD 和 TDD,高通、诺基亚、爱立信、三星和 LG 在过去一直主导移动通信技术的标准。这次中国在信道编码领域首次突破,体现了中国的实力,也为中国在 5G 标准中争取较以往更多的话语权奠定了基础。

  5 月 21 日至 25 日,3GPP 工作组在韩国釜山召开了 5G 第一阶段标准制定的最后一场会议。据悉,本次会议确定 3GPP R15 标准的全部内容,预计 6 月在美国召开的全体会议上,3GPP 将宣布 5G 第一阶段的确定标准。

  在这次 3GPP 釜山会议上,所有开发 5G 无线技术的工作组都在这里汇总,最终确定 5G RAN 商业化的相关标准技术。简单来说,此次釜山会议结束后,5G 第一阶段中独立组网标准已出炉在即。会议由韩国三星电子负责主持,大约有 1500 多名芯片、终端、系统设备方面的通信领域专家到场参加,全球各大通信企业悉数到齐。包括华为、OPPO、vivo 等多家中国企业在内的通信设备及手机厂商,也参会商讨并提交了提案。

  中国掌握 10% 的 5G 专利

  正如《日本经济新闻》的报道所说,如果技术标准在全世界得到统一,使用 5G 的新兴商业模式将更容易确立。例如,冰箱通过内置传感器找出储备不足的食材向用户手机推送提醒的服务将可以在全球同时展开。基于大数据分析的广告推广服务在通信标准统一之后,可节约获取数据的开发成本。

  而统一的 5G 标准一经认可、颁布后,全球各厂商都要按照该标准来进行设备生产、组网、终端接入。但标准下的专利权却掌握在少数厂商手中,因此其他公司都需要向拥有核心专利的厂商获取专利许可。

  去年,高通就高调公布了 5G 的专利收费计划,对每台使用其专利的手机收费 2.275% 到5%。也就是说,一部 1000 元售价的手机所交专利费在 22.75-50 元区间。根据新华社报道,2017 年我国手机产量有 19 亿部,按这个标准计算,高通会收取几百亿的专利费。全球证券和投资银行集团杰富瑞去年 9 月发布报告《电信服务——5G 和 IoT(物联网)的地缘政治》中指出,仅美国高通一家就有 15% 的 5G 专利,诺基亚占 11%,爱立信占8%。

  当然,中国在 5G 研发上的地位也在发生变化。该报告总结,截至 2017 年初,在 1450 项 5G 网络重要专利中,有 10% 为中国人所有,他们预计这一数字还会有所上升。

  中国加速部署 5G 商用

  而随着 R15 标准冻结,规模试验也已经在各国展开,5G 正式商用已进入倒计时。

  美国运营商从 2017 年就开始积极进行 5G 试验探索,截至目前,该国 AT&T、Verizon、Sprint 和T-Mobile 四大电信运营商均已有明确的 5G 部署第一阶段计划,Verizon 的商用时间预定的最早,是从 2018 年下半年。而欧盟依托 5GPPP 项目,2017 年开始样机试验,2018 年启动 5G 预商用试验,商用时间是 2020 年或更晚。日本计划东京奥运会商用 5G,提供热点覆盖。早在 2014 年初,韩国就敲定了以 5G 发展总体规划为主要内容的“未来移动通信产业发展战略”,决定在 2020 年推出全面的 5G 商用服务,并将为此投资 1.6 万亿韩元(约合 90.3 亿元人民币)。英国也于 2017 年发布了“下一代移动技术:英国 5G 战略”,将为 5G 实验投入 2500 万英镑,以探索 5G 商业模式、服务和应用的潜力。

  中国也不例外,“积极推进第五代移动通信(5G)和超宽带关键技术研究,启动 5G 商用”被列入“十三五”规划。国内三大运营商也已经公布了 5G 时间表:今年进行 5G 规模试验,明年预商用,2020 年正式商用。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中国三大通信运营商 2020 年之前将实施 3000 亿元规模的投资,建立新一代无线通信标准 5G 的通信网。随着作为“物联网(IoT)”和自动驾驶基础设施的 5G 在全球最大的中国市场快速普及,源自中国的技术和服务有可能接近实际的世界标准。拥有 8 亿多用户的中国移动通信集团与全球 40 多家企业共同开发 5G 技术。除了大型通信设备企业瑞典爱立信、芬兰诺基亚、中国华为技术外,还包括美国半导体企业高通和美国英特尔。另外还与美国通用汽车、德国大众、阿里巴巴集团及海尔集团等其他行业的企业合作。

  报道称,中国移动已经完成 5G 的基础技术开发,从 2017 年开始在室外实施验证实验。2018 年将在部分地区推进商用化,2019 年开始将把中国的 100 多万处 4G 基站更新为 5G。力争 2020 年开始在全国开展服务。中国联通开始着手与高通共同推进开发。中国电信集团也紧随其后。

  作为世界最大的手机大国,虽然与日本和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比在固定电话和通信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起步较晚,但以智能手机为核心的电子支付等金融服务和配车服务等已经普及。在手机相关服务方面已经走在世界最前端。5G 产品越早越广地被投入到试点城市试验,越能够有效地验证运营商制定的 5G 网络技术参数是否可行,越能够提早制造和部署符合 5G 国际统一标准的设备进而全球推广。

  位列世界 5G 的第一梯队

  俄罗斯战略文化基金会网站 4 月 8 日报道称,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在评估全球 5G 市场时指出,尽管北美市场目前所占份额最大,但亚太地区需求增长更快,原因是这里用户基数更大,发展 5G 技术的倡议不断涌现。

  报道称,美国智库斯特拉特弗公司认为:“5G 技术将提高发明先进技术的效率。中国将在这方面付出巨大努力。比赛的哨声已经吹响。中国、美国、韩国和其他国家的几家电信公司撸起了袖子,开始发明、测试和运用那些将推动经济发展的技术。”

  而此前路透社也报道称,4 月中旬,美国无线通信和互联网协会(CTIA)发布的《5G 的全球竞争》报告中提及,现在中国的 5G 商用进度排名世界第一,“美国在 5G 整体准备方面落后于中国”。

  目前中国位列世界 5G 的第一梯队当中。英国《金融时报》5 月 30 日报道称,高通 CEO 史蒂夫·莫伦科夫预言,5G 技术的到来,将推动中国科技公司站到全球智能手机产业顶端,对苹果和三星等市场领头羊构成威胁。“以往的经验是,当你开始‘G’技术转型时,行业结构也会发生变化,”莫伦科夫说。在 4G 普及之前,他回忆道,“行业的热门话题从来都是摩托罗拉、诺基亚和黑莓。”如今这几家公司都已退出舞台。

  有报道称,目前世界上只有 5 家公司做 5G 的基站,分别是中国的华为、中兴通讯和大唐电信,瑞典的爱立信,芬兰的诺基亚。谁最先开发出来,谁的性能更好,将来谁就更可能拿到中国、美国、韩国等国家运营商的大订单,获取丰厚利润。

  俄罗斯战略文化基金会网站认为,拥有华为等公司的中国已经是无线通信领域的领导者,可与之竞争的只有韩国三星、芬兰诺基亚和瑞典爱立信这三家公司。“创新机器”从美国向亚洲的转移将给人类电子科技染上新的色彩。

 
来自: 参考消息网
找优秀程序员,就在博客园 收藏 新浪微博 分享至微信

24小时阅读排行

    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